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张愔愔陈司诺小说_你是浮世月光砚丞书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061 ℃
张愔愔陈司诺小说_你是浮世月光砚丞书

你是浮世月光

砚丞书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浮世月光》是砚丞书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司诺对张愔愔的嫌弃,从高中到现在,十年如一日从未变过,后来再遇见,张愔愔也只觉着陈司诺那张嫌弃她的脸变得愈发生动鲜明了起来,浮世万千,你是我的半片旧月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是浮世月光》是砚丞书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司诺对张愔愔的嫌弃,从高中到现在,十年如一日从未变过,后来再遇见,张愔愔也只觉着陈司诺那张嫌弃她的脸变得愈发生动鲜明了起来,浮世万千,你是我的半片旧月光....

免费阅读

  张愔愔右肩挂着包回到家里,路上总感觉自己两手空空,好像缺了点什么。

  直到樱姨热了粥盛碗里给她端出来,一边说:“刚才给你打电话,听你说话挺急的,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

  张愔愔捏着瓷勺,刚应了声:“没……”话音一顿,猛然间意识到什么,她把两只掌心举到眼前,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会觉得自己两手空空了。

  完了。

  那本小说掉在陈司诺车里了。在车上她抱着书睡着的,大概是那会儿掉下去了。

  张愔愔拿过手机准备给陈司诺打电话,滑动屏幕的手指头却突然停下。

  今晚见他对那本小说孜孜不倦的样子,虽然十有八九是装出来取笑她的,但现在要是提醒他书在他车上,他当真拿起来挑灯夜读怎么办?

  虽然她不认为陈司诺会无聊到这个地步。

  但凡是总有万一。

  这么一想,张愔愔就把手机搁下了。反正之后还得问他关于是否换律所的事情,到时候再让他拿过来。

  张愔愔饿极了,囫囵连吃了两碗粥,食饱冲凉万事休,立马爬上 床睡觉,可是刚才在车上歇过一回,眼下毫无睡意。

  后来她辗转反侧至半夜才迷迷糊糊入梦,第二日起来,在餐桌上呵欠连连。

  张愔愔抵达律所,把一个方方正正的牛皮纸袋放在前台,说:“衣服昨晚洗过了,我看这是针织的不能拿衣架晾起来,所以就烘干了。”

  “谢谢愔愔姐。”亭亭一边递了个开盖的塑料盒过来,里面铺满车厘子,粒粒光洁玲珑,果皮还附着一层水珠,“在茶水间里的冰箱冻过,还凉着呢。”

  张愔愔顺手拎起细长的梗,忽然想起一事,说:“对了,你那本小说我过两天再还你。”

  “成,我不着急,就是……”亭亭忽然扭捏起来,“昨天忘记提醒你了,里面可能有一些比较露骨的情节。”

  张愔愔原本低着头往嘴里塞一颗车厘子,听闻此言愣愣一抬头,“嗯?”

  亭亭被她凝视得一阵赧然,窃笑着问:“你看到哪了?”

  “有多露骨?”

  “这怎么描述呀?”

  “……”

  亭亭装模作样了一番,又自己忍不住吐露:“开头就蛮刺激的了。”说完只管自己羞涩掩面,激动半天发现旁边的人没反应,扭头望过去,看见张愔愔面如死灰,已然灵魂出窍。

  她担忧地问:“愔愔姐,你没事吧?”

  张愔愔心有戚戚,哑着嗓子道:“……我很好。”

  张愔愔在办公室里忧郁了半日,一得空就会回想昨晚,陈司诺抽着烟翻着书,镇定地接受禁忌领域的洗礼的模样……

  她忍不住坏心眼地想,指不定人家已是深谙此道。

  就这么过去几日。

  张愔愔接到通知,严家撤诉了。

  林怿被放行那天,张愔愔和林家父母一块儿去了看守所接他,林怿从里边儿出来,迎着斜阳,少年的身影高挑,也显得单薄。

  细碎的刘海遮盖住他的眼睫,薄唇抿直似笑非笑,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阴郁。

  这不是一个19岁少年身上应该有的气息。张愔愔想起当年的陈司诺,即便他浑身是刺,却也掩盖不了那股年少轻狂的朝气。

  晴时嘴角一抹轻盈的笑,阴时眉宇几分冷隽之色。

  林怿还没过来,林母已经忍不住眼泪。

  这段时间,林母差点把眼睛哭坏,这会儿眼泪一出来,眼睛鼻腔就酸得泛疼。

  张愔愔想了想,给陈司诺拨了个电话,问:“严家那边的道歉呢?”

  陈司诺淡道:“我只负责处理官司,张律师的态度我已经转达给了严家,至于委托人的意愿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以内。再说了,你认为林怿会接受道歉?”

  张愔愔沉默下来,心想搞得好像你比我还了解我的当事人一样。她说:“做错了事就应该道歉,但道歉是一回事,当事人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

  那一年,班里有个男同学一天到晚口无遮拦,某次他得罪了陈司诺,陈司诺逼着人道歉,那男同学无法,跟他说对不起。

  陈司诺回了句:我不接受。

  说完就走人。

  那男同学七窍喷火,冲着陈司诺的背影连珠炮似的一通痛骂,骂他神经病。

  陈司诺迅速折返,他长得高,力气也大,黑着脸逼近时带着一股压迫感,把男同学推在墙上,居高临下地说:“做错了事就应该道歉,但道歉是一回事,当事人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

  还别说,当时陈司诺那阴沉沉的表情,还挺中二。

  不过当年张愔愔也是少女情怀不经世,居然觉得这样简直帅爆了,在角落里偷偷看着,还暗戳戳迷恋了好久。

  察觉他那边要挂电话,张愔愔忙忙地又说:“那晚跟你提的事情,陈律师考虑得怎么样?”说完怕他直接拒绝,她一刻不等就继续道:“如果你方便的话,咱们面谈吧。”

  陈司诺略微一顿,应道:“好。”

  “顺便,”张愔愔一时之间难以启齿,“呃,那个……”

  “那本书是吧?”陈司诺打断她的话。

  “是。”张愔愔心想难怪答应得这么干脆,看来沾这本书的光沾大发了。

  “时间地点你安排,我现在有事,就这样。”

  张愔愔抬头见林怿那边林母的情绪平息了一些,她收起手机走过去,说:“林怿,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严家那边给你一个道歉。”

  林怿安静片刻,扔下一句“你过来一下”就径自走到十米开外的墙边。张愔愔让林父林母稍等,这才跟过去。

  她见林怿腰杆挺得直,面沉似水的样子,不禁问:“你怎么想?”

  林怿说:“他们愿意道歉,也未必真心,这种空洞的形式我不需要。人一旦背离德性,要么不知悔改烂到底,要么哪天幡然醒悟,那务必要让他们一直活在罪恶感当中。道个歉就想了事,要法律干什么?”

  也是情理之中,以林怿的性格,严海真跟他道歉了,他反而更生气,更不甘心。既然要烂那就烂到底,如果真心想悔改,那就认命地让罪恶感折磨一辈子。

  林怿不想听道歉,因为这世上有太多人把道歉当做恕罪的工具,而非悔悟。

  张愔愔默默地端详了他半晌,说:“严海出院了。”

  林怿领会她的言外之意,说:“放心,只要他不来招惹我,我就不会再做对自己不利的事。”

  “林怿,我千方百计把你弄出来,你不要辜负我一片心意。”张愔愔认真道:“以后你还有什么不方便让父母知道的事,你可以找我,我一定尽力帮忙。”

  林怿注视着她,没搭腔。

  张愔愔继续道:“你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会越来越好,你有大好前程。到时候你意气风发地站在那些人面前,对他们不屑一顾,这场战你就赢了。”

  虽然原本你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奔向属于你的大好前程,

  林怿浑不在意地说:“你一个律师,除了帮人打官司以外还包办成功学演讲?你对你每一个当事人都这么爱多管闲事?”

  张愔愔说:“我没跟你开玩笑。”

  林怿看着她,似乎有话,那一瞬间像是有千百个年头流转,又像是一个怔然,最后他只露出淡淡一笑:“我不会做傻事,我明年还得高考。”

  张愔愔神清气爽地回到律所,一进大门又看见欧阳堂被提溜出来当免费咨询律师,而且还真有人过来咨询。

  她原以为这地处市中心的写字楼,而且在二十几层高的位置,没人会千里迢迢跑来咨询。

  张愔愔凑到亭亭旁边小声问:“哪来这么多人?”

  亭亭小声回答:“这楼上楼下那么多家公司那么多个白领,有得是人。”

  这些人咨询的大部分和薪资挂钩,什么“拖欠工资”,“无故降薪”,“周末加班不给加班费”,等等。

  欧阳堂一脸深沉,精英架势十足,“收集好证据,比如合同,没合同的要带上盖有公司公章的文件,工资流水单什么的,再登陆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把你们公司的企业注册信息打印出来。带上这些东西,去当地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那里的人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下一个。”

  张愔愔听了半天,都是些平常琐碎的事,甚至还有过来抱怨同事谄媚邀功的。为了律所的伟光正形象,欧阳堂也是耐着性子黑着脸逐个开导。

  亭亭在旁边都听乐了,时不时给递杯水。

  下班以后,张愔愔给陈司诺发了个信息,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还是那家咖啡馆,时间她约的是明天10点钟,因为明天周六,她休息。

  陈司诺没回信息,张愔愔当他答应了。

  没想到第二天张愔愔睡过头,她忘记设闹钟,醒来已经是9点半,一咕噜从床上翻起来,跑进洗手间洗漱,脸都不洗直接出来吃早餐。

  樱姨见她醒了,把三明治和牛奶拿出来。

  张愔愔边吃三明治边给陈司诺发信息,说自己临时有事,可能会迟到一个小时。她把自己捯饬干净以后,拎个包就出门。

  樱姨问:“你不开车去啊?”

  张愔愔其实不喜欢开车,平时上班要不是怕在公交车或地铁上被挤成沙丁鱼,她其实很愿意搭乘交通工具。

  平时自驾的机会多了,她出门逛街就不愿意碰车。

  反正出租车多得是。

  这样张愔愔依然打车过去。去到咖啡馆已经11点15分了,她推门进去四处一环视,见到陈司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看书。

  张愔愔喘着气发誓,如果以后无缘共事,那今天将是她和陈司诺最后一次在私底下见面。

  凭什么他优哉游哉,她上蹿下跳?

  话虽这么说,张愔愔过去还是跟人道了歉:“不好意思,你久等了。”说完定睛一看,发现陈司诺看的是《风流上司与禁欲下属》,而且已经看到一半了。

  真的,有那么喜欢么?

  他是把自己代入风流上司,还是禁欲下属?

  代入哪个都不太对劲吧…………

  张愔愔惊疑不定地拉开凳子坐下,不敢出声打搅了他的雅兴。

  片刻后,陈司诺若无其事地把书合上,随手扔在一旁,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抬眼就对上张愔愔凝视着他的深切目光。

  张愔愔忍不住好奇:“剧情精彩么?”

  陈司诺一顿,反问:“你指哪一部分?”

  张愔愔:“……”“你指那一部分?”

  张愔愔见他问得认真,她倒不敢草率地搭腔了,只是狐疑地端详了他一会,还是觉得他在故意摆弄她。

  服务员过来点单,张愔愔吃完早餐不久,所以推拒了。

  张愔愔也不再闲话,直奔主题:“陈律师,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陈司诺靠着椅背坐得随意,看着她说:“还是那句话,不感兴趣。”

  张愔愔过来的路上料到他的态度还是这样,她思忖了一阵,还是问出口:“是因为我么?”

  陈司诺静坐不动,说:“你是太高估自己,还是太低估我?”

  高估自己?低估他?

  高估了自己对他的影响?低估了他的胸襟?

  张愔愔底下叠放的两只手颤动一下,她吸了一口气,仍是好声好气:“对不起,是我想多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我也好交差。

  陈司诺说:“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我非得答应你?”

  张愔愔闻声一愣。

  没等她开口,他继续说:“我目前所在的律所,在业内稳扎稳打十几年,实力强劲,待遇优厚,前途光明。各方面条件优越,几乎能满足我大部分诉求。和这些一比,贵方律所的优势在哪?张律师不告诉我,是打算让我自己去了解么?”

  秦雍在业内扎根十余年,早混出名堂,近几年的业务主要在红字圈,平时接触的也多为达官显贵,不管是名声还派头,那是相当拿得出手的。

  她只当她老板威名早已远播,就不必要刻意搬出来招摇了。

  况且即便说了,对陈司诺未必受用。

  张愔愔一晃神,手指从杯耳滑落,让滚烫的杯壁灼了一下,

  陈司诺的神色转而疏淡:“不担斤两,聊以塞责。你一开始就认为事情办不成,所以一开始就怠慢,一开始你的态度就不端正。”

  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诚心诚意。

  说到这里,他还补了一句:“这么说起来,你是一点没变。”

  “我承认我的态度不端正不负责任,但这和以前有什么关系?”张愔愔心想她高中的时候的确有些怠慢了学业,但他忽然提这个干什么?

  陈司诺默着不言语。

  “你自己嫌我难缠,这会儿又数落我怠慢了你,陈司诺你说话不矛盾么?”张愔愔嗓子温和平静却有力,这是她在法庭上用惯的语气。

  陈司诺仍是面无波澜,反问道:“你矛盾还是我矛盾?”

  张愔愔闻言怔住。

  片刻恍惚的功夫,又听他说:“这么多年以来你谈过恋爱么?除了我以外你还喜欢过谁么?”

  轻描淡写的腔调,并无半分意味的问句。

  张愔愔有些糊涂,不知道他扯这个干什么,这跑题都跑出八千里路了。她轻轻往椅背上一靠,和陈司诺静默对视半晌。

  陈司诺的瞳孔黑且沉,那双眼睛好似碧潭深邃,仿佛能洞悉一切。

  在这碧潭里,张愔愔神思一定,慢慢理清了思绪。

  高中那会儿,她每次见了陈司诺都要凑过去跟他交流两句,尽管他面似寒潭,不给好脸色,她也是亲亲热热,好声好气。

  旁人以为她脸皮忒厚,胡搅蛮缠。

  只有陈司诺看出来,她是在故意打趣他,带几许戏弄成分。陈司诺的脾气根本没外表看上去那么冷静,那时她基本一戏一个准。

  喜欢他是真的,但故意惹毛他也是真的,一言一语基本都是在煽风点火。

  如此没心没肺地打搅了他两年。

  这么一想,她那会儿确实挺招人烦的。

  其实她目的很简单,也很无奈。

  她就是想找个人和自己好好说话,但她没有朋友,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以外的人相处,那会儿她凡事犯傻,搞得里外鸡飞狗跳。

  后来临高考之前,一桩事故导致她匆匆出国,期间反省过,但走之前她却没找他道歉。

  如今重逢,往日种种他也许不计较,但以前她给陈司诺的印象是呈递增式的差劲,想必余音绕梁,部分阴影还是存在的。

  包括这一次,他说她态度不端正,和以前相比一点没变,就是指她不知长进。

  张愔愔不接话茬,而是再次把话题引回正轨:“我们老板惜才,先前他私底下和陈律师接触过,他老人家目光毒辣,陈律师身上有他十分欣赏的特质。陈律师资质优秀,师出名门,各方橄榄枝怕是接到手软。”

  陈律师不置可否。

  张愔愔继续:“我们攸同律所无论名气,实力,人脉,资源皆不在贵所之下,司法部相关政策几乎契合了攸同的相关制度……”

  陈司诺从容说道:“规则随时可以改,不稳定因素太多。”

  张愔愔随之回答:“事在人为。至少在这一点上面,陈律师那边的律所不及我们攸同。至于待遇方面,我们老板的意思是,在陈律师先前的基础上,只多不少。具体细节,由我们老板出面与陈律师详谈。”

  陈司诺一时无言,他摸摸杯壁,咖啡已经凉透,无意再喝。

  张愔愔莫名有些紧张,不是害怕他再次拒绝,而是怕又被他挑毛病,以前只知道他脾气坏,现在才知道他说话也会带刺。

  张愔愔也不催他,跟他比耐心。

  她瞄见搁在一旁的书,未加思索就伸手取了过来,鬼使神差的随手一翻,没想到这随意地一翻便是直逼主题。

  一段文字描述震撼瞳孔——

  傅青随天生臭流 氓,仗着一张英俊风流脸,在床上的时候更是贼心猖狂荤话连篇,他身下这人的性情是长居高岭之上,高洁寡欲,很能隐忍。

  每次听他发骚都觉得这祸害简直无人匹敌,很有扫黄打非的冲动。

  傅青随在床上说过最咬牙切齿的大话就是“老子干死你”,但其实每次都只把人干个半死不活,自个儿还觉得把人伺候得不错……

  张愔愔阅罢这一段,默默把书合上。一抬眼对上陈司诺的目光,她面色淡淡地不表,其实内里掀起了罡风。

  她把小说往边上一推,手下意识一摸想喝口咖啡缓解尴尬,没想到一摸扑空,这才想起来她没点咖啡,于是顺势把手收到底下。

  她没头没尾问了句:“陈律师感觉怎么样?”

  陈司诺说:“文笔一般,描述不到位。”

  张愔愔恨恨道:“我指的是我刚才的提议!陈律师有空看小说不如花点时间考虑一下正事。”别一天到晚跑偏八千里。

  陈司诺面色不改:“这件事,我考虑一下。”

  张愔愔松一口气的同时,又问:“那你刚才在干什么?”

  陈司诺似真似假道:“我以为你说累了,中场休息。”

  张愔愔:“……”


标 签你是浮世月光 张愔愔 陈司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