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盛寒裴暮小说章节_你是躲不过的劫盛寒裴暮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89 ℃
盛寒裴暮小说章节_你是躲不过的劫盛寒裴暮

你是躲不过的劫

盛寒裴暮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裴暮盛寒的小说《你是躲不过的劫》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面试,让盛寒和裴暮意外重逢,看着眼前男人充满侵略的眼神,盛寒便知道,她这辈子是躲不开裴暮这个劫了,这就是她的命,无法改变的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裴暮盛寒的小说《你是躲不过的劫》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面试,让盛寒和裴暮意外重逢,看着眼前男人充满侵略的眼神,盛寒便知道,她这辈子是躲不开裴暮这个劫了,这就是她的命,无法改变的命....

免费阅读

  打开水龙头,盛寒靠着洗手台轻声哽咽了起来。

  一种令她崩溃的无力感从灵魂深处冒了出来,她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憎恨自己。

  恨自己这么懦弱,很自己当初为什么跟那样一个男人纠缠了半年。

  “我记得,你以前哪怕被羞辱到极致都不会哭的。”

  腰上忽然环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吓得盛寒霍然转身,看到裴暮站得笔挺地紧贴在她身后。

  裴暮比她高好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在睥睨一只蝼蚁。

  盛寒不由分说抓起洗手台上一瓶洗手液就朝裴暮砸了过去,但无用,他轻而易举扣住了她的手,取下洗手液又放回原处。

  “怎么,很稀罕那20k的工作?”裴暮把盛寒的手用力反在身后,身体紧贴着她,“我以为你是老张让乔斐然介绍给我的女人。”

  盛寒咬牙切齿地道:“你以为,我曾经作践了自己六个月,还会继续作践下去吗?”

  是的,她后悔。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她宁可死在继父他们手里,也绝不会去沾惹裴暮这种混蛋。

  “你居然把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形容成作践自己?”

  裴暮脸一沉,头倏然凑近盛寒,那满身凌厉和寒意扑面而来,吓得盛寒背脊发凉。

  ——她依然本能地怕他,骨子里就怕。

  其实作为男人来说,裴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物,颜值高,身形挺拔,又有才又多金。

  可与盛寒来说,他就是个魔鬼,曾经活活把她踩到地狱里的魔鬼。

  “其实吧,咱们完全可以继续当年的约定,这样你就不用惦记那20k薪水了,你觉着呢?”

  裴暮故意用身体压着盛寒,头也靠了过来,几乎贴着她耳朵道:“虽然过去了三年,我本人对你的兴趣依然没减半分。”

  “你滚蛋!”盛寒眼圈倏然就红了,泪光在眼底打转,耻辱与狼狈并存,“裴暮你真无耻!”

  裴暮耸耸肩,对这个评价很不以为意,作为商人,不无耻反倒不正常。

  “还去吃饭吗?”他问道。

  “我怎么不吃?”

  盛寒生生把泪忍了回去,一把推开裴暮又回到了饭局上。这会儿菜都已经上齐了,老张还开了一瓶茅台。

  乔斐然看到盛寒和裴暮一前一后地进来,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寒寒,你马上要进入裴总麾下,可得把握机会讨好老板。”

  盛寒瞥了眼裴暮,冷笑道:“是呢,裴总这么给我面子,那我先敬您一杯如何?”

  她知道裴暮的酒量不好,虽不是一杯倒,但有些酒精过敏,一喝酒全身上下都是红的,严重的时候还会发丘疹。

  裴暮也没推辞,端起酒杯斜睨着盛寒笑道:“要不,咱们来喝个交杯酒如何?”

  盛寒:“……”

  接下来,盛寒仗着自己酒量比裴暮好,一个劲地猛灌他。接连喝了好几杯过后,裴暮的脸就红得发青。

  老张和乔斐然以为盛寒开窍了要准备放大招勾搭裴暮,两人相视一笑,急忙买好单就走了,给他们制造机会。

  两人一走,盛寒脸上佯装的笑意瞬间灰飞烟灭,她端了杯酒走到裴暮跟前,怒视着他。

  很多个夜晚辗转难眠时,都会想起这个让她痛不欲生的男人。他就像是刻在她身上的疤,她用刀剜都剜不掉。

  这个遇见,着实不应该来。

  盛寒靠着桌沿,努力忍着泪:“裴暮,我曾经想过这辈子还会不会遇见你,遇见你过后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是继续低眉顺目,还是装作不认识。”

  裴暮微眯起眼睛瞅她,眼缝里的光亮得灼人。他虽然醉,但也不是神志不清,人都说酒醉心明白,好像是真的。

  “可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见面方式!”盛寒敛下眸子,眼圈都是泪,“裴暮,我们难道连好聚好散都做不到吗?你为什么要一再讽刺我,打压我!你如此对待一个女人,还是人吗?”

  说到伤心处,盛寒狠狠捏住裴暮的下颚,直接把一杯酒硬给他灌了下去。

  但裴暮并不抵抗,甚至很配合地喝掉了那一杯酒。

  “你这个魔鬼,你这吸血鬼!”

  盛寒把杯子往地上一砸,扑上去揪住了裴暮的衣领子,“裴暮,你知道我为了拿到裴氏的offer做了多少努力吗?你知道我跟多少个人拼那个职位吗?你知道我有多需要钱吗?你知道我这三年怎么过的吗?”

  谁懂她的苦,懂她的悲?

  她哭得撕心裂肺:“是,我确实很下作,可你难道又很高尚吗?你如此逼我究竟为哪般?”

  盛寒压抑了三年的情绪在这一刻迸发,变得歇斯底里。

  这么多年,裴暮是唯一一个让她尝到卑微到极致是什么滋味的男人,她恨透了他。

  饭店的老板和厨师闻讯都出来了,瞄了他们一眼后又装着什么都没看到似的离开了。

  开私人餐馆的人,对这事儿大概也是司空见惯。

  裴暮大概是真醉了,脸色逐渐发白,隐隐透着些青。他半眯着眼盯着盛寒,依旧那般盛气凌人。

  好久,他才说道:“你这么恨我?”

  盛寒被他刺激得尖叫:“我不该恨吗?我他妈不该恨你吗?你毁了我啊,活生生毁了我你知不知道?”

  裴暮扬起唇,“你不诚实,每次你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身体都反应都很强烈,那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吗?”

  “……”

  盛寒顿时满脸涨红,扬起手就是一耳光抽了上去,但又被裴暮捏住了手腕,便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你这个禽 兽!”

  裴暮蹙了蹙眉,不悦地道:“以前你不喜欢骂人,怎么过了三年变得这么张牙舞爪的?”

  怎么会变得张牙舞爪?

  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还指望她静若止水温文儒雅?

  笑话!

  盛寒抽了下手,抽不动。被裴暮一扯,反倒无法控制地朝他身上撞去,于是他一手搂着她的腰,直接吻了过来。

  裴暮的力气很大,毕竟是能够一挑十的人。盛寒被他锁在臂弯里风卷残云一般咬着,啃着,挣都挣不开。

  “混……唔,放开……”

  唇齿相依,盛寒满身颤栗,生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吃力地想要推开裴暮,他却将她搂得更紧。

  但转瞬间,裴暮齿间竟漫出一股浓烈的血腥气,他一把推开了盛寒,支起身子紧抿着唇,脸忽然间变得煞白。

  “无耻!”

  盛寒忍无可忍甩了裴暮一巴掌,谁料他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血溅了她一身,一脸。

  她顿时呆若木鸡。

  裴暮似乎很痛苦,拧着眉,死咬着齿关,眉眼间很快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顺着额角流淌。

  窗边浅浅的阳光落在他脸上,竟意外地照出了一层土黄色,那是病入膏肓的人才有的气色。

  她,她打的?

  盛寒心里有些发憷,嘴上却很恶毒,她狠狠抹了把脸上血迹,道:“怎么,做坏事遭报应了吧?”

  裴暮没吭声,抬头望着盛寒,眼底的光忽然间变得很怪异。一缕血迹从他唇角慢慢溢出来,很是触目惊心。

  裴暮是那种永远居高临下的人,所以即便狼狈成这样也透着几分狂傲。那种气质是与生俱来,一般人没有的。

  盛寒没见过裴暮这个样子,心里很害怕,怕出人命。她本想着打个120,但很快放弃了这念头。

  无论如何,裴暮还轮不到她来同情,他身后那些燕燕莺莺多的是。

  于是她问他,“需要我帮你叫那些红粉知己来吗?”

  裴暮吃力地支了支身体,冷冷道:“滚!”

  “——哼!”

  盛寒起身直接朝洗手间走了过去,对着镜子把脸上的血迹擦了,又稍微补了补妆,磨蹭了大约半个小时。

  她不想看到裴暮,看到他就会想起当年,就会想起那些令她很不快乐的日子。

  这么多年,那段日子非但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淡却,反倒令她越来越介怀,她真的后悔了,悔不当初。

  许久,盛寒从洗手间出来时,裴暮果然已经离开了。

  餐厅老板在收拾碗筷,看到她语重心长地道:“小姐,裴先生上一次在这里喝酒也吐血了,不过没有这次严重,他刚才走的时候踉踉跄跄的,你快跟过去看看吧。”

  “……哦,这倒不用,我跟他也不太熟!”

  盛寒漫不经心应道,她可没那好心去关心裴暮的死活,就像他曾经也没关心过她的死活一样。


标 签你是躲不过的劫 盛寒 裴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