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阮立夏冷枭彻小说_总裁的心尖丑妻阮立夏冷枭彻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403 ℃
阮立夏冷枭彻小说_总裁的心尖丑妻阮立夏冷枭彻

总裁的心尖丑妻

阮立夏冷枭彻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冷枭彻阮立夏的小说《总裁的心尖丑妻》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传闻权势通天、英俊冷冽,杀伐果断的豪门冷少冷枭彻最近要结婚了,大家纷纷好奇究竟是谁才能配得上这位商界大佬,结果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冷少口味不一般,居然喜欢一个丑女!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冷枭彻阮立夏的小说《总裁的心尖丑妻》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传闻权势通天、英俊冷冽,杀伐果断的豪门冷少冷枭彻最近要结婚了,大家纷纷好奇究竟是谁才能配得上这位商界大佬,结果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冷少口味不一般,居然喜欢一个丑女!

免费阅读

  她快步上前,蹲在阮墨冬面前,先将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在小腿处找到一处淤青,裤子上还有几处脚印,如此狼狈的弟弟,让阮立夏心疼不已:“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男孩漂亮的眸子,在看到小胖子时划过一抹怯弱,却只摇摇头,并未开口。

  阮墨冬知道姐姐很辛苦,他不愿意再给姐姐添麻烦了。

  阮立夏见弟弟不肯说,转过身尽量平静的问小男孩:“小弟弟,这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不屑的看了阮立夏一眼,“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都应该滚出去!他就是个小乞丐,吃我丢掉的东西。”

  阮立夏心口一疼,昨天她没来给弟弟带饭来,竟然是这样。

  如此蛮横无理的小孩儿,真是小小年纪不学好。

  家人不管教是吧!她今天就老替天行道,阮立夏将弟弟放上病床。

  撸起袖子,准备将人好好教训一顿。

  “姐姐,不要打他,我没事的。”

  阮墨冬扯扯她的t恤衣角:“姐姐,你昨晚怎么没来,墨冬很想你。”

  触及到弟弟乖巧的眼神,阮立夏鼻尖涌上一股酸涩,她将阮墨冬拥入怀里,借机擦拭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热泪:“都是姐姐不好,姐姐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自从父母出事后,弟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是弟弟唯一的依靠,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的弟弟。

  就在这时,病房门口有了动静,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男人穿着一袭正装,大腹便便的啤酒肚显露无疑,而女人一身鲜艳的红裙,脸上浓妆艳抹,眼神四处打量,嫌弃之情不显于色。

  “哇,救命啊!爸爸妈妈,这里有个丑八怪要打我!”还没等阮立夏放下阮墨冬,病床上的小胖子就有了动静,两只粗壮的腿在空中乱扑腾,嘴里哇哇大哭。

  阮立夏目瞪口呆,小胖子戏这么多?

  门口的女人听闻,立刻踩着恨天高走到阮立夏面前,眼神上下扫视着她,一开口尖酸又刻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动我家宝宝!”

  “阿姨,我姐姐”阮墨冬在阮立夏的怀抱里转过身,想帮阮立夏解释,却被中年女人无情打断。

  “你闭嘴!”女人的视线在阮立夏秀丽的侧颜上停留片刻,再到白净的耳侧,随后翻了个白眼:“这有些人啊,年轻的时候不学好,净做些勾三搭四的勾当,也不怕老了得病。刚刚动手打我宝宝了是吧,我家宝宝要做全身检查,要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跟你没完!”

  有些人脸好心坏,白白糟蹋一张脸,真是造物主的不公,阮立夏感叹。她弯腰将阮墨冬搁置在病床上,怕伤到他。

  再转身面带微笑:“脑子那块一定要好好查查,要是留下什么病根可不好。哦,对了,您最好跟着一块查查,说不定我还真有这隔空伤人的能力呢。”

  “你!”听出了阮立夏的意思,女人食指指着阮立夏微微颤抖,“你个不三不四的放荡东西,出去乱搞还血口喷人。你信不信我让你孩子滚出这家医院!”

  说着就想上去薅阮立夏头发,阮立夏反应迅速动作灵敏,只一侧身就躲过了女人来势汹汹的手,不过,头顶的鸭舌帽却被掀翻。

  乌黑茂密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随后有序落在阮立夏肩后,没了头发的遮挡,阮立夏脸上的胎记便显露出来。

  “啊!怪物!”一时间病房里的小孩纷纷开始哭闹。

  女人勾勾唇,缓步度回穿着西装的男人身边,大声道:“老公,我早就说了,咱们儿子一定要住在豪华单人间,你和院长说说啊,别让什么乡里来的野丫头都能住进来,回头伤了儿子的眼睛,你能负责吗?”

  说着手如藤蔓一般缠上男人的臂膀,胸前的柔软也蹭了上去。果不其然,男人拍拍她的手,开了口:“一会我就和老杨说说去,让她们滚出这家医院。欸,也不用一会了,咱不是有保镖吗?来,把她给我轰出去。”

  话音刚落,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黑色西装勾勒出紧实的肌肉,带着墨镜一脸凶残。

  阮立夏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拨号,就在一瞬,一个健壮的男人不由分说地夺去她的手机。

  手心落了空,下一秒,弱小的身体被男人轻松地拖到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单薄的衣物和细嫩的皮肤无情地摩擦着地面,腿上传来一阵火辣辣地疼痛感。

  女人不屑地看着阮立夏,“从这里爬出去,没爬一步就喊一句我错了。到时候我就原谅你。”

  欺人太甚!阮立夏胸口剧烈起伏,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目光沉了沉,对女人道:“你过来,我想先给你道个歉。”

  “呵,算你识相。”女人嘴角勾勒出一个满意的弧度,走到阮立夏面前,整理了一下衣裙,蹲了下去。

  “呸!”一口口水吐到女人脸上,阮立夏拔高音量:“你休想!”

  女人霍然起身,捂着脸不敢置信,声音里带着委屈:“老公!”

  得到男人眼神示意的保镖上前,对着阮立夏挥舞着拳头。

  阮立夏趴在地上很快没了反抗的力气,脑子里混沌一片,眼前只能看见模糊的人影,耳边还有阮墨冬带着哭腔的喊“姐姐”,染着血迹的手艰难的抬起:“别别哭”

  下一秒却又垂直落下,重重地无力感使阮立夏皱皱眉,心里却那么不甘。

  突然间,病房门被猛地推开。

  一群黑衣人齐刷刷地闯了进来,屋内的人有一瞬间怔楞,下一瞬就被狠狠按压在墙上。

  一片寂静声里,脚步声响起。

  先入眼的是一双黑色手工皮鞋,泛着锃亮的光芒,沉稳有力地踏在地面上,随后是一身裁剪得体地黑色西装裤包裹着男人笔挺修长的双腿,最后是男人冷峻鲜明的脸庞,冷酷锐利的眼神是阮立夏最后的记忆。

  看着地上晕死过去的女人,冷枭彻冷笑出声:“我的女人,你们也敢碰?”

  “你算什么东西!放开我!”女人被压制在墙上挣扎,“知道我们是谁吗?信不信立马让你们滚蛋!”

  冷枭彻蹲下 身,伸出修长的手臂,将阮立夏纤细有致的身姿轻轻揽入怀中抱起,清冽的眸子迸射出一道寒光,“是吗?我,翘首以待。”

  “带走处理。”言简意赅的五个字,犹如一把锋刃的刀子,锐利准确的插在那两个不知好歹的人身上。

  急救室门口,红灯闪烁。

  冷枭彻身姿挺拔,一双深邃冷冽的眸子紧紧盯着紧闭的大门,回想起刚刚阮立夏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机的样子,周围散发着的寒意不禁更重。

  急救时间差不多持续半小时,随着红灯的熄灭,很快就听见了车轮轱辘转动的声音,阮立夏被推了出来,身边是两名身穿蓝色手术服的医生。

  其中一位医生摘下口罩,对上冷枭彻投来的视线,硬着头皮说道:“病人病人没什么大碍,这些伤看着有些吓人,但都是皮外伤。”

  他是A市外科的一把手,今天本该是他休息,被火急火燎的叫来,还以为是什么棘手的病情,没想到只是擦伤而已,他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有些无语。

  “恩。”冷枭彻下巴略挑,示意护工将阮立夏推进豪华VIP病房,在走廊里抽完一支烟才走了进去。

  护工看他进来起身离开,病房里又恢复一片寂静,只剩下滴滴哒哒的心电图声音,传入耳畔。

  冷枭彻狭长幽沉的眸子凌厉的眯起,微微侧眸看向病床上,一张苍白脆弱的小脸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心里蓦地一沉。

  就在这时,病房里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柔弱嗓音。

  “水……”

  冷枭彻漆黑浓墨的眸子瞬间紧缩起来,朝着床上的清瘦娇小的身躯看了过去。

  女人嘴唇微张,如同两片静静盛开的花瓣,一张一合。

  冷枭彻剑眉轻蹙,冷着脸接过半杯水,强硬的放在了阮立夏的唇边,微微倾斜了几分。

  阮立夏无意似的抿了两下,却是被温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侧颜上那块红印也跟着惨白了几分。

  冷枭彻黑眸浓得跟墨染般似的,幽光一闪,迅速收回水杯。

  “渴……”阮立夏静静的闭上眼呢喃着,精致的眉眼拧成一团,微微舔了下唇瓣。

  冷枭彻一颗冰冷的心莫名的颤了下,脑海中闪过那天柔软触感的暧 昧一幕,女人生涩地舔舐着他的唇,丁香小舌和他的紧紧缠绕

  那种感觉

  他喉头滚动,小腹突然有些紧绷,稍稍倾身,两片薄唇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咳咳”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响起,惊醒了冷枭彻,冷枭彻飞速起身,脸上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尴尬。

  五脏六腑传来的痛意使得阮立夏眉头紧蹙,身体像是被一辆大卡车碾压过一般,她费劲的睁开眼。

  入眼的是男人冷峻如雕的面容,是冷枭彻。

  意识渐渐回笼,阮立夏舔舔干涸的唇瓣,声音沙哑:“我弟弟呢?”


标 签总裁的心尖丑妻 阮立夏 冷枭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