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天才相师王欢小说_天才相师王欢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72 ℃
天才相师王欢小说_天才相师王欢

天才相师

王欢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王欢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天才相师免费阅读,作者抽刀断水创作的《天才相师》中主角是王欢,开头的几句传说描写并非闲笔,而是为情节发展做铺垫。精彩段落梗概:王欢从小入龙虎山,是千万年来不世出的天才,在山上他什么都会,走进都市之后,人们都知道,有子年纪轻轻,却集百家所长于一身…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王欢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天才相师免费阅读,作者抽刀断水创作的《天才相师》中主角是王欢,开头的几句传说描写并非闲笔,而是为情节发展做铺垫。精彩段落梗概:王欢从小入龙虎山,是千万年来不世出的天才,在山上他什么都会,走进都市之后,人们都知道,有子年纪轻轻,却集百家所长于一身…

免费阅读

  郑秘书和胡志明两人眼里露出一丝惊慌,不过很快就闪过,道:“王书记,没什么事情。”

  说完还警告的看了王欢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

  王欢没有搭理,而这时候,先前进房间会诊的医学专家们也走了出来,每个人的眉头不展,愁眉苦脸。

  胡清泉一脸惭愧,率先开口:“王书记,恕我医术浅薄,没有看出王老的病症,抱歉。”

  “胡老,连你......”王书记脸色一变。

  胡志明的脸上也十分焦急,道:“爸,怎么连你也看不好,你的医术可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爷爷可是宫廷御医呀!”

  他还想让父亲治好王老的病,他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结交王书记,没想到连他父亲都束手无策。

  胡清泉自然明白那不争气的儿子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摇头,道:“王书记,王老的病很怪,还是另请高明吧。”

  “其他的几位医生呢?”王书记只能把希望看向其他的几位医生。

  其他人也在摇头,道:“王书记,王老的病实在太怪了,我们检查过后,发现他没有任何的问题,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睡着了?”王书记不解。

  “对,就是睡着了,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也许等会就能醒过来,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也许......再也醒不过来。”

  王书记的脸上一脸苍白,“你们的意思是说我爸现在跟植物人差不多?”

  “准确的说,虽然病情不是植物人,但是表现跟植物人差不多,我们建议王书记把王老送去疗养院。”

  王书记听到这里,身体不稳,整个人就好像矮了一截。

  胡清泉叹息道:“王书记,事已至此,实在抱歉。”

  王书记好像没听见一样,自言自语的道:“植物人,怎么可能是植物人,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植物人了呢。”

  “当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王书记颓废的看了众人一眼。

  大家相应的选择沉默,如果有办法谁不愿意说呀,能够结交王书记这样的封疆大吏,对他们来说好处实在太多。

  可关键是拿不出办法,总不能胡说八道。

  “办法倒是有!”这个时候,一位西医专家开口道。

  王书记猛的看向那位西医专家,急切的道:“什么办法?”

  那位西医专家脸上很郑重,道:“王老的病情应该是出自脑部,而大脑又是人类最神秘的地方,我建议使用刺激疗法!”

  “刺激疗法?”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疗法。

  那西医专家道:“没错,这种疗法是美国最新提出的一种治疗大脑的方法,还处于实验阶段,而我的儿子正好从哈弗大学医学院毕业,对于那套疗法有很深的见解。”

  众人的目光移向他旁边的年轻人,他的年纪二十七八岁,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金丝框眼睛,脸上洋溢出自信。

  聂斌笑着介绍道:“王书记,所谓的刺激治疗法其实就是用一种特有频率的电波,对患者进行电击,以相似的电波的频率刺激患者的脑电波,这种方法其实在美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对植物人和大脑损伤人都很有作用。”

  “荒谬,从没听说过这种疗法,脑部如此复杂,怎能用电击!”当场就有医生反驳。

  王书记也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聂斌淡淡的笑道:“各位都是医术界的前辈,本来不该我说话,不过大家拿不出治疗办法,我这晚辈才不得已站出来。你们说荒谬,那是你们固步自封,没有见识,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心脏停止,都能用电击抢救过来,当初这个抢救方法传入华夏的时候,那些无知而又封建的中医也跟你们今天的表现一样,结果事实表明,电击抢救了无数的生命。”

  胡清泉听到对方对中医的评价,脸上隐隐露出不满之色。

  听到聂斌的这番话,众人的脸色也不好看,倒是他的父亲站出来赔笑道歉:“各位,犬子在国外留学,思维有些西式化,得罪之处,多多包涵。”

  王书记道:“我很欣赏这样敢说年轻人,年轻人,你有多大的把握?”

  聂斌闻言,心里狂喜,他知道这是自己平步青云的好机会,他强压住心里的激动,道:“万事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对于王老先生的病情,我对这套新的疗法有八成把握。”

  “八成!”

  屋子里的人一个个面露异色,要知道刚才大家束手无策,现在听到有人提出有八成把握,大家心里惊讶不已,有八成把握,这在医学上来说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唯独王欢不屑的笑了笑。

  他转身就要开门离开,他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屋子里大家的注意。

  “王欢,你要去哪?”胡清泉开口问道。

  如果是胡志明开口询问,王欢甚至懒的答应,但是对于胡老,他心底还是很尊敬的。

  王欢回过头来,看了聂斌一眼,道:“我不想听他们在这里吹牛逼!”

  此言一出,屋子里的人脸色各异。

  胡志明更是勃然大怒,赤红着脸,指着王欢,一阵臭骂:“臭小子,你说什么?人家是哈弗高材生,你,你你有没有家教,赶紧给聂先生道歉!”

  要知道聂斌有八成把握治好王老的病,这就意味着这个人很快就会成为王书记眼里的红人,这个时候巴结还来不及。

  结果这该死的王欢,一开口就把这个即将成为王书记的大红人得罪了,他怎能不怒!

  “你给我站住!”

  看着王欢要走,胡志明气的冲上前去,一把将门顶住。

  聂斌也阴沉不定,道:“呵呵,你说我是吹牛,那我倒是想听听你对王老的病情有什么高见,你要是说出个所以然那就好,说不出来,给我道完歉再走。”

  郑秘书冷冷的道:“一个不知道哪个乡疙瘩来的臭下子,能说出什么屁?”

  胡志明忙着撇清关系,道:“王书记,这个人虽然跟我爸一起来的,但是跟我家没任何关系。”

  看着儿子的样子,胡清泉叹息的摇了摇头。

  王欢看了看胡老,他知道要是自己说不出来,只怕会连累到胡老,在众人不屑的目光中,他轻蔑的笑道:“一个简单的气血不通,被你们这些人搞的如此复杂,还电击大脑?不是吹牛逼是什么?”

  屋子里的人听到王欢的齐齐一愣,在场的也有不少中医大家,像胡清泉等人听到王欢的话后,脸上也露出愕然之色。

  “气血不通?”

  聂斌细细的咀嚼这四个字,随后勃然大怒:“臭小子,你忽悠谁呢,一个气血不通谁还搞不定,还需要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真把在场的人都当作庸医,就你一个人是神医是吧?”

  一句话就把王欢推向所有人的对立面,可谓是用心险恶。

  在场的人都是上京市有头有脸的杏林大家,王老爷子的病情把他们弄的焦头烂额,现在王欢说只是简单的气血不通,一下子便将所有人的脸都给打了。

  谁会乐意?

  一时间,王欢便处在风口浪尖。

  胡志明在旁边急的跺脚,恨不的用胶布封住王欢的嘴,气的直哆嗦,道:“你懂什么,你懂个屁,这里轮的到你说话,赶紧滚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王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你家,你叫我出去,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

  “你......”胡志明一阵语塞,急忙转身,道:“王书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该带他来您家,玷污了你的耳朵,王书记,我这就把他这乡下小子赶走,免的脏了你的眼睛。”

  “逆子,闭嘴!”

  谁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胡清泉气的胡子直翘,道:“王欢是我带来的,要走我跟他一起走。”

  有这样一个儿子,他实在没脸见人。

  “胡老,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这小子没家教。”

  “一个乡下来的,你能指望他有什么家教,胡老年纪大眼花看错人也很正常,切记,今后不要结交这样的小人。”

  “气血不痛,要真的如此简单,我聂字倒过来写。”

  王书记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身居高位的他,他的身份拿捏的很准,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去动怒,相反,他还有自己判断。

  一个乡下来的小子,见到自己不是应该战战栗栗,巴结讨好吗?

  可是眼前的这年轻人,一脸平淡,荣辱不惊,特别是看向自己的目光,没有其他人那种敬畏和讨好。

  “小伙子,你说家父是气血不通,有什么根据吗?”

  “王书记......”

  很多人不解,没想到英明的王书记真的被王欢几言几句给忽悠了。

  王欢也不客气,娓娓道来:“我没有看过病人,得出的结论是从他们话里面推论出来,如果我猜的不错,王老爷子在昏迷之前手脚无力,而且时而会出现麻痹的症状,这种症状很短暂,甚至连病人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其实这是气血不通的前期症状,而造成老爷子昏厥不醒的原因就是因为气血不通,造成大脑气血不足,所以出现昏迷。”

  众人听闻,特别是在场的中医们脸上带着思索之色。

  而那些西医的专家们却是嗤之以鼻,聂斌更是讥讽道:“一派胡言,这种话骗骗外行还差不多,能骗的了在场的众多名医吗?”

  面对质问,王欢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的道:“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你们信不信与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他便转身要走。

  “等等......”就在这时候,王书记忽然开口。

  “小伙子,如果真如你所说,我父亲该怎么治?”

  王欢回过头,笑了笑,道:“简单,推拿按摩,十分钟见效。”

  众人听到这里,齐齐摇头,年轻人就是满嘴跑火车,十分钟就能治好让他们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这听着好像天方夜谭一样,而且这治疗手段还是推拿按摩。

  实在有些胡闹。

  胡清泉皱着的眉头绽开,想到王欢能够一眼认出张大千真迹,这样的年轻人绝不是他那儿子嘴里说的乡下野小子,没有高超的眼力,绝不能做到这点。

  现在又见到王欢那自信的口吻,忽然觉的这年轻人变的神秘了许多。

  “王书记,既然只是按摩推拿,而且他说十分钟就能见效,要不让他试试。”胡清泉建议道。

  王书记听到这儿还有些犹豫,倒是旁边的聂斌已经开口:“胡老说的有道理,是真是假,一试便知,用事实来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他无话可说。”

  他的算盘打的很清楚,自己那套电击疗法虽然被他吹嘘的很神,但他也没有把握,让这小子打头阵,如果失败了,在采用自己的方案,成功是自己的功劳,失败的话可以将责任完全退到这王欢小子的头上,这样以来,他便万无一失。

  “我也赞成,我也想看看他的医术多高明!”

  “呵呵,一个泥腿子,还装什么神医,待揭穿他的面目,看他还如何狡辩!”

  旁边的几位医生在打着帮腔。

  王欢那一句你们吹牛逼,已经把在场的医生都得罪的差不多了。

  “小子,你死定了!”胡志明幽怨的看着王欢,那副模样就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

  王书记心动,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对于电击治疗还是有些不放心,眼下又有这么多人赞同,也好让他看看这年轻人的手段。

  “小伙子,那你就去试试吧。”

  王欢笑了笑,摇头道:“现在叫我试,晚了。”

  “呃......你耍我们?”

  聂斌眼睛瞬间通红,恶狠狠的道:“王书记,他这是怕谎言被拆穿,故意找借口溜走。”

  哪怕王书记的涵养再好,此时也动了怒火,一股威严提起,道:“小伙子,家父卧床不起,你觉的开这样的玩笑好笑吗?”

  屋里的气氛变的压抑,很多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王欢,王书记动怒,甚至不需要他开口,上京市就有无数人主动站出来弄死这乡下小子。

  王欢道:“我没功夫耍你,只是刚才已经有人要赶我出去,我现在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不妥。你有你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这便是对我的不信任,我们这一门有这个规矩,心诚则灵,你们心不诚,我当然不出手。”

  旁边的郑秘书脸色一慌,当初就是他自做主张要把王欢赶走,现在听这小子的意思,似乎所有责任都在他身上。

  王书记脸色一沉,道:“我是这里的主人,我没开口,谁有权利赶你走?”

  “王书记,我,我我......”这时候,郑贤军知道躲不过,主动站出来。

  王欢指了指惊慌失措的郑贤军,道:“要我出手也可以,先让他给我道个歉。”

  屋子里的人都惊愕的盯着王欢,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让郑秘书道歉,你要是治好了王老的病还好,治不好的话,你还不完蛋?

标 签天才相师 王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