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从末世穿回来了辛余墨小说_我从末世穿回来了柠柒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98 ℃
我从末世穿回来了辛余墨小说_我从末世穿回来了柠柒

我从末世穿回来了

柠柒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辛余墨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我从末世穿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我从末世穿回来了》是一部穿越类文,小说作者柠柒很有自己的思考,对风格有自己的个性化解读。主角是辛余墨。最新段落描写了:辛余墨从末世穿越到末世前,没见过大场面的她被这种繁华的现象惊呆了!快递和外卖是真实存在的吗?路边摊冒的热气名叫幸福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辛余墨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我从末世穿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我从末世穿回来了》是一部穿越类文,小说作者柠柒很有自己的思考,对风格有自己的个性化解读。主角是辛余墨。最新段落描写了:辛余墨从末世穿越到末世前,没见过大场面的她被这种繁华的现象惊呆了!快递和外卖是真实存在的吗?路边摊冒的热气名叫幸福啊!

免费阅读

  到了警局里,辛余墨和陶星河作为受害者呆在同一个房间里等着家属来接。

  没有穿制服的警察姐姐给她们送来了吃的喝的还有热水,温柔地跟她们进行沟通、安抚工作。

  扎着低马尾的警察姐姐看起来特别有亲和力,她不是刑警队的,没有跟着同事们一起出警,因此面对看起来格外娇小的辛余墨时,语气就会变得更加柔和。

  跟她们说了几句话,自称姓肖的警察姐姐就敏锐地发现陶星河格外信任娇小可爱的辛余墨,一举一动之间都很明显。

  她对于辛余墨的信任甚至超过了作为警察的她。而眼睛水汪汪、看起来很柔弱的辛余墨,则是完全不需要安慰。

  “你家人应该很快就来了吧?你不如想想回家以后想做什么?”

  听听,人家作为受害人,都开始安慰另一个受害人了。

  那还需要她安抚?

  肖警官离开后,房间里就只剩下辛余墨和陶星河两个人了。

  从上洼村来到了警察局,其它不论,她们就被警察询问了家人的联系方式。

  陶星河当场提供了好几个手机号码。

  不过辛余墨和一直住在猪圈里的那个女孩就成了问题。

  那个女孩见了人就发抖,救她的时候,村民们和警察围上去,她整个人都哆嗦得快要抽搐了——到了警局之后不管谁去问,她都是缩在墙角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说。

  当然,警察们也没有过多的逼问,他们都非常同情刚刚解救出来的这些受害者,尤其出警的那些人是把那个女孩从猪圈里救出来的。

  情绪敏感一些的女警察看到那个女孩的瞬间眼圈都红了,看到她惊吓过度的样子,哪里忍心去逼问她。

  辛余墨见了,有样学样,立刻跟警察说自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想到她被下了那么多药,也纷纷予以理解,没有再为难她。

  回答问题的同时,辛余墨也回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份——她穿过来的时候就在人贩子的车上了,也就是说,她没来之前,这具身体是有主人的。她去了哪里?这个世界的她有家人朋友吗?是做什么的?

  “墨墨。”陶星河抓住辛余墨的手,认真地说道,“如果你家人不能来接你,你就跟我回家吧?要不是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救,我应该感谢你。”

  辛余墨回过神来,摇头说道:“不用谢,保护弱小是应该的。”

  “怎么会是应该的呢?你又不是警察叔叔。”陶星河露出疑惑的表情,跟着像是生怕她不答应一样,急急地又说,“我家里人都特别疼爱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他们也会一样像我一样感谢你的。我们住在一起,可以一起去逛街、买衣服买化妆品什么的!啊对了,还要带你去看医生,治好了你就能想起来自己的家人了,到时候我再送你回家!”

  要跟陶星河去她家吗?辛余墨正在思索,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肖警官小心地扶着一个短发女孩走进来,坐在辛余墨两人旁边。

  短发女孩穿了一身纯棉的黑色运动装,全身只有裤缝是双白线,看起来有点酷,但她的长相却完全相反,是很小家碧玉、很温婉的那种,单眼皮,小鼻子小嘴巴,脸瘦得只有巴掌大。

  陶星河正想问这是谁,忽然发现她在发抖,她猛地睁大了眼睛:“她是在猪圈里的那个……?”

  肖警官怜惜地看着女孩一进屋子就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到房间角落靠墙坐下,熟练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头埋在膝盖上,然后微微的颤抖。

  “是啊。她的头发纠结成团实在解不开,只能剪掉了。你们两个能提供她的个人信息吗?她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没有办法进行问询。”

  辛余墨跟着肖警官看向陶星河。

  她摇了摇头:“我去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了。”她看着角落的女孩又努力想了想,“不过我听村里人说,她是想逃跑被打断了腿故意不给治,然后她人就不正常了,村里人靠近她就会发狂、咬人,咬住了打她骂她都不松开的。听说有个人的手指被她活生生咬下来了,咬掉以后她钻进猪圈里,就没有人再去把她抓出来。”

  一屋子的人都看向角落的那个女孩,久久说不出话来。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陶星河说起自己的经历:“我被卖到那家后,发现那家人都有点迷信,我就告诉他们我没有来月经,根本生不出孩子,我们家的女孩都是要过了二十岁才能生孩子的,在那之前如果跟人发生了关系,就会一辈子生不出孩子。他们等了一个月,发现我真的没有来月经,大概是相信了我的话,就开始使唤我干活。”她脸色发白地说道,“他们大概是觉得买了我吃亏了,把我当奴隶用,还天天找茬又打又骂。”

  她挽起自己的袖子,洁白的手臂上全是伤痕。

  “要不是墨墨去了骗那个老太婆打骂会把他们家福气吓走,我身上现在肯定不止这些旧伤。”陶星河看向那两个女警,追问道,“人贩子都被抓住了,那个村子里买我们的村民呢?会被抓起来判刑吗?买卖人口罪,买和卖都是违法的吧?”

  两个女警毫不犹豫地点头:“会的。”

  陶星河重重地点头:“那就好。”她看了一眼辛余墨,跟着又问,“墨墨没有以前的记忆,无法提供个人信息,你们准备怎么做?”

  “这种情况我们一般是会把信息放到网上,等待受害者家属主动联系。不过……”肖警官看说着说着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辛余墨。

  她好奇地问道:“我?有什么问题吗?我的信息不能放在网上?还是放了没人联系?”

  “都不是,网络上有你的个人信息。”女警察说着,打开自己的手机操作了几下,递给了辛余墨。

  陶星河急忙凑到她身边,然后看清手机屏幕上的文字的一瞬间,她猛地睁大了眼睛——

  #辛余墨滚出娱乐圈#

  《过气童星辛余墨微博小号被曝光后引起公愤》

  《不良少女辛余墨又作妖了!》

  《扒一扒白眼小公主辛余墨的骚操作》

  ……

  每一条跟辛余墨有关的新闻下都有无数网友或是斯文或是粗暴的辱骂,几乎看不到正面的评论。

  事实上不止是陶星河感到震惊,辛余墨看到这些也很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居然还是个名人……

  她看向递给她手机的女明星:“我是名人啊?”

  肖警官露出有些一言难尽的表情:“……是的。”

  陶星河立刻想到不对的地方:“不是听说人贩子怕惹麻烦,一般不会对有辨识度、有名气的人下手吗?是不是同名同姓啊?”

  她说着随手点开了一条新闻,一张辛余墨的照片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高清大图——虽然表情有些扭曲,但也很容易分辨就是她身边坐着的这个女孩没错。

  “她似乎只在网络上有些名气,呃,大多是负面的。现实生活中认识她的人不多。因此我们推测,那些人贩子大概不怎么上网,所以没有认出辛余墨是名人。”

  陶星河想到自己也没认出辛余墨,又有点理解了人贩子。

  辛余墨对于自己是不是名人并不是很在意,跟着又问:“既然查出了我的身份,那你们联系到我的父母了吗?”

  女警察又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已经联系上了,但你父亲表示工作繁忙,让你自己回去。”

  “这什么人啊?!”陶星河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女儿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他还有心工作?”

  她一转头就要去安慰辛余墨,房间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制服的人说道:“陶星河在吗?你家人来接你了。”

  陶星河猛一转头抓住辛余墨的手:“墨墨!你爸爸不要你,我要你!你跟我回家!”说着她就站起身,“你跟我一起去看是我家的谁来接我了,刚好,我可以把你介绍给家里人。”

  她的音量一大,角落里的女孩就又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陶星河发现以后又赶紧降低了声音道歉:“对不起,我忘了……”她朝辛余墨笑了笑,“墨墨我们出去一起看看好不好?”

  肖警官也站了起来。

  说话间,房间门就再一次被推开了,门外站着一个穿了一件浅色卫衣、搭黑色休闲裤的男人,看到他的一瞬间,陶星河就把什么都忘了,直接扑过去:“远哥!”她叫了一声后,就开始呜呜地哭起来,“远哥我、我好想你,好想你们呜呜呜,你怎么来了?我爸妈呢?呜呜呜……”

  辛余墨和肖警官看到陶星河见到家里人那么激动,两个人默默地走到角落里去,无声地把缩得更紧的女孩遮住,希望她能不要那么紧张害怕。

  陶星河还扑在哥哥的怀里呜呜地哭个不停,倒是抱着她的高个子男人,发现了房间里两个人的动作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温和地说道:“小河,还有人看着呢。”

  他似乎很了解陶星河,他这么一说,她立刻就止住了哭声,抽泣着,瓮声瓮气地说道:“远哥我要纸巾……”

  陶星远直接将拎在手里的小双肩包递给她:“叔叔在国外,听到消息正在赶回来,大概明天早上飞机落地。我接到警方消息的时候婶婶正在开会,只好我来接你回家了,不过我把你的包包给带过来了。”

  陶星河一听到爸爸妈妈的消息就又红了眼圈,再见到自己的包,她用力抿了下唇角不让自己哭出来。

  从包里拿出纸巾擦过眼泪后,她才转过头,带着浓重的鼻音对辛余墨说:“墨墨,这是我堂哥,他叫陶星远。”她说完就转头又对陶星远说道,“远哥,这次多亏了墨墨我才能得救,她很厉害的。”

  陶星远显然是已经提前知道了什么,先朝妹妹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辛余墨,眼神一瞬间有点惊讶,然后也对她笑着点头:“我知道,非常感谢……嗯,墨墨?”他语气更加温和、带着笑意地重复了一遍妹妹的叫法。

  辛余墨还没有说话,陶星河就抢着解释道:“叫余墨总觉得有点奇怪,墨墨比较好听,墨墨你应该不介意远哥这样叫你吧?你也可以跟着我一起叫远哥,反正你要跟我们回家去的嘛!这样比较不见外。”

  辛余墨点了下头,视线扫了一眼身后,提议道:“我们换个房间聊天吧?星河你如果要跟远哥单独说话,我出去转转也可以,这里我没有来过,外面看起来还挺热闹的。”

  陶星远注意到她的动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陶星河说道:“我们出去说话。”

  陶星河扭头就对辛余墨说:“我跟远哥说话墨墨你都可以听啊!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边走边说?”她又去问一直站在一旁的肖警官,“我们可以出警察局吗?”

  肖警官赶紧点头:“可以的。”

  坐警车进了城内之后,辛余墨隔着玻璃看到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画面就有点忍不住了。

  只是当时她们都在警车上——末世的时候,大家都会严格遵守基地定下的制度,不遵守的人大多都死了。而且大家对于守卫基地、捍卫制度的军人们都特别敬佩,辛余墨也是一样,只要看到穿制服的人,她下意识就想着要配合对方、不能给人家添麻烦。

  而且她也完全不用着急。她的人就在这里,一时半会不会消失。

  现在不就可以出去了嘛?

  肖警官陪着三个人一起往外走,刚刚走到警察局的门口,就有一个警察拿着手机过来了,表情……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

  肖警官看到了,上前一步问道:“小牛,怎么了?”

  叫小牛的年轻警官挠了挠头,看向辛余墨:“辛余墨的家属联系我们了,他要跟辛余墨对话,手机连着视频呢,他不让挂断。”

  陶星河想到刚刚肖警官说过的辛余墨的爸爸,立刻站到辛余墨身边:“家属?不是墨墨爸爸吧?谁啊?她妈妈?”

  小牛又抓了抓头:“不是。”

  一道响亮的大嗓门迫不及待地冲出手机传到众人耳中:“姐!姐!你快拿着手机啊!是我!我是辛徐!”

  辛余墨和陶星远一起看过去,就看到大大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做过离子烫的小黄毛,不是欧洲人那种金发,而是那种亮到刺眼的柠檬黄。因为头发太过显眼,他的五官都显得有些太平淡了。

  看见辛余墨之后,辛徐明显兴奋起来,具体表现之一就是声音更大了:“姐!真是你啊!你别怕,我很快就去接你回家!”他有点沮丧地说,“今天的机票买不到了,而且你在的那个地方有点偏僻,没有直达的飞机,我要先飞到离你最近的城市,然后坐汽车才能过去。我已经问过了,大概要明天中午或者下午才能到。你不要急,警察局里应该很安全,你就在那里等我过去,知道吗?”

  辛余墨……辛余墨看着他那一头黄毛久久回不过神来。

  原谅末世来的小孩没见过世面吧!这还是她人生头一次看见有人顶着这样的发色。

  “姐?姐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辛余墨看着手机视频,犹豫着说道,“你不方便的话就不……”

  辛徐虽然顶着一头不太正常的发色,但人还挺聪明的,立刻就猜到她要说什么,立刻打断:“不行不行,我机票都买好了,一定要去接你!你等着我啊!我都听警察叔叔们说了,你出事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可担心你了。你要乖一点,就在警察局里老老实实地等着我去带你回家。”

  像是怕辛余墨拒绝,他说完就急忙又说:“我零花钱很多,足够我们两个来回的路费了!就这样说定了啊,我先挂了,你就在那儿等我!哪儿都不要去。”

  噼里啪啦一通话说完,手机屏幕上的那颗黄脑袋就消失不见了。

  陶星河拉了一下辛余墨的手:“你弟弟还挺好玩的。”她露出费解的表情,“不过你爸妈怎么想的,为什么给他起名叫心虚?”

  这个问题辛余墨也想知道。

  ==

  一走出警察局,看到人行道上到处都是人,辛余墨就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仔细地一一看过去,就算是一个最小的店面她都不肯放过。

  陶星河还在旁边一副理解的样子对陶星远解释:“远哥你不知道那个村子穷成什么样子,那里跟这里都像是两个世界,更不要说北京了。在那里关久了出来后,我看到这样的街道都舍不得错开眼,看久了就想掉眼泪。”

  陶星远就伸出手揉了揉妹妹的头:“都过去了。”

  陶星河重重地点头:“是啊,都过去了!我回去就让妈妈给我安排三五个保镖天天跟着,再也不觉得被人跟着烦了!”她想到了什么似的,想去跟辛余墨说话,一转头就发现她不见了。

  “咦?墨墨?”

  陶星远示意她往路边看:“在那里。”

  陶星河连忙看过去,发现辛余墨站在一个做棉花糖的小车面前不动了,小车后面站着一个围着围裙的老爷爷,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他转动手里的竹签,还时不时地抬头跟辛余墨说话。

  她几步走过去:“墨墨?”

  辛余墨转过头来,指了一下:“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很漂亮,老伯说的话我听不懂。”

  “棉花糖。”

  辛余墨又看了一眼老伯手里逐渐变大变得蓬松的东西:“糖?可以吃的?”

  “对啊,你没有见过?”陶星河问完自己又做出了解释,“啊,你不记得了,那你想尝尝吗?”

  辛余墨又看了一眼棉花糖:“不用。”她想的是自己身上没有可以交换的货币。

  而听到拒绝后的陶星河则以为她跟自己一样,不习惯吃这种路边小摊,于是也就没有要买。

  然后陶星河和陶星远兄妹俩就发现,辛余墨不想吃,但却也不准吧走。

  她就站在棉花糖老伯的面前,非常专注地看着他把一个棉花糖做完了插在小车边。

  老伯做完以后辛余墨就不看着他的手了,转而看着那个完成的棉花糖,比人的脑袋还要大,洁白,蓬松,柔软,像天边的云朵一样。

  她看得目不转睛的。

  陶星河都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墨墨你想吃吗?我买给你?”她说着取下了自己的双肩包就要拿钱包出来。

  辛余墨还是摇头拒绝了,发现这样盯着人家看不好,她终于移动了脚步开始往前走。

  结果这条马路上的路边摊还挺多的,没走几步就又看到了一个那种小城镇里随处可见的推车油炸、煎烤食品的,像是炸火腿肠啦、煎臭豆腐那种。

  结果可想而知——

  辛余墨又站在小推车前面走不动路了。

  这一回的推车后面是个热情的大姐,她矮矮胖胖的,满脸的笑容,手上忙碌个不停,看到辛余墨长得好看,就拿着火腿肠问她:“姑娘你想吃啊?大姐给你一根?不要钱!”

  她的普通话带着浓重的本地口音,辛余墨勉强能听懂,照例摇头,很有礼貌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笑着道谢:“谢谢姐姐,不用了。”

  她一开口声音很甜,笑容更是又乖又好看,颜控大姐立刻就觉得顶不住了,直接把火腿肠往她手上塞过去:“吃吧吃吧!一根火腿肠要不了几个钱,姐姐请你了!”

  陶星河还想着辛余墨可能是跟自己一样不吃路边摊,想上前去帮她一起拒绝,抬脚时就被陶星远拉住了。

  “远哥?”

  陶星远目光放在辛余墨身上,低声说道:“你自己看。”

  陶星河于是又看过去,就见辛余墨看着大姐很认真地又确认了两遍,确定对方的确要送给她之后,她就拿起竹签,毫不犹豫地对着那根刷满了调料的炸火腿肠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口。

  怎么说呢……

  一口吃到嘴巴里,感受到火腿肠外脆里嫩的口感,带着浓烈的咸香,还有焦脆的外壳上层次丰富的调料味道交织在一起……辛余墨就很震惊。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出生在末世的辛余墨习惯了吃到什么好东西要细嚼慢咽,虽然尝到火腿肠的一瞬间她的嘴巴里就开始疯狂分泌口水,但她还是很克制地慢慢咀嚼,一小口一小口的、非常珍惜地把那根火腿肠吃完了。

  那个吃什么山珍海味的架势,直接把旁边路过的人都勾过来了,纷纷对推车后面的大姐要求买炸火腿肠。

  乐得大姐合不拢嘴。

  看完全程的陶星河兄妹俩:……

  有这么夸张吗?

  陶星河不吃,陶星远上前就买了一根、哦不,是两根炸火腿肠,这次因为买的人多,还稍微等了一会儿才轮到他。

  拿到手之后他转身就递给了旁边的辛余墨一根:“我也有,不用客气。”

  陶星河在旁边跟着说道:“墨墨你喜欢就吃,我哥很有钱的,不用跟他客气!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不吃这些东西,不然也可以陪你们一起的。”

  辛余墨……没有经受住诱惑,接过了陶星远递过来的那根火腿肠。

  “要吃别的吗?我请。”

  辛余墨很诚恳地说:“我胃口比较大。”

  陶星河和陶星远兄妹俩都笑了:“没事没事,你愿意让我们请就好了,肯定管够!”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不用辛余墨再说什么,陶星远在前面带头,直奔各种吃食去。

  陶星河拉着辛余墨在后面窃窃私语:“我哥从小就很擅长吃,他鼻子很灵的,隔着八条街的美食传出的香味他都能闻到,外号叫狗鼻子,跟着他准没错。”

  带着辛余墨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尝遍了附近煎豆腐、炸豆腐、隔着香肠腊肠火腿肠、还有炸鸡爆米花可乐……

  吃的多了以后,陶星河和陶星远都担心她撑坏了。

  辛余墨又很诚恳地说了一次:“我胃口比较大。”

  兄妹俩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她的确不像是撑到了的样子,而且看起来好像真的可以继续吃下去。

  于是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陶星河进去买了几盒健胃消食片,陶星远则是带着辛余墨继续吃。

  当然,他已经吃不下了,所以是他在前面点单,辛余墨只等着做好了递过来吃就行。

  又吃完了一家炸鱿鱼串后,辛余墨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还能再战——

  全程围观的陶星河受不了了:“墨墨你等等!”

  辛余墨站在原地不动,回头看她:“怎么了?”

  陶星河上前摸了摸她的小腹、胃的位置:“你吃那么多东西都吃到哪里去了?怎么就一点也摸不到呢?你真的不觉得撑吗?”她看的都感觉快要撑吐出来了啊!

  辛余墨摇摇头,又特别诚恳地来了一句:“我胃口比较大。”

  陶星河和陶星远:……

  这是比较大吗?这简直是大的吓人好不好?

  陶星河受不了地说:“你不撑我替你撑,真的!我们休息一下,明天或者是晚上再吃好不好?”

  辛余墨也很好说话地同意了。

  几个人于是调头往回走。

  辛余墨还回味无穷地感叹了一句:“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啊!我开始还以为大家都是赵老太那种水平。”她在赵老太家吃了好几天,越吃越多,同时也在想着,这个世界要都是这种水平的话……好像还不如末世呢?

  没想到原来是吃的食物味道有问题!

  原来赵老太没有说谎,她是真的厨艺很差劲啊。

  问了一下辛余墨在石大顺家的待遇后,陶星河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发誓一样的口吻说道:“墨墨你跟我回家我就带你吃遍全国的好吃的怎么样?每一样都比你今天吃到的东西好吃十倍一百倍!”

  陶星远立刻不赞同地叫了一声:“小河。”

  辛余墨也摇头:“不了,你不是听到了么,明天我弟弟就要来接我了。”

  陶星河显然也知道,辛余墨有家人在,她是不可能把人带回家的了,于是懊恼地说道:“我忘了问你家是哪里的了!你应该也还在读书吧,要是家在北京或者是在北京读书就好了,我们就可以每天一起上下学!休息的时候我就带你去吃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没事,明天我弟弟到了问他就知道了。”

  陶星河却等不及了,她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我来搜搜看。”

  结果辛余墨的确是一个过气的童星、在网上风评不怎么样的女明星,能搜索到的都是她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陶星河想找的家庭住址根本没有。

  她随便看了几个搜索出来的帖子,气呼呼地关掉了:“这都说的什么啊!”

  辛余墨还在一旁好奇地问:“怎么了?”

  一看到她的表情,陶星河想到网上那些“别来污染娱乐圈了好不好”“让人家都说娱乐圈是个大染缸、那辛余墨肯定是黑色的那一缸颜料,她名字里也带了墨嘛哈哈哈哈”之类的评论,就觉得更气了。

  不过她不想说出来扫兴,于是就说道:“没什么。我们先回去了?”

  说到回去,陶星远就说道:“我带的人已经把手续办好了,小河,我们先回家?”

  他说之前就猜到了妹妹不会答应。

  果然他一说完就看到陶星河皱起了眉头,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要,墨墨家人明天才来,我要等她一起走。”她转头对哥哥说道,“你也听到了,墨墨是她弟弟来接的,比她还小呢,说不定是个未成年,哪能顶什么事啊?我不放心!不如我们等着她弟弟来了,先送她们姐弟俩回家,然后我们再走好不好?”

  她带着恳求地叫道:“远哥?”

  陶星远已经猜到了陶星河会这样说——他就在这里,还带了人一起来的,妹妹不可能再出事了。而且他们全家人都对救出了陶星河的辛余墨心存感激,送对方回家也是应该做的。

  因此他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陶星河立刻高兴地笑了:“墨墨,我们明天跟你一起走!”

  结果她想的还挺好,没想到辛余墨的弟弟,顶着一头柠檬黄的辛徐不答应。

  “我专门来接我姐姐的,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走?”辛徐非常耿直地说道,“我都好久没有见我姐了,可想她了,我们姐弟俩有很多话要说!你哥哥不是也来接你了吗?我们就各走各的啊,干嘛要一起?”

  辛余墨不清楚自己和这个弟弟的关系怎么样——目前看起来好像感情很好,所以她暂时没有说话,还处于观察状态。

  有哥哥的陪同,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的陶星河精神又恢复了许多,听到辛徐这么说她就不开心了:“你说你的,我又不会不让你说,干嘛?你一个男孩子,还要跟墨墨说什么别人不能听的悄悄话吗?”

  没想到辛徐理直气壮地承认了:“对!我要跟姐姐说悄悄话!”说完一把抓住辛余墨的手腕就往外走,“姐我们走!不跟这小丫头玩!”

  陶星河也不甘示弱地跟在后面大叫:“小屁孩你说谁是小丫头呢?我比你大好不好?”

  陶星远跟在最后,听着妹妹活力十足的叫声,微微地笑了笑,好脾气地跟在后面。

  辛徐带着辛余墨走到街边,准备伸手打车去车站。

  陶星河立刻站到了辛余墨的另一边也拉住她一只手:“墨墨你坐我们的车啊!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走的嘛?”

  辛余墨仔细想了一下,她的确答应了,于是转头对辛徐说道:“我们跟他们一起走吧。”

  没想到辛徐对她的态度还挺好的:“那姐你不能丢下我啊。”一边说一边还歪头去看站在辛余墨另一侧的陶星河。

  她立刻说道:“就不……”

  “小河。”陶星远不赞同地叫了一声。

  陶星河立刻闭嘴:“好吧,一起走就一起走。”

  上车之后,辛徐就又忍不住了:“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记得我了吗?”

  辛余墨点头:“是啊。”她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活泼弟弟,“也不记得是谁给你起了个名字叫心虚,为什么要给你起这个名字?”

  辛徐:…………

标 签我从末世穿回来了 辛余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