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逃离他的爱小说_阎苑廷叶宁小说逃离他的爱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75 ℃
逃离他的爱小说_阎苑廷叶宁小说逃离他的爱

阎苑廷叶宁小说

逃离他的爱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阎苑廷叶宁的小说《逃离他的爱》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宁的婚姻随着阎苑廷心上人的回归而结束,签好离婚协议的当晚,她收拾东西远走他国,五年后再重逢,叶宁身边多了位未婚夫,阎苑廷将人堵在洗手间内问道:“我怎么不知道阎太太身边还出现别的男人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阎苑廷叶宁的小说《逃离他的爱》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宁的婚姻随着阎苑廷心上人的回归而结束,签好离婚协议的当晚,她收拾东西远走他国,五年后再重逢,叶宁身边多了位未婚夫,阎苑廷将人堵在洗手间内问道:“我怎么不知道阎太太身边还出现别的男人了?”

免费阅读

  中午,艳阳高照,叶宁站在希儋娱乐城外,看着这金光闪闪的几个字刺得眼睛都有些生疼。

  “要想救你父亲,就别板着一张冷脸,给我笑。”耳边传来魔鬼般的凛冽嗓音。

  叶宁呼吸微滞,扭头看向旁边高大俊朗的男人,扯了扯唇,努力扬起一抹笑。

  阎苑廷那双沉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嘲讽道,“笑得还真是难看。”

  叶宁心细微地刺疼了一下,阎苑廷迈着长腿掠过她,走进大堂,她抿住唇,抬步跟了上去。

  随着阎苑廷去到包厢。

  “阎总,您来了。”一名中年男人迎面走来。

  阎苑廷温和道,“魏总好久不见。”

  魏总看到旁边的叶宁眼眸一亮,“哟,这是叶秘书吧?”

  叶宁礼貌道,“魏总,您好。”

  魏总握上叶宁的手,捏了捏她白嫩嫩的小手,对着阎苑廷笑,“阎总,这叶秘书化了妆,漂亮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阎苑廷眼底掠过一抹寒光,面无表情地掠过他,“不过就是庸脂俗粉,魏总太抬举她了。”

  “阎总这话说的。”魏总猥琐地摸了摸叶宁的手,“庸脂俗粉哪有叶秘书漂亮。”

  叶宁压下心中的厌恶,缩回手,“魏总,取笑了。”

  她走到阎苑廷旁边入座。

  服务员很快上菜,酒局一般是促进关系的好地方,特别是在有女人做伴,美酒相陪的情况下,大家很快就称兄道弟了起来。

  有人陆续朝阎苑廷敬酒,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喝上小口,子然独立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阎总,我敬你一杯?”一名魅力十足的女人婀娜多姿走到阎苑廷的跟前,举着杯酒,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男人顺势搂住女人的腰,轻佻勾起她的下颚,笑,“你不喂我,我怎么喝?嗯?”

  叶宁夹菜的手抖了一下。

  女人狂喜,忙端着酒杯往他嘴里送。

  叶宁心脏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忽然一只肥胖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魏总醉醺醺道,“叶秘书……来来来,你陪我喝一杯酒。”

  阎苑廷眼底掠过一道诡异的暗光,玩味地转动红酒杯,跟坐在膝盖上的美女谈笑着,看不清任何神色。

  “魏总哪的话。”叶宁心底闪过一丝反感,站起身,不动声色地推开他,“这一杯该是我敬你才对。”

  “诶,敬酒可不是这么敬的。”魏总坐在椅子上,一把将叶宁拉在腿上,猥琐地笑道,“你应该要学那美女敬阎总一样敬我才对。”

  烟味混合着酒气喷打在脸上,叶宁简直作呕,想到她爸还关在监狱里,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端起一杯酒,递到他唇边,“魏总,您请。”

  阎苑廷冰眸倏地笼上渗人的寒意。

  魏总将酒喝下去,大手还不忘趁机往叶宁后背摸了摸。

  叶宁紧咬牙关,保持着礼貌,“魏总,您跟我们公司合约的事?”

  “合同的事不急。”女秘书陪客户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看阎苑廷没反应,魏总更大胆了。

  他往叶宁身上嗅了嗅,“叶秘书,只要你今晚陪我,那合约我就……”

  叶宁刷地一下站起身,声音有点冷,“魏总,你醉了。”

  魏总一把将叶宁拉回原位,大手猥琐地摸上叶宁的大腿,“醉了做起来才欲仙欲死么,离开阎总跟我怎么样?我保证,保管比你待在阎总身边好上……”

  “哗啦!”忍无可忍,叶宁一杯红酒泼了过去。

  “你特么敢泼我?”魏总顿时火了,一巴掌抡过去。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攥住男人的手腕。

  叶宁看到挡在她面前的阎苑廷,微微失神了一下。

  魏总怒目横眉,怒道,“阎总,你什么意思?

  阎苑廷没理他,沉声对着叶宁吩咐,“去车上等我。”

  叶宁复杂地看了眼他,转身走了出去。

  “怎么?”魏总神色不悦,“阎总,这是要为了一个小秘书,而……”

  “砰!”阎苑廷发狠的朝他踹了一脚。

  “哎哟!”魏总猝不及防地被打倒在地,“阎总,你居然为了个女人这么对我,看来咱们的合作也没有必要……”

  他话还没说完,浑身布满煞气的男人杀意腾腾逼近,拢起拳头又对着他的脸重重砸了下去……

  阎苑廷下到停车场的时候,叶宁正安静地坐在车上。

  见他面无表情地走到驾驶座,她仰起头,“对不起,刚才,是我太过冲动了。”

  阎苑廷没理她,直接退档倒车离开。

  车在街上疾驰,叶宁紧抿了红唇,犹豫几秒开口,“要不,我再回去像魏总道个歉?”

  阎苑廷眼底掠过一丝阴霾,猛地一踩油门,叶宁身子往前一扑,又被惯力弹了回来。

  “你的事已经办成了。”阎苑廷冷漠地看向她苍白略有些倦意的脸,深邃的眸光里泛出一丝暗色,“我会遵守承诺,让你爸出狱。滚下车,至少在今天之前,别出现在我视线。”

  叶宁松了口气,“那麻烦阎总了。”

  她拉开门柄,抬步下车,咻地一声,宾利慕尚从她跟前一晃而过。

  做阎苑廷秘书这些年,叶宁自然明白了他刚才那句话,他说,今天之前别出现在他视线,意思很明显,别让她回公司去碍他的眼。

  叶宁打车直接回到了阎家。

  刚进入大厅,习月晴打了通电话过来,“宁宁,爸爸出狱了,替我谢谢苑廷,要是没有他的帮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叶宁悬着的心落下,“爸没事就好。”

  母女俩随便话了话家常,便结束了电话。

  阎苑廷要她去陪魏总拿下今年的合同,饭局上,她不止没能跟魏总谈下生意,还得罪了他,魏总向来极好面子,她让他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了脸,势必会对两家公司合作有影响。

  阎苑廷非但没有计较,甚至还替她解了围,叶宁几乎有些琢磨不透他了。不过,他今天也的确是帮了她一个很大的忙。

  冲完凉,叶宁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还是发了条短信给阎苑廷,【酒局的事,谢谢你。】

  一分钟后,手机显示信息已读,如往常一样,她发送给他的消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应。

  叶宁默默盯着手机看了很久,终究把手机放在一旁,闭上了眼。

  第二天,因为耽误了点事,叶宁去到公司比平常晚了整整一个小时,企划部的张经理正在她办公室外急得团团转。

  看到她,张经理松了口气,“叶秘书,你可算来了。”

  叶宁今天长头绑着的,极为干净利落,“张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张经理急道,“魏总那边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儿打电话过来,说要跟我们公司取消合作。”

  叶宁脚步一顿,讶异地看着他,“取消合作?”

  昨天阎苑廷不是跟她说,魏总已经答应合作了?

  “是啊。”张经理要奔溃了,“我打电话过去,那边也不说是什么原因,叶秘书,阎总那边,要不麻烦您帮我去说一声?”

  他们老板性格向来阴晴不定,这个时候,也只有叶秘书才能应付得了。

  叶宁眉头皱了一下,推开办公室的门,“晚点我去说。”

  阎苑廷早九点到中午一点开视频会议,结束之后,叶宁去到了总裁办。

  看着坐在办公桌旁认真工作的冷傲男人,叶宁犹豫了几秒,开口,“阎总,魏总那边今天打来电话,说要跟我们公司取消合作。”

  男人面无波澜翻开手中报表,极轻的嗯了一声。

  阎苑廷居然没有责骂她,叶宁心中更愧疚了,“很抱歉,这件事是我引起的。”

  魏氏跟阎氏合作五年,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魏总没有理由会突然变卦,

  唯一的理由,大概就是因为她了。

  叶宁低下头,“我会去跟魏总道歉,争取把合同拿回来。”

  “拿回来?”阎苑廷动作一滞,抬起凌厉阴鸷的黑眸,直盯向她,“在他的怀里还没有坐够?还是你认为,我阎苑廷非姓魏的不可?”

  叶宁抬头看他,“阎总,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

  “阎总,萧董那已经谈好了。”助理秘书把一份合同递上来,放在办公桌上。

  阎苑廷没看,面无表情对着叶宁道,“这是我们公司的新客户,你吩咐下去,从今天开始,负责魏总那边业务的人全程跟进萧董。”

  公司的合同都是由叶宁负责保管。

  她拿起合同,两家的订单数量相同,盈利比却比魏总的要高出了几个百分点……

  叶宁的手有些抖,“阎总昨天并不是想借我跟魏总签下合同,而是利用魏总好 色的本能,想借我为由头,跟他解约?”

  心脏像是被捅了一刀,她情绪依旧掩饰的很好,平平静静的,“短时间内,您又怎么会这么快找好下家?实际上,您早就这个打算了吧?”

  她看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从内至外觉得冷,“所以,才这么快跟人签下了合同?”

  “我是商人,商人自然要以公司利益出发。”阎苑廷眼眸一暗,慵懒地坐在椅子上,睨着她,残忍无比的开口,“叶秘书,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你还没有明白这一点?”

  所以,见她被魏总欺负,他才出手。

  他才能在她明明没有按他要求拿下合同的时候,还破天荒的什么也不计较,帮她把她父亲从监狱里救了出来?

  他才能说出那一句,你的事已经办成了?

  他根本就不是发自真心的帮他,而是全程在利用她。

  想到昨晚她发出的那一条道谢的短信,想到她刚才的愧疚,叶宁只觉得无比刺眼跟嘲讽。

  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依旧温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又怎么猜得透。”

  阎苑廷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了。因为不在乎,所以,即便知道他利用她也无所谓是吗?

  黝黑的眸子覆上一沉阴霾,他勾起薄唇,笑意残忍,“有没有人说过,叶秘书笑起来的样子让人看着有怪恶心的。”

  叶宁心被刨开成血淋淋的两半,她弯腰,“阎总要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

  阎苑廷俊脸一冷,“帮我端杯咖啡过来。”

  这些活一直都由助理秘书做的。叶宁转身,走到茶水间,给他端进一杯咖啡。

  阎苑廷没接,冷漠地扫了眼,“烫了。”

  叶宁抿住红唇,转身给他换了杯较凉的咖啡。

  “冷了。”阎苑廷依旧没接,嗓音冷硬如霜。

  叶宁转身,再度给他换了杯她自然为温度适中的咖啡。

  阎苑廷还是没接,他黝黑深邃的眸子凝着她的脸,“尝尝看,这杯咖啡什么滋味?”

  叶宁小浅一口,声音温冷,“苦。”

  “人生没有什么东西是天生下来就甜的,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对等的代价。”阎苑廷低头继续翻开手中报表,声无起伏道,“出去吧。”

  他这是在告诉她,昨晚,他们两个只是交易的关系。他用她解决掉了魏总的事,而他替她救她父亲出狱,她没资格抱怨她。

  叶宁胸口隐约窒息了一下,面上职业化的笑意依旧不减,她弯腰,“是。”转身,径直走了出去。

  踏出办公室,张经理迎面走上来,焦虑道,“叶秘书,怎么样?阎总有没有生气?”

  叶宁神色有些恍惚。

  张经理再唤了句,“叶秘书?”

  叶宁回了神,把手中合同递给他,“这是公司新客户,接管了魏总手上的业务,你把具体资料做个备份,从今天开始跟进它。”

  “这么快就找到新客户了?”张经理惊讶了一下,见叶宁无心答话,拿过合同就匆匆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叶宁着手处理眼前的事,没多久,她就收到了她爸叶康乐打来的电话。

  叶宁犹豫了几秒钟,接通,“爸。”

  “宁宁,爸爸这次能够出狱,多亏了苑廷,我叫你妈买了些菜,今晚,你跟苑廷两个人回来,一起吃顿饭,我们一家人也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

  叶宁没出声。

  “怎么了?怎么不回爸的话?宁宁,是不是跟苑廷吵架了?”叶康乐道,“苑廷工作那么辛苦,你身为她的秘书又是他的老婆,要多体谅体谅一下他。

  要不是苑廷,我现在还关在监狱里呢,没有他,咱们家的公司也早就倒闭了,上个月,公司生产的那批货客户临时反悔不要了,要不是苑廷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那可是一千万的大数目啊。”


标 签阎苑廷叶宁小说 阎苑廷 叶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