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路嘉言蓝曦末小说_本霸总非你不可庭明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74 ℃
路嘉言蓝曦末小说_本霸总非你不可庭明

本霸总非你不可

庭明 著

连载中免费

《本霸总非你不可》是庭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蓝曦末在和路嘉言分道扬镳之后,大家都说她会过得很惨,可是她花了三年时间从一无所有到顶级设计师、千万网红,一次慈善拍卖上,有人眼睁睁的看着路嘉言将蓝曦末堵在了角落轻声哄着:“都三年了,还没玩儿过么?是时候回来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本霸总非你不可》是庭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蓝曦末在和路嘉言分道扬镳之后,大家都说她会过得很惨,可是她花了三年时间从一无所有到顶级设计师、千万网红,一次慈善拍卖上,有人眼睁睁的看着路嘉言将蓝曦末堵在了角落轻声哄着:“都三年了,还没玩儿过么?是时候回来啦!”

免费阅读

  愣神不过一瞬,见路嘉言嚣张气焰,蓝曦末连忙拉着他的手,小声问道:“你干什么呢?”

  路嘉言没理她,视线依旧死盯在时望的脸上,眼底的冰霜仿佛多结了几层:“我问你约她什么?”

  “我就是约她下次也一块去兼职而已。”时望缓慢地说,目光单纯。

  路嘉言反握着她的手,强硬地拉着她往外走,男人的声线压得低低的:“不许约。”

  蓝曦末本来对于路嘉言的出现她还很懵逼了,而且瞧他这个模样像吃了鞭炮似的,抬眸诧异看他:“路嘉言,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观众席。”

  脑子里还没反应出这两者有什么关联,面前的路就被两座大山堵住。

  “路总,打了人就想走?”王总捂住眼睛,凶狠地说。

  语音刚落,眼光余光看到了蓝曦末的身影,男人了然地说:“切,还以为是什么道貌岸然的人,我还停留在嘴上说说的层面上,你倒好,直接上手了?”

  路嘉言嗤他:“刚刚你说了什么,不巧我手上就有录音,如果放出去的话,听说贵公司还在上升期——”

  “路总的资本也没狂妄到这地步吧?”

  路嘉言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你想试试?”

  王总本来还想冲他说两句,盛之和适时赶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他脸色像是川剧变脸,立马笑盈盈地说:“没事没事,就是路总给我打了个蚊子而已,这下误会大了。”

  没有理他,路嘉言拉着她扬长而去,回头瞧了一眼,蓝曦末隐约察觉到什么,瞪着水光潋灩的大眼,好奇问道:“他调I戏我了?”

  扫她一眼,他说:“嗯。”

  她摆摆手,“没事的。”

  路嘉言顿下脚步,低头看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之色,语气里渗着寒意:“不行,谁也不能觊觎我的东西。”

  望着他漆黑如墨的眼睛,蓝曦末面色一僵,努力忽略着最后的那两个字,垂下眼帘:“嗯。”

  *

  今晚的路嘉言有些粗暴。

  回家的路上一语不发,刚进门就瞬间将她抱坐在玄关边上的柜子,热哄哄的脑袋就往她的肩膀蹭着,痒意让她想逃,但下一秒,他的手臂紧紧搂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冷淡贵气的沉香味占据了每一寸的空气,蓝曦末觉得头脑有些发懵。

  心里越急,解扣子的动作就越烦乱,弄了半天没解开,路嘉言索性将它扯烂,钮扣被孤单单的扔在地上,映着清冷的月夜。

  她肩上的带子被他扯了下来,一片白晳诱人的景象露出,路嘉言不重不轻地咬着,像春天的农夫艰辛播种,坚硬的牙齿咬着吹毛可弹的皮肤,蓝曦末眼底溢出氤氲的雾气:“疼……”

  路嘉言嘴角弯出笑意,将人抄起,抱到房间后扔到床上,不给她说话的空间,欺身而下,大手捞起她的后脑袋,颈脖优美的线条在月光下更加清晰,迫切地吮着她的两片樱唇。

  鼻间没有任何的酒气,却比往日还要激上三分,蓝曦末的指尖穿插在他的发间,声音变得软软糯糯的,哼哼道:“路嘉言,你能不能冷静点?”

  闻言,埋在她耳边的路嘉言伸出舌尖,舔了舔耳垂染上湿意,嗓音哑得不像话:“不太行。”

  他身上的温度热得吓人,掌心碰过的地方烫得她不由自主发抖,蓝曦末眸里水光潋灩,由着他“胡作非为”的举动,他呼出的热气轻拂了脸上的小绒毛,痒得直钻心底,整个人软了下来。

  夜色撩 人,月光映着摇曳的身影,所有的声音渐起渐落,最终归向平静,一种满足的气息包围一切。

  浴室里传来沥沥淅淅的声音,磨砂的门上泛起了阵阵雾气,路嘉言在给她清洗过后,自己也去洗了澡。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神思有些恍惚。

  怎么一言不合又滚了床单?

  手机传来些微震动,蓝曦末拿来一看,是安然给她发来的微信。

  微信内容让她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安然:我分手了】。

  细白的指尖敲出几个字:【怎么回事?】

  在蓝曦末的记忆中,这不前几天还好好的,还说她男朋友给她们订了房,她出去玩她男朋友又包接送,两人整天甜甜腻歪的,在学校里形影不离,感情好到不行。她记得安然大一时被一个狂热的男生追过,那男生认识第一天就表白,约出来见第一次时又是想亲、又是想拉手,甚至还想让她夜不归宿,安然连好人卡都不想给他发,躲了人好一阵子,这热情过度的男孩子让她一下子对大学甜甜的爱情幻灭,好不容易缓了两三年,总算从阴影走出,才遇到一个她心仪的对象,这刚在一起半个月左右,怎么这一下子就闹了分手?

  屏幕那边很快就回道:【“三观比不过五官”这个话果然是对的,我和他好好谈恋爱,他居然只想睡我!我现在觉得他长得丑死了!】

  蓝曦末皱了皱眉头,看到“睡我”这两个字时,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想起刚刚的画面,脸颊忽然有些热,摇了摇头,把这奇怪的想法抛诸脑后,【怎么说?】

  【安然:我给你看看聊天记录你就懂了】

  几秒后,发来了一个连结:【安然的聊天记录】——

  【渣男:我说我们快毕业了吧,还有半个月不到就放假了,暑假这么长,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安然:你想去旅行?青岛、杭州、重庆……我都想去!】

  【渣男:不是,我是觉得我们都快要分开了,临走时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安然:什么意思?(疑惑.JPG】

  【渣男:还记得前几天我不是订了民宿的吗?其实我订了两间,一间是给你朋友定的,一间是给我们的】

  【安然:???你在说什么】

  【渣男:爱情不是单纯的甜蜜,还需要一些激情……你和我老家不在一个地方,那就代表得开学才能见面,在这么长的时间,我想和你之间留点可回忆的事,深夜好漫长,我需要一点慰借,而且有性的爱情会加深对彼此的认可。】

  【安然:你的意思是,我和你之间除了这个其他都无法回忆、无法认可?】

  【渣男: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我也有需求,而且我很有信心,在这过程里我可以给你带来快乐的,同时也会加深我们的感情】

  【安然:第一,太快了;其次,我不认同你的想法,如果要靠这个来维系感情,这根本不是爱,这份感情不是单纯的喜欢,它只是欲 望

  看到这句,蓝曦末忽然晃了晃神,心底深处似乎被砸下了一块石头,闷闷的,扭头看着浴室的方向,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愉悦的味道。

  她和路嘉言,其实是不是也只是靠这个,来维系他们之间的感情?

  收回神思,视线回到屏幕上面——

  【渣男:不快啊,我和我前女友第一天就这样了,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是足足在一起两年多呢,可见这方法多有效,而且我认识你之后就没和任何女生聊天,更别说做什么了,我为你拒绝暧 昧,忘记过去,你怎么就不愿意站在我的角度多想想,为我付出一点?】

  【安然:别说了,恋爱里可以有性,但性不该是恋爱的关键,更不是没有性就不能恋爱。”

  【渣男:爱情里没有性,这还叫爱情吗?你以为现在就是中小学?】

  【安然:我们价值观不同,再吵下去也没意思,你前女友这么符合你的理想,你就去找她吧。】

  【渣男:你这是不愿意了?】

  【安然:我只是在当下这个阶段我不愿意,我觉得太快了,不过我看你这意思也等不了下个阶段了,那就分手吧。】

  再往下滑动,没有看到任何的聊天内容,蓝曦末:【所以你拉黑他了?】

  安然发了几个猫猫呲牙咧嘴的表情包:【哼哼,什么鬼话,就是想骗炮,这世上真正爱你的人根本不需要你认明什么,如果一个人和你恋爱的前提是必须有性,或者除了性之外什么事都不干,又或者没有性就不爱你了,那这还叫谈恋爱吗?去夜店什么的找几个鸭子不就好了,想要点感情的,就多加点钱,多深情都能给你装出来,我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要碰到这些垃圾!】

  半晌,屏幕那边的人又发来:【唉,我的恋爱路怎么这么难,我真羡慕你和路嘉言,青梅竹马不说,他对别人不屑一顾,待你就是满满的偏爱,真的是酸死我了。】

  握着手机的手心渗出薄汗,唇瓣抿成一条线,咽了咽口水,蓝曦末的眼里多了点情绪。

  她忽然发现,她和路嘉言基本很少出去玩,逛街的次数不多,平时放假他们就待在家里,一块打游戏、看电影的次数不是没有,只是每回进行到一半,总是跑到床上玩去了。

  所以他们,果然不是爱吧。

  门“咔”的一声打开,蓝曦末下意识将手机藏在被子下面,愣愣地看着浴室的方向,只见路嘉言精壮的腰身围着浴巾,一手擦着湿发,发现她一脸惊惶地看着自己,扬起眉头:“你怎么了?”

  蓝曦末眨了眨眼睛,卷翘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淡淡的阴影,“没什么。”

  路嘉言没问什么,只当是自己刚才不知分寸吓到她了,他“嗯”了一声,就坐在一旁吹着头发,吹风机沙沙的声响吵得她心乱如麻。

  过了一会儿,等到路嘉言关掉吹风机,一切再次回归平静的瞬间,她忽然抬起头来,嘴角保持最合适的弧度,脸上笑意盈盈,语气轻松仿佛只是随口一问:“路嘉言,我们之间如果没有了性,会是怎么样?” 路嘉言高大的身子立在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小姑娘,轻蹙了一下眉,“什么?”

  抿了抿唇,蓝曦末将问题重覆了一遍,藏在被子下的手攥紧被角,投向他的眼神带有一丝小心翼翼的小期待。

  沉吟片刻,半昏暗的环境里路嘉言的眼底平静深邃,缓缓叹了一口气,声音低沉,语气无波无澜:“你这个问题好无聊。”

  蓝曦末的瞳孔颤抖了一瞬。

  气氛一下子陷入死寂般。

  路嘉言眉心紧锁,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奈。

  在他看来,他们之间又不是无性或者只有性的感情,虽说他们不全是因为性而走到一起,但不可否认的是确实是这促进了感情,加上这三四年以来性都存在在他们的生活里,不早就成为他们感情的一部分了吗?这怎么单独拎出来说?更何况他肯定就是因为喜欢她才会发生关系,他又不想碰别的女人,所以这些假设性的问题,他是真的觉得没有讨论的必要。

  转念一想,可能是她最近不知道从哪个营销号看了一堆鸡汤,或者刚才要她要得太过分了,让她胡思乱想了。

  蓝曦末半垂着头,睫羽掩去不明的情绪,嘴角微微上勾:“是啊,这问题,有些无聊了。”

  脑子里忽然想起安然说的话:【如果你和一个人恋爱的前提是必须有性,或者除了性之外什么事都不干,那这还叫谈恋爱吗?】

  人生最可怕的是将身体的快感或者契合,误以为是爱情。

  回想了一下,大学期间大多数都是她主动去找的路嘉言,篮球场、教室的门口她都守过,路嘉言总会笑着牵起她的手,寡言的他也会多说几句,看起来羡煞旁人。

  在别人的眼里,他对她有求必应,只有她知道,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和讨好,才能得到所谓的回应。

  心里本来向阳而生的花朵突然蔫了下来,顷刻,路嘉言似乎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缓慢地坐在床边,骨节分明的手覆上她的发顶,“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没有意思。”

  是啊,他觉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只有她一个人在乎。

  他根本就不懂她在生气什么,只是觉得她在耍小孩子脾气,说话好听点、温柔点就可以哄好了。

  在他的眼里,可能还是她矫情了。

  半晌,路嘉言忽然笑了笑,把手机给她递去,笑着说道:“别这样,来,我带你上分,做点高兴的事情,别因为这些不存在的问题而闷闷不乐。”

  路嘉言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往日她闻着只会觉得安心,今晚却意外觉得有些嫌烦,撇开了头,低声道:“不想玩。”

  腰间被环上了一双手,后背贴上了暖热的胸腔,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抵了她的头上,宽大的手心轻轻拍着她,语气放缓柔软:“好了,我说错话了,别这样,陪我玩会儿,好吗?”

  蓝曦末没理他,抿着唇脸上有失落之色,路嘉言低头在她的肩上蹭着,微硬的发丝划过她最敏感的脖颈,痒意让她破功,止不住笑了几声,“痒,走开。”

  轻轻的吻落在耳畔。

  “不是差一场就王者了吗?晋级赛我带你。”

  几乎同时,手里被他塞了台手机,耳边响起熟悉的“timi”,路嘉言将她抱起圈坐在怀里,后背靠着他的胸腔,他的心跳声若隐若现地传入耳边,平静且有节奏。

  行吧,玩玩游戏也好。

  进入游戏页面,很快就到了选英雄的环节,路嘉言在红方的二楼,她在四楼。

  “我打野,你想玩什么辅助?”

  蓝曦末想了想:“我先看看对面阵容,再决定硬辅还是软辅吧。”

  蓝方的一楼先选,到了红方的一二楼选英雄时,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一楼秒选了瑶,路嘉言选了百里玄策。

  路嘉言皱了皱眉头,“一楼选了。”

  蓝曦末没什么所谓:“那我玩貂蝉吧。”她什么位置都能玩,往日自己单排或者和室友玩时能C就C,只不过和他玩时为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点,才会给他打辅助。

  不是真心喜欢,谁会愿意永远成为你的辅助。

  很快选完阵容,全军出击。

  正常的情况下辅助都会帮中单清第一波兵线,帮中单抢二,蓝曦末看了眼,明显发现瑶妹没有打算跟着自己,而是选择跟着打野。

  她对线的是米莱狄,小兵正好给她叠被动,心里多了两分胜算。

  开局一分钟出头,屏幕和语音同时冒出:“First blood!”

  她这才二级,路嘉言就把下路的射手给杀了,心情好了点,下意识指尖拉地图看了一下路嘉言的位置——

  结果正好看到瑶妹在给他比心,公屏上多了一句:【哥哥好棒,哥哥好帅!】

  碍眼。

  米莱狄清兵比她快,加上貂蝉这英雄冷却没到40%时作用不算大,她选择先猥琐发育。

  几分钟内,又冒了两三条“an enemy has been slain”的消息,红方优势拉开,而路嘉言的经济和等级比对面的打野高出不少。

  当然,每回路嘉言杀到人时,那个瑶妹总会很是捧场地说:【哥哥太帅了】、【瑶瑶会保护哥哥的】、【哥哥走慢点,瑶瑶跟不上】、【瑶瑶带哥哥看风景】、不时还比几个心……

  更加碍眼了。

  蓝曦末偷偷回头看了一眼他,他神情专注地看着屏幕,不论是意识还是操作都没有半点差错。

  “过来拿蓝。”路嘉言胸腔微微震动,平静地说。

  “来了。”她应了声,站在一旁等着,貂蝉这英雄有蓝和没蓝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特别是前期冷却缩减不够时更加难秀起来,有了蓝后,凭着蓝曦末的技术,在人群里跳起广场舞不是问题。

  毕竟她在这之前,她已经跳出完美的等腰三角,舞姿秒掉了对面的射手和他的辅助。

  等到蓝BUFF剩丝血,她就准备扔个一技能将它收到脚下。

  几道蓝光珠忽然现出,一旁的瑶妹举起法仗跳跃,下一秒瑶妹的脚下多了一圈湛蓝色的光芒。

  同时公屏上多了句:【貂蝉出圣杯吧,我要更好地保护玄策哥哥,我没蓝了,回家太麻烦】。

  蓝曦末:“……”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心里生出些许不满,扭头看了眼路嘉言,让自己的脸上看起来没那么委屈,“路——”

  他说:“我带你去反对面家的蓝吧。”

  即将出口的话收了回去,“喔。”

  走到敌方蓝区,对面的蓝BUFF不在,

  “下个蓝你早点去等着。”

  蓝曦末心里不爽的程度升高,冷冷地“哦”了一声。

  看了一眼出装页面,蓝曦末这才发现不到六分钟,瑶已经出了大辅助装极影,她忍不住打了句:【瑶把三级的卖了,换二级吧】

  过了会儿,【瑶:卖了太亏了,反正我不跟你,又不吃你经济,玄策哥哥带我就是了,你就躺赢吧】

  瑶本来是个很好的英雄,只是被一些不会刷盾、裸三级和只会玩成挂件的玩家弄差了风评,明显地她现在碰到的就是这种。

  【貂蝉:你要这么多经济是要买绿茶漱口吗?】“哥哥”“哥哥”的喊得她頭疼。

  【瑶:你管我。】

  蓝曦末瞪了一眼路嘉言,他脸上还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她问:“你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路嘉言正专心致志地打着团,明显没有细听她的话,随口“嗯?”了一声。

  “Double kill”

  “Trible kill”

  ……

  对面直接团灭,不过蓝曦末刚才因为回头看了他一眼分了心,如今成了他们这边唯一一个阵亡的人。

  【瑶:貂蝉别送。】

  【瑶:幸好蓝给我了,我用得真好啊。】

  【瑶:玄策哥哥看我比的心好看吗?】

  【瑶:玄策哥哥下局一块玩吗?】

  【百里玄策:不。】

  蓝曦末气得一下扔了手机,回头噘着嘴巴凶巴巴地盯着他,“路嘉言!”

  路嘉言视线移到她的身上,不过一秒又回到屏幕上面,云淡风轻地说:“我在推高地了。”

  她憋着一肚子火,眼框气得泛红,四肢一撑,麻溜地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拿着手机就跳下了床:“不想和你玩,你自己玩吧。”

  很快传来“Victory”的声音,路嘉言这才抬起眸来,略带疑惑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怎么生气了?”

  他的视线里平静,带着淡淡的疑惑。

  他没有理解到她生气的点。

  蓝曦末站在一米开外抱着枕头,眼里燃起星星怒火:“你是瞎了吗?你没看到那个瑶的话?”

  路嘉言想了想:“我不是说了我不玩吗?”

  是啊,惜字如金,就只回了一个字。

  前面人家一直“哥哥”的喊,蓝曦末知道他一向习惯被人仰望,所以毫不在乎。

  可是她会吃醋的啊。

  路嘉言双手抱在胸前,洗过澡后额上的碎发自然垂落,拂过轻皱的眉头:“赢了你不高兴吗?”

  “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你刚刚没有维护我,她抢我蓝后你也没说她,她喊‘哥哥’膈应我时,你也没让她闭嘴。”蓝曦末微微仰起头来,把眼底的雾气逼回。

  平日在别人的眼底,谁敢动她分毫的话,路嘉言都会给她出气,看着就像是她宠到骨子里,半点儿都沾污不得,现在没人了,不必向谁宣示主权,这不就漠视所有了。

  她觉得,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这反差。

  男人愣了愣神,说道:“这不是正好对面的蓝不在了,不然我肯定补偿你的,而且下局又不会和她玩,虚拟世界的人,不必多废口舌。”

  “虚拟世界的人就不是人了?那我在网上和人怎么聊天都可以?”

  路嘉言揉了揉,服软道:“好好好,以后每个蓝我都给你,游戏而已,不要动气。”

  “我不要。”

  静静地看着她,他淡声道:“末末,不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和我耍脾气,也别说气话。”

  蓝曦末抿着唇瓣,心底间一点点地发凉,后背有些微的颤抖。

  她在发脾气,是她无理取闹,他就是这样认为的。


标 签本霸总非你不可 路嘉言 蓝曦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