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天作之合姜之鱼_倪思喃傅遇北小说姜之鱼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97 ℃
天作之合姜之鱼_倪思喃傅遇北小说姜之鱼

倪思喃傅遇北小说

姜之鱼 著

连载中免费

倪思喃傅遇北的小说《天作之合》,是作者姜之鱼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婚恋小说,天作之合倪思喃傅遇北全文讲述了:傅遇北矜贵又傲慢,严苛又不近女色,却没想到和倪思喃结了婚。倪思喃持美行凶代表人物,靠着美艳的外表和过人的专业技能,一直目中无人。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两人什么时候离婚,结果只见倪思喃和傅遇北越来越恩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倪思喃傅遇北的小说《天作之合》,是作者姜之鱼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婚恋小说,天作之合倪思喃傅遇北全文讲述了:傅遇北矜贵又傲慢,严苛又不近女色,却没想到和倪思喃结了婚。倪思喃持美行凶代表人物,靠着美艳的外表和过人的专业技能,一直目中无人。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两人什么时候离婚,结果只见倪思喃和傅遇北越来越恩爱。

免费阅读

  虞酒张了张唇:“你就这么喝了?”

  苏颂没回答她的话,又转过身,面对贩卖机,看着上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虞酒弯着腰,倾身过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颂头也不抬:“不知道。”

  虞酒深吸一口气,真的怀疑他是在国外几年磕破头失去记忆了,又或者是故意装的。

  她直起身,朝周围努了努下巴:“你看到这些围观的人了吗,都是来看我的,我很有名的,是个大明星。”

  旁边男人没声音。

  虞酒又问:“你见过我吗?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这不科学呀,她长得这么漂亮,是能被轻易遗忘的人吗,而且他们还坐过一年多同桌呢。

  “明星也插队?”苏颂问。

  “……”

  她这不是为了搭讪的嘛。

  见虞酒没话说,他又买了瓶酸奶。

  虞酒差点怒目而视,拿她的钱买了瓶可乐还不够,多买一瓶酸奶是来故意气她的。她这要是来的带了手机过来,就扫二维码买个十瓶八瓶的,气死苏颂。

  苏颂见她瞪着自己,漂亮的一对眼清澈明亮,如璀璨星子,他想了想,出声询问:“想喝?”

  要给自己的?

  虞酒一下子气消散了不少,矜持地嗯了声,等着他伸手递过来,那她就不计较刚刚的事了。

  苏颂唇线一扯:“轮到你了。”

  他让开一步。

  虞酒:“……?”

  “酒酒,你在那干什么?”导演在不远处叫了声,又看到她身旁苏颂的身影,“怎么让路人进来了?”

  虽然这身形看起来比张深至好看多了。

  闻言,苏颂抬头往那边看了眼,然后又多看了正在气头上的虞酒一眼,径直离开原地,进入围观人群中。

  转眼就隐没在其中。

  虞酒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气呼呼地回了拍摄地点。

  导演还有点回味:“刚刚那个路人颜值不低啊,去当个明星都可以了,而且气质也不错。”

  虞酒说:“他不配。”

  导演听到这话,狐疑地问:“怎么,他得罪你了?”

  虞酒点头,“对。”

  他不仅骗她心,还骗钱。这才是至关重要的,连钱都骗,这年头掏出来点硬币容易吗?

  狗男人。

  导演啊了一声,也没想到这怎么得罪的,看虞酒这样子,也不敢多问,毕竟他就是个拍广告片的。

  正值空闲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宋迁等半天等回来苏颂,直接就问:“你和大明星说了什么?你还认识大明星呢?”

  苏颂抬眸看他,“人人都认识。”

  宋迁想想他说得也对,又问:“不是,我重点是前面一句,我怎么觉得她有点不高兴呢。”

  苏颂说:“是的吧。”

  大概是真的被气到了。

  他又喝了口可乐,手指捏了捏没拆封的酸奶。

  围观人群这边,有女生一直举着手机拍虞酒。

  毕竟她是明星,基本上路人见到本人,大多都会拍个视频发朋友圈发微博。

  所以刚刚虞酒的一切行为都被拍了下来。

  女生一边结束拍摄,一边和自己的姐妹说话:“你觉得刚才的画面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小姐妹想了想,“感觉在重复广告片似的。”

  除了有一些的细节不一样。

  从她们这边看,虞酒一开始是笑着的,投了硬币但是最后空手而归,对方拿了两瓶饮料,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这让她们抓耳挠腮地心痒痒。

  女生回放看了下自己拍摄的两段视频,一段是张深至和虞酒拍摄的正片,一段是虞酒和苏颂。

  她怎么看怎么觉得——

  好像第二段更自然又更让人想往下看,想知道这两个人有没有能够发展的关系呢?

  -

  叶萌给虞酒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问:“酒酒姐,你怎么空手回来的?”

  虞酒闭着眼,“钱被骗了。”

  叶萌:“啊?”

  “刚刚那位不是苏教授吗?”叶萌小声地问:“他还会做出这种事的吗,人品也太差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噗。”虞酒被逗笑。

  叶萌说:“我看咱们别去听课了。”

  虞酒说:“我不,我非要去听。不仅去听,还要让他还钱,花了我的钱,我这人吧,爱钱如命。”

  用她几块钱,她就让他成倍还,没钱就用身体偿还吧。

  叶萌面无表情,您是爱人没死心吧。

  接下来的拍摄很顺利。

  导演又补拍了一些小素材,本来虞酒和张深至都有点不在状态,还好他没想着拍人。

  张深至松了口气。

  他刚刚看到虞酒和别人相谈甚欢,回来时不太高兴,心思一转,走过去问:“刚刚怎么了?”

  虞酒不想和他多说:“没怎么啊。”

  张深至想了想,“刚刚我看见一个路人故意进来,你又刚好过去——”

  虞酒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故意的?”

  她忽然被张深至提醒,想到了什么。

  苏颂该不会是见到了她和张深至拍戏拍了那段,所以才进来买可乐的吧。

  虞酒感觉自己就像是小女生,对方随便做了什么她都会往喜欢自己的方向猜。

  她面上的小欣喜是掩饰不住的。

  张深至见她这样,只觉得奇怪,正要再说什么,不远处的女生站在路边叫他:“深至?”

  声音有点甜,虞酒还是第一次清晰听见。

  主要是前几次见到她和张深至的氛围不大对,她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张深至也看到了她的目光。

  他脸色一僵,复而恢复,“酒酒,我先走了。”

  虞酒敷衍回复。

  什么人都叫她酒酒,也不看什么交情的吗,叫全名不好吗,她又不是不会应。

  张深至回到远处,女友正委屈地看着他:“你刚刚都拍完了,还和她说什么这么开心?”

  她都看见虞酒笑了。

  张深至心里更烦躁,尤其是怀疑虞酒因为别人笑的。

  他低声开口:“这是在外面,你别闹,我和她是合作关系,说几句话又怎么了?”

  女友问:“是吗?”

  两个人离得很近,叶萌一边瞅着那两个人,一边和虞酒小声八卦:“我刚刚路过那边,听见张深至女朋友问他是不是故意的,什么故意的?”

  “谁知道呢。”虞酒声音懒洋洋的。

  “反正最好两个人的事别扯上咱们。”叶萌皱着眉,念念叨叨,“我得和周哥提提,以防万一。”

  绯闻和丑闻都要远离酒酒姐。

  一切结束后,虞酒和导演打招呼先走,叶萌护着她上了保姆车,隔绝了一切喧闹与镜头。

  叶萌说:“走吧。”

  司机应了一声,又想起什么,将副驾驶座上的东西递到后面,“刚刚有人送的。”

  叶萌皱眉:“陌生人送的东西一概不要。”

  极端粉丝和一些黑粉谁也不知道会做什么,以前还有明星喝了什么东西嗓子从此就坏了唱不了歌的。

  虞酒掀了掀眼皮,“什么东西?”

  司机正要开窗扔进垃圾桶,十分羞愧地开口:“一瓶酸奶,我看他刚刚和酒酒姐意思说话,以为是认识的。”

  他也看到了贩卖机前的画面。

  话音刚落,那瓶酸奶被一只手拿了过去,虞酒摊开掌心瞅了两眼,“是挺熟悉的。”

  算他苏颂有点良心。

  -

  虞酒怀疑苏颂是记得她的,但是戴口罩的她不一定记得,因为两次的态度有些不一样。

  她倒是没想到苏颂还会还一瓶酸奶。

  回程的路上,虞酒困得不行,靠在那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梦见了高中时候。

  她成了苏颂的同桌,苏颂问她:“为什么?”

  虞酒那时候怎么回答的,她俏生生地站在他课桌边:“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想问你问题啊。”

  苏颂皱了下眉:“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

  虞酒才不管怎么用的,反正意思懂就行。

  她当了苏颂的同桌之后才知道苏同学的生活有多自律,并且多数时间都在看书、写题目。

  苏颂大抵是天生看不惯自己的同桌每天无所事事,会硬逼着她背书,给她出题目。

  虞酒胡乱做一通。

  苏颂很无奈:“你这样,让我怎么教你?”

  虞酒看他这样子,向来没心没肺的她也有点不好意思,软着声保证:“我下次一定认真。”

  下次就是下次。苏颂姑且信了她。

  正好又下午最后两节物理连堂课,老师让他们测验一下最近的学习成果。

  虞酒的物理是真的差,她上课听老师的话总想睡觉,明明平时睡觉时间都是足的。

  她写题目的时候也打瞌睡。

  苏颂写完选择题的时候,余光瞥见虞酒撑着半边脸,点头如小鸡啄米,长睫毛跟着颤动。

  半晌,他屈起手指扣了扣桌子。

  虞酒被他惊醒,迷茫了那么几秒,看到是苏颂松了口气,笑嘻嘻地低头做题目。

  苏颂收回视线,眼神落在试卷上,却不由自主想起刚刚一瞬间虞酒的表情,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

  难怪下课时间教室外总是会出现别班男生,装作不经意间路过,十分钟时间来回五六次。

  物理老师没时间讲试卷。

  晚自习前,虞酒从小卖部买了两瓶酸奶,眨着眼说:“苏颂,你帮我改改试卷嘛。”

  她声音很柔。

  苏颂耳朵有点儿痒,“老师会说的。”

  虞酒说:“但是我想最快的速度知道我能考多少分,苏老师不检验一下自己的成果吗?”

  她最近开始叫苏颂苏老师,苏颂拒绝但没用。

  虞酒将另外一瓶酸奶放在苏颂桌上,然后自己手里拿着另外一瓶,吸管戳破,喝得脸颊一鼓一鼓的。

  “苏老师,我请你的。”

  虞酒吃东西和喝东西的样子很美,连带着东西都很高好的样子。看着虞酒喝,苏颂觉得貌似挺好喝。

  原本到这里还算正常,也不知道是不是车突然颠簸了一下,虞酒的梦突然变了。

  梦里的少年苏颂将酸奶直接扔到她桌上,变成了如今的男人模样,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

  成年苏颂的声音沉又清,冷着脸:“你有把喝酸奶的时间放在学习上,你现在早就考上A大了。”

  “……”

  虞酒从梦中惊醒,头差点撞上车窗。

  叶萌赶紧凑过来问:“怎么了?没碰到吧?”

  虞酒环视一圈,发现自己还在车里,还没到江岸花都。刚刚是梦,一下子松了口气,胸腔里的心跳得飞快。

  “没事,做了个梦。”她回。

  这梦可太会结合现实了,居然还能这么来,而且说不定以现在的苏颂,那句话非常符合他的人设。

  “噩梦吗?”叶萌安慰,“不用放在心上。”

  虞酒回忆了一下梦境内容,认真地问:“萌萌,你觉得我现在要是好好学习,能考上A大吗?”

  叶萌没想到她问的是这个,小脑袋瓜转了两三圈,思考了一下可行度,发出善意的忠告。

  “酒酒姐,你要不还是请苏教授给你补课吧。”

  “……”

  虞酒把酸奶当成了苏颂,用力地戳破,又拍了张照片,加个滤镜发到了微博上,什么字也没配。

  明天她就代言酸奶去,让每瓶酸奶上都印上她的美照。

  上不了A大怎么啦,她还能上A大的教授。


标 签倪思喃傅遇北小说 倪思喃 傅遇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