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蔡子明袁婉婉小说_男主他口嫌体正直彩桐叶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51 ℃
蔡子明袁婉婉小说_男主他口嫌体正直彩桐叶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彩桐叶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是彩桐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是袁婉婉在和蔡子明交往几年后惨遭甩包,看着蔡子明手拥新欢的样子,袁婉婉打包行李头也不回地出了国,几年后她学成归来,狗男人开始了追妻火葬场的历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是彩桐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是袁婉婉在和蔡子明交往几年后惨遭甩包,看着蔡子明手拥新欢的样子,袁婉婉打包行李头也不回地出了国,几年后她学成归来,狗男人开始了追妻火葬场的历程......

免费阅读

  袁婉婉经过蔡子明两番威逼,心里有点没底,想找闺蜜商量下对策。

  “妍妍,我这一天,被狗男人赶走两次。”

  刘妍听了袁婉婉第一天的表现,痛心疾首。在美国被人从旧金山追到华盛顿的冰山美人,回了大陆竟有人不上钩?她有些好奇,袁婉婉口中的前男友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概是闺蜜太出水芙蓉,不爱打扮?

  刘妍尽力开导自己闺蜜,明明没谈过恋爱,却搞得像个爱情专家。“婉婉,像我等庸俗的凡人,多是喜欢赏心悦目的事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看看大街上,男人们的目光总是在美女身上流连忘返。就算蔡子明再怎么神乎其神,他也是个男人啊。首先,你要先想想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再做打算。”

  “什么类型的女人......”袁婉婉以前总认为蔡子明是喜欢过她的,可经历了那么多事,她又有些不确定。也许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他的口味已经变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在她刚刚入职便要赶她走?

  “你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连他走在路上喜欢看什么样的女生都不知道吗?”

  “......当年,当年没发现他喜欢看女生啊......”

  刘妍感觉一阵头疼,自己的这个闺蜜一遇到蔡子明就双商下线,就这点段数怎么和蔡子明身边的莺莺燕燕比。“那你和我说过的,当年他和你分手的时候是和什么样的女孩子在一起了?”

  林奕吗,虽说颜桓告诉自己她和蔡子明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可分手不久,他明明介绍了新欢给她认识。

  说不定是当事人并没有和颜桓坦白,颜桓也不知内情吧。不管怎么说,林奕对于蔡子明来说总是特别的。

  可林奕的类型,她感觉自己学不来。

  “妍妍,我感觉难度系数太高,......你不知道,她腰有多细、胸有多大。啊,尤其是她还经常不系领口的扣子,我都不敢看她。她的裙子也超短,关键是腿又细又直......”

  “喂……你要不要这样啊!”留言打断她,“好歹你也是留洋回去的。”

  她接着说“你不要仗还没打,先长了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早就说嘛,你这么妩媚动人的类型,偏偏热衷穿成个学生样。要我说,论妩媚性感,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我才不信那个林奕有你美。现在时间可是不早了,你赶紧去商场扫购。顺便给我拍几张照片,我帮你参谋。我绝不允许你输给她。”

  行吧,没有办法的办法。

  袁婉婉赶忙跑到了商场,一件一件地试过去。在刘妍的指导下,袁婉婉最终搭配好了几套衣服,自己都没眼看那种......

  当然,刘妍还提点她,男人不仅是视觉动物,有的时候还得给点必要的刺激。让她又有有精心逐字逐句准备了一封“情书”。武器、战袍准备妥当,袁婉婉才忐忑地入睡了。

  次日,当袁婉婉深呼吸走进办公室大门的时候,阅女无数的颜桓被惊呆了,由衷感叹,“嫂子,你真好看,简直是艳光四射,不可方物。怪不得我哥一直喜欢你。”

  袁婉婉心里暗爽,看来美人计奏效了?

  “嫂子,正巧我有份非常非常重要的材料,你得亲自帮我送到我哥手上。材料重要,你可得亲自交给我哥,可不能交给林总助就完事。”

  上道,颜桓可真上道。“好,保证完成任务。”

  袁婉婉立刻明白颜桓是在帮自己创造机会,她不仅要亲自送达,还在材料中加了一味料,一封她昨晚措辞许久的信。

  袁婉婉进来的时候,恰好林奕不在。蔡子明正在伏案看材料,闻到一阵甜腻的香水味不禁皱了皱眉,但并没有抬头。

  “蔡总,您的材料。”

  听到熟悉的声音,蔡子明循声看去,心中更加烦躁。原来被袁婉婉十分爱惜的一头如瀑的黑色长发,如今变成了飘逸的亚麻色卷发散在肩头。精致的脸上精心上过妆,珠光眼影下是夺人的目光,红唇小巧晶亮。

  颈上的项链是他当年送她的生日礼物,一片小小的雪花,闪闪亮亮晃得他心口疼。一件咖啡色低胸鱼尾裙勾勒出她玲珑婀娜的身形,腰部微微镂空引人遐想。她的眼睛微微含笑,盈盈脉脉,直勾勾地看着他,盯得他心惊肉跳、口干舌燥。

  她这五年是碰到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让她穿衣风格如此大变,把她教的这般妩媚?蔡子明的眉头锁的更深了。

  袁婉婉看他半晌不说话,忍不住出声提醒,“蔡总?”

  蔡子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挪开了目光,冷冷地说了句“先放在这吧。”

  果然他喜欢这样的装扮,袁婉婉心想。打算将刘妍教她的贯彻到底。

  袁婉婉没有搭话也没有走开,只是将材料放在桌上,“颜经理说这份材料十分重要,嘱咐我务必请您立即批示的。请您不要让我为难,麻烦您先看看吧。”说着,将手附在蔡子明手上摇了摇,一脸无辜。

  蔡子明感受着手上的细腻和柔软,一时间失了神。她的手还像以前一样温暖,是记忆中的温度。天人交战了片刻,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将手抽了出来。“你先出去,我一会就看。”

  “那可不行,现在就得看。”袁婉婉虽然话语执拗,声音却是娇嗔的。她不依不饶的绕过桌子,走到蔡子明身边,俯身将材料摊开在桌上。

  感受到身侧的温度,一向自持的蔡子明有些懵,却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身旁的人。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噌”的一下,蔡子明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还是妥协了。“我这就看,有什么问题我会直接和颜桓沟通,你先去忙吧。”像从前一样,他总是对袁婉婉的执拗没有办法。

  “不行,万一我走开后,日理万机的蔡总忘了我们的材料呢。不管怎么说,也是颜经理给我发工资的,我要对他的事情负责。”袁婉婉见有戏,也几步跟了过去。

  无奈,蔡子明伸手拿过摊开在桌的材料。袁婉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翻看材料,心里默念“翻页、翻页”。

  他的骨节分明。两指轻轻一捻纸张,就发现了袁婉婉藏在材料中的信。那么多年的陪伴,他十分熟悉她的字迹。

  ***

  当初,他们还没有在一起时,袁婉婉还是一枚文艺女青年。她和学校的一众少女们一样对风云学校的师兄一片敬仰,那是类似于对偶像的迷恋。

  彼时袁婉婉的发小童寒就读于科技大学,虽是不近的距离,却总是跑来找她吃饭。她总是拉着童寒一起跑去看蔡子明的每场球赛、每场竞赛。

  童寒只得无奈的做袁婉婉的专属赛场解说。或许是缘分,或许是袁婉婉记下了蔡子明经常出现的地方,他们总能遇见,这个时候袁婉婉会假装一脸淡定的擦肩而过、然后转身雀跃不已。

  为此,童寒总是嘲笑她没有出息。她写了许多便签,行文如流水般,纸上满是她在哪里遇到了他,听到了他什么消息,还和舍友互换情报去观摩他的比赛。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那时候的袁婉婉只管在这方寸间挥洒自己的爱慕、自己的崇拜,爱的干脆、活得纯粹。

  袁婉婉并不知道的是,自己早已被人盯上。他喜欢的师兄对她一见钟情,他从她入学第一天起便上心地关注她,还为她打报告做了高等代数课程助教。

  几次暗暗表白未果后,他发现,袁婉婉的身边总是跟着年纪相仿的男孩。

  他调查过,男生并不是青大的,那么就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蔡子明是个骄傲的人,受家庭的影响哪怕自己再喜欢也不屑于去做毁人姻缘的事情。所以,他选择等待,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去捕获袁婉婉的心。他还以为,凭着袁婉婉和男生稳定的感情状况,他还要等上些日子。

  可有天,在上选修课时,从来都早到的好好学生袁婉婉因为熬夜复习期中考试来得很晚。教室的后排没有剩什么位置,只有靠着后门的蔡子明身边。

  那个位置是众矢之的,从没有女生敢坐下,也是所有女生的默契。

  袁婉婉站在后门踌躇,难道真的要从后门进去跨过整个班坐到前面,还是说从前门进去在众目睽睽下找个位置。袁婉婉一向脸皮薄,站在门口环看全班,犹豫又犹豫,纠结又纠结,想找个相对来说不那么兴师动众的位置。

  蔡子明好笑地在她旁边看着她的舍近求远,“坐这里。”

  后排的几个女生听到蔡子明说话,纷纷盯着袁婉婉窃窃私语,眼神如刀。

  袁婉婉四周看了看,发现蔡子明确实在和自己说话,“我我我……,没关系,我坐前面就好。”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听到了后门的动静,“这位同学,迟到了就赶紧坐下听课,站着干什么?”

  蔡子明给她挪了挪椅子,袁婉婉又乖又怂的坐在了他身边,这是他们第一次靠这么近。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雷,脸红到了耳根,僵直着身子动也不敢动,偶尔偷偷向左瞄一下 身旁的人。

  她想了想自己因为仓皇赶来上课,洗了把脸、头发胡乱梳了两下,样子一定非常逊。她此刻非常后悔,觉得椅子烫子烫的吓人,一分钟都坐不下去,满心想要逃之夭夭。

  早知道今天能坐在他旁边,无论如何也要早起十分钟画个妆,挑件衣服。

  从前她盼望他能看到她,今天她希望他看不到她。

  蔡子明看着她从一坐下就开始的僵硬,“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袁婉婉惊诧扭头看看他,他说的“吃”是什么意思?都怪自己跟着舍友混,进大学没几天成人知识突飞猛进。一句话,袁婉婉脸红到了耳根。

  蔡子明看她连耳朵都红了,有点反思到自己的话被会错了意,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很好吃,不对……”

  他低头沉默,自己在说什么火星话。

  袁婉婉觉得这个秋天教室没开空调都有点燥热。一节课下来,教授说的话袁婉婉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只顾得慌慌张张地低着头,假装在看书。

  “带本子了吗?借我张纸?”台上的教授在演算公式,蔡子明今天却没有带本子。

  正在慌神的袁婉婉听到蔡子明在找她借本子,抽出包来翻了又翻,“哦,啊,带了带了”。她赶忙献宝般的从笔记本上撕了几页,虔诚地递给他,本子便放在了桌面上。

  蔡子明看了看她,低声道了谢。觉得她害羞紧张的样子着实有趣。

  最后终于捱到了下课时间,袁婉婉觉得这堂课是她上学以来最漫长的一节。于是仓促地收东西,匆忙跑路,慌张中留下了那个夹着信纸的笔记本。

  蔡子明当天是和人约了球赛的,于是便想着再遇到时将本子还给她,毕竟他预感明天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会刚刚好碰到她。

  对此,他总觉得两人是有缘份的,不然不会除却自己的精心偶遇外,还会总是恰巧碰到。

  又或是最没有缘分的,他认识她太晚,她的身边已然有了别人。

  这样想着,蔡子明向四周看了看,确是没有袁婉婉的踪影,便顺手将本子塞到了包里。

  往后的多少年,他回忆起那节课堂,都会感谢那个被遗落的笔记本。

  因为那个本子,他和她才少蹉跎了许多岁月。

  那天晚上,他回到宿舍掏出当天的文具,准备第二天要用的课本时。一个棕色的笔记本随着课本滑落在桌上,随着掉出的还有几页信纸。

  当他打算将信纸重新夹好的时候,就无意中看到了纸上页页都有自己的名字。

  全是他的个人资料,每天会出现的地方、喜欢的食物……

  原来如此。

  第二天,他靠着女生宿舍楼下的树等她。阳光透过树影的斑驳照在他的脸上,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削薄的唇轻抿展出一个浅笑的弧度,立体的五官如雕刻般。黑色的T恤随意的罩在身上,依稀可见他高挑精瘦的身材。一时引得周边女生目光无限。

  袁婉婉和舍友一起下楼的时候,三个人齐齐看到了树下耀眼的他。

  小姐妹们窃窃私语一如往常地八卦,一个个叽叽喳喳在讨论一个长相俊朗的男生对于青大的重要贡献。

  她们一致认为众位夺目璀璨的师兄的存在,比如树下那个,使她们的业余生活更加充实,每日都能保持高度的精神愉悦和审美快乐,同时是她们积极打扮笑对生活的重要支柱,当真是青大一大瑰宝。

  “过来。”欢声笑语中,三个小姐妹都听到不远处的男人朝着她们的方向说道,声音低沉。

  一时间三个人面面相觑。

  蔡子明手心向上对着袁婉婉又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我?”袁婉婉看了看周围,又指了指自己。她不知道这两天是中了什么邪,一再被蔡子明点名。

  男人正对她起身站好,点了点头。

  这都什么鬼,自己高代作业都做完了啊。又是专程点名说她笨的吗。

  袁婉婉不知所措、不敢置信地在姐妹们的疑惑目光中挪到了蔡子明面前。

  待到她还未完全站定在这个男人面前,眼前人忽然欺身向前,将自己困在男人和树间。

  “喜欢我?”耳畔温柔低沉男声响起,袁婉婉觉得一定是幻觉。

  她向后挪了两步,后背抵在树上。

  强烈的气场让她不敢看蔡子明的眼睛,心虚地低着头,“我......我......我.......”

  蔡子明从身后抽出了袁婉婉的笔记本,在她眼前晃了晃。

  “嗯?”蔡子明离袁婉婉更近了一步,“还说不是?”

  “可就算我喜欢你又有什么用呢。”这么近的距离,袁婉婉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压迫,大脑已然当机。

  说完便觉后悔,自己这是变相承认了吗?

  “那你说一句让我听听,说不定有用。”男人声音又低又沉,带着哄骗的意味,让人沦陷其中。

  一时间像着了魔,“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男人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迫着她和他的对视。

  袁婉婉一抬头就撞到了眼前人的深深目光中,着了魔般喃喃出声“我喜欢你,蔡子明。”

  “嗯,乖”男人嘴角噙笑,将本子放回袁婉婉手中转过了身。

  袁婉婉一看他转身要走,想到刚刚自己说的话,脸涨得通红,“骗子,你刚刚不是说有用的吗!”

  “嗯,有用。”蔡子明回身低头吻了吻袁婉婉的额头“还不快跟上,带你去吃饭,”

  一时间,袁婉婉感觉自己此刻的甜蜜即将溢出来。她红着脸低着头跟在后面,少年颀长的身影在前,一直、一直引领着她走过了后来的五年。

  四周的女生看到这一幕,心碎满地,纷纷后悔没有占据先机,早点坐在蔡子明旁边。自此,蔡子明上课前后左右全为女生,已是后话。

  ***

  而昨晚,为了憋出这封信,袁婉婉简直使出浑身解数。到底是老了,一点伤春悲秋的情绪都写不出,她悲伤地想。

  而蔡子明许也是想到了往事,盯了一会棕色的信封。“这是什么?”

  “这个也是我们部门的材料呀,需要您批示的。”

  蔡子明哂笑了下,递回给了她,“这份材料不和公司的行文规定,让你们经理改过再拿来给我看吧。”

  “不行,这封信比这些材料还要急迫,优先级是最紧急最重要,现在就要看的。”袁婉婉推手,并不接下信件。

  “哦,既然这么迫切,你把颜桓叫来,让他当面和我汇报这个吧。”

  几年不见,袁婉婉更加觉得蔡子明难以应对。话说到这个份上,又急又恼,总不能真的让颜桓过来当着她的面,念她写的情书吧。

  她攥着双手,默默给自己打气。转眼,向前走了两步,“扑通”一声歪倒在地毯上,揉着脚踝。

  “哎呦”她尖叫出声。

  蔡子明将材料顺手放在办公桌上,赶忙蹲下“怎么了?”


标 签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蔡子明 袁婉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