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北梨棠海小说_偷偷亲你爱吃馒头的喵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198 ℃
顾北梨棠海小说_偷偷亲你爱吃馒头的喵

偷偷亲你

爱吃馒头的喵 著

连载中免费

《偷偷亲你》是爱吃馒头的喵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北梨棠海,主要讲述的是学校外边的小巷子里,扭到了腿的顾北梨一瘸一拐的走着,却一不小心被高年级的学长给堵住,小姑娘内心慌张,咬着下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棠海的心一下就软了:“小妹妹,亲我一口,我就放你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偷偷亲你》是爱吃馒头的喵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北梨棠海,主要讲述的是学校外边的小巷子里,扭到了腿的顾北梨一瘸一拐的走着,却一不小心被高年级的学长给堵住,小姑娘内心慌张,咬着下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棠海的心一下就软了:“小妹妹,亲我一口,我就放你走.....”

免费阅读

  初三没有双休,周日过得特别快,到周一时,大部分学生还意犹未尽。

  黄毛踩着早读的铃声走近校园,他一头醒目的黄头发尤其引人注目,警卫拦住他:“喂同学,你不能进去。”

  黄毛皱眉:“怎么?还搞封建的等级呢,我不就没做作业么。”

  警卫穿着制服,个头稍高,俯视着染了黄毛的中二少年:“我不管你做没做作业。”指了指他脑袋的黄发,在早起的朝阳下,发着光,闪亮闪亮的:“是这个问题。”

  黄毛下意识退后一步,目瞪口呆:“不是吧,你管我脑子好不好。虽然我成绩差,可我也是根正红苗的男少年,十二年义务教育还没结束呢,你无权把我踢到万恶的社会去,接受社会的鞭打。”

  警卫用“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你班主任不是让你染黑头发么,昨天去哪儿了?”

  “昨天我染了黑色。”

  要不是怕在学校打人影响不好,警卫现在就捋袖子给他看看肌肉了,“然后怎么又黄了。”

  “瞧你说的。”黄毛对一头与众不同的中二少年发型十分满意:“然后我觉得黑色不符合我的高贵气质,特意又染了回去。”

  “那你不能进去。”警卫不想跟个小孩啰嗦,直接搬出他的班主任:“学校是学生上课的地方,你在这里读书就要有学生的样子,你去看看哪个初中生跟你一样,染了一头鸡毛,明显不符合校规,你班主任跟我打招呼了,要是今天没染成黑色,你不许进学校上课。”

  中二少年有点儿兴奋:“那你能不能把这情况跟我妈说说。”

  警卫:“?”

  “我想让她知道我不是无故旷课,是学校不批准学生搞创新导致的。未来祖国失去了一个栋梁之才,不是我的错,是学校不给力。”

  警卫被他的无耻逻辑气得抽了抽嘴:“你这么能说会道,还是你自己跟你妈解释吧。”

  黄毛拉住准备走的警卫,皱眉:“不行,你这样,我没法交差。”

  “那就找你家长来吧。”

  几乎是一瞬间,黄毛松开拽警卫的手,他磕磕巴巴说:“这、又见家长呀。”每次他妈来了学校,转头回家定给他来一场男女混打,特别考验他的皮糙肉厚和他爸妈的体力,皱眉:“要不你还是让我进去吧。”

  警卫没搭理这个二百五,皱眉走向另外一个女生。女孩子身形消瘦,白皙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很明亮有神,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披散在肩后,穿着蓝色的连体牛仔裙,脚踩白色的板鞋,看起来特别乖。

  “同学,你的校服呢?”

  顾北梨的目光注视在黄毛脸上一瞬就挪开了:“休学了,没穿。”

  警卫皱眉,觉得现在的初中生不好好学习,一个两个整得跟在社会大学似的,都在强调个性,他脑壳有些疼:“那你不呆在家里学习,你跑学校干什么?”

  顾北梨的目光再次落在黄毛脸色,他眼神闪躲,又觉得很没面子,叉着腰瞪大眼珠子:“干嘛,你想告状呀。”

  顾北梨舔了舔嘴唇,“答对了。”再次看向警卫,嘴角勾起,微笑甜美:“叔叔,这个人恐吓我,昨天还找他姐打我,我可以找他班主任告状么。”

  警卫愕然,视线在两个不听话的初中生身上流转。顾北梨是乖乖女的长相,与之对比的黄毛小痞子,她的话可信度很高。

  “行吧。”

  黄毛前天染了个符合他中二少年身份的发型,被班主任骂后不改,被叫家长。才被挨了一顿打,要是再因为恐吓女同学叫家长,他肯定会再掉一层皮。

  “顾北梨,你小孩么,私人恩怨,江湖解决,你怎么能告诉老师呢!”

  中二少年的想法很单纯很天真,顾北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没成年,是小孩。”

  黄毛一愣。

  顾北梨强调:“所以我要告诉你的班主任。”

  黄毛:“……”

  “呦,校门口还挺热闹的。”

  早读课开始,各班级郎朗的读书声高调起伏,气氛热烈。警卫还在处理两个初中生的事情,没来得及关校园铁闸,棠海从环城中学的校校园里悠闲走出,好像跟在公园散步似的。

  他双手插在裤兜,暗黄色的发丝微微翘起,丹凤眼敛下,嘴角勾起,走到校门的铁架处懒洋洋一靠,满脸都是“你们继续,我就是随便看看的”。

  “同学,你是高中生吧。”警卫逮了不止一个从隔壁十二中爬墙逃课的,但刚早读刚开始就逃的还是第一次抓到:“你高几呀,哪个班的。”

  “高二三班,棠海,除了长得帅这个优点,也有爱逃课这个缺点。不过我学习成绩好,所以逃个课,无所谓。”

  把逃课说得跟放屁一样轻松的高中生也是个异类,警卫放弃了拯救他的举动:“你下次逃课别往我们学校爬,很危险的。”

  “你们学校就你一个警卫值班,我们学校有四个警卫值班。”棠海换了个姿势,继续懒洋洋靠着:“我觉得你们学校挺安全的。”

  “安全也不能爬。”警卫皱眉:“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看看你什么样子,真是的,不好好读书,早晚成为社会的蛀虫,国家的十二年义务教育都被你们这些坏学生给糟蹋了。”

  棠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被折叠了好几下的纸,慢悠悠摊开。他似乎时间很多很充足,动作跟蜗牛爬一样,摊开后是一张A3的试卷,一只手拿着往警卫方向递过去,依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语气,配合他的话,显得他很欠揍:“坏学生也可以考满分。”

  警卫眉头皱成川字。

  中二少年齐铭满脸羡慕盯着他,觉得逃课的学霸真是帅呆了。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染了个黄毛被班主任和父母批评后的样子,□□.□□.的从口袋掏出一张全是红色水笔的勾,再扬出试卷顶端那根红色的筷子加双蛋黄。最后狂酷帅的撸了把闪闪发光的黄毛,这画面光是想象就酷毙了。

  谁还敢打骂他。

  气氛沉沉的,在这个校门口显得有点诡异,顾北梨一瞬不瞬盯着棠海,嘴唇不自觉的抿了抿,耳朵自发的红了起来。

  在棠海目光落在她身上的瞬间,她低下头,觉得脸上被红烧一样,滚烫滚烫的。

  “黄毛,跟我来。”棠海折叠起他用来装逼的试卷。黄毛被学霸叫了一声,有些呆。然后学霸用眼睛盯了他一瞬,把折叠好的试卷放校服口袋里。

  黄毛如被国家领导人传召般,大喝一声:“我来啦!”

  顾北梨想了想,刚抬了抬脚,棠海轻佻又具有诱惑力的声音传来:“你等等我。”回头,眨了眨右眼,像放电般,把顾北梨电得立刻停了脚步,心脏又不听话跳了起来。

  警卫在一旁“啧啧”两声,似乎还有点不服气,但也没说什么。

  没到两分钟,棠海迈着长腿走了过来,他五官很好看,走在阳光底下像是反光体,哪怕步伐快了几步,那股慵懒的气质依然存在。

  身后跟着屁颠颠,好像莫名其妙成了他迷弟的齐铭,那头黄毛虽然抢镜,可更突出了两者的对比性。

  美与丑的强烈视觉对比。

  棠海把手放在顾北梨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被揉得有些乱,风还吹了几缕在她脸颊贴着,被棠海温柔拿开。

  他回头吩咐黄毛:“你去把头发染黑了。”

  “得咧,大哥。”黄毛应得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前天那句“绿水长流,后会无期”,经过大哥的两分钟教育,已经被他彻底抛在脑后。

  “小妹妹,我们也回去吧。”

  顾北梨是来告状的,她打人被休学,这件事应该了结,可黄毛和他姐还来堵她打,她心里不甘,告状是必然的。她的大事还没做,可见到邻居哥哥勾 引人的丹凤眼映着她的样子,声音轻轻浅浅的,又带着诱惑。

  鬼使神差,她点了点头,然后跟黄毛刚才那个迷弟的样子没有区别,跟在他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

  回到顾北梨的家,棠海翻了翻她的新书,别说其他的地理化学,就算是大三门也没有落下半个标点符号,干净得让人发指。

  “小妹妹,你这样不行呀。”

  仿佛把自己最差劲的一面露了出来,顾北梨没来由的觉得难堪,脸上仿佛是被鞭打后的火辣辣的感觉。跟回想起,唇瓣触碰到邻居哥哥脸颊的弹性触感不同,她现在像被剥光了衣服,赤.裸裸站在他面前。

  屈辱、难受、羞耻,还有来自家庭的无可奈何和烦躁,全部冲击在她心里。这一瞬间,她想了很多,她怕邻居哥哥会跟老师们一样,用成绩和作业来衡量她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她怕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肩膀微微颤抖着,她胸腔的苦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她觉得有名为“委屈难受不甘”的东西缠绕在脑袋,一瞬间,她想放声大哭。

  “不想读书是吧。”棠海拿小妹妹没辙,放下她的书本,双手举起,脸上的吊儿郎当消失殆尽。小妹妹抬头,眼眶红红的,特别可怜,也特别委屈,她吸了吸鼻子,嘴巴扁了扁。

  棠海脑袋已经在脑海搜刮身为学霸的知识,他想了想以前他是怎么哄自己的妹妹的,还没开始实施,站在面前的小妹妹已经呜咽的一声,眼泪跟水龙头般倾泻而下。

  棠海胳膊僵硬了,他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翻了小妹妹的东西,让她不高兴才哭的。双手举高了一个高度:“我不看了,不看了。”

  回答他的是,顾北梨依然不断落下的眼泪。

  过了三分钟,小妹妹眼泪没有停止的念头,他把手放在小妹妹的脑袋上请揉了揉,见她抬手捂住了眼睛,眼泪渐渐止住。

  小妹妹捂住眼睛的手掌,悄悄打开了两个手指,盯着他,肩膀又抖了抖。棠海轻轻扒拉开她的手指,扯了一张洁柔面巾纸给她擦眼泪。他的动作小心仔细,眼眸认真又缠绵,如注视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顾北梨的耳根子又悄悄的红了。

  擦干了眼泪,棠海问她:“还哭么?”

  她丢人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像没完没了。双掌捂住脸,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却还记得回答他的话,摇头。

  棠海知道单亲家庭家的小孩比较脆弱,小妹妹情况更加特殊。他没再翻她东西,还很郑重很认真的跟她说:“对不起,是哥哥错了。”

  顾北梨放下手掌,低下头说:“对不起。”

  她的眼泪把蓝色的牛仔裙领给打湿了,本是浅浅的料子,多了一条深色的蓝褶子。她长得很乖,虽然之前不熟的时候,一脸的“万物皆是屁”的神色,不过不是个坏小孩。

  棠海揉了揉她发丝,随手拖了个椅子坐在她面前,认真注视着他。他眼里没有严旭那种对坏学生、不良少女的厌恶神色,反而有着淡淡的温柔,莫名的勾人:“小妹妹,你为什么不学习?”

  “因为没意思。”

  “没意思?”棠海咬重了音又重复了一遍,似乎觉得很可笑,喉咙发出浅浅的笑意,带着点其他的情绪:“是挺没意思的。”

  他的情绪波动不大,可顾北梨却觉得心里空空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把头低下,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道歉:“对不起。”

  “真的挺没意思的。”棠海仰头靠着椅背,眼里像藏了无数个星星,细细的碎碎的,好像随时会破掉。

  顾北梨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少年神色有些颓废,右手胳膊肘子撑到椅背上,轻轻撸了一把头发,他从校服口袋掏出一包烟,然后很熟练的摸出一个打火机,见还有邻居小妹妹在,轻笑着把东西藏了起来。

  他附下脑袋,嘴角勾起:“那你现在能好好学习了么?”

  顾北梨:“嗯?”

  他依然在笑,可是笑意不达眼底,“哥哥也觉得学习很没意思,可哥哥是全班第一名。你懂了么?”

  棠海把顾北梨各科的书籍摊在桌上,盯着她乖乖写好了自己的名字,才把书打包好。拧着一叠厚厚的书,他并不吃力,还能腾出一只手给小妹妹提书包。

  顾北梨迷茫的眼神落在自己的书包上:“去哪儿?”

  “去学校读书。”

  棠海走在前面,顾北梨像小尾巴跟着他。两人住得离学校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警卫皱眉,又拦下他们:“你们怎么又来了?”

  棠海扬了扬手里的书包,眉梢微挑:“读书。”

  警卫被这群有个性的少年少女搞得没了脾气,指了指旁边十二中的厚校墙,示意他滚回自己的学校。棠海把书包丢给顾北梨,少女换了身干净的校服,披散的长发绑了个马尾,有几分乖乖学生的风范,不过警卫已经在这两个小时了解到,这位女同学视老师如空气,还殴打了学生家长,哪怕是初三,也被勒令休学三个月。

  警卫摇头,又做了个请回的手势。

  “你不知道么?我是关系户。”棠海一只手搭在顾北梨肩膀,轻轻在她背好的校服带上敲了敲,吊儿郎当说:“不信你问校长,他刚才同意了我带我妹去上课。”

  警卫半信半疑:“你等会儿,我去打个电话。”

  值班亭有初三三班班主任严旭的电话,他班学生的情况,他肯定最清楚。没过几分钟,他神色莫测的开了校门:“女孩子,还是要多读点儿书,将来不为社会做贡献,也不能当米虫。”

  棠海摸了摸她脑袋,轻轻笑了声:“别的女孩子我不知道,可我家小妹妹这么好看,将来肯定是国家栋梁。”在警卫挤兑他前,他接着说:“我知道你写想说漂亮不顶事,但一定是因为你家没漂亮的。”

  顾北梨心中微动,她藏在棠海身后,抿嘴低低笑了笑。少年比她高很多,刚送她来的时候,在路上没忍住抽了一根烟,淡淡的烟味混着汗液,萦绕在她鼻息,让她有种被保护的感觉,很安心。


标 签偷偷亲你 顾北梨 棠海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