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热推小说徐纺江织章节_爷是病娇得宠着徐纺江织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05 ℃
热推小说徐纺江织章节_爷是病娇得宠着徐纺江织

爷是病娇得宠着

徐纺江织 著

完本免费

小说《爷是病娇得宠着》的主角是徐纺江织,作者是顾南西,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徐纺江织主要讲述了:徐纺知道自己是个怪物,她从小就和别的人不一样。她水陆两栖,还有超出人类的能力,别的人要么怕她要么想利用她,只有江织和其他人不一样,江织说爱她,说要娶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徐纺江织小说名字,徐纺江织小说章节列表,徐纺江织全文免费阅读,徐纺江织小说大结局,徐纺江织小说完整版,小说《爷是病娇得宠着》的主角是徐纺江织,作者是顾南西,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徐纺江织主要讲述了:徐纺知道自己是个怪物,她从小就和别的人不一样。她水陆两栖,还有超出人类的能力,别的人要么怕她要么想利用她,只有江织和其他人不一样,江织说爱她,说要娶她。

免费阅读

  江织喝的那个牛奶是进口的牌子,周徐纺在官网上订了两箱,要一周才能到货,还有她喜欢的那个棉花糖的牌子,网上也没货了。

  她套了件帽子很大的黑色风衣,去了小区的超市,这个点,超市里只有温白杨在。

  她问温白杨:“那个粉色包装的棉花糖,还没有吗?”

  温白杨写道:“没货了。”她的字好看,写得很端正,“好像停产了。”

  怪不得网上也买不到,周徐纺拧眉,有点失落地拿了别的牌子的棉花糖,结账的时候:“我以后也会在这里兼职,一三五晚上十一点到一点。”

  职业跑腿人的雇佣金很高,但并不是经常有任务,她的时间很空余,可以打很多工。

  温白杨咧嘴,露出几颗白牙,她从帆布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一个鸡蛋出来,递给周徐纺。

  周徐纺帽子还戴着,就露出小半张脸:“给我吗?”

  温白杨点头,在纸上写道:“是土鸡蛋。”

  真是个好人。

  周徐纺其实是有些怕生人的,因为没有社交,戒备心很重,唯独温白杨,让她觉得放松,她喜欢她,最喜欢她脸颊的两团高原红。

  “谢谢。”她接了她的土鸡蛋,但没有碰到她的手,“你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土鸡吗?”

  温白杨点头。

  连着一周,周徐纺都没有接到群演的活儿,十月过后,寒流来袭。

  周一,群头才发来消息,要二十个群演,周徐纺报了名,把买好的土鸡和牛奶装进黑色旅行包里,一早就背去了剧组。

  约摸八点半,一辆一点都不低调的跑车开进了影视城。

  车座后面,放了个漂亮精致的玻璃盒,里面装了棉花糖。

  江织拿了颗,扔进嘴里,还没嚼,便狠狠拧了一下眉头,立刻用手绢包着,吐了出来,原本就有起床气,这下脸色更不好了。

  “换了牌子?”

  阿晚嗯了声:“之前那个牌子的卖完了。”

  “换回来。”

  阿晚瘪瘪嘴,因为块头大,缩在跑车的主驾驶里,显得非常不和谐,有点滑稽:“我问了很多地方,没有了。”

  江织眼皮都没抬一下:“换回来。”

  “……”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阿晚:“哦。”养家糊口,太不容易,阿晚惆怅地看了一眼车窗外,“江少。”

  “嗯。”江织没睡醒,恹恹的,精神不振。

  “那个贴膜的。”阿晚不知道那个贴膜的叫什么。

  江织掀了掀眼皮,睡眼惺忪,瞧见路灯旁蹲了个人,穿一身黑,背着个很大的旅行包,帽子扣在脑袋上,看不清脸,就露出个乌黑的脑袋。

  成天穿得很个贼似的!

  江织直起腰,换了个坐姿:“靠边停。”

  阿晚停了车。

  江织把车窗摇下来。

  阿晚又按了一下喇叭。

  周徐纺脑袋才抬起来,习惯性地把帽子往下拽了拽,有点木然,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眼神也空。

  她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走过去,站定在离车窗一米的地方:“你的手好了吗?”

  声音微带着凉意,什么起伏都没有。

  怪人。

  江织嗯了声。

  “这个送给你,赔礼。”

  江织凝眸,目光不偏不倚,与她撞上。

  这双眼睛,黑白分明里透着的全是冷漠,又过分的干净清澈,难怪似是相识,太像那个葬身在火海里的少年。

  他失神了许久,目光才挪开,瞧了一眼她那个黑色背包,随后,目光落在了她手背上。

  也难怪,成天把自己包成这样,不见太阳,白得像只鬼。

  主驾驶的阿晚咳了一声,以提醒雇主,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的手不好,等雇主收回视线了,才用眼神请示。

  然后,出乎意料地,雇主点了头。

  阿晚这才下车去,接过那个背包,还挺重。

  周徐纺送完礼,一句话不多说,走了。

  阿晚把背包放在旁边的座位上:“江少,要不要打开看看?”

  等车开进了停车位,阿晚就听见后面那位说:“打开。”

  “哦。”

  阿晚停稳了车,把背包抱起来,放在腿上,拉开拉链——

  “咯!”

  阿晚目瞪口呆,腿上,一对眼珠子与他大眼瞪小眼,那物伸长了脖子,朝他叫嚣:“咯咯咯咯咯咯……”

  一股鸡屎味扑鼻而来,阿晚呆滞了一下:“是……只鸡。”

  江织:“……”

  乔南楚问过他,怎么会对一个开罪过自己的人网开一面,毕竟,他的确没什么善心。他想大概因为这个人古怪得十足,古怪得会让所有事情都朝着匪夷所思的方向发展。

  比如,这只鸡的存在,和接下来所有由一只鸡引发的事端。

  九点,演员们都已经换好了戏服,化好了妆,就等大导演开拍。

  方理想作为新晋的织女郎,旗袍加身,捏着把舞女专用的羽毛扇,走起猫步来,那也是风情万种啊。

  大导演果然眼光毒辣,一挑一个准。

  方理想穿着她的新戏服,在周徐纺面前转了个圈圈,嘴角荡开两个梨涡:“好看不?”

  周徐纺穿着麻布衣裳:“嗯。”

  “徐纺,你玩微博不?”

  她摇头。

  “带手机了没?”

  她摸摸裤子口袋:“今天带了。”

  方理想掏出自个儿的手机:“你加我。”她一幅苟富贵不相忘的表情,很是豪情万丈,“以后谁再拖欠你工钱,就跟我说,乌拉拉氏·理想给你撑腰!”

  周徐纺点头,低着头话不多。

  加完好友,乌拉拉氏·理想穿着旗袍亚洲蹲,一打开微博,惊呆了:“唉呀妈呀!”乌拉拉氏一拍大腿,“大公司就是牛逼,给我买了好多僵尸粉呐。”

  方理想当上《无野》的女二之后,就有不少经纪公司找她签约,方理想是个有理想的姑娘,考虑都没考虑,直接签了影视行业的龙头公司——宝光。

  “我们老总和江导还是发小呢。”方理想是个八卦通,跑了四年龙套,知悉各路小道消息。

  周徐纺荒荒凉的目光里,有了点神采。

  难得她对什么有兴趣,方理想就跟她唠起来了:“帝都薛家的小薛二爷听说过没?”

  周徐纺摇头。

  方理想就跟她科普了:“你下个微博,隔三差五就能看见他了。”

  周徐纺不怎么上网,不是很清楚:“他也是艺人吗?”

  “不是。”服装组的助手小姐姐问吃不吃鸡爪,方理想不客气地拿了一只在啃,边说,“他的枕边人都是艺人。”

  周徐纺不明觉厉。

  方理想又啃了一口爪子,感叹啊:“哎,不知道是多少女孩子的劫啊。”她是个正义凛然的姑娘,愤愤地一口咬断了鸡爪,“早晚老天收了他!”

  周徐纺没接话,仰头看着一处,目不转睛。

  方理想顺着她的视线瞧过去,哦,导演终于到了:“你又在看江导?”

  她蹲在不起眼的角落,表情很平静:“他好看。”

  她喜欢看漂亮的东西,比如她的棉花糖盒子。

  “江导是同性恋。”方理想掩嘴,小声地告诉周徐纺,“圈子里有传闻,他跟小薛二爷是一对。”

  周徐纺再次不明觉厉。

  十分钟后,赵副导演举了个喇叭,通知:“马上开拍了,十分钟准备。”

  聊天的群众演员们一哄而散。

  赵副导演巡查了一周,机器都准备就绪了,就是在角落里瞧见了只鸡,问场务小李:“这里怎么有只鸡?谁放这儿的?”

  小李说:“没注意,应该是道具组的人放的。”

  赵副导环顾了一圈:“那个挑担的群众演员看见没?”吩咐小李,“把鸡放他担子里。”

  小李抓着鸡放进了群众演员的担子里,鸡爪子上绑的带子松了他也没注意,然后,这场戏有爆破的镜头,轰的一声之后——鸡飞狗跳。

  “咯咯咯咯咯咯咯……”

  是只大公鸡,约摸两三斤吧,被炸得满场飞。

  赵副导汗都出来了:“江导,这——”

  江织扔了手里的剧本,往那张垫了厚厚一层毯子的躺椅上一靠:“道具组今天都没带脑子过来?”

  江织舔了舔咳得嫣红的唇:“哪来的鸡?”

  冷不丁,阿晚回:“你的。”

  “……”

  风声里,有他的咳嗽声,隐忍着愠意:“还杵着做什么?”

  阿晚撸起袖子,加入了抓鸡的行列。

  赵副导也不敢大意,拿着个大喇叭前去指导抓鸡,抓那只杂毛公鸡!

  “你站一号机那边。”

  “你二号机。”

  “围住它!”

  “快,抓住!”

  副导发话,几个男助手和阿晚一窝蜂围上去,将那只鸡逼到了包围圈里,阿晚逮住时机迅速使出了擒拿手,电光火石间,那鸡拔地而起,一飞冲天:“咯咯咯咯咯……”

  一阵扑通后,只见那只鸡径直朝着一个方向扑过去,阿晚定睛一看。

  赵副导一拍脑袋,完了。

  只见那杂毛公鸡落在了卧病在榻的大导演肩上,顿时,全场噤若寒蝉,随后,只听见噗叽一声,一坨鸡屎飞流欲下,将掉未掉……

  所有人,呼吸都屏住了!

  仿佛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江织彻底傻了,脸色那叫一个惨白。

  江织浑身僵硬:“快、快弄走。”

  声儿都发抖了。

  阿晚就怕他一口气上不来会厥过去,这位小少爷娇贵得很,爱干净的毛病有多严重他很清楚。

  “您别动。”阿晚严肃地嘱咐,“千万别动,鸡屎会掉。”

  “……”

  江织发白的脸,黑了:“那你他妈想让我怎么着?”

  阿晚也不知道怎么着,犹豫了许久,才往前挪了一小步,伸手,还没够到,突然——

  赵副导脸上落了一根鸡毛,他鼻子一痒。

  “阿嚏!”

  几乎同时,那只杂毛公鸡翅膀扑腾,一跃而起。

  “咯咯咯咯!”

  漫天鸡毛里,有一坨黑色的东西,直直朝江织的灰色毛衣上甩去,他整个人完全僵住,下意识合上眼。

  “咯!”

  一阵风突然刮过去,卷着鸡毛起起落落,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个身穿麻衣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见她整个人朝导演压上去,那坨鸡屎随即落在了她的麻布衣裳上。

  “嗯!”

  江织被重力压得闷哼了声,蓦地睁开了眼,对上一双透亮的眸子,像一望无际的夜幕,黑沉沉的,无波无痕。

  周徐纺。

  莫名其妙地,江织整张脸都红了:“你、你……咳咳咳咳咳……”

  一口气堵在了喉咙,他咳红了眼。

  周徐纺趴着,眨了眨眼睛。

  他朝她吼:“你起开!”

  “哦。”

  周徐纺想了想,问:“你有没有事?”

  她脸包着,就露出一双丹凤眼,那眼睛,分明冷冷清清的,却烫得江织心头一热,他压住喉头的痒意:“你、你离我远点!”

  又结巴了。

  江织攥着拳头,恼得浑身发热。

  她就后退了五步。

  阿晚这时候上前询问:“江少,您怎么样了?”

  脸好红啊,耳朵也红,锁骨都红了,不对劲。

  江织单手撑着躺椅,额头有一层薄薄的汗,因为喘,吐字无力:“你觉得呢?”

  阿晚觉得吧,雇主是真身娇肉贵,便体贴地说:“你好像被压坏了,要不要我帮你叫薛医生过来?”

  江织舔了舔牙,一把扯过外套穿上:“你他妈给老子滚!” “全部滚!”

  方理想赶紧过来,把周徐纺拉走了,赵副导都不敢吱声,用眼神示意大家撤退。

  不过,阿晚不敢真滚,跟上去了。

  “我好像又闯祸了。”周徐纺看了一眼那只还在扑腾的杂毛公鸡,眉头紧紧皱着。

  方理想安慰她:“不怪你,都是那只鸡的错。”

  她耷拉着眼皮:“那只鸡是我送的。”

  方理想:“……”

  怎么回事,越看越觉得周徐纺冷萌冷萌的。

  导演的休息室里,有浴室。

  江织洗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水温开得高,他皮肤本就白,被蒸得通红。

  阿晚在门口:“江少。”

  “滚进来。”

  阿晚畏手畏脚地进去,低着头,默默无声地把衣服搁下,打算闪人。

  “林晚晚。”

  “……”

  能不能别叫这个名字!他也有男子汉的尊严的,阿晚抬了个头:“您吩咐。”

  江织穿着柔软的白色浴袍,领口松垮垮的,头发还没擦干,水滴顺着侧脸轮廓,滑进衣领里:“去把那只鸡宰了。”

  “哦。”

  阿晚偷偷瞄了一眼雇主的领口,那是什么神仙锁骨啊,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冰肌玉骨,还是糙一点好。

  江织用毛巾揉了一把头发:“还不出去?”

  “哦。”阿晚走到门口,还是没忍住,回头,“江少,我有一个发现。”

  “说。”

  阿晚就说了:“我觉得那个贴膜的看上您的美色了。”

  “从哪看出来的?”江织拉着浴袍嗅了嗅,总觉得还有味儿,嫌弃地用毛巾反复擦着脖子,那一片皮肤被他擦得发热。

  阿晚的理由是:“她给您挡鸡屎,这铁定是真爱!”

  江织动作停下,抬起眼皮:“别再提那个字。”

  现在提都不能提鸡了。

  阿晚识趣地改口:“她给您挡屎了。”

  刚说完,一个牛奶罐砸得他眼花缭乱。

  “……”

  打工不容易啊。

  阿晚揉揉脑袋,默默地退了,眼角余光扫到了桌子上,诶?不是嫌弃那箱牛奶有鸡屎味儿吗,怎么还开箱了?

  雇主的心,海底的针!

  晚上八点,浮生居里奏起了管弦丝竹,这帝都的销魂窟不少,大多奢靡,不像这浮生居,雅致得很。

  梅兰菊竹,壁画绘得精致,画前,依着一双男女,衣着光鲜。

  女人柔若无骨地靠着墙,笑得风情万种:“小二爷。”

  男人嘴角勾着,两分不悦:“二爷就二爷,什么小二爷。”

  帝都的二爷不止一位,可这浮生居的常客里就一位二爷,薛家的小二爷。

  女人识趣地换了称呼:“二爷,一起喝一杯?人家今晚,想和你好好的沟通一下,嗯?”


标 签爷是病娇得宠着 徐纺 江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