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温心徐江小说 _娶林小姐为妻也白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78 ℃
林温心徐江小说 _娶林小姐为妻也白

娶林小姐为妻

也白 著

连载中免费

《娶林小姐为妻》是也白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温心徐江,主要讲述的是大家都说胸外科的徐医生长相帅气事业有成,就是眼光不太好,娶了那除了美貌一无所长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女人林温心为妻,起初林温心是想拉着徐江一起共沉沦的,可后来她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徐江就心甘情愿与她沉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娶林小姐为妻》是也白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温心徐江,主要讲述的是大家都说胸外科的徐医生长相帅气事业有成,就是眼光不太好,娶了那除了美貌一无所长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女人林温心为妻,起初林温心是想拉着徐江一起共沉沦的,可后来她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徐江就心甘情愿与她沉沦....

免费阅读

  这夜,林温心又失眠了。

  她没有强迫自己吃安眠药入睡,也没有回卧室躺着翻来翻去,而是独自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抽烟。

  五点多,天要亮的时候,林温心把烟掐灭,起身去了阳台,她看着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看着天色从鱼肚白渐渐变成了淡蓝,看着第一缕晨光照进来,内心的焦躁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才如云雾散去,又恢复了死水般的平静。

  七点多,方诺醒来看见坐在客厅里的林温心明显愣住。

  “木木,你昨晚没睡吗?”

  “嗯。”

  林温心叫了外卖,回头见方诺还站在房门口不动,出声唤醒他:“傻站着做什么,刷牙洗脸,然后过来吃早餐。”

  方诺回过神,哦了声。

  客厅墙上偌大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猫和老鼠的动画。

  方诺这会儿看不进去,心不在焉吃了两口面条,忍不住偷偷瞄一眼坐在对面的林温心,谁知刚好被她抓住了,立马跟做贼一样心虚地躲开。

  林温心不由好笑,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他。

  “怎么,不合胃口吗?”

  方诺摇头,嘴巴塞得鼓鼓的跟仓鼠一样,回答道:“没有啊,很好吃。”

  林温心拿起桌上的橙汁抿了口,又问:“那怎么愁眉苦脸的?”

  方诺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眼巴巴看着她:“木木,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林温心一顿,挑了下眉:“哪里看出来我不高兴了?”

  方诺闷不吭声,情绪低落。

  林温心有很严重的失眠症,基本要靠药物和酒精麻痹才能睡得着,这事方诺是知道的,也知道林温心前阵子换了药所以睡眠有了一点点改善,基本每天都会睡到中午十二点才起床,突然失眠,肯定是因为又有了什么烦心事,所以方诺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因为徐江。

  想到这,方诺默默放下筷子,声音听起来有些后悔:“我没有跟你商量就擅作主张把我们的关系告诉给了徐叔叔这件事,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林温心失眠确实是因为在想徐江的事,但并不是方诺说的这件事。

  “你这小脑瓜儿怎么成天想些有的没的?”她懒散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嫌弃:“少自作多情了,才跟你没有关系。”

  方诺半信半疑:“那你怎么又失眠了?”

  林温心觑了他一眼,“我睡眠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还能说好就好的?”

  好像是有道理。

  知道与徐江无关,方诺的心情没那么郁闷了。

  他大口大口吃起了面条。

  林温心看着电视,过了会儿,冷不丁问:“你很喜欢徐叔叔?”

  方诺心里咯噔一跳,忙抬起头来,他没有立刻回答,眼神有些许迟疑,似乎拿捏不准林温心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半天没得到回应,林温心的视线从电视落到他身上,就见他拧着个眉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她说:“说实话。”

  “喜欢。”

  方诺很快补充了一句:“但我更喜欢木木。”

  林温心的身边一直都有不少追求者,也有试图亲近他来接近林温心的,但方诺对他们都很排斥,却没由的好感徐江。

  林温心哼笑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

  *

  下午没什么事,林温心就带着方诺出门采购了。

  方诺已经很久没有跟林温心一起逛超市了,路上别提多兴奋了,小嘴儿叭叭叭说个不停,给他个话筒说不定还能来段相声。

  因为是周末,超市里人山人海,还有很多促销活动。

  林温心站在冰柜前挑雪糕的时候,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她把一盒香草味的雪糕丢进推车里,然后才拿出手机。

  是付兰芳。

  林温心摁掉了,把手机放回口袋,转身就看见方诺费劲地提着一箱牛奶过来,她走过去,接过牛奶放进车里。

  方诺看见车里的雪糕,不由皱眉:“木木,医生不是让你少吃生冷的东西吗?”

  前两年酒吧刚开业的时候,林温心需要亲力亲为做很多事情,打理账目啊,物料储备啊,还要了解采购市场和寻找供应商,每日每夜都在忙,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更别说按时吃饭了,加上经常空腹喝酒,这才熬出了胃病。

  可是不管医生怎么叮嘱,林温心都从来不忌口,基本无辣不欢,而且特别喜欢吃生冷的东西,已经尝试过好几次因为胃疼半夜去医院吊水了,可就是不长记性。

  林温心对上方诺谴责的眼神,摸了摸鼻梁,胡诌:“给你徐叔叔买的。”

  方诺:“……”

  信了你的邪。

  他把雪糕拿出来放回冰柜里,恰好林温心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就没有阻止方诺。

  以为又是付兰芳打来的,林温心眉心掠过一抹显而易见的烦躁,拿出手机就要摁掉,谁知这次打来的并不是付兰芳,而是徐江。

  方诺关上冰柜,回头看见林温心看着手机不知在想什么,也没接,好奇地问了一句:“木木,谁打来的呀?”

  林温心划过接听键,却把手机放在了方诺的耳边。

  方诺一愣,忙拿住手机。

  “喂?”

  电话对面传来了一道低沉又喑哑的声音:“诺宝?”

  “徐叔叔?”

  方诺认出了是徐江的声音,尾音上扬,明显有些惊喜,他抬头看向林温心,眨巴了下眼睛,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接电话。

  徐江刚从医院出来,听见电话那边嘈杂的声音,脚步停了下来,问道:“在外面?”

  方诺的声音听起来还挺高兴:“对呀,我和木木来超市了!”

  徐江就问了一句:“木木呢?”

  方诺看了林温心一眼,背过身,偷偷地告状:“木木在我旁边,不过她现在有点不高兴,因为我不让她吃雪糕。”

  听得一清二楚的林温心:“……”

  她扭过头去瞪了一眼方诺的小背影。

  徐江闻言,勾了下唇,声线清冽犹如融化后的雪水:“为什么不让她吃雪糕?”

  “木木胃不好,吃完又该胃疼了。”方诺无奈叹了口气,操心的语气跟个小大人似的老练:“每次都说不听,像个小孩儿一样,比我还不乖。”

  林温心:“……”

  真当她听不见吗?

  “这样啊……”徐江声音温和:“你帮我把电话给木木,叔叔说她两句。”

  方诺到底还是护短,有些不忍心:“叔叔不要太凶。”

  “嗯,叔叔尽量。”

  徐江的声音里夹着一丝不明显的笑意。

  方诺转身就把手机递给林温心,一脸无辜:“徐叔叔找你。”

  林温心站在他的面前,突然抬起手报复性的弹了下他的额头,方诺皱着张脸吃痛地“嗷呜”了一声,她轻轻一哼,这才接过电话。

  电话里,一边是嘈杂的人声,一边隐隐能听见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两人默契地都没有开口。

  林温心推着车慢慢走到蔬果区,挑起了水果,脑子却在想别的事。

  关于徐江的。

  她真不认识他,过去跟他更没有交集。

  所以这人到底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冒充相亲对象来接近她?

  不对,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付兰芳介绍过来跟她相亲的,都是她在那儿理所当然的以为。

  可是这样更容易被揭穿啊,他却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

  林温心手里捏着个橘子,轻皱了下眉,她这人没什么优点,得过且过惯了,后悔是不后悔,毕竟徐江各方面的条件确实不错,那张脸也属实是养眼。

  只是……

  她瞥了一眼身旁的方诺,如徐江所言,小孩儿好骗,也最容易把一颗心掏出去,她不怕被骗,但怕方诺偷摸摸掉眼泪,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就头疼。

  收回目光,林温心情不自禁叹了口气,耳边就响起了徐江的声音。

  “还在不高兴?”

  林温心顿了顿,旋即唔了声,大大方方承认了此刻心情不太美好,但添了一句:“不是因为雪糕。”

  徐江似乎是笑了下,声音低沉磁性,像在耳边呢喃:“谁惹你了?”

  这人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林温心在心里腹诽,随便挑了点橘子装进保鲜膜袋子,然后拿到旁边去称斤。

  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昨晚没睡好。”

  然后就听见电话那边有人叫了一声徐医生,她顿了下,把称好的橘子拿下来放进推车里,说:“你去忙吧,我要去结账了。”

  徐江嗯了声,却没有挂断电话。

  林温心同样也没有挂断。

  超市里人流涌动,热闹得很。

  电话里一片安静,静到周遭嘈杂的一切仿佛都不复存在,就剩下两人浅浅的呼吸在交缠着,僵持着。

  片刻后,徐江开口了,声音没什么起伏变化:“还有话要对我说吗?”

  林温心停下了脚步,眸子看着前方,反问他:“你有话要对我说吗?”

  她的语气也很平静,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徐江默了几秒,低声道:“我过两天就回来。”

  林温心心不在焉嗯了声,之后又陷入了沉默,徐江不打算开口,她也不打算问,便说:“那我挂了。”

  这次真的挂断了。

  林温心刚把手机放回口袋,衣服就被人轻轻扯了下,她垂下眼,对上了一双如灯泡一样明亮又干净的眼眸。

  方诺仰着脸问她:“徐叔叔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过两天。”

  “他有说想我吗?”

  “没有。”

  方诺噘了下嘴,有些失望,又问:“那他有说想你吗?”

  “没有。”

  方诺心里平衡了些,乐观的安慰她:“没关系,徐叔叔一定是太忙了,才会没有时间想我们,我们想他也是一样的。”

  林温心闻言,心里就默默叹了口气。

  这下难搞了。

  *

  晚上七点多,酒吧欢乐喧嚷,跟往常一样坐满了人。

  暖色的灯光笼罩下,林温心熟练地将白酒、白兰地、红石榴糖浆和柠檬汁用量杯倒入雪克壶,手动摇合后,将鸡尾酒杯里的冰块倒出来,又拿过滤器将雪克壶里鲜红色的鸡尾酒倒入杯中,点缀上烟熏,手指轻压着杯底推到舒遥的面前。

  舒遥习惯性低头闻了下,问她:“叫什么?”

  林温心随便取了个名字:“女儿红。”

  名字还挺文艺。

  舒遥浅尝了一口,眉头舒展:“不错。”

  她放下酒杯,托腮盯着林温心看了会儿,毫无征兆地开口:“你最近有心事?”

  林温心切橙子的手明显一顿,她抬起头,似乎有些好奇:“怎么看出来的?”

  舒遥耸肩:“感觉。”

  林温心默不作声将切好的橙子放进榨汁机,启动搅拌的按钮,然后拿了条干净的抹布,边擦吧台边说:“问你个事。”

  舒遥双手叠放在吧台,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

  “如果有个各方面都很优秀,长相也符合你审美的男人,跟你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娶你,你会答应他吗?”

  “当然不会。”

  “为什么?”

  “你也说了各方面都很优秀,这种男人生活中肯定不缺女人,他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想要娶一个才见过一面的女人?”

  舒遥顿了下,继续说:“就是一见钟情也得先了解一下对方吧?除非这个男人很久以前就认识这个女人……或者本身怀有别的目的。”

  “比如?”

  舒遥凑近了点,压低了声:“比如对方极有可能是个精神变 态,专门利用自己的长相优势去迷惑那些无知的单身女性,其实就是为了把她们带回家犯罪。”

  说着,她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表情有些阴森。

  林温心:“……”

  精神变 态?

  林温心实在无法将这个词与徐江挂钩。

  舒遥见她就这么陷入了沉思,屈指敲了下吧台,忍俊不禁:“诶诶,我可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了。”她手握着杯茎,轻轻摇晃了下杯中的鸡尾酒,有些纳闷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温心关掉榨汁机,将橙汁倒出来,面无表情道:“因为我就是你口中那个无知的女人。”

  舒遥:“……”

  舒遥:“???”

  *

  聚餐结束,徐江跟几个教授主任打过招呼后就先行离开了。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雪。

  天色灰蒙蒙一片,路面潮湿,空气里渗着刺骨又冰冷的寒意。

  徐江走到路边拦了辆计程车回酒店。

  车子匀速驶上马路牙子,车窗外掠过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漆黑的夜色像一张巨大的网,撒落下来,笼罩在这座辉煌交映的城市。

  徐江晚上喝了不少酒,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睛假寐。

  计程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来的时候,司机许是觉得无聊,开了广播,徐江听见声音,缓缓睁开眼眸,转头看向了外面。

  马路的对面有一家二十四小时快捷便利店,光线明亮的窗边坐着一个穿着短袖校服的女孩,人很瘦,看着弱不禁风,五官端正精致,皮肤也白皙。

  她正在吃泡面,因为头发很短,低下头的时候,有一缕发丝散下来,她伸手别到耳后,然后又继续心无旁骛的吃面。

  细碎的灯光投射在女孩的身上,使得徐江眼中的画面渐渐变得不太真切。

  司机从后视镜里见他一直盯着车窗外边,顿感好奇,顺着他的视线望了一眼过去,发现只是一家便利店,窗边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刚好红灯亮了,司机便收回目光,启动车子驶了出去。


标 签娶林小姐为妻 林温心 徐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