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西凝雪楼锦川小说章节_寂寂宫墙与卿欢西凝雪楼锦川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46 ℃
西凝雪楼锦川小说章节_寂寂宫墙与卿欢西凝雪楼锦川

寂寂宫墙与卿欢

西凝雪楼锦川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西凝雪和楼锦川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寂寂宫墙与卿欢》作者是瓶盖币,小说讲的是西凝雪是太尉之女,原本过着平静生活的她却被一场选秀彻底打破,她意外卷入权谋之中无法抽离,而西凝雪在仇恨中遇到了自大且深情的太子和神秘的温润少年,历经世事的西凝雪后来发现深爱之人竟将她作为棋子送到另一个男人身边,悲痛欲绝的西凝雪该做出怎样惊人决定?她和楼锦川的感情又会以怎样的开始落下帷幕......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西凝雪和楼锦川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寂寂宫墙与卿欢》作者是瓶盖币,小说讲的是西凝雪是太尉之女,原本过着平静生活的她却被一场选秀彻底打破,她意外卷入权谋之中无法抽离,而西凝雪在仇恨中遇到了自大且深情的太子和神秘的温润少年,历经世事的西凝雪后来发现深爱之人竟将她作为棋子送到另一个男人身边,悲痛欲绝的西凝雪该做出怎样惊人决定?她和楼锦川的感情又会以怎样的开始落下帷幕......

免费阅读

  “近日这吟风楼里出了个大才子,连王秀才都只能甘拜下风。我可是听说啊连吟风楼中的幕后老板伏婳姑娘都为之倾倒,且今儿吟风楼又逢上了伏婳姑娘生辰,伏婳姑娘可是说了,若谁有幸得了吟风楼的魁首,可与伏婳姑娘共度一夜良宵。”

  “啧啧啧,不知这暖玉香肌的恣意,落到哪个有福分的人身上。”

  “不如我们也去对对,没准走狗屎运得到伏婳姑娘的芳心呢。”

  三三两两的人闻言都从客栈出去了,就连客栈的老板也是迫不及待收了碗,大声得嚷着,“不好意思各位客人,今儿小店有事要打烊,酒水和菜钱都算在我的头上,各位客人明儿再来吧。”

  现场只剩下还没吃尽兴的一些客人,低低的咒骂了几句,还是甩了筷子离开了客栈。

  西凝雪朝面前的人使了几分眼色,“咱们也走吧。”

  云沁会心一笑得点点头,放下了酒杯。

  两人并肩出了客栈。

  自儿时相遇起,西凝雪就和那位身穿粉衫头戴宝珠的姑娘,频繁得在宫里的小道处遇上,云沁正巧是那一年被接到宫中的,性子也与她相同,这一来二去误打误撞成了亲密无间的姐妹,每次西凝雪女扮男装出宫,总不忘会邀请她一道来。

  西凝雪心情大好的摇摇手中折扇,平淡得看着街上的男人像是一窝蜂般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忍不住感叹道,“好久都没去吟风楼里见伏婳姐姐了,方才听那几人说伏婳姐姐有了心仪的对象,我倒要瞧瞧究竟何人能够降的住姐姐。”

  “可不是嘛,我也好奇着呢,一同去看看?”

  “正有此意。”

  这吟风楼当真是长子城的风景一绝,宝顶镶着的是琉璃顶子,随随便便的一处都是上好的杉木,常人却难以购到这么大批得好木,吟风楼的构造虽奢侈,但内里却是布置的清新素雅,来此的都是娴雅之士,不若,大凡有闹事者,则会被这吟风楼的老板,大名鼎鼎得伏婳姑娘轰出去。

  吟风楼内处处都是吟诗作对的才子,外貌是一副衣冠楚楚,但心里头想的面上几乎写得明了。

  西凝雪和云沁不动声色的坐在了角落里,这时旁座却多了个蓝袍的公子,西凝雪倒没在意,大家都是东凑一桌、西拼一桌的,何况这吟风楼的位置可枪手的很,碰上人多时还只能打道回府。

  倒是这位蓝袍公子先打起了招呼,“兄台也是来见伏婳姑娘的吗?”

  西凝雪没吭声,只是稍稍打量了此人,模样到挺俊的,是那种风流翩翩得富家公子类型。这人倒也不在意她的目光,用着狭长漂亮的眸子扫了楼台一眼,抿抿唇道,“也是,长子城内第一美人的风采,谁人不想凑上一眼,大饱眼福。”

  西凝雪心道原来也是个俗人,便随意打发似得眉梢轻挑,拂了拂鬓边的发,“非也,我和云兄却不是冲着这楼里的美人来的。”

  男子意味深长的吟哦一声,灿若繁星的眸中微微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难不成两位兄台是来凑热闹的。”

  “这话也不尽然,我与宁公子此行凑得热闹,是那二楼阁台中的美人。”云沁闲得无聊,替西凝雪回了话。

  蓝袍公子更加有趣致的打量两人。

  “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又不在意伏婳姑娘,却又想见到伏婳姑娘,两位兄台说得话真让在下费解。”

  “那你就慢慢解去吧。”不想再听见他得声音,没了兴致对话的西凝雪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楼台上,这时楼台上出来一艳颜的美人儿,美人柳眉微敛,一双低垂的杏眸含着明媚的秋波。

  美人莲步微移,妩媚多姿的坐上了小厮搬来的交椅。

  西凝雪一边听着伏婳那细嗓诱人的声音,一边朝桌上的玉盘子伸去,花生没碰到,碰到一只手,还未等她转头,蓝袍公子又出声了,“兄台,你的手怎似女子一样娇小。”

  生怕会被识破身份的云沁先发制人的帮着她抽回手,“这位公子,我劝你少胡乱猜测,有些事不是你该管得。”

  西凝雪也觉得他烦人,悄悄的在云沁耳边嘀咕了一声。

  “我看就是个没脑子的富家公子,我们不用与他计较。”

  干脆当作没发生一样的西凝雪使了使眼色,云沁会意得点了点头闭口不语。

  “今儿哪位公子能对的上吟风楼出得联子,便是我伏婳今日二楼招待的贵客,伏婳定不会亏待……”

  台下懂得规矩的人已经开始吵闹,嘈杂声此起彼伏,没多久吟风楼就热闹起来了,西凝雪也是迫不及待,当然她只是想见识见识那位大才子而已。

  而边的蓝袍公子也是胸有成足的端了酒杯,沉吟得浅抿了几口。

  吟风楼内热景一片,穿着锦袍的贵公子、白衫的穷书生、剔着牙一直盯着台上的大老板,纷纷涌起了一股炽意。

  小厮这时从手中散下两道红联,只见那帘上的诗句,道是:银字寒调正长,水纹鋽冷画屏凉。

  台底噤声,但总还有几个真材实料的秀才勉强对上了。

  “莺锦蝉露馥麝脐,轻裾花草晓烟迷。”

  不懂的人在拍手叫好,懂的人却暗自叹息,果然这吟风楼的红联不是这么好接的,伏婳凝了凝面色,似乎对秀才对上的不满意,气氛这叫一个冷场。

  旁的男子却掩唇一笑,笑声让全场的人都盯了过来,西凝雪一看,此人正是喝着小酒的蓝袍公子。

  对联子的秀才许是以为蓝袍公子在笑他,吃不住这份怒,当即冷哼一声,“笑什么,你对的出来吗?!”

  “这有何难。”蓝袍公子当众饮酒,浓厚的酒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但却并不让人反感。他笑吟吟得看向西凝雪有些蔑视得目光,嘴角轻勾道,“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

  “好!!!”

  这下懂诗的和不懂诗的人都拍手叫好,伏婳也投来几分赞赏得目光,不过当她瞧见那一桌的另外两人时,顿时有些掩不住的羞意,但还是极力的压制了下来。

  小厮又接二连三的搬了几道红联,蓝袍公子都一一答上了,全场得人更是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人抢了个光。西凝雪也不得不对此人多了几分关注,但仅限于这人是个爱说废话的读书人,而且还是个家境富裕的读书人。

  一场蓝袍公子自导自演的红联比赛就此落了幕,小厮将当场所有人都请退了,除了这一桌上的人。

  小厮恭敬的走来,“楼公子、宁公子、云公子,伏婳姑娘二楼有请三位。”

  “麻烦小兄弟了。”蓝袍公子带着舒朗的笑意向两人看去,“两位兄台果然身份过人,竟能与在下同被邀请上,看来这热闹凑的的确正巧,不知在下可否有幸得知两位兄台的姓名?”

  既然是自己的假名,也不怕告诉他。

  “我叫宁小肆,他叫云小衫。”

  正在她这么想着时,蓝袍公子轻声嗤笑,“真是巧了,在下其名单楼,名小二。”

  “二、衫、肆?挺好的……”西凝雪心知他也对她们心存着陌生的戒备,所以不会告知真名,她也没有多加计较得笑道,“那我和云兄台就叫你二哥。”

  “嗯,我就认你为肆弟,认云兄台为杉弟可好?”

  西凝雪抽了抽嘴角,这人怎么自动就攀上了亲,她们和他熟吗?不过萍水相逢,也罢,西凝雪痛快的点头。

  三人笑声不断的走到了伏婳地房间门口,楼小二挑了挑眉,似乎不愿伸出手去打开房门,但还是在小厮说了声请之后,不得不推开了房门,扑面而来的宁神香气。

  三人接连踏进房间内,小厮适时的关上了门。伏婳坐在桌前,细心的摆弄着桌上的小菜,刚一凑近就闻到了小菜齐齐飘出的诱惑香气,西凝雪不客气的坐在了伏婳身边,笑眯眯的摸起了她的嫩手。

  “娘子,我好久没来看你了,你过得还好吗?”摸爪。

  “相公,久些日子没来婳儿可想念的紧啊,怎么,今夜要和小衫公子一同留宿此处吗?”那小眼勾魂的,不愧是伏婳姐姐。

  “当然,今夜我留在这肯定会好好疼爱你的。”与往常一样,没心没肺的调戏伏婳姐姐,不过云沁的咳嗽声让西凝雪想起旁听的还有个真正的男人:楼小二。

  只见楼小二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搭在酒杯上绕啊绕,正巧和西凝雪对上视线时,眸中便含着明亮的笑意。

  “肆弟怀抱美人归,真当让人羡慕至极。”

  “二哥羡慕也只能这样看着了,毕竟婳儿的心可是锁在我身上的。”西凝雪一边摸摸伏婳的爪子,也不忘奚落一下他,楼小二本是今夜该和伏婳共度一夜良宵的人,只是因为她和云沁的插足,他恐怕是不能如愿了。

  伏婳知她的心思,想到楼小二毕竟是她亲自请来的客人,懈怠了他可不好。

  “小肆快别开玩笑了。”伏婳媚笑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饭菜都快凉了,各位公子可别白白浪费这一桌饭菜啊。”

  “嗯,婳儿姐姐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云沁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品尝,西凝雪却不依不饶的丢了筷子,“不成,我要你喂给我吃,不然我就不吃。”

  “你呀你……还真是得寸进尺。”伏婳望了望依旧浅浅品酒的楼小二,随即带着无奈的将饭菜喂到了西凝雪的口中,西凝雪心满意足,像个孩童一样笑眯眯对着楼小二,“看见没,我的婳儿不仅倾国倾城,还温婉贤淑,二哥现在可在后悔没有早日来这吟风楼?”

  楼小二自是不在意这等事,可当看见西凝雪笑的眉眼舒朗,也不免动容的答道,“伏婳这等美人儿,我自然无福消受,不过让肆弟抢先了去,真是可惜啊。”

  云沁笑了,伏婳也笑了。

  “楼公子一表人才,举止风流,倒是伏婳高攀不起。”

  “谁说的,婳儿你身家遍布整个长子,谁要是讨了你,那可真是这辈子的福气!”西凝雪举杯喝了口清茶,又向着楼小二说道,“二哥,你明个儿还有空吗?”

  楼小二迟疑了几瞬,眉宇流露出一丝趣味,“自然。”

  “那明个儿我和小衫……”

  “等等。”云沁神色为难,“我在宫外流连多日,爹娘都要骂我了,明日怕是腾不出这个空来陪你们。”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们自己潇洒去吧,姑娘我又要去享受监牢一般的日子了。西凝雪心领神会,便改了话。

  “那明个还在此处,二哥只需通报小厮,便可进来找我和伏婳姑娘。”说罢,西凝雪怕他会赖账,又把板凳拉向楼小二,伸出了小手,“光说话可不算数,拍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楼小二颇为无奈。

  饭桌上的菜被下人撤走了,西凝雪送走楼小二和云沁以后就大肆的趴上了床榻,“伏婳姐姐,你觉得今日那楼公子怎么样啊。”

  “他啊……”伏婳正在摘下玉簪子的动作一缓,旋即露出了少有的娇羞神态,“倒真是位贵公子,举止优雅、谈吐得礼,而且相貌也是仪表堂堂……”

  “哦……”像是发现什么的西凝雪吟哦一声,“既是姐姐中意的,那明日我就好好替姐姐探探他的心意。”

  伏婳笑意更加动人的笑道,“这位公子好是好,但我只是残花败柳之身,而人家一身清白,配不得……”

  “哼,这说得什么话,姐姐这么个美人下嫁给他才委屈呢。”西凝雪知道伏婳想起了过往的屈辱,也不由自主跟着回想起,当初的伏婳走投无路流落到长子城,被西凝雪发现时,虽是被掩上了一身污秽,那美貌却仍然惊艳。

  她向来喜欢漂亮的美人儿,不忍心让她继续在长子城内受欺负,所以将伏婳姐姐接到府中,好生的照料着,因此也结识了命苦的伏婳,原来伏婳是温州知府的小姐。温州的治安实在不好,寻常的有钱人户都能随随便便欺压官员,更别提温州那个地方集结了众多的恶霸。

  岂不料伏婳一次出行被一个恶霸盯上了,那个恶霸威胁温州知府将伏婳下嫁与她,伏婳不从被地方的恶霸强要了去,好不容易趁着机会死里逃生来了长子城,除了见她美貌起了歹心的贼人,无人肯救济她。

  伏婳不愿寄人篱下白吃饭食,所以想开一家小客栈自食其力。西凝雪得知以后全力支持得变卖了自己手头得宝贝,然后将所有得钱财都交给了伏婳。然后伏婳以一己之力在长子城建了多家产业,一时之间伏婳之名传满整个长子城,但伏婳却没有落井下石,每次西凝雪带着朋友来游玩,伏婳都很开心,对待她的朋友也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好。

  但对自己的婚事,每每谈起,那一副喟然的泫然欲泣,总是让西凝雪也为此烦恼,伏婳姐姐这么个可人儿怎么会没人要。

 

标 签寂寂宫墙与卿欢 西凝雪楼锦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