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成豪门真千金伍月杨野小说_重生成豪门真千金伍月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93 ℃
重生成豪门真千金伍月杨野小说_重生成豪门真千金伍月

重生成豪门真千金

伍月 著

连载中免费 落魄千金小说

以伍月和杨野为主角的重生言情佳作《重生成豪门真千金》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前世被故意报错的伍月本该是豪门千金,可硬生生以农村土妞身份生活,重活一世的伍月发誓定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而第一步便是将假千金从伍家赶出去,看伍月会用怎样的方式揭露那些人的丑陋嘴脸?她又会和前世的渣男前夫杨野擦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伍月和杨野为主角的重生言情佳作《重生成豪门真千金》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前世被故意报错的伍月本该是豪门千金,可硬生生以农村土妞身份生活,重活一世的伍月发誓定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而第一步便是将假千金从伍家赶出去,看伍月会用怎样的方式揭露那些人的丑陋嘴脸?她又会和前世的渣男前夫杨野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这人竟然是杨野!虽然此时他还年少,身上也远没有日后冷冽迫人的威势,但伍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有的人与生俱来就带着不同寻常的气质,杨野便是如此,是那种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的打眼。

  上辈子伍月二十二岁嫁给杨野,受了八年的冷遇,杨野常年在外医疗支援,八年间两人见面的时间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伍月虽然卑微,但骨子里十分要强,在明知道杨野心里爱的人是纪晓柔之后,就更不肯主动低头了。

  原以为他们会这样相敬如冰的过一辈子,没想到最后还是碍了纪晓柔的眼,被纪若瑾开车撞死,落得个车祸而死的下场。

  最让伍月不能接受的是,她死后没多久杨野就娶了纪晓柔,两人琴瑟和鸣,夫唱妇随,成了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思及此,伍月心底闪过一丝怨恨,心中暗暗骂了句:渣男!

  为了不让杨野发现她眼底的情绪,快速的低下了头。

  杨野是医学院的学生,心细如尘,感官自然异于常人的敏锐。

  感受到来自伍月的目光,立刻看了过去,谁知回应他的只是一个后脑勺,和两根麻花长辫。

  吃了闭门羹,杨野的表情有些微妙,微微挑了挑眉。

  她好像很怕他?他长得很凶吗?

  伍月被他盯着,心下恼恨,一咬牙一跺脚,抬眼恶狠狠瞪了回去。

  杨野没想到伍月还挺凶,被她瞪的心里一咯噔。

  暗骂他这是得罪过她,跟她有仇不成?

  纪连杰和梁蕙兰看着眼前这俩孩子你来我往,心里别提多紧张了。

  他们本就怕被人看见,听到何美珍的声音,表情变得更尴尬了。

  纪连杰强挤出一丝笑意道:“何教授,这么巧你也这啊?”

  看了一眼她身旁的杨野,迅速扯开了话题:“杨野,今天怎么有空回来,教授肯放你了?”

  杨野看着何美珍皱了皱眉,无奈的道:“还不是我妈?装病骗我回来看她?”

  这位中年美妇名为何美珍,是杨院长的太太,跟梁蕙兰的同事,是个喜欢艺术的大学生物老师。

  纪老太太让纪晓柔从小学习钢琴和芭蕾舞,正是投她所好,而参加这次全国芭蕾舞大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何美珍是程大师的粉丝。

  何美珍听到杨野编排自己,瞪了他一眼道:“谁说我装病的?我手上划了这么大一个口子,你没看见啊?”

  “还有医生说我睡眠不好,体质虚弱!你爸爸常年不在家,你又跑去搞什么课题研究,逢年过节才肯回来!我一个人在家里不闷出病来才怪呢!”

  杨野很是无奈,他父亲平时工作繁忙很少回家,而他去年考上了研究生,每天都要跟着导师研究抗癌特效药,这已经是何美珍装病骗他回家的第三次了。

  切菜手上切了道口子也要让他请假回家,真像他们实验室的学长说的,你当实验室是你家后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因为频繁请假,实验室里很多人都对他有意见,说他官宦子弟做派,吃不了苦趁早回家!

  杨野自小心高气傲,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不蒸馒头争口气,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杨野正因为何美娟装病骗自己的事情头疼,何美娟的目光却已经落在别处。

  她看了看梁蕙兰身边的伍月,惊奇的问道:“这小姑娘是谁啊?”

  伍月听见何美珍叫自己,不得不抬头看了何美珍一眼,强挤出一丝笑意:“阿姨好!”

  何美珍只有一个儿子,天天盼着能有个女儿,奈何她自打生了杨野之后肚子就没动静了,只能盼着杨野快点长大娶个媳妇儿回来。

  谁知道那小子到了该娶媳妇儿年纪,竟然学他爸爸和爷爷跑去学医,气的何美娟天天在家闹腾。

  这会儿瞧见伍月,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哎呀!这丫头长得怪好看的!瞧瞧这头发,又黑又密,羡慕死我了……”

  何美珍天生头发稀疏,当了大学老师之后就更稀疏了,一看见伍月的长辫子就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伍月被何美珍盯得发窘,暗里看了她身边的杨野一眼,低低的道:“阿姨,俺娘说用淘米水洗头可以养头发呢!俺这头发就是这么来的,您可以试试!”

  何美珍道:“是吗?淘米水?能有效吗?”

  面对自己上辈子的婆婆,伍月的心情有点一言难尽。

  杨野虽然不喜欢伍月,但他的爷爷奶奶还有妈妈对伍月还是不错的。

  并没有因为伍月和杨野结婚七八年没孩子而苛待她,反而把她当女儿养。

  但伍月不想再跟她亲近了,当了人家一次有名无实的老婆还不够,还凑过去当第二次?那不是欠吗?

  梁蕙兰诧异的发现,在自家没脸没皮的伍月在何美珍和杨野面前竟然挺有礼貌

  这丫头果然是鬼的很,看人下菜碟!

  立刻道:“何教授,你别听这丫头胡说。”

  然后训斥伍月道:“你那些下乡土方子就别在何教授面前显摆了!你以为都跟你们乡下人似的?”

  伍月暗暗咬牙,心说乡下人怎么了?敢情你没吃过乡下饭?

  何美珍见梁蕙兰斥责伍月,赶紧帮着打圆场:“怕什么?淘米水又洗不坏,试试怎么了?”

  说到这,何美珍才想起来要问:“这个小姑娘是你家什么人啊?”

  伍月闻言抬头看了梁蕙兰一眼,梁蕙兰撞上她的眼睛,心中立刻一阵猛跳。

  这丫头这么口没遮拦的,该不会要把真相说出来吧?

  伍月看着梁蕙兰这模样,不由的笑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迫人:“是啊,我是谁呢?”

  梁蕙兰叫伍月的双眼看的一阵慌乱,她总觉得伍月是在逼着她承认她是她女儿。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听纪连杰道:“她是我远房表姐的女儿,父母双亡没了亲人,才来霖城投奔我们的,我们方才是带她去做体检。”

  说着用力朝伍月使了个眼色:“是吧?”

  伍月闻言眸色一沉,面上笑容却是纹丝不变,淡淡道:“是吧?”

  虽然伍月很想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让纪连杰和梁蕙兰难堪,让纪晓柔丢脸。

  但常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要让纪家人亲口承认她的身份,而不是赶鸭子上架。

  何美珍不知道眼前三人的勾心斗角,闻言一阵唏嘘,心疼摸摸伍月的小脸蛋:“哎呀!真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父母。”

  “没关系,往后你舅舅舅母会对你好的,他们都是大好人!你要好好听你舅舅舅母的话哦!”

  伍月点了点头,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嗯!俺会听挺话的!”

  杨野看着伍月脸上不达眼底的笑,和纪家夫妻对她颇为忌惮的模样,对伍月的好奇之心更甚,目光快速的从梁蕙兰手上的鉴定报告上一闪而过,若有所思。

  纪连杰夫妇生怕露出什么破绽,寒暄了几句就带着伍月离开了。

  何美珍见儿子一直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不由有些好奇的道:“怎么了?魂掉了?”

  杨野蹙眉道:“我刚才,好像看到梁阿姨手上拿着的东西是DNA鉴定报告。”

  何美珍是生物学讲师,杨野从小耳濡目染,这种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

  “鉴定报告?”何美珍愣了一下:“纪教授在外面的私生女吗?”

  想了一下又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说刚才那个小姑娘怎么这么眼熟呢!长得跟若瑾有七八分相似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野和纪若瑾是铁哥们儿,听何美珍这么说,顿时也觉得有些相像。

  但刚才纪连杰和梁蕙兰没有说,想必有难言之隐,他们不便八卦,便道:“好了妈,您不是要拿药吗?我就请了三个小时的假,还得赶着回实验室呢!”

  何美珍这才有些心虚的道:“哦!对对,拿药……”

  然后跟着杨野拿药去了。

  伍月一家三口出了医院,三人并排坐在后座上。

  夫妻俩战战兢兢的坐在伍月的左右,全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伍月从医院出来脸色就冷的可怕,那双黑葡萄般的眼睛沉沉的,让人看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梁蕙兰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忍不住率先开口道:“月月,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说你是远房亲戚家的孩子,但你也要为晓柔想想啊,要是让人知道她不是我跟你爸爸的亲女儿,她会被人说闲话的!”

  纪连杰也道:“是啊,反正你从小也不生活在咱们家,外人眼里你是不是我们的女儿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你妈不会亏待你的,这件事情你不要说出去好不好?”

  伍月闻言眼神动了动,朝纪连杰笑道:“是吗?爸爸妈妈真的会像对待哥哥和纪晓柔一样对俺好吗?”

  纪连杰立刻保证:“我们会的!晓柔和若瑾有的东西你都会有的!”

  上辈子伍月就是被他们的这些话给骗了,但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了。

  他们敢糊弄她,就要付出代价。

  思及此,伍月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她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笑道:“那俺能买新衣服和新鞋子吗?俺看大街上的人穿的都和俺不太一样呢!”

  梁蕙兰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会顺杆爬,开口想说什么,却内纪连杰一把按住了:“女儿想买几件衣服算什么?她在外面吃了十几年的苦,我们对她好点是应该的。”

  说着朝梁蕙兰使了个眼色。

  像伍月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最容易哄了,给买点好吃的好玩的,再买几件衣服,还不什么都听他们的?

  梁蕙兰虽然心中不情愿,但一想到万一伍月把真相说出来,她的晓柔会遭受多少白眼,便忍了下来:“好吧!”然后对司机道:“前面百货大楼停一下。”

  纪家经济条件优渥,纪连杰经商,梁蕙兰又都是铁饭碗,消费水平自然是不低的,也舍得给孩子买好东西。

  平常买衣服都是带他们来外贸的百货大楼消费的,听到伍月说要买衣服,习惯性的就带她来了去惯的百货大楼。

  伍月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了,前世她什么都不敢要求,所以到了入学的时候只能穿着从乡下来的那一身旧衣服去入学。

  那会儿许多老师都是下乡的知青恢复高考之后考上来的,伍月的口音让他们觉得很亲切。

  她的演讲很流畅和顺利,获得了许多老师的好评 ,但却她的口音和穿着打扮却引来了很多同学的嘲笑,被叫了好几年的土包子,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伍月这回不想再成为焦点了,她想成为一个低调的人,给老师同学们留一个好一点的映像。

  三人进了百货商店,纪连杰对伍月道:“喜欢什么自己去挑,爸爸给你买单。”

  梁蕙兰对于纪连杰这么快就以伍月的爸爸自居,心中很是不爽。

  说好的心疼晓柔,和她同一阵线呢?这么快就倒戈了!

  察觉到梁蕙兰同志的眼神,纪连杰讪讪的笑了笑:“来都来了。”

  梁蕙兰偏过头去不理他。

  伍月虽然一直在装土,但好歹也是活到了三十岁的女人,并且杨家也豪门,何美娟很有品位,给她置办的衣服无论在款式和料子上都是精品,所以伍月对于挑选衣服的审美还是没问题的。

  伍月出嫁后很得何美娟的宠爱,导致她买东西从来不看价格。

  所以当纪连杰和梁蕙兰看见她拿了好几套一看就就价值不菲的名牌衣服进了试衣间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梁蕙兰黑着脸道:“你看见她手上那件米色的连衣裙了没有!上个月晓柔喜欢试过的,要一百多,我嫌贵没给她买,还有那件真丝的衬衫,我看标签好像要八十八!还有那那条牛仔裤……”

  纪连杰连忙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你小声点,当心被她听到!她在外头十八年,咱们一天都没养过她,让她买几件贵的衣服,就当是补偿她好了。”

  梁蕙兰气的直吐舌头:“这也太贵了,死丫头真会找贵的挑!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啊?这么贵的衣服,够她和林凤娟一年的生活费了吧?”

  这绝对是梁蕙兰抬举林凤娟和伍月了。

  伍月和林凤娟从前的伙食费一年不到二百块钱。


标 签重生成豪门真千金 伍月杨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