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听霜宁时亭小说 _销魂不是风动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45 ℃
顾听霜宁时亭小说 _销魂不是风动

销魂

不是风动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不是风动所写的古代纯爱新作《销魂》正火爆连载中,主角是顾听霜和宁时亭,小说讲的是前世顾听霜因把真心错付他人以至被毒死,再次醒来回到十七岁的宁时亭只想安稳度日,因独自一人寂寞,他便和残疾的世子顾听霜作伴住同一屋檐下,最终宁时亭因阴狠淡漠的少年顾听霜说的一句我要你便成了未来暴君的白月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不是风动所写的古代纯爱新作《销魂》正火爆连载中,主角是顾听霜和宁时亭,小说讲的是前世顾听霜因把真心错付他人以至被毒死,再次醒来回到十七岁的宁时亭只想安稳度日,因独自一人寂寞,他便和残疾的世子顾听霜作伴住同一屋檐下,最终宁时亭因阴狠淡漠的少年顾听霜说的一句我要你便成了未来暴君的白月光...... 

免费阅读

  宁时亭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梦见的是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夜里他几次从空虚中惊醒,脑海中浮现的最后景象,都是梦中少年那个吻。

  灼热、滚烫、强势,他掐着他的腰狠狠地吻下去,将他唇舌中的空气耗尽,逼得他惊醒过来,眼前只剩下惊惶的余韵与少年亮得快要烧起来的眼神。

  宁时亭生来寡欲,即使是上辈子走到尽头,他也未曾感受过世人所沉溺。也因为他是最后一只北海鲛人,亲族父母都去得很早,没有人告诉他鲛人什么时候成熟,什么时候脱胎换骨。

  世间存留的典籍中,大多也只是详尽描写北海鲛人的灵气与药用价值,不会写得如何详细。

  但就在此刻……宁时亭偏头看向窗外的月光,感受到从指尖、足尖都蔓延起来的火热,让他手足无措,无比羞耻。

  顾听霜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气息,如同狼王标记了他的猎物。强势而不容拒绝,他手指被他扣过,嘴唇经他吻过,连带着他重生以来所有的年月都染上香阁前金黄银杏的气息——这样让他如何抽离? 宁时亭在梦中思忖,岁月不饶人,是因为那岁月里的人不放过他。

  步苍穹曾经说他心思深,又说:“你这样的人,看着冷冷静静的,实际上想的反而不比人家豁达爽快,是个死脑筋。”

  他很难说清楚在夜里想起顾听霜时那种心脏沉沉跳动的感觉是什么,似乎就算是前世面对顾斐音时,也没有那种鼓动进血液里的、血流都仿佛要撞出鸣音一样的悸动。

  一夜睡睡醒醒,宁时亭早晨起来推门,看见店家给他在外面放了一桶用法术温着的热水,水里铺着细密的花瓣与沐浴仙果,对于现在这个条件来说,已经十分难得了。

  九洲灵气消散,冬洲又常年严寒,虽然偶尔在料峭之地还存在着一些蕴藏灵气的鲜果灵药,但是这边到底比不过西洲那样物产丰饶的地方,这些东西估计都要花一些功夫才能收集齐。

  宁时亭一路过来损耗精力与时间,冬洲天干物燥,一晚上过去之后恰好不太舒服。这一桶热水就像及时雨一样。

  宁时亭事前并没有这样的嘱咐,他有些意外地走出去看了看,正巧看见店小二捧着鲜果和食盒从拐角路过,于是问了一声。

  小二小声说:“公子虽然一路深色斗篷掩人耳目,但公子是鲛人吧,天下现存的鲛人不多了,往前四五年,咱们冬洲城有个小师爷正是北海鲛人,他在的那几年为咱们冬洲人做了不少事,不论是耕种引水还是扶持生意……就连咱们这间客栈能开起来,也是托了当年这位小师爷一纸批书的福。可惜后来……”

  外边下着雪,穿堂风拂过透亮的走廊,显得更加空旷。

  宁时亭静静地听着。

  小二想了好半天,终于想起来了,咕哝了一句:“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啊,晴王爷跟血族交战时出了事,原来的小洲城算是死城了,谁都没能活下来,也不知道最后那位小师爷怎么样了。北海鲛人一族在血族之战中全灭,当今世界上都不知道还剩下几只,客官您别担心,我们会为您保密。这桶水是咱们送的,小师爷之后,但凡是鲛人一族,在咱们这里都是有优待的,这是冬洲人欠北海鲛人的。您只管有什么事就说。”

  宁时亭道了谢。

  回房洗漱沐浴后,他身上的确舒服了很多。暖气与草药的灵气一拥而上,竟然一时间还冲得他头脑有些发晕——只不过是离开晴王府三天,没了返魂香与香阁药池的浸润字样,他的身体居然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迅速地衰微了下去,甚至一时间无法吸纳这么一点微薄的灵气。

  宁时亭正想跨出去透透气,手指还未摸到挂在一边的衣衫,他一起身,血流涌动冲上脑门,带着混沌的灵息,他喉头一甜,居然直接咳出了一滩血来。

  漆黑粘稠的血液从指尖迸溅,随着闷声的咳嗽止不住的往外喷涌,胸腔中几近痉挛。宁时亭直接咳得脱力,整个人往后坠倒下去,发晕,不停地打着冷战。

  好一会儿后,宁时亭才放松了用力握着桶边缘的手,从眩晕中恢复神智,他指节因为过于用力泛着发青的苍白色。

  这一刻,宁时亭再次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那颗被毒素填充、包裹的心脏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悸动难言的跳动,而是将死之音,提醒着他这具日渐残破的躯体已经时日无多。

  这样的情形在上辈子也有过,越往后,他咯血的次数会越来越多,每次咯血过后,他身体中的毒素会被带走一部分,活力与精神也会跟着被带走。直到他最后离开的时候,毒素和生机会一起退却,他才能恢复原原本本、不被污染的躯体。

  只是这辈子……不知是否因为在晴王府劳心劳力的原因,这第一次发作的时间来早了许多。上辈子他和顾听霜在晴王府井水不犯河水十年,时光也好像静止了十年,给了他苟延残喘之机。

  宁时亭收拾了房间,出门了。

  冬洲洲城在他十四岁那年已经成了死城,之后顾斐音驻扎在此,不再设市镇,而是直接改为军事重地,重新修建城池,立起防线。现在活动在冬洲的仙民,除了一少部分没有被当年的事波及的人们以外,大部分都是从九洲各地抽调过来的士兵家眷,士兵在城中,家眷就在附近做些生意,或者种植一些冬洲气候下特有的药材。

  宁时亭这次出门,依然不直接往冬洲城方向走。

  他租借了一匹雪仙马,沿着海岸往西北方向走,和冬洲城的方向稍微偏了偏,直临鲛人北海岸。

  海岸边终年大雪,海岸被皑皑银白覆盖。从前这里是整个冬洲最有灵气的地方,现在也只剩下了一片死寂。深雪之下至今埋藏着鲛人一族二十年前为抵御外敌种的毒海蛊,连一粒精巧的贝都会沾上至毒,全部潜藏在风平浪静的白雪之下。

  尽管这里风景如画,没人敢来这里,没人敢冒这个险。却也因为这个理由,反而将这片土地中的鲛人遗骸得以保存完好。

  宁时亭注视着风平浪静的海面,知道自鲛人一族覆灭之后,连风神都不再庇佑此地。没有风也就没有浪,海浪之下依然残留着三十年前战场的遗迹,未能收敛的鲛人遗骨依然沉睡。这些骸骨中依然残存着上古的灵气,炼化后足以帮助一个凡人飞升结丹。

  他席地而坐,伸手拂去面前的雪,再将下面的沙地拢成一个带缺口的圆。随后,他拿出这一路带过来的纸钱,用火石点燃后,安静地往里边添着。

  他这一场祭拜晚了整整五年,为整个鲛人一族的下葬。

  而等他百年之后,或许就不会有人再供奉了。

  少有的,宁时亭玩心起来,心想或许自己死后,也能向族人讨要几分供奉,那毕竟也是他烧来的。

  天空中飘起雪花来。

  绯红的火舌窜上来,照得他的面容也出现了一抹绯色。沙砾之下的生灵们被火源所惊动,一些小壳甲的东西或是蝎子忙不迭地从热腾起来的砂砾中四散奔逃。

  “你在干什么?”

  远方传来孩子的喊叫声,带着急迫与恐惧。

  宁时亭回头望去,看见一个背着背篓、手提捕网的少年站在远处,他皮肤黝黑,十三四岁左右,浑身灰扑扑的,一张脸上最明净的就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那孩子往他这边走了几步,但是并不敢继续往这里走了,只是语气有些硬邦邦地告诉他:“喂,这里海蝎子有毒的,会攻击人,你被咬一口就死了,外壳也不能碰!你看,你右边有一只。快点走,一会儿海爬蛇来了就完了,比海蝎子还要毒!”

  宁时亭往旁边看了看,果然看到一只海蝎子正躲在一块石头下,怯生生地冲这边亮着钩针。

  他站起来,回头稍稍提高了声音,问那孩子:“你是这边赶海人的孩子吗?”

  那孩子没出声,过了一会儿后说:“不是,我是冬洲城外面杂货铺的儿子,过来挖毒牡蛎卖钱的,可以入药,药铺给二十金一斤。海蝎子和海蛇更赚钱,但是我不会抓它们的,我只有一条命。”

  他依然保持着有些警惕、有些慎重的目光看着宁时亭。在这个地方,突然多出一个姿容昳丽的年轻人,实在不是什么正常的事。他没有听说过北海鲛人的传说,认不出那一头带着淡蓝色的银发,他皱起眉:“还不走,你是妖怪?”

  这样子让宁时亭想起顾听霜。

  那年他们初见,顾听霜十四,蛰伏在黑暗中审慎地打量他,目光锐利如狼。

  宁时亭的心忽而动了一下——像是被一只手轻轻地揪起,揪出一阵泛酸的甜来。

  他说:“我帮你抓海蝎子和海蛇吧。”

  在那少年惊慌失措的眼神里,宁时亭又随手挖了个坑,四面拍严实,将身边的海蝎子拿起来丢进去。他耳力了得,闲庭信步地走,一弯腰必然能拎出一只蝎子或是一枚牡蛎。海蛇顺着潮水钻入沙土,预备着向他发起攻击,宁时亭这次出了一点小差错,他被咬了一口,不过照样把海蛇团吧团吧打了个结,一起丢进了坑里。

  他说:“过来拿走吧。”

  那少年仍狐疑地看着他:“寻常人只要被碰上一下就立刻毙命,你被咬了一口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你若不是做出幻术哄骗我的妖怪,那就是神仙。”

  宁时亭说:“我本是这里的海族。”

  那少年的眼神更加狐疑了。

  又伸出手:“把你的筐丢过来吧,带回去时小心。”

  宁时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海产都塞了进去,随后轻飘飘地将筐还给了那少年。看着少年疑云消退、欢欣雀跃的样子,宁时亭心底却涌现出一些怅然。

  他想,如果是顾听霜,必然喜怒不形于色,连卖得的钱都会分文不差匀他一半。顾听霜一直如此,骄横、烈性、沉稳,从不欠人。

  这个念头悄然而逝,宁时亭第二个念头是自己居然在遗憾这孩子不是顾听霜,接着一切都悄然而逝,他明白:他想念他了。


标 签销魂 顾听霜宁时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