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小说_容颜厉承御钰白若妙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92 ℃
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小说_容颜厉承御钰白若妙

容颜厉承御

钰白若妙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最新章节,容颜厉承御免费阅读,容颜厉承御的故事叫《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由作者钰白若妙创作,析理独到深刻,语言气势磅礴。让人非常之惊喜,故事大致梗概:容颜重生后发现自己更惨了,必须要被厉承御摸摸不然早死还是不可避免的,内有系统循循善诱,外有大佬虎视眈眈,容颜还能说什么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最新章节,容颜厉承御免费阅读,容颜厉承御的故事叫《重生病娇大佬独宠小甜心》,由作者钰白若妙创作,析理独到深刻,语言气势磅礴。让人非常之惊喜,故事大致梗概:容颜重生后发现自己更惨了,必须要被厉承御摸摸不然早死还是不可避免的,内有系统循循善诱,外有大佬虎视眈眈,容颜还能说什么呢…

免费阅读

  闻言,厉承御勾唇,露出一抹凉薄冷冽的笑意。

  “颜颜,你在说什么胡话,”

  “老公那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把你锁起来?”

  容颜动了动自己被束缚住的四肢,眼神疑惑的看向厉承御。

  觉得厉承御在睁眼说瞎话。

  但是他不敢说实话。

  “阿御,那我身上这些绳子,是怎么回事?”

  “你说那些绳子。”

  厉承御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别担心,我的颜颜,不必在意,那些绳子都是无关紧要的道具罢了。”

  无关紧要?

  容颜觉得厉承御疯了,都已经捆绑他了,还说无关紧要。

  那话说出来,他自己信吗?

  心里虽然诽腹,嘴上却不敢激怒。

  可怜兮兮的道,“阿御,既然是无关紧要的道具,能不能解开?”

  “我不想被绑着绳子,这样我好难受。”

  为了引起厉承御的怜悯之心,容颜表情可谓极近委屈可怜。

  可惜......

  厉承御认定了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

  就连容颜,也不行。

  “不能。”

  厉承御冷酷拒绝,目光却温柔宠溺。

  "颜颜,你乖乖的,别乱动,也别再乱跑。"

  “我根本......就没乱跑。”

  容颜的声音,弱弱的。

  很委屈。

  也很怂。

  厉承御长相俊美,却过分冷酷。

  说实话,他还挺怕厉承御沉下脸来的模样。

  “颜颜!”

  容颜敢反驳,让厉承御生了气。

  声音冷了下来,“就这么被捆着,有什么不好?”

  “你乖,只要你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搭个梯子给你摘下来。”

  “你就当是躺在床上休息,没什么大不了,对么。”

  不对!

  根本就不对!

  容颜在心里咆哮,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被人限制了自由捆绑起来,还能若无其事的说没事。

  “阿御,你告诉我,到底是我哪里做错了?让你这么对我,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容颜还在挣扎。

  “不,颜颜你很好。”

  只是,不够爱他厉承御罢了。

  对于厉承御来说,容颜的爱。

  太过于虚无缥缈。

  宛如昙花一现,那美好的瞬间,拼尽全力也无法挽留。

  厉承御仿佛陷入了某种糟糕的回忆。

  看着容颜的眼神变得森寒起来,手指却抚摸着容颜的脸。

  俯身压在容颜的身上,高大的身体,压得容颜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容颜四肢被绳子牢牢捆绑住,根本无法推开厉承御分毫。

  只能承受厉承御的身体,承受着厉承御给予他的一切。

  耳边传来男人低哑磁性的嗓音。

  “颜颜,你不明白......你永远不会明白......”

  我有多么的喜欢你,爱你。

  疯狂到想要独占你的一切。

  “你心里装着的东西,太多太多了,颜颜,我很不喜欢......”

  “你知不知道,我的宝贝颜颜,你只能是我的,我的......”

  厉承御想到,曾经容颜喜欢林明远的时候,能为了林明远嫁给他,又背叛他。

  厉承御心里忐忑不安。

  他怕容颜对待他,也像对待林明远一样。

  只是短暂的爱一下。

  等爱过之后,觉得没兴趣了,就把他像林明远一样。

  残忍抛弃。

  拥有如此想法的厉承御并不知道,容颜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林明远。

  哪怕一秒。

  容颜爱的人,从来都只有厉承御一个。

  只是上辈子的时候,因为误会,容颜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林明远。

  直到死亡到来的前一刻,才幡然悔悟。

  重生后的他,只想好好的爱厉承御。

  弥补亏欠他的爱。

  至于对林明远,容颜心里只有恨。

  他巴不得弄死林明远为上辈子的自己和厉承御报仇!1

  听着男人低冷的一句句言语,容颜似乎感受到了厉承御身上的不安。

  软了声音回应。

  “阿御,我喜欢你,我很喜欢很喜欢你,我是你的,也永远会和你在一起,你相信我,好吗?”

  然而......

  容颜的话,并未让厉承御有所放松。

  压在容颜身上的身体,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反而紧绷了起来。

  “骗子......骗子!”

  厉承御想起了曾经不好的事情,幽深的眼里席卷起风暴。

  猛然起身,眼神阴鹜的冷冷盯着床上的容颜。

  “颜颜,你这个骗子,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又想骗我!”

  手已经失控的掐在了容颜的下巴上。

  力道很凶狠。

  语气更是凶,“骗一次还不够,颜颜,你还想骗我第二次,对吗!”

  容颜根本就搞不懂,自己那一句话有什么问题。

  厉承御怎么又失了控?

  “骗你,阿御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没有骗......”

  ‘过你’,两个字还没说完,便被厉承御厉声打断。

  “颜颜,我们结婚的前一天,你让我去半岛酒店顶层等你。”

  半岛酒店?!1

  容颜被想说自己没骗过厉承御,却在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

  眼里闪过一抹愧疚的歉意。

  “你知道吗颜颜,那天,是我们订婚以来,你第一次主动约我出去。”

  容颜跟他结婚,是权势压迫下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是他把人看上了后的强取豪夺。

  因此在后来的相处中,容颜从未给过他哪怕一次好脸色。

  厉承御本身就是个高冷矜贵的主子,是人人匍匐在他脚下祈求他怜悯的天之骄子。

  却一次次的,为了容颜妥协。

  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虽然只是吃个饭,可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我在酒店顶层的天台上,亲手准备了餐食,烛光晚餐,烟火盛会,还有求婚戒指,我什么都安排好了,捧着鲜花满心期待的等待着你的到来。”

  “可是你呢?”

  面对厉承御的质问。

  容颜羞愧得不敢与之对视。

  “我等到了天亮,在顶层天台上吹了整整一夜的寒风,你都没有出现!”

  “后来我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打算来,从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我,骗你家人说你和我在一起,其实是利用我转移视线。”

  “颜颜......你还记得吗?”

  “记得你当天晚上,还干了什么事情吗?”

  说到这里,厉承御的脸上,已经是疯狂得几乎无法自控的凛冽杀意。

  掐着容颜下巴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可见厉承御此刻,内心有多愤怒暴躁。

  容颜被厉承御那浑身充满戾气的样子给吓红了眼睛。

  眼眶湿润,眼尾滑落一滴滴泪水。

  “我......我......”

  张着嘴巴,却不敢说出自己的罪行。

  “呵,不敢说是么,那我来说给你听!”

  厉承御压制着容颜,幽深的眼里满是愠怒。

  明明挨得那么近,呼吸就亲密的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的心,却因为误会隔阂。

  咫尺天涯。

  “你当天晚上,拿着我给你的银行卡,开着我送给你的车,利用我的人脉关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像对待珍宝一样护送送林明远出了国!”

  “林明远当真......就值得你为他那么处心积虑的谋划吗!”

  “甚至到不惜利用我这个未婚夫。”

  厉承御的情绪,已经濒临暴躁狂怒的边缘。

  “你骗我,你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

  厉承御说得咬牙切齿,“颜颜,你真是个该死的小骗子!”

  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若不是厉承御偏爱着眼前的人,早就把他掐死了。

  面对男人的指控,容颜根本无从辩驳。

  只能双眼通红的流泪,低声祈求。

  “阿御,对不起阿御,你亲我,亲亲我吧。”

  容颜的嗓音,透着心疼。

  为自己曾经残忍的做法忏悔。

  “阿御呜呜呜......阿御......”

  容颜哽咽着嗓音,哭着不断的叫厉承御的名字。

  想要去抱厉承御,想要去亲吻安抚厉承御。

  抚平厉承御的燥郁不安和愤怒。

  可是......

  他的双手机被绳子牢牢的束缚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无助沮丧,泪眼朦胧的望着厉承御。

  眼里,满是愧疚的歉意。

  他上辈子,真的错到了离谱。

  为什么会伤害如此深爱着他的男人,为什么会做出那样让厉承御心痛的混账事。

  “阿御,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

  容颜不断的祈求。

  “从今往后,我容颜绝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此生,也只会对你一个人好,只爱你一个。”

  容颜说得恳切。

  可惜,此刻的厉承御依旧不会相信。

  “颜颜......”

  厉承御俯身,力道深重的狠狠咬在容颜的唇上。

  “唔......”

  容颜呜咽一声,不敢反抗。

  闭上眼睛,主动迎合着厉承御所给予的一切。

  强势凶悍的入侵掠夺着容颜的呼吸。

  等到厉承御稍微餍足松开容颜的时候,低冷的嗓音幽幽在容颜耳边开口。

  “我不信你了。”

  虽然厉承御到如今,也想不明白容颜为什么突然对他转换了态度。

  看起来像是很爱他。

  但是曾经受过容颜的冷落和背叛欺骗的厉承御,已经留下了心理精神疾病,俗称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不管容颜如今表现得多么爱他,多么喜欢他。

  这些统统都没用。

  曾经容颜利用他的权势来帮助林明远,容颜曾经的背叛,对厉承御心里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让他看到容颜,想到林明远。

  就会引起心理焦虑,让他变得易怒暴躁,极度缺乏安全感。

  曾经的伤害,无法磨灭。

  因此,厉承御只能用自己所认为正确的方法,来禁锢容颜。

  保证容颜身体无法逃脱。

  不管容颜如今是真的爱他,还是假的。

  这些厉承御都可以不在乎。

  毕竟,从今往后,他会用最为强势、霸道的做法,把容颜留在身边。

  让容颜无论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无法离开他。

  毕竟。

  日久生情。

  自从用卑劣的方法,逼迫容颜和自己结婚后,他可是囤积了很多很多药。

  就放在床头柜里。

  等着他一粒一粒的喂进容颜嘴里,享受着容颜忘却一切只渴求被他占有的热情。

  如今,什么都还没做,仅仅是幻想。

  都让厉承御兽血沸腾。

  可怖的地方,更是嚣张的朝容颜起立敬礼。

  两人挨得那么近,更别提厉承御本钱傲人。

  此刻可怖的狰狞着,怒张而嚣张。

  容颜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动了动身体,脸上还残留着之前被厉承御强吻撕咬欺负过后哭出来的泪痕,加上感受到了那狰狞的威胁之后,小脸上出现错愕的模样。

  他想不到,在两人吵架的这种情况下,厉承御还能石更得起来。

  简直就是......精虫上脑。

  容颜那表情,让厉承御看了。

  更是心潮澎湃。

  可惜,容颜昨晚上才被他翻来覆去的吃过无数次。

  今天早上他抱着容颜去浴室清理的时候,容颜隐秘处已经被他使用过度。

  导致现在一碰就会受伤。

  “很抱歉,颜颜,你感受到了吗,你的小老公很热情的在向你打招呼。”

  厉承御无耻的荤话,让容颜目瞪口呆。

  也忘了委屈和哭。

  就那么傻乎乎的看着厉承御,眼里是震惊于不可置信表情。

  那被欺负得水润润的眸子,就那么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看。

  厉承御自诩不是和尚。

  反应更是激烈。

  偏偏如今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不能吃。

  就很让人暴躁。

  低沉的嗓音对容颜不客气的控诉。

  “颜颜,我这样,都你在勾搭我,你得对我负责。”

  容颜:喵喵喵???

  容颜心里咆哮。

  厉承御,做人能不能不要太无耻!

  “你眼睛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不是勾搭我是什么?”

  厉承御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说错。

  “你看......”

  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容颜纤细修长的脖颈上,抚摸着上面一枚枚自己昨天晚上烙印下的青紫痕迹。

  “就算被我捆着四肢,也处心积虑的把身上这些痕迹暴露在我面前。”

  “不就是在勾搭我睡你么。”

  容颜小脸通红。

  之前被质问的泪痕都还挂在脸上,弱弱出声为自己辩解。

  “我没、没有。”

  说完,有心讨好厉承御,补偿之前的错误。

  小声提议,“如果阿御你、你想的话,解、解开的我手上的绳子,我可、可以用手帮、帮你......”

标 签容颜厉承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