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你最矜贵婉之_林子衿夏怀煦小说婉之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06 ℃
你最矜贵婉之_林子衿夏怀煦小说婉之

林子衿夏怀煦小说

婉之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林子衿夏怀煦的小说名是《你最矜贵》是由婉之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夏怀煦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动心,让经纪人打听后发现对方是一个比他大五岁还带着一个孩子的未婚女人,夏怀煦决定追她,然后发现那女人桃花旺的很,“三宫六院”遍布整个娱乐圈……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子衿夏怀煦的小说名是《你最矜贵》是由婉之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夏怀煦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动心,让经纪人打听后发现对方是一个比他大五岁还带着一个孩子的未婚女人,夏怀煦决定追她,然后发现那女人桃花旺的很,“三宫六院”遍布整个娱乐圈……

免费阅读

  晚上七点半,上海晚高峰还没完全退去,上海最拥挤的三号线依旧是人贴着人。夏怀煦卡在门和一个体重目测200以上的中年男子之间,吉他包跨在前面,小心翼翼护在怀里,左右都贴着人,连扭动下.身子都不能,只好僵直站那儿。好在身高腿长,高出平均身高一大截,头还能呼吸到一点地铁车厢上部的一点新鲜空气。

  一米八八的个头,高出地铁平均身高一大截,在地铁上已经足够醒目。加上出众的相貌,即使顶着一张被挤到生无可恋的脸,也时不时有女生在拥挤的地铁上扭过头来暗戳戳的看他。

  没有感情的地铁到站声响起,原本就挤得动不了的地铁上人开始想像门口挤过来。夏怀煦被挤得一个踉跄,身子前倾。还好身手利索,一只手撑在地铁门上,才避免了自己被身后的两百多斤压成一个肉饼。

  门“滴——”的一声打开,被人流推搡出地铁,他总算舒了一口气。吉他包挎到身后,长腿三步两步跨上楼梯,把挤在扶手电梯里的人甩在身后。

  “怀煦——这儿!”人刚上出站的扶手电梯,就听到周正燚声音从头顶传来,挥着手,在出站口一蹦一跳。穿着白色蓬蓬的羽绒服,像只大型卷毛兔。

  夏怀煦一路狂奔,脚下能卷起风,三步并做两步,奔到几人面前,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手扶膝盖着喘着气和人道歉:“今天去老板那里交了开题报告,出来正好赶上晚高峰,挤了三次才挤上地铁。”

  “我们得快点,时间要来不及了。”陆烨抬手看了眼时间。

  “快走,快走!”周正燚拉着夏怀煦的手就想往前蹿。却被人勾住了卫衣帽子,强行刹车。

  “理一理你那头乱七八糟的卷毛,再走。”一行中唯一性别为女,踩着细高跟,画了淡妆的何灿抱怨到。“还有怀煦你,穿的也太随便了。笑笑姐不是说让你们收拾的帅一点过来么?”

  夏怀煦低头看了眼自己,棉服,牛仔裤,一双红色的AJ——清清爽爽的大学生模样。有些疑惑的看向何灿:“有什么不对的吗?”

  “好了。怀煦脸好,不用收拾也帅。”陆烨今天特意用发胶抓了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

  “笑笑姐到底要我们来见谁呀,也不说说清楚。”

  “去了才知道。再说Echo的票不便宜,看场live也不亏。”夏怀煦拿着手机导航。上海有名的酒吧一条街灯红酒绿,灯影明暗中,勾勒出清俊的下颌线弧度。俊男美女的四人组合,一路走来,吸引了无数目光。

  Echo是上海有名的live house,除了乐队包场演出,其他演出人员都由live house筛选,国内很多知名乐团和歌手,在大火之前,都曾经在这里驻唱过。

  还没走到门口,就见门口停了辆的红色牧马人,在黑夜中十分耀眼。改装过,加大的黑色轮毂像钢刀一般,这个年纪的男生少有不爱车的,四个人忍不住围着转了一圈。

  “店门口能让停车嘛?”周正燚看了下一旁店面门口,疑惑道。Echo算是这条街人气比较旺的店了,哪能让车直直停在自己店门口。

  “大概是老板的车或者老板认识的人的吧……”陆烨勾着周正燚的脖子,“快进去吧,要看等下出门再研究。”

  “看,有熟人~”周正燚指着自己门口那张冰水混合物乐队的海报,“小白他们的乐队。”

  “今天像是校园乐队拼盘。”陆烨看着门口的海报说到。

  进入酒吧之后,演出已经开场,舞台上光耀得刺眼,舞台下人头攒动。大概是因为都是校园乐队,台下围着的都是一张纸青春洋溢的面孔。

  周正燚站在人潮之后,一跳一跳,试图越过攒动的人潮,看清台上人的面孔。

  “好了,笑笑姐定了楼上的包厢,别耽误事。”何灿拎着周正燚的帽子,拖着人上楼。

  几人进入包厢时,楼下正唱到gc,舞台灯耀的刺眼。留着长发的摇滚青年嘶吼着,半跪在舞台面前,手指疯狂拨动这琴弦,长发甩到飞起,燥的不行。

  “过来吧。”见他们进来了,经纪人杨笑招手让几人在窗边的吧台边坐下。

  “笑笑姐,今天让我们见谁啊。”周正燚问到。

  “林子衿,知道么?”杨笑靠在吧台边揉了下周正燚的一头卷毛。

  “啊?”周正燚一脸茫然。

  陆烨对这名字有点耳熟,但仅停留在耳熟的阶段。

  “去年大火的选秀节目的指导老师,歌王陈珂的御用词曲人。你们去翻年度音乐排行榜,前五的歌曲里一定有她的歌。”杨灿翻了个白眼,给几人解释道。“也是,大部分人听歌只会关心谁唱的,并不会关心是谁写的。”

  包厢里暖气开的充足,周正燚和陆烨,一个鼓手一个键盘,都没带乐器,这个年纪的男生大多没有很细致。只有夏怀煦留意到了杨灿穿的厚,又背着贝斯,脱掉贝斯包和脱外套都不方便。体贴的坠在最后,帮她拿下贝斯包,挂好外套。之后才放下自己的吉他,脱下外套。落后几人几步。走到吧台边时,正好听到杨灿的解释。眸光闪烁,带着几分期待,眼睛亮的像洒下了星辰:“笑笑姐你是要请她给我们写歌吗?”

  对着这样一双眼睛,饶是杨笑在业内多年,看多了俊男美女,也不免心旌荡漾,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但她也不敢打包票,怕让几人期望落空,只好提前打好预防针:“不一定能成,她写歌挑,这几年都很少有人和人能约上歌,要不是她最近来上海,也没有机会约上她。”

  “那她来了吗?”周正燚依旧期待满满。

  “楼下呢。本来人已经上楼了,Echo的主理人Elivis听说她来了,请她友情出演,来唱两首歌,这会儿下去准备了。”

  “她这几年很少公开演出了,机会难得,好好听吧。”杨笑看了眼楼下舞台说道,“下一个就是她。”

  几人闻声望下去。舞台上灯光还未亮起,只能看到一个纤细的人影。在上台前和刚才下来的乐队主唱说了两句,然后拿着吉他坐到了舞台中央。双腿交叠,看影子的动作应该是低头调弦。

  追光打在舞台一角的MC身上:“今天的大型彩蛋!今天正好林老师来上海,Elvis听说了,死缠烂打,才求得林老师来唱两首歌!下面就有请林子衿林老师为我们带来今天的演唱。”

  舞台下有些嘈杂。周一到周四人流量少,Echo才凑了个校园乐队拼盘,来的都是年轻人,知道林子衿的真的不多。这会儿正在嗡嗡嗡讨论这突然出现的林老师到底是谁。

  MC话音落下,舞台彻底暗下来,倏地,单束追光打在舞台中央,坐在舞台中央的人总算露出真面目。

  黑色T恤黑色长裤,简简单单的打扮毫掩盖不了艳丽的容貌,一双上挑的桃花眼,眼睛有颗不大不小的泪痣,黑色的碎发贴在脸颊两侧,皮肤白的像会发光,鲜红的唇色是全身上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垂眸调弦时,光影落在睫羽之上,美的像画中人。

  台下的嘈杂声瞬间被按下静音键几秒。

  “今天刚来上海,也没提前准备,刚刚问下台的小朋友借了吧吉他,给大家简单弹唱两首吧”

  林子衿拨了两下弦,一边调音:“吉他音不太准,我稍微调一下。”

  “顺便给借我琴的小朋友一点友情建议吧,当做借我琴的谢礼。你要不考虑把手上的Martin卖掉吧。这大概是你能靠音乐赚的最多的钱了,然后回学校好好读书。”林子衿垂眸,调了下弦,说到。

  台下一片哄笑声,夹杂着“这谁啊,说话这么难听”的质疑声。

  琴弦拨动,观众也渐渐安静下来。

  没有和声,没有乐队伴奏,这时候最能体现一个歌手的音色和唱功。

  林子衿的音色不太像一般女歌手,音调偏低,有点沙,缓缓唱歌的时候像在安安静静的和你诉说一个故事,但声音是清冷的,像是个冷漠的旁观者。

  两首歌,一共不过八/九分钟。夏怀煦却觉得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人潮声音退去,满目只剩下了一个人,那拨动琴弦的纤细手指仿佛也拨乱了她的心,荡起了一片涟漪。

  一眼万年。大概就是形容此刻的情形。

  最后一个和弦落下,安静数秒,叫好声如潮水一般涌现。

  “真的唱的太好了!”周正燚趴在二楼窗边,头伸出去,为林子衿叫好,“怀煦你说是不是。”周正燚用胳膊肘戳了下.身边的人。

  没收到身旁人的回应,周正燚扭过头,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呆了吗?”

  夏怀煦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拉开在自己面前挥动的手。

  “好了,人应该要上楼了,我废了好大劲才把人约出来,你们等下可要好好表现。”杨笑说到。

  四人齐齐点头。

  没过一会儿,林子衿就进了房间。坐在杨笑身旁沙发上。

  四人谁也没坐下。期期艾艾的站在两人面前。杨笑为了方便谈事,看完演出,把包厢里的灯全都开了。四人就站在大灯底下,三个大高个,何灿在女生中也算高挑的了,影子黑压压压下来。

  “这就是你新签的乐队?”林子衿抬眸,撇了一眼四人,接过杨笑递来的资料,“长得都挺好。”

  “坐下吧,挡光。”

  四个人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看林子衿接过资料,翻了翻:“这乐队名叫什么,翻译一下。”

  “啊……?”在等人过程中,四个可能是业内平均文凭最高的名牌大学高材生乐队脑海中预设了各种可能会问到的问题,但万万没想到第一个会是这个问题。

  “Blaze,焰火的意思,乐队的中文名叫赤焰,指像火一样滚烫炽烈的青春。”杨笑替几人解释到,“而且你看,他们几个名字里都有‘火’字,怀煦名字虽然直接带火,和煦的阳光,不也和火有关嘛,所以他们就取了这个乐队名。你看,这一溜的火,一定会大火。”

  林子衿看了眼资料上四人的名字,嗤笑一声:“现在音乐市场已经不景气到你都开始搞封建迷信了么?”

  “你怎么不说,名字里有火是因为命里缺火,一定会糊呢?现在音乐市场这个不死不活的景象,这种可能性还大一些。”

  林子衿嘴毒,这话丝毫不留给几人面子。杨笑认识她多年,习惯了,神色一点没变。但坐在对面的满怀期待的四个人却是齐齐受到了打击。

  “才不是——”周正燚率先沉不住气,却被夏怀煦按住肩膀,坐在几人对面的杨笑也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杨笑手捂着林子衿的嘴:“呸呸呸,别乱讲,你这张嘴啊,什么时候能说出点好话。”

  “好吧,丑话说在前头。我最近不一定有时间,最多也就一首歌。”林子衿把厚厚一沓资料和杨笑递过来录着demo的CD丢到一边,“看这些都没用,唱一段吧。去Echo的排练室。”

  林子衿面子大,一个电话打过去,就将人带去了后台的排练室。

  排练室灯光比包厢明亮许多,林子衿斜斜靠在墙壁上,向上挑的桃花眼半眯着,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宽松的T恤长裤也掩饰不了曼妙的身材。近看她的容貌更加具有侵略性。这个形容词很少用在形容女性的长相上,现在娱乐圈对女星的主流审美倾向于白幼瘦,镜头显胖,一个个全部瘦的只剩细细的骨架,新晋小花无一例外是清新无害的甜美可爱挂,即便是明艳的长相,也是深眼窝,宽双眼皮,人间富贵花的类型。她更像明艳的红玫瑰,还是带着刺的那种,孤寂寂地盛开在清冷的月光下。

  “开始吧。”林子衿目光扫过几人,点头示意。

  目光扫过那一瞬间,夏怀煦心突然一颤,握着吉他的掌心开始出汗。他深吸一口气,弹起第一个和弦。

  第一个就弹错了音。

  另三人乐器也因此没有很好的衔接上。夏怀煦懊丧的停下。贝斯和键盘声也陆续停下。

  “重来吧。”林子衿淡淡地说到。

  夏怀煦看了几人一眼,对上加油鼓劲的目光,点点头,重新开始。

  这次倒是没弹错音,经历了刚才哪一出,音乐里不免带着小心翼翼束手束脚的味道。

  “停吧——”前奏还没结束,就被林子衿喊了停。

  杨笑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慌乱:“子衿,你再听听。怀煦今天紧张了。而且之前乐队吉他手……”

  “好了……我来上海真的很忙,如果事情办不成,下周就会去美国,时间很紧。我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而且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学黎辉开始签靠脸卖专辑的歌手了。曲写的还凑合,编曲烂的一塌糊涂,主音吉他手连最简单的降b和弦都会弹错。”

  “换个人吧,多花点钱请个最好的调音师。给他们修修音。这四个人的脸,就可以让你赚的盆满钵满了。”

  林子衿的话说的半点不留情面。

  “你真的再听听。怀煦的嗓音——”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杨笑解释的话。

  林子衿接起电话,眉头迅速皱起:“今天先这样吧,我有点急事。”

  杨笑来不及拦,她就脚步匆匆离开。排练室窗对着外面的马路,没过一会儿,几人就看着林子衿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刚才几人进门前赞叹过得高大的红色牧马人旁,打开车门,迎宾灯亮起,楼上几人看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是个黄色的、圆滚滚的、带着尖尖耳朵和闪电形状尾巴的,看起来萌萌哒的皮卡丘,这和这辆酷炫到不行的可能是很多男生的dream car的越野车之间的反差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林子衿一边打电话一边上了车。车急匆匆窜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林子衿听着蓝牙耳机里传来的宝宝哭到打嗝的哭声和展翼手忙脚乱哄宝宝的“果果不哭了,哥哥带你坐悠悠船好不好……”声音,气急败坏对着电话那头吼到:“展翼——说了多少次——不准乱玩我的崽!”


标 签林子衿夏怀煦小说 林子衿 夏怀煦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