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司凡凡王浩瀚小说_全家重回末世前人间观众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113 ℃
司凡凡王浩瀚小说_全家重回末世前人间观众

全家重回末世前

人间观众 著

连载中免费

司凡凡王浩瀚小说完整版,全家重回末世前免费阅读,两位主人公分别叫司凡凡王浩瀚的小说是作者人间观众编写的,语言朴实无华,作者的爱憎包含在叙述之中,能让读者去体会,去深思。《全家重回末世前》精彩段落预览:司凡凡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末世来临之前,看着身边的丈夫王浩瀚和呆萌的儿子,她喜极而泣,更让她开心的是,丈夫竟然也是穿越回来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司凡凡王浩瀚小说完整版,全家重回末世前免费阅读,两位主人公分别叫司凡凡王浩瀚的小说是作者人间观众编写的,语言朴实无华,作者的爱憎包含在叙述之中,能让读者去体会,去深思。《全家重回末世前》精彩段落预览:司凡凡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末世来临之前,看着身边的丈夫王浩瀚和呆萌的儿子,她喜极而泣,更让她开心的是,丈夫竟然也是穿越回来的!

免费阅读

  “妈妈,你怎么今天都不听我说话了?”王一一搂着自己的装备包,在后排座位不满意的嘀咕了一句。

  司凡凡在看完那位作者的手书之后,的确有点魂不守舍细思极恐,不过的确是冷落了儿子呢。她赶紧抛开杂念,柔声安抚道:“对不起,儿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妈妈,我刚才说,我在幼儿园认识了一个小姐姐,她比我大一个月,叫云朵。云朵姐姐对我可好了,一开始我什么都做不好,都是她帮我带着我一起做。我想……想告诉她,末世的事。”王一一有些苦恼,“但是我自己说不明白,而且爸爸和妈妈都说末世不会再来,让我安心玩耍,我究竟能不能和云朵姐姐说这些事呢?”

  司凡凡怕儿子太小到处乱说,与老公天天给儿子洗脑,虽然一面教他各种生存技能,一面却总说末世预兆没有发生,一切如常。

  可如今呢,仔细去搜寻,记忆中的那些末世预兆不仅降临了,时间还提前了。但是如果让儿子对好朋友发出提醒,小孩子口无遮拦,一传十十传百,万一……被有心人利用了或者遭遇到恶意的打压嘲笑,儿子那么小哪能承受的住呢?

  “你说的小云朵啊,我知道的,那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如果你喜欢,我们周末约他们全家一起去郊游吧?”司凡凡转移重点到,“你如果觉得自己说不明白,我们家长之间好好沟通就行啦。你们小朋友啊,在幼儿园里开开心心玩耍就好。”

  王一一的小眉头皱了起来,才不被妈妈忽悠,一本正经的问:“妈妈你说实话,是不是末世还会再来?”

  司凡凡心说小孩子聪明了果然不好糊弄,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一一最聪明了。我们的确有可能再次经历末世。但无论末世是否再来,爸爸妈妈教你的技能你都学会了肯定没错啦。另外,你要记住,坚持做一个正直的人,要分善恶知取舍,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比如说,如果爸爸妈妈都被怪物围困了,你该怎么办?”

  “我要逃跑找个地方躲起来对不对?等其他大人来了,我再求他们帮忙?”王一一条件反射一样的答复。

  司凡凡明明知道,末世之时,如果真遇到那种情况,一个孩子能逃脱已经不易,如果遇到了其他大人,那些大人未必肯真的过来救人。但最起码孩子还有一线生机,能跟着其他大人多活几日。

  “大人总比小孩办法多。而且爸爸妈妈最近都在努力锻炼身体,如果你能先逃走,我们就不用分心照顾你,能够更专心对付怪物对不对?”

  “嗯,我明白。”王一一认真的回答,小身体里仿佛藏着什么巨大的能量一样,“但是如果我长大了,有力气了,或者像那些有神奇能力的叔叔阿姨一样,也能打怪兽,是不是就不用逃跑了?”

  “那还要好久呢,再过十年等你十五岁的时候,估计就行了。”司凡凡温柔的安抚,脸上却怎么也笑不出,心中再次感慨,真希望这一次能亲眼见到儿子长大呢。

  当天晚上,司凡凡向老公讲了有关那个作者的事情,那本手记也拿给老公一起研究。

  王浩瀚将手写的表格翻拍下来,说道:“我有个学医的同学,以前聚会的时候我见她和另一个学医的同学一起讨论过类似的表格。他们学医的在生物医药专业方面的英语词汇特别牛,也许她能看懂。要不,我发给她看看?她很严谨也很低调,你放心,我嘱咐她不外传就行。”

  司凡凡完全是外行,既然老公觉得可以,就听老公的。

  “对了,你说姐姐为什么搞的这么神秘,也不与我们这些近亲直接联系,还那么迂回的与中学同学玩文字游戏?”王浩瀚疑惑的问了一句。

  司凡凡还没说话,就听王一一小大人一样的说道:“其实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

  司凡凡惊讶道:“你知道什么啊?你都没见过你淼淼姑姑真人。”

  “姑姑给我送过生日礼物,那个会说话的电子小兔子,你们还记得么?兔子说过的。”王一一很是肯定的回答。

  “电子小兔子?”司凡凡赶紧翻箱倒柜将那个东西找出来。

  这像是一款市面上很常见的低幼玩具,是儿子去年四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那个电子兔子身上有0到9的十个数字按钮,随便按了就是简单的英文单词、英文歌曲或者一段有哲理的话。司凡凡按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异常。

  却见王一一在按键上一顿敲,那兔子居然发出了王浩淼的声音:“如果有一天我失去联系,请不要担心。我定会留下线索在我的祖国。”

  “儿子,你按的是什么?”王浩瀚好奇的问。

  王一一得意的说:“是我的生日啊,2015XXXX。”

  王浩瀚重复了一下果然再次听到了这段话,他忽然灵机一动又输入了自己的生日。于是又听到了新的信息:“请原谅我把爸妈接到米国,因为他们已经猜到了我的工作性质,他们不放心我,又怕连累了你们,只好故意疏远了你们一家。”

  司凡凡心念一动,却并不敢将猜测直接说出来,毕竟这猜测太过离奇大胆。她看向老公,王浩瀚却皱眉沉思,又输入了一串数字。

  这一次信息的提示只有一句英语,翻译过来是:远离米国。

  “这是什么意思?”司凡凡好奇的问了一句。

  王浩瀚酸酸的看着总能得到各种礼物的王一一,幽幽说道:“姐姐这句话大概是告诫我们不要去米国找她吧。自从姐姐入籍米国之后,就再没有送过礼物给我,唉,我现在明白了,她是故意疏远我……以前我还以为是我太失败,又死要面子傻倔犟,惹她心烦生气,她才不理我的。”

  “那你刚才输入的又是什么数字呢?”

  “是你的生日啊。没想到她也记得你的生日,她有没有送给过你什么东西呢?”王浩瀚顺着之前的思路分析道,“她很可能通过各种方式已经提前留了许多线索给我们,以确保信息能够传达到。也许末日小说只是一重保障,用照片提示线索恰好被我们发现了。而这个电子兔子可能是另一个传递信息的方法。如果她还有别的东西给咱们,说不定还隐藏着其他信息。”

  “……”司凡凡仔细想了想,自己嫁给王浩瀚这些年,与他姐姐往来真的很少。无非就是逢年过节视频电话时,她凑上去随便聊几句,私下里根本不联系的。她结婚时收到过姐姐的转账大红包,生儿子的时候得到的倒是实物礼物,他姐姐远隔重洋给邮寄了一大堆米国生产的所谓高级补品。

  可是,她早就将那些补品吃完,包装都扔好几年了。如果那些补品的盒子里真藏了什么线索,那肯定也找不见了。

  再者如果按照末日小说里描述的,末世的开端是始于两年前,老公的姐姐调入DK研究所也只是一个多月前,所有的消息线索都该是近两年才会有的事。而近两年,她根本没有单独与他的姐姐联系过,没有收到过她姐姐给的任何东西。

  “姐姐的三张照片,末日小说那个算是解开了。另外两张重复出现的麦克以及那个少数族裔大胡子专家的事,我研究一下,看看能否挖掘出新的消息。”

  王浩瀚却一盆冷水泼过来,打击道:“你还当自己真是超级英雄呢?如果姐姐从事的工作是你我猜想的那样,她肯定不是为了让我们裹进来。她多半只是要传递末世即将来临的消息,将真相隐晦的告知我们,让我们能在未来多一些正确的判断依据,增加一些保住性命的几率而已。可末世,我们已经亲身经历过了。”

  “那我们应该将相关信息给到政府,让高层能提前做更多准备。”司凡凡三观很正,性子急。

  王浩瀚却想的更深远,沉吟道:“别急,姐姐能给我们传出消息,她肯定有更多的‘正规’而隐蔽的途径,早就把重要情报告知我国高层了。我们不要慌,不要添乱,电子产品都不安全,很可能被其他国家的什么不轨分子盯上。你仔细想想,那个作家估计也是想到了这些,才遵从姐姐叮嘱手抄一些内容,又谨慎的只丢给你一本她手写的笔记,面都不见。

  你如果通过网络或者电话明确和谁说了有关真末世的一些m感消息,怕是会有危险。你不要急,退一步,上辈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给谁传了消息,但按照你的说法,米国最先沦陷,而我国相对更安全,尚有自保之力。这都说明了,高层和国家都肯定有准备,或许准备不是很完善,不过已经有了效果。”

  “我明白了。”司凡凡冷静下来,又神经质的检查了一下家里的各种电子设备,强调道,“以后不在家我会直接拉电闸。我这边设计的是三套独立供电线路系统,生活设备和安防设备用电是分开的。浩瀚,你看,拉这个闸可以控制只留警戒安防设备运转。另外咱们在家的时候,不用电脑也要记得拔掉电源,用的时候封闭摄像头之类的。听说只要通电通网,手机电脑等设备关机的情况下也能被人远程操控,变成窃听和偷拍工具。”

  王浩瀚点点头,十分赞同道:“小心为上。对啦,老婆,有什么手机信号屏蔽器之类的黑科技么?断网的时候,手机定位也避不开的,关机都能被定位。将来我们是不是还要扔掉手机卡,否则人家真想找到你,一定位直接无人机丢过来一个小微炸弹,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手机信号屏蔽器当然有啊,这都不是黑科技,学校考试常用,我早就在村子范围内弄了一个。将来用的时候屏蔽器一开,方圆一公里范围手机信号都发不出去。”司凡凡说完这句,又补充道,“至于无人机什么的,你听说过帝都无人机实名购买还有禁飞区么?石头村这片是禁飞的,有人替咱看着呢。虽然我也买了两台无人机,但是先都存在家里,等将来危急时刻逃命的时候,再放出来侦查地形用。现在可不敢乱飞。”

  到了第二天送王一一去幼儿园的时候,司凡凡特意注意了一下儿子心心念的云朵小朋友。

  其实她以前注意过,云朵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小姑娘,大眼睛圆圆脸上肉乎乎,身高体重都是标准线往上走,五岁才刚过就已经奔着1.3m的个头长了,比儿子足足高了一头,看着是那种特别有活力正直善良的小姑娘。

  云朵一直是她妈妈来接送,她的妈妈与司凡凡看起来岁数差不多,不过打扮干净利落,短发而且不化妆,接送孩子的时候穿的都是户外的运动款衣服,开一辆红旗SUV,气质上与普通家庭主妇多少有点不同。

  这一次司凡凡主动与云朵妈妈打招呼道:“云朵妈妈,昨天我们一一又提起云朵了。”

  云朵妈妈显然注意到了被改装的很牢固的大切,眼中现出羡慕赞赏之色,而后礼貌的答复道:“云朵回家也经常说起幼儿园里的好伙伴,一一弟弟。”

  “看起来你也喜欢户外活动呢?要不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带娃去露营吧?”司凡凡主动提议了一句。

  “你老公也一起么?”云朵妈妈问。

  “是啊,周末我老公不上班,如果你带老公,我也带。主要是露营还有好多体力活,要男人卖力气去做,我们才能省心玩耍。”司凡凡解释了一句。

  云朵妈妈叹了一口气:“我老公出差在外,近期应该都回不来。如果你不介意只有我和云朵两个,那周末一起玩也行呢。”

  “哦,这样啊,那我也把老公留家里干活,咱们单独带娃一起玩吧。”司凡凡对自己老公看的可紧了,自从老公摘掉了眼镜,皮肤从苍白晒成了健康的麦色,天天干活锻炼身材也逐渐健美起来,隐隐恢复到大学时期校草的状态。对女生的吸引力,绝对大大的,不得不防!

  “我叫司凡凡,我们加个通讯号好友吧。”司凡凡将自己的通讯号名片递到云朵妈妈面前。

  云朵妈妈加了好友,说是还要赶去上班,告辞先走了。

  司凡凡看了一眼云朵妈妈的通讯号名字,聂玉双,这应该是实名,像是古代侠女一样的名字。她的头像是那种长发飘然穿汉服特精致的艺术照,与今天真人相见飒爽的气质感觉完全不同。不过对于女生而言,艺术照ps后亲妈都认不出来的比比皆是。司凡凡也就没往深处想。

  到了周末,司凡凡给老公布置完了一堆工程“作业”,与儿子带好自己的野外生存包包,开着改装好的大切,高高兴兴出门露营去了。

  王浩瀚拿着工兵铲一脸怨妇状的道别:“凡凡,周日早点回来啊。我做好饭等你们回来一起吃。”

  司凡凡不动声色配合着点头,心里却想,周末这两天老公如果能在她带着儿子回来前,把那些工程量都做完就算是牛的,肯定没力气再做饭了。

  周六是个好天气,六月初莺飞草长,极目远望四野郁郁葱葱,各色的小花点缀其中,偶尔还能见到小鸟小松鼠之类的小动物。

  晴朗,日光又不是很强烈,没有夏日的炎热和蚊虫困扰,非常适合郊游。

  王一一和云朵平时在郊野幼儿园其实已经很熟悉,漫山遍野的跑动,到了露营地,不用招呼,已经结伴去玩了。他们不仅是玩,还会采摘一些他们认识的能吃的野菜,甚至这一次两人还尝试用陷阱抓小动物。

  云朵手握儿童工兵铲,颇有些大姐姐风范的挖坑,还不忘指挥王一一找合适的石子树叉做掩蔽工作。王一一比云朵生的瘦小一些,似乎已经惯于听从云朵姐姐的命令,执行力超强。

  司凡凡铺开了野餐垫,招呼聂玉双一起坐在山坡上,看不远处两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虽然期盼着日子能永远这样安静怡然,却忘不掉末世临近的焦躁紧张。

  “小聂,你平时爱看小说么?”司凡凡一开始聊了几句天气和教育方面的话题,感觉聂玉双都不太感兴趣,就果断引入正题。

  聂玉双是丹凤眼,短发自有一种英气,忽然侧目看着司凡凡,似笑非笑道:“我很爱看小说啊,今年开始比较沉迷末日类的。”

  “哦?那你看过XX正在连载的那篇末日小说么?”司凡凡进一步试探。

  聂玉双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哦,你也在追这本书么?其实啊,我也不知为什么,这个作者其他书我都看不进去,就这本末日小说感觉挺真实的。我还正要推荐你看呢。没想到你已经在看了。”

  两人开始讨论小说情节,司凡凡感觉聂玉双似乎是主动引导她深思里面一些映射真实末世起因的内容。这个聂玉双难道也是从末世重生的,还是她知道了什么情况?

  “你为什么会沉迷末日类的小说呢?”司凡凡忽然问了一句。

  这时候两人已经开始张罗着午饭了,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当两人分别提着同款的小煤炉开始生火时,不由得双方都很诧异。

  “你也买了这个牌子的小煤炉?”聂玉双语带惊讶,然后又回答之前司凡凡的问题,“我啊,从小就爱看各种小说,做梦都是彩色的。基本上每天会做梦,有时是生活中发生过的,有时则像是演电影一样,很科幻。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是梦见各种末世场景,大概是末日美剧、末日小说看多了吧。”

  云朵拉着王一一凑到炉子边,帮忙准备午餐。听见妈妈说话,她也插嘴道:“妈妈,你今天早上不是还做梦,梦见和爸爸一起打怪兽的事情么?”

  “打怪兽?”司凡凡好奇道,“小聂,你讲讲你的那些末世梦吧。”

  “有啥好讲的,其实和影视文学作品都差不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有时也给女儿顺嘴编一些,讲一讲哄她睡觉。”

  司凡凡心想,哪有给女儿讲末世打怪兽睡前故事的母亲呢。云朵又不是淘气不听话那种欠揍的小孩,明明是这么乖巧懂事的。哄女孩子的常规睡前故事,不是白雪公主之类的才对么?

  王一一却说道:“我也见到过怪兽!”他说完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讲错了什么,有点心虚的看了一眼母亲。

  司凡凡赶紧解释道:“一一也爱做梦,以前他小不知道怎么说,现在估计是奥特曼看多了吧。”

  聂玉双却说:“童言无忌,我觉得有时候梦未必是假的,或许是平行宇宙另一个世界里的我们,亲身经历的事情呢。”

  “对啊,自从看了末日小说,我就给王一一报了郊野幼儿园。反正是男孩子,多锻炼、把身体素质提上来,身体是一切的本钱。至于学习文化课,以后上小学再说吧。”司凡凡故意提了一下自己给王一一报名幼儿园的起因。

  果然聂玉双顺着就说道:“我也是,最近做的梦特别真,就仿佛是发生在帝都,我经常被紧张的梦境吓醒。云朵爸爸又出差不在家,我有点担心。还好云朵更喜欢现在这个幼儿园,还交到新朋友,比以前开心多了。”

  “以前云朵也上城里的幼儿园么?”

  “是啊,在物资机关幼儿园。”聂玉双回答了一句,“你们呢?”

  物资机关幼儿园,别看名字土,却是帝都的一类公立幼儿园。不是这个幼儿园软硬件多么好,而是能进的去的不仅要西城户口,还需直系亲属里有人在国资委物资机关工作。怪不得聂玉双开的是红旗系的车子。

  “我们家一开始上了个私立幼儿园,可是一一不喜欢,琴棋书画那些兴趣班他也上腻歪了。”司凡凡如实的说。

  “那看来咱们真的是兴趣相投有缘分呢。你老公在哪里工作?”聂玉双问了一句。

  “我们家那位在金融街那边国企大银行的机关里,一般小科长而已。”司凡凡谦虚了一句。

  聂玉双略有点自嘲说:“我在物资机关干文职,小科员一个。之前好不容易给女儿混了个机关幼儿园名额,以为坚持一下能轻松到上小学,可惜孩子不喜欢。现在到好,每天起大早开车十几公里送娃来上这个幼儿园。不过还好我在机关,朝九晚五的,比较稳定。不像我老公,一年没几天在家。早知道,不嫁他这样的了。”

  “看不出你干文职的呢?感觉像是精通各种野外生存技能的练家子。”司凡凡奉承道,“你女儿这么小,就已经如此独立,可见你平时对她的影响和教育非常好呢”。

  聂玉双谦虚道:“因为孩子爸常年不在家,我只能是又当爹又当妈,家里买个面扛个水桶修这弄那的全武行也练出来了。还好是生了个女儿,很乖巧,现在大点了还能帮我一起做家务。”

  王一一扬起小脸道:“男孩子也做家务,我在家就帮妈妈摘菜、扫地擦地。”

  “你家不用扫地机器人么?”云朵好奇道,“我家有个圆圆的机器人,会说话也会扫地。”

  王一一得意道:“我家也有扫地机器人。只不过现在搬家了,地不平就不用了。”

  “你们什么房子,怎么地不平?不会是那种上下好几层的大别墅吧?”聂玉双看司凡凡改装大切的手笔以及平素一身名牌的穿着,不用问也知道她家底殷实。

  司凡凡笑道:“家里祖传山沟的老宅子,还在装修中。可能将来开个民宿,我老公正在家收拾呢。对了你老公干什么的?”

  “对不起,他的工作不能说。”聂玉双严肃的拒绝,转而开始聊其他话题,不过总绕不开末日小说里一些情节的探讨。

  午饭做好,两个孩子互相比着吃,蔬菜水果一样都不挑。王一一还特别有小暖男的气质,总将最大最漂亮的水果让给云朵吃。云朵也不忘时不时给一一弟弟夹肉块。

  “你说,如果末世突然降临,你会怎么办?”司凡凡突然问了一句。

  聂玉双毫不犹豫正色答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肯定是听国家的安排响应号召,尽自己力量保家卫国。我们两口子都是公职人员,平素享受着公职人员的福利,关键时刻不能缺席。所以我也刻意多培养云朵的独立性,就算哪一天我们不能在她身边了,她也有能力自己照顾好自己。”

  “那等我家老宅子装好了,你们带云朵来玩啊。”

  司凡凡最是敬重云朵妈妈这样觉悟高的公职人员。在她经历过的末世,许多人自私自利不管不顾损人害己的惊慌逃命,但也有一批人抛家舍业响应国家号召逆向而行迎难而上,勇敢的战斗在一线。

  非常时期,白衣执甲,挺身而出的平凡人都是该被铭记的英雄。

标 签全家重回末世前 司凡凡王浩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