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望凝青小说_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不言归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10 ℃
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望凝青小说_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不言归

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

不言归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望凝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全文免费,网络小说《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主角是望凝青,这篇小说,一波三折,尤其心理描写很突出,结局更是点睛之笔。作者不言归讲述了:望凝青穿越在各个世界里立志成为最大的反派,只是没想到她不管做什么,在那些正派眼里,竟然都是有苦衷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望凝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全文免费,网络小说《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主角是望凝青,这篇小说,一波三折,尤其心理描写很突出,结局更是点睛之笔。作者不言归讲述了:望凝青穿越在各个世界里立志成为最大的反派,只是没想到她不管做什么,在那些正派眼里,竟然都是有苦衷的?

免费阅读

  如果说,王凝的父亲常明帝是个庸君,那昌顺帝王皎然就是昏君和暴君的结合体。

  一个天真任性只凭自己喜乐行事的孩童掌握着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利,会发生什么完全是可以预料的事情。

  今年的冬季果然下了一场暴雪,北地的民众因雪灾而死伤惨重,不得不向都城迁移。凉夷的铁骑再次踏上景国的土地,镇北军严守边关不敢后退半步,可送到边城的军饷却在层层盘剥之下所剩无几。将士们拿枪挑着军饷,那米袋轻轻一翻就能看见下方的米糠和草垛,御寒的冬衣里面全是破布棉絮。凉夷已经开始攻城,可将士们却满心茫然,握枪的手已经被冻得僵木发硬。

  塞北的风那般冷冽,却凉不过他们被朝廷冰寒的心。

  而在这个时候,昌顺帝新得了一位美人,满脑子风花雪月的王皎然当即下令封其为妃,赐号为月。他夸赞月妃貌若娟娥,故决意为她建造一座九层高塔的“揽月宫”,下令让户部拨款。户部尚书乃驸马生父,是一名纯臣,性情古板且不知变通,楚老爷子当年扶持他成为户部尚书也是看中他的忠厚老实,不会贪污受贿。可如今,户部尚书虽然对此道命令感到为难,却还是不敢违背皇令。

  驸马倒是数次上折子劝谏皇帝,可那折子却被堆积在御书房里,沾染了不少尘灰。

  眼看着昏君要将镇北大军往死路里逼,中书杨知廉终于忍无可忍,手捧乌纱帽长跪宫门外,以死上谏。他痛斥景国皇室不顾百姓兴亡,一昧贪图享乐,前有常明帝大兴土木修建避暑山庄,后有容华公主豢养男宠四十余人,每月领俸十万雪花银的妆粉钱,奉劝皇上居安思危,及时醒悟,否则等到凉夷君临城下,悔之晚矣。

  对此,越发专.制独.裁的王皎然自是勃然大怒。

  望凝青虽然也被骂了,可她却并不生气,容华公主的妆粉钱是自常明帝时期便存在的,没有那一大笔银子,如何养得出容华公主这种连一根头发丝都精致得毫无瑕疵的女子?高贵高贵,不仅地位要高,自然还要够“贵”。她在御书房里听着屋外杨知廉的训斥,只觉得杨中书不愧是曾经的状元郎,文采果真极好,那檄文乍听之下是在斥责公主,实际字字句句都在指桑骂槐,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望凝青估摸着杨中书小命难保,正等着看昏君的历史,可灵猫却欲言又止地道:

  “……公主,杨知廉会当出头鸟是因为你最近私收贿赂,败坏了朝廷风气,揽月宫只是导火线而已,他要是死了,跟你有因果哦……”

  又跟我有因果?望凝青冷了脸,只觉得漏洞越填越大,这般拆了东墙补西墙的终归不是个事。

  望凝青看着王皎然一句“拖出去砍了”就到嘴边了,当机立断掀翻了手边摆放水果的桌案,先他一步暴怒了起来。

  “不要脸的老匹夫也配对本宫指手画脚?!本宫自家的钱,本宫和皇兄爱怎么花怎么花,轮得到一届外人说话!”望凝青说出了王皎然心中的所思所想,听得皇上心头一畅,她复又骂道,“鬣狗贼鼠!本宫要把他扒皮抽筋,城墙暴晒,往他脊梁骨里钉八十一枚钉子!”

  王皎然:“……”倒也不必如此。

  王皎然心中的怒气散去,竟觉得有些好笑,他看着皇妹怒气冲冲地往外跑,连忙让侍卫去拦。可长公主一推开门,跟台阶下长跪不起的杨中书一对眼,又好似被刺了一下般小跑回来,霞飞双颊,美目含情,竟是一副小女儿才有的娇态。

  灵猫和王皎然只听她羞赧万分地低喃道:“方才没细看,未曾料到杨中书竟也生得相当俊朗。”

  众人:“……”

  杨中书今年已过不惑之年,家中小孙子都已经能打酱油了,可他本人保养得极好,看上去不过三十好许。加上景国官员的甄选本就要求五官端正,仪表端方,皇帝上朝放眼望去都觉得赏心悦目,当年也曾踏马看遍长安花的杨中书自然也当得起“俊朗”二字。

  灵猫浑身颤抖,爪子捂着猫脸不忍直视,只觉得尊上为了渡劫当真付出了许多。

  众人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容华公主将毒爪伸向了朝臣:“皇兄,反正您也厌弃了他,不若赏给皇妹吧?”

  容华公主娇柔一笑:“这朝廷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委实不少,不少人都曾斥过皇妹荒无状,既然他们这般看不起皇妹,皇兄不如将他们送到长公主府里,让他们来伺候我。要对自己看不上眼的荡.妇低头,做那般低贱的男宠,想必对这群伪君子来说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情,还能免得世人不知内情,一昧指责兄长不仁,不是吗?”

  王皎然闻言,若有所思,望凝青又悄悄凑到他耳边,低低地道:“等我玩够了,便找个由头将人弄死或者打发得远远的,如何?”

  王皎然心性残暴,可却爱着一张君子的皮囊,他当然不愿承认自己道貌岸然,便假仁假义地推拒了一番,最后好似捱不过皇妹的撒娇纠缠一般应允了下来。他心想,无怪乎父皇如此宠爱容华,实在是容华不仅娇俏可人,还相当善解人意啊。

  王皎然十分感动,命人将杨中书给捆了,送到长公主的轿上。

  望凝青一上轿,就看到了被捆手捆脚还堵了嘴的杨中书,他呲目欲裂,恨不得把她当场看杀。望凝青一上轿就冷了脸,不需要在王皎然面前演戏,她自然不愿白费表情。杨知廉看着长公主,心里浑浑噩噩地只想着如何以死明志,可那出了名荒唐的公主上了轿却没看他一眼,一张娇艳如花的面容如覆霜雪。她端坐在轿中捻弄着雪禅菩提,竟如佛前白莲般殊胜,衬得身上的华服珠翠都黯然失色了起来。

  马车吱呀,一路无话,渐渐的,杨知廉也冷静了下来。

  他莫名觉得眼前之人才是真正的长公主,那平日里刁蛮任性、贪奢娇的女人反倒像是伪装。

  马车行至半路,一直阖眼的长公主突然出声道:“杨中书,您可知您今日所为,掉的不仅是您自己的脑袋,还可能祸及妻儿?”

  原本神情已经平静下来的杨知廉双目一瞠,他是死谏又不是犯罪,圣上杀言官就足够令天下人诟病了,怎么还能动自己的妻儿?

  但是举朝皆知,要论这世上谁人更擅长揣测圣心,那必然非容华公主莫属。她既然这般说了,必定是因为皇上动了杀念。

  只消这般深思一番,难免觉得撕心裂肺。杨中书甚感心悲,为这帝皇,为这朝廷,为这天下,为这百姓。

  “楚家之事,还不够让你们吃教训的吗?”长公主冷冷寂寂地扫来一眼,满目冰雪,照得人心悄怆幽邃。

  杨知廉被扯掉了堵在嘴里的麻布,他眼角发红,嗓音沙哑,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下官能忍,边城十万将士却没法等,御书房外长跪,下官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就算……就算会祸及妻儿,下官相信他们也有此等殉国的气节!”

  杨知廉语气悲愤,望凝青却是抬眸扫了他一眼,心想,都不曾问过家中妻儿的意见便决意让他们牺牲,此人倒是心狠,可以一用。

  杨知廉说完,却发现长公主看了他一眼便又阖上了眼睛,他心里模模糊糊地有个猜测,可却完全不敢信。

  浑浑噩噩中,饿了一天一夜的杨知廉听见有人询问长公主:“……殿下,杨中书大人应当如何安置?”

  “送去怀释大师那边的柴房,一天送一顿饭,关到服软为止。”

  杨知廉抖了个激灵,柴房好啊柴房!被关柴房所有人就都知道他宁死不屈,没有成为公主的入幕之宾,这可真是太好了!

  杨中书就这么被饿了三天,到了第三天,居住于长公主府家寺中的怀释大师亲自出面求了情。于是第四天,杨中书便住进了寺庙,吃着斋饭,有了一床温暖的被褥。夜半三更正满心感慨地跟怀释大师说佛,却迎来了带着男宠小侍的长公主。

  杨知廉如临大敌,可是除他之外,怀释大师很冷静,公主殿下很冷静,就连公主殿下带来的面首都很冷静,显得他格外鹤立鸡群。

  “杨中书,如今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前往边境为本宫效命,要么舍弃名节留在府里成为客卿,为后人铺路。”

  杨知廉微微一怔,心中隐晦的猜想如今被证实,心底竟有些不知所措。

  望凝青没有过多解释,她需要一些人替他前往边境时刻注意袁家的情况,危难时给予必要的支持,但同时朝堂上送来的官员也会越来越多,想要完全掩人耳目是不可能的事情。望凝青也需要心腹来帮自己稳定局势,避开皇帝的追责,也省得那些官员闹事。

  杨知廉有些隐晦地瞥了袖香一眼,咬牙道:“下官不明白公主之意。”

  “怀释大师和袖香都是我的人。”望凝青挑眉,她并不喜欢拖泥带水,“他们可比你识时务,你若两个都不选,那本宫只能对不住了。”

  杨知廉若不识趣,望凝青也不准备留他,毕竟他的命都是她挣下来的,她完全可以像“杀”死楚老爷子一样“杀”死他。

  望凝青暗中的行事非常隐晦,但偏偏有许多事情不能亲力而为,怀释的投诚是个意外,她也不知道这个外表光风霁月内心城府深沉的和尚在想些什么,之前突然过来给她说佛。望凝青当时正忙着筹备军饷,不想应付和尚,便一针见血地刺了他几句。谁知道怀朔没过多久便坦白了自己严家嫡长子的身份,还说要助她,望凝青估摸着这个和尚心不静,自私自利更好,便却之不恭地收下了。

  至于袖香?那更简单了。她只是在一次寻常的召幸中唤人过去,可是没等她出手掐人,袖香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袖香说他自幼在宫内长大,体内被植入了价值千金的蛊虫,他愿意献上自己体内蛊虫的命蛊,从此彻彻底底成为长公主的人,只求她别再把他打晕。

  袖香说这话时很有几分哀怨,欲语还休的模样仿佛在责怪长公主心如铁石毫不怜香惜玉,但是望凝青只当自己瞎了。

  望凝青说得明白,杨知廉也知道自己若不答应只怕走不出这扇门了,他能当朝死谏,却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公主府里。

  想到这,杨知廉咬着牙,深深一躬道:“在下愿留在京城,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望凝青微微颔首,心里很满意,这边厢有声名狼藉、将来必定会被钉死在耻辱柱上的长公主;有对气运之子袁苍未来的左膀右臂、严家家主虎视眈眈的弃子;有得到公主独宠、给驸马没脸的菟丝子面首;再加上杨中书这个心怀苍生不顾小家、时刻可能反水捅她一刀的大义之士。想必乘风破浪的小船随时能翻,而这三人都各自心怀鬼胎,必然不会揭她老底。

  没过多久,袁家满门被屠的消息传来,朝廷哗然。凉夷开始攻城,镇北大将军心衰而死,袁家两名儿郎死守城门,却因兵疲意阻而导致边城失守。千钧一发之际,是安都王带领军队力挽狂澜,抵御凉夷的铁骑,同时袁家三子袁苍被驱逐,领着残兵游散于草原之上。

  此战结束后,安都王上书以战败为由给袁家定罪,直说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撺掇昌顺帝剥夺袁家的爵位与功勋,昌顺帝盖了章。

  杀人诛心,安都王顺利离间了世代忠良的袁家与皇室,还为自己搏得了美名。

  望凝青意识到时机已至,距离安都王谋反恐怕不远了,只是不知道那批军饷有没有成功送到镇北军的手里。

  只要熬过了冬天,便有来年可期。

  这段时间,朝廷上因为袁家之事闹得不可开交,昌顺帝的残暴却越发变本加厉,那些本该被处死的官员都挑挑拣拣地送到了望凝青的手里。望凝青不想收这些人,便打发了杨知廉去安抚他们,等风波过去了,再一一将人安置。

  望凝青当初提出“收朝臣为男宠”的建议其实也是为了一劳永逸,免得王皎然杀了不该杀的人,她还得劳心劳力地收拾烂摊子。

  虽然剑走偏锋,但好在男宠这个说法羞辱度极高,因此皇上从未怀疑,每次都将那些惹恼自己的臣子赐给公主,随她处置,民间甚至有了“帝羞恼,赐公主”的儿歌笑言,令容华公主的名号越发不堪了起来。

  但实际上,那些忠正敢言的大臣都被培养成了班底,没有宗族、白身起家的通通以“宁死不从”、“虐待致死”等名义暗中送出了华京,连带着妻儿一起,遣往四海平定山河,救助百姓;而那些宗族势力雄厚、牵连甚广、或是没有效忠打算的,便在柴房里关十天半个月,等皇帝把人给忘了,再以“腻了”的名头让人“失踪”,遣返回宗族,往后如何,便不关望凝青的事了。

  而这些事,都是由杨知廉或怀释出面解决的,望凝青只需要扮演一个朝三暮四、花心滥情的荒唐公主。

  当然,也有那些实在救不下来的,但望凝青对此并不强求,只要与自己没有因果,人之生死也不过轮回往生罢了。

  只是望凝青也不知道杨知廉对这群人说了些什么,看着这些人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半点心不甘情不愿。对此她也只能感慨,杨知廉煽动人心的手段倒是不俗,处理盘综错杂的人事关系也很有一套,可惜对她而言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望凝青看着勉勉强强弥补上的漏洞,还不待松一口气,安都王居然循着曾经贿赂过她的那些官员的门道找上门来,要与她合作。

  大抵是私收贿赂的行为让人觉得她满怀野心,王项许她垂帘听政、皇朝女子第一人的地位,还许她堪比王侯的封地,只要她在王皎然的吃食里下毒。

  圣上的吃食都是需要试毒太监经口的,但如果是容华公主亲手奉上的,自然不会有人怀疑她在吃食里下毒。

  望凝青冷着脸答应了,转头便将王项出卖给了王皎然。

  王皎然闻言自然大怒,他不通朝政,下手自然毫无顾忌,一通乱拳下去,居然真的险些将安都王打死。

  毒虫互相撕咬,狗咬狗一嘴毛,不到第三年,被削得像个孙子的安都王在内务府里安插了自己的人手,刺杀昌顺帝后,反了。

标 签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 望凝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