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应景林容小说_遥寄相思与明月唐家少主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517 ℃
江应景林容小说_遥寄相思与明月唐家少主

遥寄相思与明月

唐家少主 著

连载中免费

《遥寄相思与明月》是唐家少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江应景林容,主要讲述的是林容和江应景在一起十五年,结婚六年,一起走过艰难困苦,终于有了现在的成就,可是冬至日当晚,林容收到了医院的病例通知单,同时也收到了江应景出轨的消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遥寄相思与明月》是唐家少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江应景林容,主要讲述的是林容和江应景在一起十五年,结婚六年,一起走过艰难困苦,终于有了现在的成就,可是冬至日当晚,林容收到了医院的病例通知单,同时也收到了江应景出轨的消息....

免费阅读

  我心里清楚,即便是手术成功了,还要忍受化疗的痛苦,顶多也就跟阎王抢五年的时间。

  我曾经认定我跟江应景一定能白头,却没想到已经早早开始了倒计时,也不要紧,我走了以后,江应景还会有第二个江太太,一堆女人巴不得我赶紧把这个位置空出来。

  想到这里我还有点开心,我不希望江应景为我难过,我爱了15年的男人,即使背叛了我,我也不忍心他痛苦。

  我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着相册,十五岁那年,江应景父母租了我家的房子,我们俩成了邻居,他会给我买各种好吃的,骑着小电驴带我遛遍大街小巷。

  08年非典的时候,我一直发烧,江应景不听任何人的阻拦,执意留在我身边照顾我,我当时就做了决定,如果我们俩能熬过这一劫,我就嫁给他,对他好一辈子。

  有一天我烧迷糊了,听见江应景在我旁边哭:“容容,你一定要好起来,你要是敢死,我就敢去找你,你信不信。”

  我信,我一直都信,我相信那时候的江应景是会为我拼命的。

  后来我好了,他却倒下了,又换我照顾他,我被他的爸妈用最恶毒的话语咒骂着,我死都不撒开他,我怕我一软弱,从此便再也看不见他了。

  熬过了世纪大瘟疫,我以为我们以后都是平安顺遂的日子。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门响了,江应景回来了。

  我赶紧擦赶紧眼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挤出一个笑容,不让他看出一点端倪。

  “难怪你最近阴阳怪气的,呵呵,原来是碰到老情 人了,跑到医院去幽会,林容,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玩呢?”

  江应景把手里的一沓照片甩在我脸上。

  我拿起照片,拍的不错,角度找得很好,我跟顾恒竟然看起来有点像一对热恋的情侣。

  这些照片像一根根钉子一般把我订在耻辱柱上,我词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

  “你连谎话都懒得编了是吗?”江应景愤怒的吼道,他每次发火都让我感到害怕。

  有这样的照片,我说什么都是狡辩,江应景最讨厌别人骗他,可我又何尝不是?

  他每次骗我说出差,却跟别的女人在酒店的时候,可曾想过我。

  江应景一把抓住我,使劲摇晃着我,我感觉全身的骨架都快散架了,身体的每一处都开始叫嚣,疼的我几乎难以呼吸。

  “装这幅死样子给谁看?你跟顾恒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

  江应景把我扔回床上,嫌恶地看了我一眼,擦了擦手,放佛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我跟顾恒只是碰巧遇到了,他在那个医院实习。”虽然知道没有意义,我还是给江应景解释了一下。

  江应景冷笑一声,捏着我的下巴,冷冷道:“林容,那小子16岁的时候就惦记你,他看你的眼神就是个狼崽子,你都结婚这么久了,还让他恋恋不忘,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魅力啊,他在床上是不是比我厉害多了?”

  我用尽全身力气甩了江应景一个耳光,心中一片荒芜,江应景正在一点一点蚕食掉我这辈子最珍视的东西,他变的让我感到陌生而害怕。

  “我们离婚吧。”

  我看见江应景身体震了一下,他肯定不会想到有一天包子林容会反咬狗一口。

  江应景走了出去,我重新躺回被窝里,看见微信显示有个新好友请求,是顾恒,我没同意,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处理我跟江应景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我不想让顾恒再掺和进来。

  顾恒于我而言只是个弟弟一般的存在,要不是他突然回国,那段年少荒唐的表白早已被我遗忘,归国精英,一表人才,顾恒应该走他前途似锦的路才对,而不是跟我这样的已婚人士浪费光阴。

  翌日清晨,我被突如其来的胸痛疼醒,我感觉疼痛逐渐蔓延到全身,每一处都跟针扎似的,我起身到厨房去想吃点药。

  刚走到厨房门口,却发现江应景正在厨房忙活着,我倚着门框,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这样的场景我似乎已经好几年没看见过了,刚搬到这个别墅那几年,江应景只要有时间,都会早起给我熬粥,然后出去买豆浆油条葱油面花卷包子,每天变着花样的想把我养胖。

  他总说我太瘦了,后来我终于如他所愿的胖了一圈,所有衣服都穿不进去了。

  但最近又突然瘦回去了,衣服肥了。

  “容容,你醒啦,粥刚熬上,你再去睡会儿,好了我叫你。”江应景走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放佛已经全然忘记了昨晚我说的话。

  我微笑点头,贪婪地感受着江应景的宠溺,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拼命多吸一口水面上的空气。

  江应景之于我,便是空气,看不见,但存在我生命里的每分每秒。

  “疼吗?”我抚上他脸颊上的红印子。

  江应景摇摇头:“容容,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那样说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看着江应景的眼睛,揣测着其中有几分真诚。

  其实发现江应景派人跟踪我的的时候,我愤怒的情绪里面竟然夹杂了一丝欢喜,江应景还是在乎我的,但后来我才明白,这仅仅是一种占有欲,他可以万花丛中过,我却不能有半点僭越之举。

  餐桌上,江应景的手机亮了,但没有声音,有电话打进来,我看见一个名字:鹿鹿。

  鹿鹿,这个女孩儿的眼睛是不是像小鹿一样可爱迷人,我想道。

  江应景拿起手机,挂断了电话,跟我解释道:“现在的销售真是够拼的,大清早就给我打电话。”

  我没有拆穿江应景,我早已习惯平静地面对这种事情,我原以为自己可以装一辈子,但此刻我发现我已经不在意了,我只是觉得江应景有点可怜,在家连手机铃声都不敢开。

  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既然江应景早已经厌倦了我,为何不放我走,难道喜欢互相折磨?

  还是就喜欢这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快乐?

  我们没有孩子,没有财产纠葛,我早已经不再插手公司的各种业务,即便我不喜欢当个家庭主妇,要分开简直就跟吃一顿饭那么容易。

标 签遥寄相思与明月 江应景 林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