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抖音热门唐菀江锦上小说_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唐菀江锦上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91 ℃
抖音热门唐菀江锦上小说_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唐菀江锦上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唐菀江锦上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的主角是唐菀江锦上,是网络当红作者月初姣姣倾心力作,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婚后甜宠言情小说。唐菀江锦上小说主要讲述了:唐家老爷子执意要把自家小孙女唐菀嫁给那个病秧子江五爷,连唐菀自己都觉得随时能守寡,可是婚后唐菀看着某男生龙活虎的样子开始怀疑人生了,说好的慧极必伤缠绵病榻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唐菀江锦上小说名字,唐菀江锦上小说章节列表,唐菀江锦上全文免费阅读,唐菀江锦上小说大结局,唐菀江锦上小说完整版,小说《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的主角是唐菀江锦上,是网络当红作者月初姣姣倾心力作,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婚后甜宠言情小说。唐菀江锦上小说主要讲述了:唐家老爷子执意要把自家小孙女唐菀嫁给那个病秧子江五爷,连唐菀自己都觉得随时能守寡,可是婚后唐菀看着某男生龙活虎的样子开始怀疑人生了,说好的慧极必伤缠绵病榻呢!

免费阅读

  已值午后,骄阳褪去浓烈,风吹过处,尽是凉意。

  江锦上这番话打得张俪云措手不及,她本想趁机找唐菀发作。

  斥责她小题大做,不顾唐家声誉,不念姐妹感情,没想到他两三句话,将自己女儿拍死,居然还把唐菀摘得一干二净。

  张俪云从没一天之内,在一个人身上栽两次跟头,偏生这人她还不能得罪。

  “居然还有这种事!茉茉这都交了什么朋友啊,我早就告诉她,不要随便把刚认识的人往家里带。”张俪云气得牙痒。

  “菀菀,真是对不住。”

  唐菀还没开口,江锦上就说了句,“唐夫人也是刚知道?”

  “五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边好歹是你的地方,就算家里没人说,我以为二小姐也会告诉你的,已经惊动了警察,你才知情,觉得有些意外。”

  江锦上搓揉着手指,声线温柔,字句却戳心。

  唐老眯了眯眼,神情微妙。

  “既然把唐小姐送到家了,那我先走了。”江锦上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小五,我送你。”唐老显然有话想和他单独聊。

  老爷子回来,半刻钟后,张俪云也走了,前院大厅内只有唐菀和他两个人。

  “爷爷,我东西还没收拾,我先回房……”唐菀还没起身,就听到一声长叹。

  “哎呦——老婆子啊,你走得早,那是有福气,现在的孩子太不省心啊……”

  唐菀眼皮狠狠一跳。

  “你说江家这两个孩子吧,都是你当年瞧上的,可惜啊,咱们孙女瞧不上啊,白瞎了你一片苦心。”

  “我答应过你,亲自送菀菀出嫁,老头子这辈子要对你食言了。”

  唐菀硬着头皮坐到他身边,“爷爷,您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什么了?你今天是不是拒绝江小五了。”唐老正色道。

  “您觉得我们合适吗?”

  “那小子有什么不好的,除了……”唐老咳嗽着。

  “命短了点!”

  “不过……”唐老故意扯着嗓门,好像高声就能占理,“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保不齐他就能长命百岁!”

  “再说了,流言这东西怎么能信?”

  “您为什么这么希望我嫁到江家?”唐菀不明白,为什么爷爷对江家迷之执着。

  “我就觉得合适!你要相信爷爷,我这把年纪了,看人不会错的。”

  唐菀悻悻一笑,“您之前去小公园下棋,被人忽悠买了两千块的保健品,你说他长相憨厚老实,后来警察找上门,说你买了一堆假药,还让你配合调查抓人,你忘了?”

  “……”

  唐老气得直哼哼:人活一辈子,谁还遇不到几个骗子啊。

  唐菀回房后,一直想着该怎么还江锦上的人情。

  思来想去,无非就是送礼、请客吃饭,思量一番后,这才发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她没有江锦上的联系方式!

  在她的圈子里,唯一能接触到江家的,只有她爷爷,可她不懂江锦上什么时候回京,这件事不宜拖得太久,只能硬着头皮敲开了老爷子的房门。

  唐老戴着老花镜,眯着眼,翻看他老年机的通讯录,嘴角笑得那叫一个诡异:

  不喜欢还要联系方式,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闷骚?

  唐菀顶着自家爷爷促狭得目光钻回房,没直接给江锦上打电话,而是礼貌地先发了条信息过去。

  【五爷,您好,我是唐菀,您明天有空吗?我想请您吃个饭,如果方便,时间您定,地点我安排。】

  江锦上此时正在酒店,穿得居家随意,膝盖上还搭了条毛毯,面前桌上摆放着一杯热茶,一台电脑,屏幕上几个人挤在一处,显然是在视频。

  “……其实人家不想嫁到我们家也正常,本来就是口头约定,和唐家说清楚就行,总归不是我们家拒婚,也不算对不住唐家,小姑娘不乐意也没法子。”

  “你今天说话也太直接了,什么叫人家愿不愿意嫁给你?你以为自己在求婚吗?”

  “话说咱家小五是第一次单独和女生出去吃饭吧,还被拒绝了?”

  而此时坐在角落,某个做大哥的男人沉声说了句,“只要这姑娘不傻,被拒绝不是意料之中?”

  ……

  江家人挤在一个电脑屏幕前,江锦上从始至终神色淡淡。

  而此时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起看了眼,视线就没离开过!

  “小五啊,没事儿,唐家不行,以后总有其他好姑娘的。”视频上的人还在“安慰”他,“小五?你干嘛呢?谁的信息看这么久。”

  “唐菀的。”江锦上这话说完,视频那头安静下来,他微拧着眉,看向电脑屏幕。

  “她约我出去。”

  此时的江家鸦雀无声,隔了数秒,才彻底炸了!

  “你们希望我去?”江锦上语气温缓,眼风更淡。

  “女生都主动提了,干嘛不去,一定要去!”

  他们毕竟是双方家里撮合的,两人一举一动,双方长辈都会互相通个信儿……

  江家人知道了,也第一时间和唐老通报了两人的“交往”情况!

  翌日

  平江下了细雨,秋意微凉。

  唐菀出门赴约时,老爷子正在客厅,斜靠在藤椅上,看着戏曲频道,跟着哼着小调儿,余光瞥见她换了衣服,提着包出来,撩着眼皮说道,“出门?”

  “嗯,约了个朋友,我中午不回来,您吃完饭,记得把药吃了。”

  唐老冷哼着,“和小五约会啊!”

  唐菀嘴角一抽,她只是去还人情,怎么变成约会了?

  唐菀开车到了江锦上入住的酒店,坐在大厅等了半晌,垂眸看了眼腕表,他已经迟到十几分钟了。

  她拧着眉,这才给他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却并不是本人。

  “唐小姐,抱歉,五爷身体不舒服,恐怕没法赴约了,实在不好意思,让您等这么久。”

  “你们还在酒店?”

  “嗯。”

  “在哪个房间,方便过去吗?”唐菀就在这里,无论出于什么身份,都该去看一下。

  那边似乎也是犹豫了数秒,才说了个房间号,“5520。”

  挂了电话后,那边两个人才互相看着对方。

  “你把她招来,五爷醒了,怕是会弄死你,他一直不喜欢别人进入他的地盘,某人领土意识太强。”

  “那是对同性,唐小姐是女的。”

  “你觉得爷的眼里有男女之分?别等他醒了发脾气,让唐小姐下不来台,多尴尬啊。”

  “……”

  “五爷药吃了吗?他昨晚没睡好,要不给他稍微喂点安眠药?”

  “……”

  唐菀到房间时,推门就是一股子不合季节的暖意,房间温度太高,空调、加湿器都在运作。

  “唐小姐,您来了。”

  “五爷怎么回事?”唐菀手中还提着准备送给江锦上的糕点。

  “老毛病,阴雨天就会这样,可能刚到这边,还不太适应,昨天夜里就很不舒服。”江家人解释。

  “方便去看一下吗?”唐菀很懂规矩。

  “当然可以,不过爷刚睡了。”

  “没关系,我就看看。”人都到了,没理由不看他一眼。

  卧室门一打开,唐菀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人,用得并不是酒店的床单被套,暖灰色,五官柔和的陷入其中。

  好似春日雨打横斜的一支海棠,清隽得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本就天生一张冷白皮,此时嘴角血色褪去,更显病态。

  屋内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药物混合味,床头挂着输液瓶,药水顺着输液管缓缓进入他右侧手背,而他却睡得昏沉。

  “他这个严重吗?”唐菀下意识压低声音。

  “还好,请了医生看过,没大碍。”江家人对此显然是习以为常了。

  唐菀也不可能真的看一眼就走,在房间坐了一会儿,盯着江锦上,若有所思。

  关于他为何生病的传闻非常多,流传最广的有两个版本。

  一是江夫人生他的时候出了事,受到了惊吓,所以他是早产儿,天生病弱。

  另一个版本则是,他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都是他亲哥害的,晚上给他下了慢性毒药,白天还折磨欺负他,就是怕他和自己争继承权。

  而此时守在病床前的江家人手机震动起来,他慌忙接起来,低声说道,语气恭顺:“喂——”

  “他吃药了吗?”因为房间过分安静,电话那头的声音唐菀也能听到一二。

  “还没。”

  “他不吃就给我灌下去!”

  声音低沉喑哑,极具震慑力。

  “这个……”

  话都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这人显然是强势惯了。

  唐菀略微蹙眉,这声音浑厚,听着年纪却不大,还敢这么指挥江家人的,怕也只有某人大哥了……

  对病人用灌的?这么魔鬼?

  这都什么狗屁哥哥!哪有这么对病人的。

  “唐小姐,抱歉,五爷有时不太配合治疗,家里会比较着急。”江家人知道唐菀听到方才的对话,尬笑着解释。

  “没事,可以理解。”

  唐菀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有些观念深入为主,很容易生根。

  她此时对某个大哥没半点好印象,导致以后进了江家,防贼一样提防着某人,生怕他再害了自己“短命”的丈夫。

  *

  唐菀在房间待了会儿,手机来了个电话,她拿着手机走到窗边,落雨的平江城,整个天空都灰蒙一片。

  “喂,爷爷——”

  “怎么样?和小五见面了嘛,下雨天出门不容易,既然出去了,也别急着回来。”

  “他病了,我在他房间,出不去了。”

  “这身子骨怎么比我还差,严不严重啊?要不要我找个医生去看看!”

  “不用……”

  挂了电话,唐菀余光瞥见江锦上输液的药瓶水已经快滴完了。

  此时江家人恰好都不在房内,唐老身体一直不好,每年定期输液,唐菀陪着,简单的医护知识还是了解的。

  刚才她也问过江锦上的身体情况,这是最后一瓶药。

  她直接走到床边,取了点医用透气胶带,准备好棉球,手法娴熟却异常小心的帮他罢了针头,药棉按住,胶带固定。

  针头拔出的瞬间,江锦上眉头微不可查的轻皱了下。

  可能是输入的药水很凉,导致他手心温热,手背却很冰,唐菀略微掀开一点被脚,准备将他的手放被子里。

  猝不及防,手忽然被人反扣住。

  下一秒,身子一跌,撞到他胸口,瞬时心跳加快。

  她呼吸一沉,下意识抬头,跌进对方幽邃的眸子里。

  此时被子被小幅度掀开,挨得近,他身体暖意充容,比寻常人体温更高,她此时半趴在他身上,也不知是谁的心跳声,擂鼓般……

  撞得她呼吸失了序。

  她试图起来,只是这个姿势过于憋屈,而且自己的手还被他反制着,更不能动。

  他手心温度极高,却没紧紧束着她的手腕,扣着,力道不重,只是她挣脱不了。

  江锦上微微挑眉。

  一手可握,手腕好细。

  “唐小姐。”他声音温缓,好似从胸腔引起的共鸣,好巧不巧撞在她耳中,心颤。

  “你的药水滴完了,我给你把针头取了。”

  “抱歉。”江锦上松开手,语气客气而淡漠。

  唐菀这才慌忙直起身子。

  因为方才太突然,输液地方又没及时按压止血,导致胶带崩落,有血珠渗出,唐菀只能又帮他处理了下。

  江家人是估摸着药水要滴完了才推门进来。

  就看到唐菀在帮他处理手背,而他家五爷难得安静得任人摆弄。

  江锦上久病乖张,性子确实有点古怪,很难亲近,唐菀又不是专业医护人员,手法再娴熟,经过刚才的事也难免笨拙。

  江家人却互看一眼,因为他家五爷这行为,在他们看来,已经有些纵容了。

  “好了。”唐菀长舒口气。

  “谢谢。”

  他眯着眼,看着她,眼风温和,唐菀却觉得他眼神有些烫。

  唐菀此时呼吸还有些乱,因为从未和异性如此亲近过。

  养尊处优的手,没有一点茧子,从她手腕滑过……

  由于手心温度偏高,沿路滚烫。

  此时的唐家老宅

  老爷子坐在门口的藤椅上,手指轻叩着膝盖,打着节拍,迎合着电视机里播放的南方小调,拿着他的老年机,正和江家人打电话。

  “……那小五这身体也没法回京啊。”

  “可能要多留几天,只能麻烦您多照顾下了。”

  “这话太见外了,他住酒店也不方便,我打算把他接到家里住,最起码人多,能照应下。”

  “会不会太麻烦啊?”那边语气迟疑。

  “没关系,他生病还住外面,我也不放心。”

  “说真的,我也不太放心……”对方最后无奈得说了句,“那就麻烦您了。”

  江家客厅内,某个做大哥的人,眯了眯眼,眼看着他妈把自己弟弟送了出去,“您擅自做主,不怕小五生气?”

  “平江是个好地方,水土养人,在唐家住段养养病也好,保不齐还能给我带个媳妇回来,千万别学他哥啊……”

  “媳妇不要,儿子不亲的。”

  “……”

  蹲在一侧玩模型的小家伙偏头看了眼被怼的“渣爸”,笑得幸灾乐祸,好似胡萝卜之恨,终于大仇得报。


标 签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唐菀 江锦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