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神相入都周酬苏瞳瞳小说_神相入都天齐

xiaoshiyi 3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37 ℃
神相入都周酬苏瞳瞳小说_神相入都天齐

神相入都

天齐 著

连载中免费

《神相入都》是由作家天齐所写的男频逆袭爽文,主角叫周酬苏瞳瞳,小说讲的是当时七八岁的周酬亲了师傅朋友女儿瞳瞳一口便一吻定情,两人定下娃娃亲,心中有女神的周酬本打算下山去找瞳瞳退婚,可奈何临行前被师父告知未婚妻有牢狱之灾,下山的天才小相师周酬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热血风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神相入都》是由作家天齐所写的男频逆袭爽文,主角叫周酬苏瞳瞳,小说讲的是当时七八岁的周酬亲了师傅朋友女儿瞳瞳一口便一吻定情,两人定下娃娃亲,心中有女神的周酬本打算下山去找瞳瞳退婚,可奈何临行前被师父告知未婚妻有牢狱之灾,下山的天才小相师周酬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热血风云.......

免费阅读

  “打够了没有,够了的话,咱们就回家吧。”揉了揉眉心,周酬头疼的打断苏瞳瞳。

  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既然牢狱之灾已解,下面要做的就是退婚了。

  苏瞳瞳一脸愤恨的抬起头:“谁跟你咱们!我提前跟你说,我跟你没有任何婚约,当年小,被你亲了一口也就算了,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认识谁!”

  周酬乐了:“正好,我也是这意思,这次来,就是来找苏伯父退婚的。”

  “嗯?”苏瞳瞳愣了一下,剧情怎么反转的这么快?

  退婚这种事,不应该自己来提么?

  况且,当初提出订婚的也是他,当年他小小年纪,偏要拉着自己的手,说什么他俩的生辰八字是天作之合,顺应天意,如果以后不在一起,就会遭天谴巴拉巴拉……

  要是寻常人这样说也就算了,必定会当成小孩儿之间的玩笑话,可这混蛋,偏偏是什么小神算,说的话无比灵验。

  当时老爹就跟他那个师父做了主,签了订婚契不说,还大张旗鼓的摆了酒席!

  现在他还有脸来退婚?

  狠狠盯着周酬看了几眼,苏瞳瞳起身回到驾驶席上,咬牙吐出两个字:“渣男!”

  “???”

  “你不也说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么?”周酬莫名其妙。

  “我说可以,你说就不行!反正你就是渣男!”

  苏瞳瞳骂了一句,一脚踩在油门上,朝家里开去。

  车拐了几个弯后,最终驶进一片别墅区里。

  别墅区地处闹市,进去之后,却又暗藏一种清幽感,闹中取静,很是适宜。

  只是一进小区,周酬就觉得脖子上的暖玉猛地传来一股寒意。

  周酬本来穿的就少,此时更是被寒意冻得打了个冷颤。

  周酬心下一沉,这小区有问题!

  “停停停,我不能再进去了!”

  情急之下,周酬竟然一把拽住手刹,拉了起来。

  车强行被刹住,猛地往旁边漂移,一头顶在垃圾桶上。

  “我的车!”苏瞳瞳惊呼一声,脸都绿了。

  “没事,撞垃圾桶的位置跟撞我的是同一个位置,你一起修就行。”周酬道。

  说着他已经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苏瞳瞳简直气的想杀人了,我在意的是车好不好修么,是你这个神经病,为什么突然拉手刹!!!

  “这个小区不祥,进来的人,都要倒霉的,你也不要再往里走了,免得再惹祸上身。”周酬神叨叨道。

  说着他从脖子上拽出一根牛皮绳来,绳子上拴着五枚薄薄的白色玉片,上面散发出暖盈盈的白色光芒。

  只是看一眼,仿佛就有一股暖意袭来。

  只见周酬一把将牛皮绳从脖子上拽下来,五片白玉被抓在手中,分成两拨轻轻敲打起来。

  “罄罄罄……”

  玉片相击的声音清脆悦耳,苏瞳瞳简直被周酬的行为惊呆了。

  这是什么骚操作?

  他猛地拉手刹,害自己一头撞上垃圾桶,就是为了下来耍一段快板?!

  眼底迅速染上一丝怒意,苏瞳瞳道:“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出来了,乾二兑三坎为首,大凶。”周酬盯着白玉片道。

  只见短暂的敲击过后,原本洁白如玉的白玉片,上面竟然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小字。

  而那几个字,确实是写的乾兑砍三字,在三字旁边,还画了几个稀奇古怪的符号,也不知道代表的什么意思。

  “你站这等我,我稍后就来。”

  招呼一声,周酬直接迈着小方步走了,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嘟囔囔的,在指尖掐算着什么。

  迈着八卦步,拐了几个弯之后,周酬在一栋独立别墅前停下来,就是这里了。

  卦象上显示整个小区的异相,都由这栋房子而起,重要的是,这房子的异样,自己下山之前并没有卜算到,还是靠近之后,暖玉发出示警自己才注意到的。

  这房子里藏得,是个大麻烦!

  “喂,知不知道,这栋房子是谁家的?”

  周酬扬声问苏瞳瞳。

  如果仅仅是邻居的话,那就劝苏伯父抓紧搬家好了,毕竟一开始没算出来的东西,就算动也不好动,他虽然算的精准,但五片暖玉,他现在只能驱动一片,对于第二片解煞的理解,还不算透彻。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苏瞳瞳的回答,瞬间让周酬眼前一黑。

  “我家的,怎么了?”

  “靠!”

  周酬只觉得自己挨坑了。

  挨了天坑!

  好端端的,订婚那么多年,早不退婚,晚不退婚,偏偏这时候,师父他老人家同意自己下山退婚了。

  而且偏要自己立刻就退。

  在下山之前,师父又‘好巧不巧’的算出苏瞳瞳有牢狱之灾,订婚一场,周酬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

  那时候,周酬就该察觉到什么的,其实,退婚是假,解煞才是真。

  可惜……都是自负惹的祸!

  他匆匆起了一卦,发现没大事,就傻逼呵呵的下山来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

  周酬一边撮着牙花子,一边掏出爱疯四手机,给师父那老王八羔子打去电话。

  电话一阵嘟嘟声之后,就传出: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故意的,绝逼是故意的了!

  周酬仰天长叹,没见过这么坑徒弟的师父,在周酬心里,那糟老头一直是他亲爷爷的存在啊……

  “小酬?是你吗?我就说看时间快到了,开门还真在外面,快进来,你这孩子,怎么穿这么少……”

  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打开门,惊喜的看着周酬。

  这人自然就是苏瞳瞳的父亲,苏国威,他一早就接到老友的电话,等候在门前了,一个堂堂集团的大老总,亲自在门口迎候一个少年,不可谓是不尽心。

  周酬苦大仇深的看了苏国威一眼,见人家那么热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强撑出一丝笑意:“苏伯父好……”

  “爸!他要退婚,还说咱家风水不好,是大凶之地!”苏瞳瞳见状,也不管什么凶不凶了,直接冲进来告状道。

  这小混蛋绝对是故意整自己,他不是说千万不能进这个小区么,结果他把自己留在小区外面,他却要进门了,什么鬼!

  “别没礼貌,小酬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呢!”苏国威呵斥了自己的女儿一句。

  “都怪我平时太宠着她了,导致她现在无法无天的,小酬,你别见怪哈。”

  “呵呵,当然不会。”

  周酬一阵牙疼,这苏伯父一见面就给他戴高帽,绝对是跟师父商量好了的,不然怎么自己还没提退婚的茬,就被苏伯父一口堵回来了?

  算了,本身也是自己不占理,当年自己死乞白赖的要订婚,现在又要退婚,当然站不住脚啊。可是,周酬心中却一直想着自己的女神,怎么都觉得必须退婚。

  反正解决这屋里的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来吧,到时自己帮苏家这么大个忙,再提退婚,应该好看些。希望到时候周国威能理解自己!

  “外头冷,快别在外面站着了,到家里来。”苏国威招呼道。

  不料周酬却摇摇头:“不能进去,屋里更冷,伯父你也别在家里呆了,出来吧。”

  “嗯?”苏国威愣了一下。

  他早就知道周酬天赋异禀,所以此时周酬说话这么反常也没生气,反而下意识的走了出来,问周酬:“怎么了,这房子有问题么?”

  “有,不光有,还有大问题,再住下去的话,怕是会有血光之灾。”周酬道。

  见周酬说的这么笃定,苏国威不禁皱起眉头。

  “呵,你想退婚就直说,扯什么血光之灾,这房子当年买的时候可是找周爷爷看过的,房子里的一草一木也都是按照周爷爷的意思摆设的,这些年我爸生意越做越好,我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你倒是说说,这房子好好地,怎么你一来就有血光之灾了?”

  苏瞳瞳气鼓鼓道。

  她今天非要揭开这渣男的两幅面孔,明明刚才还扬言要退婚,怎么见了老爸之后,就一脸乖乖仔的模样了?

  你倒是提退婚的事啊!

  “伯父,具体的原因我一时也还没找到,但卦象显示非常凶,这房子真的不能再住了,今天瞳瞳车……”

  “周酬!”

  苏瞳瞳简直想给周酬寄刀片了。

  怎么这人就这么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要让老爹知道自己今天撞人了,那还了得?

  恶狠狠打断周酬的话,苏瞳瞳抬脚迈进别墅里。

  哼,你不是说这房子不能住了么?

  你不是说进来就会有血光之灾么?

  如果自己没事,是不是就能证明,这混小子是骗子了?

  苏瞳瞳大步流星的走进屋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没坐稳,她就猛地发出一声惊呼。

  “啊!”

  只见一道瘦弱的身影,猛地从门外冲进来,直接扑倒在自己身上。

  与此同时,一直悬挂在沙发上方的鹿角装饰头一头栽了下来,正好砸在苏瞳瞳刚才坐过的位置!

  “什么东西,软绵绵的?”周酬趴在苏瞳瞳身上,嘟囔道。

  一边说,他的手还又抓了两下,确认手中的东西,真的又软又弹,手感说不出的好。

  “你……你给我起开!”

  身下的苏瞳瞳,小脸唰一下,涨的通红。

  她的眼睛几欲喷火,模样跟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一般。

  奶凶奶凶的。

  周酬从苏瞳瞳身上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手,恰好落在苏瞳瞳鼓起的小山峰上!

  这下尴了大尬了,周酬挠了挠后脑勺:“我说不是故意的,你信么?”

  “信你个鬼!嘶……”

  苏瞳瞳一把推开周酬想站起来,只是她刚一动,小腿就传来一阵剧痛,这才发现,刚才周酬虽然避免她遭遇灭顶之灾了,但血光之灾还是没避过去,小腿位置,被鹿角的尖端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此时已经流了不少血。

  周酬眉头一皱。

  自己都冲进来救她了,还是没能避开么?

  看来这屋子里藏得东西,当真是凶的很!屋子里的东西,显然不是什么善类。

  就在这时,一股寒意猛地从苏瞳瞳身上传来,直冲周酬面门!

  周酬反应也快,当下抓起暖玉挡在额头上,如果不是这暖玉,周酬估计也不能抵抗。

  “噗!”

  一声轻响,寒流撞上暖玉,自知不敌,呲溜一下钻进地里,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瞳瞳。”

  “别进来!”

  一口喝住要进来的苏国威,周酬拦腰抱住苏瞳瞳,快步把苏瞳瞳抱出别墅。

  “这,怎么会这样?”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苏国威对周酬的话更是深信不疑,急道。

  “你最近是不是买了什么玉器古玩之类的东西?”周酬问。

  说话间,他的手也没闲着,抓住瞳瞳的打底裤,稍一用力,衣服就被周酬撕开一道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苏瞳瞳俏脸更是羞的通红,只觉得无地自容了。

  明明小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而且她知道,周酬这是要帮自己处理伤口,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脸烫的厉害,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对,还真买过一个!”

  被周酬这么一提醒,苏国威顿时一拍大腿,想了起来。

  “这屋子还能进去么,我先去拿酒精和纱布,一会出来好好跟你说说我刚入手的这个东西。”苏国威道。

  “不用,我带了药,你直接说吧。”

  周酬从兜里掏出一包药末,撕开洒在苏瞳瞳小腿上。

  那伤口看着血淋淋的,其实口子并不深,药末接触到伤口的一瞬间,血就止住了,当真是好药。

  苏国威见状,放下心来:“我上个星期,刚从朋友手里收了一尊翡翠观音,那翡翠玉质通透,水头极好,而且朋友最近赔了一大笔钱,急需把翡翠观音变现,开价极低,我没忍住就……”

  “有照片么?”

  “有!”

  苏国威当即从手机里找出一尊碧绿的翡翠观音照片,递给周酬。

  周酬接过手机,还没来及看照片究竟什么样,胸前的暖玉就一阵发凉。

  “好了好了,我就看看,不进去。”周酬拍拍胸口,语气跟安慰小孩儿似的。

  安抚好暖玉,周酬这才把目光放在手机照片上。


标 签神相入都 周酬苏瞳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