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辞深池雪小说_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星梦清河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403 ℃
顾辞深池雪小说_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星梦清河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著

连载中免费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是星梦清河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辞深池雪,主要讲述的是夏雪死了,池雪被认定为是凶手,顾辞深一怒之下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在监狱里,池雪右手被折断,还失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在漫天大雪中她幡然醒悟,顾辞深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是星梦清河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辞深池雪,主要讲述的是夏雪死了,池雪被认定为是凶手,顾辞深一怒之下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在监狱里,池雪右手被折断,还失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在漫天大雪中她幡然醒悟,顾辞深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

免费阅读

  哐当!

  门被猛地破开,撞向墙面又狠狠弹了回来,那男人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便感觉腹部受了重重一脚,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紧接着劈头盖脸的拳头砸下来,每一下都非常用力,似乎要了他的命一般。

  池雪慌乱的朝那边看去,目光在触及到男人的侧脸时波澜四起。

  顾辞深修长的身子半弯着,本来一丝不苟的西装袖口被挽到小臂,一只手揪着男人的衣领,另一只手狠狠朝那人脸上砸去。

  那人被打的直讨饶,顾辞深拎着他的衣领狠狠一扔,黑眸凌厉,“说,谁指使你的?”

  最后那人的供词是:吕副导。

  见顾辞深不说话,那人像是得到特赦一般,连滚带爬的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并不狭窄,但因为他的存在一下显得局促起来,池雪还未从刚刚的事情中缓冲过来,惊魂未定的瑟缩在墙角。

  男人见她衣不蔽体,随手脱了外套递了过去。

  半晌,池雪稳了稳高跟鞋站直,神色恢复了一些,清冷了说了声,“谢谢。”

  男人黑眸讳莫如深,看向她时十分复杂,那种不知是恨、怅然还是某种久别重逢的情绪。总之对于她,他的眼里几分凉薄,几分陌生,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审视。

  池雪只觉得压的喘不过气了,这么多年,原以为再见她内心定然充斥着滔天的恨意,却不曾想竟是要将她吞噬般五味杂陈的丝丝痛觉。

  她最终还是输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始终学不会冷静自若。

  池雪深吸一口气,抬脚准备离开,却不料顾辞深蓦然伸出一只手臂,将她挡在身前。

  鼻尖萦绕着熟悉却久违的古龙水气息,池雪思绪万千,头顶低沉暗哑的嗓音打下来,清冽过分,“这么不想见我?”

  那语气,几分嘲弄。

  池雪退了一步,方便抬头看他,同样勾了勾唇,毫不避讳和他对视,“只怕碍了顾先生的眼,从始至终,都是您不想见我啊。”

  她说着美眸半眯,无尽风情,“难道顾先生忘了吗?”

  顾辞深薄唇紧抿着,下颌坚毅,一双剑眉却无意识的蹙了起来,“和郁堇南签约,就是为了报复我?”

  他的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无非是以为她向郁堇南献身,而他们二人又恰巧是死对头。

  “顾先生究竟是太看不起我,还是太看得起自己。”

  她眸底轻浮,毫无羞愧之意,“你以为这么多年我还是那个对你疯狂痴迷的小女生?你以为我还是那个纵然知道你深爱着别的女人,还义无反顾嫁给你的池雪?那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她顿了顿,“在你丝毫不肯听我解释把我送进监狱的时候,在……”

  在他交代那些人废了她的右手的时候,在他说他不知道那孩子是谁的的时候,在她失去那个小生命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对他死心了。

  池雪说着突然有了不易察觉的哽咽,可是终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她笑了笑,眉间绝色倾城,“顾先生,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我和郁总签约,跟报复你半毛关系都没有,因为你不值得。”

  她一字一句,顾辞深黑眸里的愤怒和怅然一闪而过,连自己都来不及细想究竟是为何,突然一个声音从半掩的门外传来。

  “放开她。”蓝北目光森寒,听说这边的事情便立刻赶了过来,“顾辞深,你身边女人环伺,还不够吗?现在纠缠池雪做什么,你忘了自己是怎么伤害她的?”

  说话的同时,蓝北朝池雪伸了伸手,池雪立刻过去,人刚走到他身边,就被他扯了身上顾辞深的外套。

  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蓝北长臂圈住她腰肢,动作自然亲密,“没事吧?”

  “我没事。”虽这般回答,可池雪浑身分明还在颤抖,蓝北便搂的更紧了几分。

  顾辞深眸色暗了几分,看着他们之间温情的互动,连眉心都忍不住蹙了下,“没想到我用过的女人你也这么稀罕!”

  蓝北轻笑,也不恼,“还得谢谢顾总绝情,不然池雪也不会如今也不会看到我的好,跟了我。不过你别说,小雪在床上的确别有一番风韵。”

  蓝北的话却让池雪瞳孔骤然张大,想要反驳他的话,可瞧见顾辞深难看的脸色,却又咽了所有的言语。

  “哦?是吗?”

  他薄唇轻扯,眸底的凉意无人能见,然后幽深赤 裸的目光看向她,似是要将其焚为灰烬,“这么着急就把自己卖了?池雪,你的身体究竟有多不值钱?是不是谁都可以买?”

  他字字刻薄,像是一把利剑在她心口凌迟,那种羞辱的语气,终究让她红了眼,捏了捏掌心,看向他时小脸儿温凉。

  “顾先生说得没错,我的身体是不值钱,不然也不会那么下贱的倒贴着被你睡了那么多年。”

  顾辞深身体微僵,一瞬间的晃神,却在触及到蓝北放在她腰间的手时化为凛然。

  “既然这样,你开个价,今晚陪我睡一晚。”

  他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那姿态轻浮的不像话,似是真把她当成出来卖的女人。

  池雪咬了咬唇,内心的某根线一点一点断裂,心脏抽痛,却还是笑道。

  “顾先生,整个A市的男人我都可以卖,但偏偏你不行。纵然我的身子再廉价,也是您买不起的。”

  她刚刚说完,便感觉蓝北扶在自己腰间的手又紧了两分,他语气森然,冷漠狂妄,“池雪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想买,门都没有。”

  随后他垂眸,满目深情的看着池雪,低声道,“我们走。”

  “池雪,你现在还真是……越发的不知廉耻了。”顾辞深咬牙吐出这么一句,面上是全然的寒冽。

  池雪呵笑一声,却不再看他,“走吧!”

  池雪没再看男人脸上的表情,便被蓝北半拖着转身往电梯方向走,只是她不知道,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此刻她和蓝北恐怕已经化成了灰烬。

  蓝北驾车回家,走到半路,池雪电话响起。

  号码没有备注,是一串座机号,但是池雪一眼就认了出来,她长睫颤了颤,似是犹豫,最终咬了咬唇,下定决心般摁了接听键。

  那头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苍老,沉默半晌又最终开口,“小雪……听说……你回来了?”

  “嗯。”

  池雪抿了抿唇,柳眉无意识戚着,对于顾老爷子,她向来敬爱、尊重,更感激当年他对她的伸以援手,只是那时她不知道,那所谓的援手将她拽入了更无底的深渊。

  如果说她心里不怪,那是不可能的。

  “小雪,我知道……是那个混账东西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你在里面那几年我派人去看过你,但你对顾家的人避而不见,我也时常在想,当年是不是做了错决定……”

  顾征混沌的声音夹杂着几丝自责和悔恨,精神似乎比之前更加衰减了几分,眼眶酸涩,池雪轻叹了口气。

  “爸……顾先生,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也无心去追究谁对谁错。”

  “那……”那头的顾征欲言又止,半晌,才低低一句,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期望和奢求,“你还愿意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吗?”

  无尽的沉默将夜晚吞噬,她看了蓝北急眼,内心挣扎良久,才轻声应下那一句“好”。

  蓝北将她带回去换了身衣服,随后她自己开车去了顾宅,蓝北始终没有多问也没有说什么,他一向这么体贴,尊重她的所有选择。

  到顾宅时已经是深夜,顾家老宅灯火通明,张管家早早就等在了大门外,见她过来熟悉的为她引路,池雪只点头笑了笑,并未多言。

  一路上张管家几次欲言又止,却终究没有开口,因为现在的太太……不,是池小姐,全身上下似乎脱胎换骨般成了另一个人。

  到玄关处换了鞋,池雪怔愣了两秒才迈步进了大厅,顾老爷子坐在古色古香的雕花软皮沙发上,双手拄着拐杖,容貌和三年前相差无几。

  见她过来,肃冷的双眸亮了亮,眉梢挂了几分柔色,“小雪,你来了!”

  池雪礼貌的勾了勾唇,又略带疏离的坐到一旁沙发上,吴妈将刚刚煮好的银耳羹端上来,开口却让她皱了眉。

  “太太,这是您走之前最喜欢吃的,老爷子特地吩咐我给您备着。”

  “吴妈,以后不要再叫我太太,叫我的名字就好。”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传来声,目光下意识看过去,心脏骤然漏掉一拍。

  顾辞深长身玉立,西装被搭在小臂上,白色衬衫开了两颗纽扣,一只修长干净的手正娴熟的松颈间领带,黑眸望过来时,骨节分明的手指顿了顿。

  想到下午他对自己的羞辱,池雪突然唰的一下站起来,小脸儿冷了几分,却还是礼貌的看向顾征,“顾老先生,今天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男人闻言剑眉轻蹙,看向顾征的眼神几分洞彻,怪不得今天会破天荒打电话让他回老宅,原来又是为了将他们二人凑在一起。

  顾辞深薄唇勾了勾,却并无笑意,有时候他真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这么满意池雪做儿媳。

  顾征看了一眼径自上楼的男人,脸色难看了几分,却还是耐着性子对她道,“把这银耳羹喝了吧,看样子一会儿要下雨,我让吴妈给你收拾出一间房来。”

  池雪捏了捏手心,却并不想过多纠缠,干脆利落的喝了几口银耳羹,便再次起身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开了车,可以回家。”

  她说着要走,却突然感觉一震眩晕,好像身体一下子变得虚弱无力起来,外面不适合的响起了闷闷雷声,越来越近,然后变成了贯耳轰鸣。

  吴妈见状连忙去扶她,“太……池小姐,外面看样子要下大雨了,您身体不适,还是休息一下再说吧。”

  池雪被她扶着,感觉身体异样的感觉越发强烈,便也不再逞强,被她扶着上了二楼,向右拐了个弯,吴妈停在了书房旁边那一间,池雪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门便被打开了。

  视线顺延过去,目光在空气中凝固。池雪站在原地,内心很多记忆被再次唤醒。

  她的房间,竟和三年前一模一样,屋内的陈设摆件分毫未动,就连床头她随手从小园采来的蔷薇花都在,只是已经变得干枯。

  视线动了动,落在墙壁悬挂的偌大婚纱照上,顾辞深侧颜清俊,鬓如刀裁,却不肯将半分温柔的目光施舍与她。

  这照片,他竟然……还没有扔。

  池雪眸光闪了闪,心想或许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吧,内心不可名状的低落了一下。

  “混账!”

  隔壁书房传来顾征怒不可遏的声音,紧接着是东西破碎的声音,吴妈紧张的过去,池雪也下意识跟上,书房门没有关,她视线看过去时,心脏骤然一紧。

  顾辞深修长的身子正歪歪斜斜的靠在窗边,清俊的脸半垂着,一半隐在黑暗里,只有白皙坚毅的下颌上那抹血鲜红的刺目。

  吴妈向来疼顾家这个唯一的少爷,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先生,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这……这动手……”

  她说着声音颤了颤,仰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在流着血,而他恍若无事一般。

  地下昂贵的青花瓷杯盏被砸的稀碎,尖锐的碎片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斑。

  不知为何,池雪的心莫名揪了一下。

  “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男人突然开口,声线淡漠的可怕,对那伤口视若无睹,只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擦了一下,修长身形忽然站直。

  顾征刚刚有些灭掉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他拿起手边另一只茶盏,将将扔出去之际,池雪蓦然开口,“爸,我住哪间房?”

  不出意料的,顾征的手顿在半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犹疑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池雪睫毛轻颤,顾辞深看向这边的黑眸眯了眯,几分讳莫如深,其实她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帮他,还用了那么愚蠢的办法,明明知道第二次他会躲开的。


标 签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顾辞深 池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