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路景鹤叶念慈小说_你是我命中的劫路景鹤叶念慈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143 ℃
路景鹤叶念慈小说_你是我命中的劫路景鹤叶念慈

你是我命中的劫

路景鹤叶念慈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路景鹤叶念慈的小说《你是我命中的劫》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对于路景鹤来说,给叶念慈添堵便是他最大的乐趣,当初她不择手段的爬上了他路景鹤的床,就该承受爬床后带来的一切后果!他厌恶她,却也不想就此放过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路景鹤叶念慈的小说《你是我命中的劫》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对于路景鹤来说,给叶念慈添堵便是他最大的乐趣,当初她不择手段的爬上了他路景鹤的床,就该承受爬床后带来的一切后果!他厌恶她,却也不想就此放过她.....

免费阅读

  叶念慈面色灰白的夺过路景鹤手中的报告单,死死的攥着,面无表情的开口,“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路景鹤眼睛微眯,嘴角微微的上挑,熟悉他的人都都知道这是他极怒时的表现。

  叶念慈有些恐惧的瑟缩了一下 身体,路景鹤却一把将她抓到了自己的身边,用力的摁住了她的后颈,声音不紧不慢,宛如地狱的阎罗,“那你说,和谁有关?”

  眼看路景鹤快要掐断了叶念慈的脖子,余畅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了,“路总,您冷静一点!”

  “滚出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余畅脸色一僵,面露担忧的离开了病房。

  病房的门一关,里面的气氛越发的沉重,彼此的呼吸声焦灼,但透着绝望的气息。

  良久,路景鹤嫌弃的推开了叶念慈,毫无温度的开口,“孩子,打掉!”

  闻言,叶念慈呼吸一滞,整个人都像被人夺去了神智。

  “这个孩子跟你没关系!”

  路景鹤没有说话,而是目光森寒的盯着她。

  叶念慈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被他逼的躲开视线,一字一顿的开口,“这是我的孩子!”

  “要孩子,还是要留在路通,你自己选择!”

  路景鹤直接将叶念慈逼到了绝路,他甚至不给叶念慈辩解的机会,直接转身就走。

  路景鹤冷漠而又绝情的背影压到了叶念慈心中最后一丝希冀,她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说,“好,我同意!”

  她没说同意什么,路景鹤亦没有问。

  无疑,这又是两人之间的又一场对弈。

  叶念慈在医院待了一个礼拜,出院后,她没有回路通上班,更没有回路家,就连路景鹤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这天,余畅请假,琳达负责路景鹤的助理工作,一大早,她就穿着暴露的出现在了办公室,嗲声嗲气的说,“路总,叶总已经三天没来了,要不要跟人事部的人说一下?”

  一听到琳达提到叶念慈,路景鹤心中便涌出一股烦躁,阴翳着一张脸,冷冷的说,“告诉人事部,叶念慈明天不来以后就不用再来了!”

  “不用这么麻烦!”

  叶念慈站在路景鹤办公室的门口,娇小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看着路景鹤的眼神没有半分的温度。

  “路总,乐讯的收购我会负责。”

  说完,她无视琳达眼中的诧异和路景鹤脸上的阴沉,转身离去。

  “站住!”路景鹤从办公椅上起身,步伐之间气势夺人。

  叶念慈腿根发软,身体抖了抖才勉强站稳,面无表情的转身对上了他的眼睛,“路总,还有事?”

  路景鹤一瞬不瞬的盯着叶念慈,想要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什么,可什么都没有,里面空洞泛白,莫名的……他心里一滞,看着叶念慈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浚,“你去做了什么?”

  “路总不清楚吗?”叶念慈唇角露出讥诮,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轻飘飘的纸,纷纷扬扬的洒在了他的身上,“如你所愿,他没了,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威胁你的又少了一样!”

  路景鹤眼神微眯,目光投在了那张单子上,看到那是一张人工流产手术单时,脸色沉到了极点。

  “叶念慈……这是什么?”路景鹤那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把她吞进去一样。

  叶念慈微微勾了勾毫无血色的唇,“路总难道不识字吗?”

  看着路景鹤眼中的怒火越来越凶猛,叶念慈心里居然腾起了一阵怪异的快意,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翘。

  但这无疑是在挑战路景鹤的底线。

  “叶念慈,你恶毒的真叫人心寒!”

  叶念慈笑了一下,踮着脚附在了路景鹤的耳边,亲昵的距离一触即吻,她柔柔的开口,“路总,我要是从路通辞职了,你会让这个孩子留下吗?”

  不等路景鹤回答,她悠悠的退了开来。

  路景鹤眼中的深沉快要将她溺毙,但叶念慈却事不关己的转身离开。

  叶念慈回到办公室,双腿还在发软。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她摸了摸胀痛的小腹,眼底的清冷和无所谓渐渐变的柔软。

  那一份流产的手术单是真的,但孩子还在……她在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反悔逃了出来。

  明知道这是一场冒险,可叶念慈还想再试试,逼自己,也在逼路景鹤。

  万一成了呢。

  可她不知道,人有时候不能抱一丝的侥幸心理,因为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打掉孩子是路景鹤要求的,可他刚才那眼神,却叫叶念慈心底发憷,仿佛叶念慈弄掉的是他的宝贝。

  宝贝……可怎么可能呢?

  打掉孩子的要求还是他提出来的。

  就像路景鹤说的,他从来都不缺给他生孩子的女人。

  叶念慈敛起酸涩苦笑,将这些儿女情长抛之脑后,开始着手乐讯的收购。

  黄文涛睚眦必报,想要再次和他合作,除非抓到他的把柄或者有什么巨大的利益。

  可利益叶念慈拿不出,把柄她更没有。

  时间忽忽而过,一个礼拜过去,乐讯的收购毫无进展……

  这天快下班时,叶念慈接到了母亲吴霜的电话。

  “念念,周末是路叔叔的生日……”

  听着吴霜的话,叶念慈的脑海中却蹦出了和路景鹤分手后重逢的画面。

  那天也是路昌河的生日,却也是叶念慈鸵鸟心态彻底崩溃的一天,她被路景鹤也在三楼的休息室折腾了一晚上,窗外是院子里衣香鬓影的人潮,她却像个母狗一样的在路景鹤的身下辗转。

  那一天,所有的美好过去破碎。

  一段畸形的关系却在悄然疯长。

  后来,吴霜嫁给了路昌河。

  路景鹤对叶念慈越发的恨之入骨,但叶念慈却已经沉湎在了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里。

  这么多年……不管她如何的张牙舞爪,其实都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

  因为爱,所以脆弱。

  吴霜说了半天听不到叶念慈的回答,着急出声,“念念,你没事吧?”

  叶念慈从回忆中抽神,忙道,“妈你放心,我一定提前过来!”

  在路通的这些年,她也攒了不少钱,还在兰苑给自己买了一套房子。

  在和路景鹤的关系失控之后,叶念慈便搬出路家住到了外面,只有偶尔重大事情的时候回一下路家。

  想到路昌河的生日,叶念慈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但这种不安很快就被乐讯收购的忙碌冲散了。

  转眼到了周五。

  下班后,叶念慈到了好友季如约的古董店。

  “东西呢?”

  季如约将那块唐初的端砚拿了出来,“喏……”

  见季如约欲言又止,叶念慈挑眉,“你想说什么?”

  季如约看着叶念慈,神色复杂,“前些日子,店里不是放了一块水月观音吗?”

  这事叶念慈之前听过,“所以呢?”

  “就刚才,方清澜来把它拿走了!”

  听闻“方清澜”三个字,叶念慈眼皮一跳,手上的端砚差点掉在了地上,“她……回来了?”

  季如约低叹一声,轻拍了一下叶念慈的胳膊,“路景鹤早已经不是当年的路景鹤了……念念,不要再执着了好不好?”

  这种傻子都知道的事实叶念慈何尝不知道,她压下喉头的苦涩,笑着对季如约说,“就算方清澜真的嫁给了路景鹤,我也是路景鹤的继妹……”

  一个“继妹”就已经决定了她和路景鹤之间的不可能,更不用说路景鹤对她早已经没了感情。

  “别担心……我没有那么傻,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离开。”


标 签你是我命中的劫 路景鹤 叶念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