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迟来心动习又_林冉柏程渊小说习又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67 ℃
迟来心动习又_林冉柏程渊小说习又

林冉柏程渊小说

习又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迟来心动》的主角是林冉柏程渊,由习又精心创作的先婚后爱题材的小说。迟来心动林冉柏程渊全文讲述了:林冉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了家族讨好柏程渊。于是她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表现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即使如此,也没有换来柏程渊的真心相待。当林冉决定放飞自我时,却发现柏程渊看自己的眼神变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林冉柏程渊小说最新章节,林冉柏程渊全文无弹窗,小说《迟来心动》的主角是林冉柏程渊,由习又精心创作的先婚后爱题材的小说。迟来心动林冉柏程渊全文讲述了:林冉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了家族讨好柏程渊。于是她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表现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即使如此,也没有换来柏程渊的真心相待。当林冉决定放飞自我时,却发现柏程渊看自己的眼神变了。

免费阅读

  林冉和柏程渊领证的当晚,两家长辈准备了一场宴席。

  林冉规规矩矩地坐在柏程渊身边。这一顿饭,她整整偷看他十七次,发现他看了三次手机,皱了两次眉。

  而看向她的次数,零次。

  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啊……

  林冉垂着眼帘,神情落寞。

  林爸全程忙着维持气氛,时不时就要提一杯酒,奉承的态度摆的很到位。

  柏家夫妇俩虽不苟言笑,但也礼貌回敬,客套又疏远。

  这暂时和谐的氛围,在林爸热情地为亲家公夹了菜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Z市国宴酒店的福肴宴,装修是华丽的中式宫廷风。接待的都是上流人士,菜品是出了名的讲究。

  每人面前都摆着相同的菜色。为的就是避免吃同一盘,卫生。

  林爸这一举动,着实令柏讲究人感到尴尬。

  林母皮笑肉不笑,低声嘀咕:“丢人现眼。”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林冉是高嫁。

  如果不是柏老爷子亲口定下这门婚事,柏家夫妇俩是说什么都看不上林家这种小门小户的。

  财力在Z市二十名开外,见识和眼界都略欠缺。

  就连上赶着巴结柏家的样子,林家人都如出一辙。

  林冉学着父亲的样子,把面前的一块精瘦小排,夹到柏程渊碗里。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程渊哥哥,吃菜。”

  小排上还挂着一片翠绿的葱花。

  柏程渊眼神在上面停留片刻,又移开。

  “谢谢。”

  虽然嘴上道谢,却丝毫没有要去碰的意思。

  他从容地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理了下袖口。手腕上百达翡丽的铂金手表,在水晶吊灯映衬下反射出冰冷的光。

  柏程渊五官生的极好,轮廓凌厉分明,气质沉稳内敛。年纪轻轻事业有成,为人却不骄不纵。

  他什么都很好,除了不爱她。

  林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那双满怀期待的小鹿眼,最终在他以“工作繁忙”的理由先行离开时,暗淡了下来。

  她还恋恋不舍地看着柏程渊离开的方向,一回头就瞧见林母正朝她使眼色——

  追啊,还愣着干什么?

  ……

  两只白皙的手拎起裙摆,林冉一路小跑着追到了门外。

  还好他没走远。

  “程,程渊哥哥。”她理了理纯白裙摆,气喘吁吁地叫住了他。

  柏程渊转过头,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

  他瞳色浅棕,看向别人的时候总带种漫不经心的疏离感。

  “什么事?”

  林冉双颊微红,双手交叠在身前:“我,我想多和你呆一会。”

  “我有事情要处理。”

  “我不能陪你一起么?”

  柏程渊看了看腕表,淡淡道:“不能。”

  拒绝的很彻底,林冉脆弱的小心脏承受不住,眼里顿时涌上委屈的泪水。

  她朝前走了一步,没站稳,踉跄中伸手在他胳膊上扶了一把。

  熨帖得一丝不苟西装外套,就这么皱了一块。

  柏程渊目光扫了过去,林冉忙松开手:“对,对不起。”

  她垂下头,纤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打下一片光影,弱弱开口:“我喝了点酒,有点醉了。你能送我回家么?”

  “抱歉,也不能。”

  ?

  到底是什么铁石心肠,一晚上能拒绝她两次?

  林冉深吸一口气,正纠结还要用什么理由挽留他时,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两人面前。

  “送林小姐回家。”丢下这句话,柏程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司机恭敬地拉开副驾车门,对呆在原地的林冉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林冉眼巴巴地看着柏程渊的背影,良久,才道:“我坐出租车就好,您还是去送程渊哥哥吧。他喝了香槟,不能开车。”

  她声音轻柔,身材纤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走。

  活脱脱一个柔弱美人,任谁看了都是我见犹怜。

  只可惜爱错了人。

  司机叹了口气,只能招了辆出租车,又随手塞给出租车司机一摞钱。

  这场宴席有人欢喜有人愁。

  出租车师傅很欢乐。他掂了掂手里的钱,好家伙,这么厚。果然在这接到的,不是有钱的人,就是好看的人。

  今天运气好,两样全占了。他心里美滋滋,车开得飞起。

  没过多一会,后座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司机师傅等红灯的空档,飞快瞟了一眼后视镜。

  只一眼,目光定住了。

  上一秒还玉软花柔的清纯小白花,此刻居然坐在后座上……脱裙子?

  裙子里面早就穿好了吊带衫和包臀裙,肤白腰细。

  他目瞪口呆,油门都忘了踩。

  林冉正对着镜子补妆,察觉到投来的视线。她抬头对上他的目光,提醒道:“师傅,绿灯了。”

  眼尾上挑,唇色嫣红。皱起的眉头透露出些许的不耐。

  柔润通透的小姑娘忽然就变成了明艳嚣张的小野猫。

  他是载了个什么精分?司机抖了一下。

  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停在Season酒吧门口。

  林冉慢条斯理地整理好头发,抬起头,朝司机伸过去了一只手。

  什么意思?还要Highfive?

  “麻烦找下零。”

  “……找什么零?”

  林冉目光扫到计价器:“路费六十九,算你一百。那人刚刚给了你三千,还剩两千九。”

  ……

  司机师傅:“!”

  怎么会有这么抠门的有钱人啊!

  *

  进了门,老远就看到罗灿灿朝她兴奋地招手。

  林冉笑着回应,踩着细高跟朝卡座的方向走去。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林冉刚入座,罗灿灿兴奋地询问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罗灿灿嘶了一声,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

  优越的肩颈线泛着冷白的光,双腿又细又长,名品身材不是浪得虚名。林冉这一身行头的确是来泡酒吧的,只是……

  拎着的挎包上,还拴了一条白裙子,这造型就很令人费解。

  林冉解释道:“包里装不下了,裙子是新款,不敢扔。”

  罗灿灿惋惜地叹了口气:“你真是我见过最惨的富二代了。”

  “富二代不敢当,工具人罢了。”

  一个月生活费只有二十万,所有的包包和衣服都是由林母一手操办。她财务不自由,装扮不自由,就连爱情都不配自由。

  大学还没毕业就不得不天天围着柏程渊转。

  林母还经常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洗脑:嫁!进!柏!家!

  林冉可以说饱受摧残。

  可毕竟是继母,别人的女儿不如亲生的亲。没趁着林爸不在时虐待她,她已经很知足了。

  何况十五年前,她这个拖油瓶跟着软饭老爸一起入赘到继母家。吃她的,穿她的。

  叫她当个工具人,她有底气反抗么?

  并没有。

  幸好她争气,继母摧残她,她就恶心柏程渊。终于在今天把他拿下了。

  “所以你嫁过去,柏家的聘礼是三十栋商业楼?”

  林冉倚在沙发靠背上,耸耸肩:“唔,差不多吧。”

  “你还蛮值钱的嘛,林家卖女儿卖的倒是不亏。”

  林冉瞪了她一眼:“合着我在你心里,就是一明码标价的商品?”

  “开玩笑的啦。”罗灿灿拉着她的胳膊摇,谄媚地笑了笑:“需不需要伴娘?”

  提到结婚这事,林冉一个头两个大,摆摆手:“别提了。”

  她生无可恋脸:“我一想到往后几十年我都要对着柏程渊那张冰块脸,我就……”

  “你就知足吧!”

  罗灿灿把话接过来:“起码不是秃头大肚腩,你老公多帅啊,好多人排着队想嫁都嫁不到呢。”

  “帅能当饭吃?”

  “能啊,你天天对着帅哥不心动?”

  林冉切了一声,转头跟服务生叫了一杯酒。

  不过有一说一,柏程渊皮相确实好。

  想当初,她第一次和柏程渊见面时,也是小鹿乱撞过的。

  当时在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夜景怡人,气氛旖旎

  林冉有继母嘱托的任务在身。入座前,凭借矫揉造作平地摔,成功摔入柏程渊怀里。

  她太羞耻了,满脸通红,抬头看向他,磕磕巴巴道:“谢、谢谢……”

  柏程渊那张完美的脸近在咫尺,她心脏狂跳,甚至有一秒在幻想,能和他谈恋爱好像也不错?

  结果下一秒,他面无表情地问她:“可以解除婚约吗?”

  林冉一用力,爆米花被掐碎了。

  罗灿灿看她一脸悲愤,只能安慰:“你也看开点嘛,就算他现在对你冷淡,说不定一个眼神的交流就擦枪走火,无法自拔地相爱了呢。”

  “我跟他?不可能。”林冉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了:“我就算爱上lucky,我都不可能爱上他。”

  “lucky是谁?”

  “我家司机的狗。”

  “……”

  都是领了证的人了怨念还这么深!

  罗灿灿坚持给她做心理疏导:“你看啊,柏程渊也算半个公众人物,可是这么多年了,一点花边新闻都没有。”

  林冉单手撑着下巴,坐姿慵懒。长长的睫毛卷翘着,一眨一眨的。

  这倒是真的,这几年,柏程渊身边除了她没有任何雌性,更别提绯闻了。

  罗灿灿以为她听进去了,继续道:“你不也说了嘛,柏家家教严。这种优质单身男,肯定洁身自好。我怀疑你老公啊,甚至连酒吧这种地方都没来过呢。”

  林冉转过头,一本正经地问:“你说他会不会是基.佬骗婚。”

  “……”

  “不然柏家催婚催的这么紧?”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罗灿灿朝林冉的嘴里塞了一块水蜜桃,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此时刚过九点,酒吧里人不多,还没真正热闹起来。

  周围放着轻柔的爵士乐,音量不吵不躁,刚刚好。

  隔壁桌十分钟前刚入座两人。

  这会两人的交谈声,自然而然顺着音乐传到了这边来。

  “我看中的那块地皮就拜托你了啊!”

  “嗯。”

  “哎呦,心里的石头可算落地了,我难受一星期了,成宿成宿睡不着,就盯着……”

  “下次这点事直接发信息说。”男人开口打断,声线低沉清冷,语气平淡。

  林冉竖起耳朵,这声音,她怎么觉得这么耳熟呢。

  下一刻。

  “对了柏哥,听说你今天去领证了?”

  男人没回应。

  “心疼你哦,娶了个美丽的废物。”

  ???

  林冉往外挪了挪,手把着沙发靠背,飞快地向隔壁座位看了一眼。

  两个男人面对面而坐。

  其中一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另一个人背对着她,此刻倚在座位上,半阖着眼。

  鼻梁高挺,轮廓分明。

  喉结在暗光下勾勒出饱满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搭在杯沿上,漫不经心地敲了几下。

  即使在这种场合,也挡不住他骨子里的那股子矜贵劲儿。

  林冉看过太久,太多次。哪怕只留了半张侧脸,她也能立刻将他认出来。

  正是那位传言家教严、洁身自好、没进过酒吧的大帅比,她老公柏程渊本人。

  哦,所以美丽的废物,是在说她咯?:-)


标 签林冉柏程渊小说 林冉 柏程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