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枝宋御臣小说_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林枝宋御臣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11 ℃
林枝宋御臣小说_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林枝宋御臣

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

林枝宋御臣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

林枝宋御臣小说叫什么名字,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全文免费,最近热门的一本主人公叫林枝宋御臣的小说《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作者是xx,故事中各人有各人之情景,就角色本人身上,挥发出来,主要叙述了:林枝没想到,一场意外让她失去未婚夫,也失去林家的庇护,她带着孩子远走,四年后归国,发现宋御臣身边的那孩子竟然叫她妈咪…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林枝宋御臣小说叫什么名字,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全文免费,最近热门的一本主人公叫林枝宋御臣的小说《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作者是xx,故事中各人有各人之情景,就角色本人身上,挥发出来,主要叙述了:林枝没想到,一场意外让她失去未婚夫,也失去林家的庇护,她带着孩子远走,四年后归国,发现宋御臣身边的那孩子竟然叫她妈咪…

免费阅读

  林枝回到出租屋已经早上七点,由于想到小宝可能哭得嗓音都哑了,连开门的手都是颤抖的。

  结果门一推开,惊呆。

  只见小小的出租屋站着两个黑衣人,他们双手背在身后,背脊挺直,像个罗刹一样。小宝坐在地板上,被十几盒颜色鲜艳的玩具包围,小宝正在玩着其中一盒。

  “妈咪!”小宝见到妈咪回来,立刻站起,拔动小短腿朝着妈咪飞奔。稚嫩的嗓音里残留着哭腔。

  林枝蹲着,一把抱住女儿,一颗心总算落回心房:“是不是吓坏了,对不起,妈咪有事出去一趟,没来得及跟你说。”

  小宝低声,声音糯糯:“妈咪,这些叔叔是谁呀?”

  “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林枝对小宝摸摸看看,昨晚宋御臣威胁她说要带小宝去天台看星星,这么狠戾的男人,真怕他伤害小宝。

  “没有,叔叔们对小宝很好。”小宝语调软软解释:“小宝醒来见不到妈咪,哭了,然后叔叔买了超多玩具回来的。”

  林枝明白,估计是这些壮汉不知道要怎么哄小女孩,只想到买玩具吧。

  也难为他们了,大清早的,不知道去哪里搞来十几盒玩具。

  林枝站起:“你们出去等吧,我收拾好东西就走。”她实在不习惯被两个男人盯着。

  黑衣人早已收到宋先生的通知,让他们送林枝到宋宅,于是自觉退出去等着。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小宝听到妈咪说收拾东西,一双大眼睛露出疑问。

  “小宝,妈咪找到一份工作,我们要搬过去住。”林枝只能这么说。

  她答应了宋御臣的交换条件,她深知以她的能力,甭说查出当年割她手腕的真凶,怕是给小宝安稳的生活都难以办到。

  她总有预感,林妙雪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而且经过昨晚一番交流,林枝觉得他这人也没想像中坏,会因为看见她手腕的割痕而对她显露耐性,这样的人,多少是有良知的。跟林家人不一样。

  “好~”小宝搂着妈咪的脖子,软软应道。反正妈咪去哪她就去哪。

  林枝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她东西不多,就两个箱子。一出门,黑衣人便接过她手上的箱子。

  林枝没想到他们的主人像个魔王,对,就是魔王,连用小孩子威胁她的话都说得出来,但他的手下竟然像小绵羊一样,如此体贴。

  林枝好奇:“对了,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昨儿一整晚她都忙着照顾小男孩,也没来得及问,主要也是觉得不重要。

  但现在既然成为合作关系,还是了解一下较好。

  林枝不知,黑衣人西装上别着的听筒将她的话全部收纳,当宋御臣听到林枝问他名字的时候,手里的咖啡杯险些拿不稳。

  什么?

  搞半天,这女人竟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

  林枝搬进宋家后,被安顿在佣人房里。

  这里的佣人房是三人间。

  “哇,林枝,你女儿好可爱啊。”

  两个身穿女仆服的年轻小姐姐,蹲在床前,看着粉雕玉啄的小女娃。

  林枝听到称赞,笑了:“小宝,还不谢谢姐姐的称赞。”她将两个箱子靠角落放着,打算等空闲了再收拾。

  小宝怯怯的,看着妈咪,不敢说话。

  “不过,我怎么觉得林枝女儿越看越像小少爷?”

  “对对对,刚才第一眼我就想说了,你说林枝女儿要是把长发都收起来,那脸蛋,简直就是小少爷!”

  “小少爷五官要凌厉一点。”

  “差不多啦,反正第一眼就觉得他们像……”

  林枝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讨论,觉得好玩,但同时认定她们一定是看错了。

  小宝和宋衍是两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怎么会像呢。

  林枝在小宝面前蹲下:“小宝,你乖乖在房间等妈咪,妈咪先去工作。记住不要乱碰其他姐姐的东西,要是觉得无聊,就玩玩具,知道吗。”

  小宝虽然害怕,但是,她知道妈咪要赚钱钱养她,所以便勇敢的点头:“好~”

  “乖。”林枝安顿好小宝后,跟着金管家出去了解宋小少爷的起居饮食。

  金管家是个年约六十岁的男性,穿着燕尾服,很慈祥,儒雅:“这份资料你好好看熟。”

  林枝接过。

  资料上面有一张大头贴。

  鉴于刚才两个女佣说小宝和宋小少爷相似的事,林枝便盯着照片瞅了几眼。

  神奇了,竟真觉得两人有相似之处。

  要是宋小少爷换一头长发,眼里的凌厉感再收敛一些的话,那妥妥就是她家小宝。

  林枝想到这里,笑了出来:“噗。”

  金管家不解:“林枝小姐,请问这资料有什么好笑的?”

  “不好意思。”林枝立刻调整自已的表情,认真看资料。

  宋衍。

  六月生,比她小宝大两个月。患有轻微自闭症,不爱说话,以及,有1型糖尿。

  当看见这五个字,林枝心里的疑问顿时有了答案。

  难怪那天她给宋衍打退烧针,会在他身上看见密密麻麻的针口。

  “金管家,小少爷的母亲是谁?她为什么不回来陪着?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孩子缺爱导致,只要父母陪在身边对病情都会有帮助。”林枝问。

  如果家庭不配合,再好的医生也是回天乏术。何况她只是担当类似陪护的角色。

  金管家礼貌一笑:“林枝小姐,记住了,你这个问题,在宋家,是禁忌。”

  林枝闭嘴。

  是的,她又问白痴问题了,要是宋衍的母亲能给陪伴,宋御臣也不会请她做陪护。

  就是不知道他属于离异还是丧妻。这么一想,这魔王还挺可怜的。

  等了解结束后,林枝上二楼看宋衍。

  小男孩有刻入骨子的自觉,病情稍有好转,就坐起来,用平板看德语的演讲,应该是在练习听力。

  “……”林枝暗暗咂舌,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抬手敲门:“小少爷。”

  宋衍抬头。

  当看见林枝,眼底有欢喜流过。

  不过,那一句小少爷,他很不满意。

  宋衍撅嘴。

  林枝越发觉得宋衍跟她小宝相似了,尤其是噘嘴这个招牌动作,简直如出一辙:“小少爷,怎么了吗?”

  为什么不高兴呀。

  宋衍想了想,将平板拿起来,那上面有一张贴纸,印着他的名字,他用手指点了点。

  林枝心灵相通般秒懂:“你想让我喊你名字,不喊你小少爷?”

  看来宋衍不喜欢说话是真的,那天在河边,一定是被水泡迷糊了,才开口喊她妈咪。

  宋衍点头。

  小少爷是外人喊的。

  林枝为难:“可是,我喊你全名也不太好呀,我想想……要不这样,我喊我女儿叫小宝,你比我女儿大两个月,我喊你大宝,怎么样?”

  宋衍眼底划过一抹光亮。

  大宝?

  他喜欢这个称呼!

  林枝捕捉到宋衍的欢喜,拍板:“好,大宝,你现在大病初愈,要多休息,少看视频哦。”

  宋衍觉得妈咪好温柔哦,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可以享受到妈咪的关爱。听话把平板关了,乖乖躺下。

  “真乖。”林枝揉揉宋衍的小脑袋,满心柔软。

  晚上。

  宋御臣回到家里,领带松到一半,察觉客厅空荡荡:“人呢?”林枝那女人该搬过来了吧,难道她敢逃跑?

  金管家知道宋先生所指,低声汇报:“林枝刚给小少爷喂了粥,现在佣人房用餐,晚点会再过来的。”

  宋御臣一听,静了数秒:“让她搬过来,在宋衍旁边劈间房给她。”

  “是,宋先生。”金管家立刻去办。

  几分钟后。

  林枝收到同款通知。

  “什么?”林枝惊讶站起,要她搬去主人房那边住?那岂不是一举一动都要在那男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

  金管家很有风度:“是的,林小姐,给你三分钟,收拾一下,跟我过去。”

  交待完,金管家绅士的退到房间外面等着。

  房门一关上,同屋的两个小女佣沸腾了。

  “妈呀,林枝,你竟然能住主人房!”

  主别墅,顾名思议,只有主人才能住,佣人都只能住佣人房。

  而且,主别墅二楼,更是主人们的绝对私人领域,一般佣人连打扫的资格都没有。

  林枝却能直接住进里头。

  “主别墅里连个不起眼的花瓶都要上百万,林枝,你过去之后要小心点。”

  “真好,宋小少爷隔壁的房间正对着书房,证明林枝每天晚上都可以看见宋先生,不知道穿着睡衣的宋先生是什么样的……”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觊觎宋先生,不过我想,一定还是很帅吧~”

  林枝在她们讨论得飞起的氛围里,默默把行李收拾好了,并且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壮志感:“我走了,谢谢你们今天照顾我女儿。”

  流言是世界上传播速度最快的东西。

  宋御臣只不过上楼换了套居家服,拿着空杯下来打算续咖啡时,就听见佣人窃窃私语。

  “听说今天新来的林枝正在佣人房收拾东西,要搬来主别墅这儿住。”

  “啧啧,我来了一年连上二楼打扫的资格都没有,但林枝一来就能住二楼……宋先生对她可真够特别的。”

  “反正以后我们小心点,千万不要得罪林枝,她这一次啊,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宋御臣听到这里,正想咳嗽一声表示自已存在,还没来得及,门口那儿传来动静。

  他转头看去。

  只见林枝左右手各拎着一个箱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娃,正从大门走进来。

  小女娃两只眼睛又大又圆,穿着粉色的外套,萌极了。重点是,小女娃的五官,竟然和宋衍有点像。

  宋御臣正想有所深究,但冷不丁和林枝的视线撞上,他迅速转开头。

  林枝觉得这男人真是别扭,明明都盯着她们看了,还假装看不见,开口:“宋先生。”

  金管家教的,仆人看见主人都要主动打招呼。

  宋御臣高冷的点点头,正准备上楼继续忙碌,脑海却莫名回响刚才听到的窃窃私语。

  他觉得有些话必须说清楚。

  于是神差鬼使的,他倒退两步,停在林枝面前。

  林枝正费劲推着两个行李箱闷头往前走呢,宋御臣突然向后倒,她差点刹不住箱子。

  “宋先生?”林枝不明所以。

  “林枝。”宋御臣居高临下睥睨她,一脸认真:“我让你搬过来只是方便你照顾宋衍,没有别的意思。”

  请你不要多想。

  说完,宋御臣走了。

  “???”林枝脑海浮起一连串的问号,她知道啊,本来就是这个原因,不然呢?

  主人房跟佣人房果然有着天渊之别。

  kingzise的大床足够她和小宝滚来滚去。

  而且满屋都是私人定制家具,这间一看就是女主人的房,因为有豪华衣柜和梳妆台,配置特别高档。

  这间房,应该是宋御臣离异或者去世的妻子之前所住的房间吧。

  林枝看着这些,默默将自已两个行李箱放在角落里,并不打算使用这些高级家具。

  或许刚才宋御臣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就是警醒她,她只是一个佣人而已,他好心让她住进这里,她不要妄想得寸进尺。这里的家具,她不配用。

  林枝将小宝抱在怀里:“小宝,以后你就跟妈咪在这里生活啦,没有妈咪的允许,不要乱跑出去哦,因为刚才的叔叔超凶的。”

  “有大魔王凶吗?”小宝仰着头,一脸天真。

  林枝一愣,随即失笑:“比大魔王还凶。”

  “好怕怕,那妈咪你要小心点。”小宝嘱咐。

  林枝听得心里柔软。

  小宝真是上天派给她的小天使,轻易就能抚平她的不如意。

  林枝安抚好小宝后,转去隔壁房间陪宋衍,直至宋衍睡着了,才回到房间里。

  林枝等小宝也睡着后,从行李箱里拿出画笔和稿子,蹑手蹑脚的走出去。

  半夜两点。

  宋御臣从书房出去,打算看看儿子,结果走了两步,便发现阳台开着灯,一道身影被拉得很长。

  他想了想,走过去。

  走近后,便见林枝盘腿坐在地板上,小板凳放着一张稿纸,她正低头作画。

  她画的是一枚戒指,款式简单,但却让人觉得有灵气。

  林枝画着画着,察觉背后有人,大晚上的,这种感觉真叫她害怕,她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当瞥见是宋御臣时,大气一松,随即解释:“我是等小少爷睡着才做自已事的。”

  没有假公济私。

  宋御臣瞥她一眼,他又没说她,这么紧张做什么:“看不出来你还会设计。”

  “让你失望了。”林枝收回脑袋,继续画画。

  兴许在宋御臣眼里,她只是个带孩子的女人,不该与设计这种高端的词沾边。

  “?”宋御臣感觉有被冒犯。

  他明明是真心实意的称赞她,为什么却从她话里听到淡淡的嘲讽?

  宋御臣决定不跟她计较:“比赛?”

  不然大半夜在这画什么设计图。

  “我哪里配。”林枝话里有一闪而过的自嘲:“枪手,知道吗,800块一张。”

  宋御臣听出了林枝话里的嘲讽之意,目光不着痕迹落在她的右手上。果然,她右手是使不上力的,导致她的作品画功看起来是差了点。

  第二天。

  早上八点。

  林枝坐在餐桌边陪伴宋衍用餐。

  元气恢复的宋衍俨如一个小大人,行为举止端庄有礼,坐有坐相,咀嚼不露齿,吞咽也无声,跟他爸一模一样。

  林枝才知道,原来有些人吃饭的动作,会优雅得像一幅画。

  金管家正在布菜,见林枝一个人,关怀:“林枝,你女儿呢?”

  既然林枝能住进主别墅,代表佣人守则那一套并不适合她,主人对她不会过于严谨。

  “在房间里呢。”林枝微笑着回答。

  “不吃早餐?”金管家想到一个小女娃独自关在房间里也是可怜。

  林枝回答:“等会我拿上房间给她吃,佣人守则说不能跟主人同桌吃饭,我都记着呢。”

  她是因为工作内容特殊,才破格坐上餐桌。

  “你不是佣人。”宋御臣放下报纸,蓦然开口。

  林枝听着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心口触动。

  宋御臣语气淡淡:“我家可没有十几万一个月的佣人。”

  她昨晚太妄自菲薄了,其实她有自已的本领。

  林枝觉得他这是嘲讽,瞬间为自已刚才的触动感到傻逼,没好气:“那是你开的工资,我可没有逼你。”

  “?”宋御臣感觉再一次被冒犯。

  他明明是鼓励她,为什么要被怼。

标 签双宝出击总裁爹地宠翻天 林枝宋御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