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兰冷景深小说_曾经爱恨如碎梦秦兰冷景深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557 ℃
秦兰冷景深小说_曾经爱恨如碎梦秦兰冷景深

曾经爱恨如碎梦

秦兰冷景深 著

连载中免费

​秦兰冷景深全文免费阅读,曾经爱恨如碎梦大结局,秦兰冷景深小说《曾经爱恨如碎梦》是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杨柳依依善于观察,在小说中能感受到那是一个美丽而充满诗情的爱情故事。精彩段落试读:秦兰怎么也没想到,三年婚姻,换来的竟然是一场谎言,冷景深根本不爱她,甚至想杀了她去救另一个女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秦兰冷景深全文免费阅读,曾经爱恨如碎梦大结局,秦兰冷景深小说《曾经爱恨如碎梦》是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杨柳依依善于观察,在小说中能感受到那是一个美丽而充满诗情的爱情故事。精彩段落试读:秦兰怎么也没想到,三年婚姻,换来的竟然是一场谎言,冷景深根本不爱她,甚至想杀了她去救另一个女人…

免费阅读

  只往下看了一眼,强烈的恐高让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她终究还是胆小,还是没有母亲的勇气。

  说到底她害怕自己被摔得血肉模糊,她害怕自己会落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当然她更放心不下ICU病房里的父亲和母亲,如果她死了,他们怎么办?

  秦兰幽魂般的又回到了ICU病房门口,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了好长时间,她拿起手机给冷景深打了过去。

  “我答应你离婚,你给我钱……”

  “给你钱?你在做梦吧?我答应给你钱的有效期已经过了,现在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冷景深的声音冷漠到极致。

  “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冷景深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

  “歹毒吗?比起你父亲秦国梁我这算小巫见大巫了!”冷景深冷笑着挂了电话。

  秦兰握住手机茫然的站在病房门口,她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会,而且就算她会,一时半会又到哪里去凑高额的医药费?

  她握住手机游魂般的穿过医院走廊,迎面看到了叶小梅,她抱着手站在一间病房门口看着秦兰笑,“秦兰,你知道吗?我怀孕了!刚刚检查出来的!”

  叶小梅摆明是在炫耀,秦兰哪里有力气去管她,她移过林小梅就走,林小梅在冷笑,“现在走投无路了吧?秦兰,你也有今天啊?”

  秦兰没有说话移过叶小梅走向电梯方向,叶小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其实你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你还留着一条命啊?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去伺候男人……”

  秦兰没有回头,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医院。

  山穷水尽,她现在的确也只有唯一的这条路了。

  她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从医院走到了海市皇廷夜总会的大门口。

  过去她是皇廷的常客,经常在这里夜夜笙歌,今天她却是下定决心让别人来消费自己的。

  秦兰找到了皇廷的经理,经理的绿豆眼从镜片后面仔细的打量她。

  “冷夫人想要多少钱?”

  “是秦小姐。”秦兰纠正,“我要一百万!”

  “一百万是皇廷头牌的价格,而且是第一次……”经理的意思是她不是头牌也不是第一次没有资格要这么多钱。

  秦兰笑了一下,她觉得自己能够笑得出真的是够奇迹的:“不是一个晚上,如果有人肯包……”

  那个养字秦兰没有说出口,但是经理懂了:“我知道了,我会留意的。”

  “我现在就要钱,最好今天晚上就达成交易!”

  “今天晚上,这么急?”经理又用绿豆眼看了她一眼,“不挑?”

  “不挑,只要有人出钱就行!”

  经理点了下头,“正好我这里有一个客人……如果你不挑可以去试试。”

  秦兰被人领着去了客人所在的包厢,推开包厢门,见包厢里坐了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的目光在秦兰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会,“脸长得不错,不过一百万,好像贵了些!”

  “不是一夜,是一辈子,只要您给我钱,做什么都可以。”

  “这样啊?”男人眼睛一亮,“先脱了让我看看值不值这个价钱。”

  秦兰没有迟疑的开始脱衣服,很快她就脱下了外衣和裤子,露出穿着紧身衣的姣好身材,秦兰不只是脸蛋漂亮,身材也是一流,男人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咽了下口水。

  “会做全套不?”

  “会!”秦兰咬牙。

  “那就看你表现了。”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面,“让我满意,这里面的钱都是你的!”

  秦兰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金卡,开始脱自己的紧身衣。

  很快紧身衣被她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里衣。

  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前凸后翘的身子,男人咽了下口水,秦兰没有停留的伸手去解他的扣子,刚解开一个扣子,门被从外面踢开了。

  冷景深穿着黑色大衣,围着围巾出现在门口。

  看见冷景深男人愣了下,“冷总这是?”

  “滚!”冷景深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看着他森寒的眼神,男人打了一个寒颤,起身灰溜溜的出了包厢。

  冷景深一脚踢上门,目光森寒的踱到只穿着里衣的秦兰身旁,“你可真是贱啊!”

  “我要是不那么贱能爱上你?”秦兰淡淡的回答。

  “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我可以让你一分钱赚不到,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没有钱……”他凉凉的笑了一下,“你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秦兰早已经领略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冷漠,她闭了下眼睛:“你想怎么样?冷景深,你想怎么样?”

  “你不是要给男人做全套吗?我想看看你的技术怎么样!”

  “对不起,我不卖给你!”

  “呵呵!”冷景深笑得冷飕飕的:“你看看你刚才那个贱样,既然能让别的男人上你,又为何不能让我上你?我只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秦兰沉默的站着,她可以无底线出卖自己的尊严换取医药费救父母,但是让她求冷景深她自问做不到。

  就是这个男人让秦家家破人亡,就是这个男人打着爱的名誉要了她的肾,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去求冷景深。

  可以是任何人,但是绝不会是冷景深!

  看她沉默冷景深的目光在一点点的阴翳下去,一分钟时间很快过去,冷景深拿起电话拨通:“马上停了秦国梁和他老婆的救治!”

  秦兰双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去:“冷总,我求你让我当你的女人!求你了!”

  从前她一直软软的叫他景深或者叫老公,现在她叫他冷总,冷景深在笑,眼中半点笑意也没有:“秦兰,晚了,现在求我晚了!”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要走,秦兰扑过去抱住他的腰:“冷总,你要了我吧,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求你放过他们!我求你了!就算有天大的仇恨,我已经被你取走了一个肾,我父母都这副样子了,你还不解气吗?放过我们吧!”

  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冷景深停下了脚步:“取悦我!如果你让我高兴,我会考虑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停留在秦兰的胸前,秦兰只是愣怔了一秒,马上脱下了自己的最后遮挡。

  她的所有自尊和羞耻都已经没有了,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她半跪侠解开了冷景深的裤子拉链缓缓的张口……

  冷景深的呼吸急促起来,和秦兰做了那么多次,她从来没有用口,那种感觉简直无以言表,他拎起光溜溜的秦兰,把她顶在墙上,恶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子。

  后背被他大力冲撞和墙摩擦得钻心的疼,秦兰眼中一片死寂,嘴上却在嗯嗯啊啊的叫。

  冷景深折腾了她很长时间,完事后他毫不留情的抽身,没有支撑的秦兰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的滑落在地上,她忍住疼痛看着冷景深:“冷总,我的表现您可还满意?”

  冷景深好看的眸子里都是鄙夷:“秦兰,你真贱!比J女还贱!这三万块是赏你的。”

  “三万?不是一百万吗?”

  “一百万?你也配?”冷景深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兰,“不过是一个被男人玩烂的贱货,还想和少女比价?”

  这句话一出口秦兰的脸色瞬间惨白如雪。

  她和冷景深的第一次没有落红,秦兰记得冷景深当时目光曾在床单上停留了一下。

  她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亲密关系,所以很坦然,冷景深也没有针对没有落红的事情说过什么,导致秦兰一直以为冷景深不在意,可是现在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在怀疑她不贞洁。

  秦兰想分辨的,想告诉冷景深他是她唯一的男人,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别说冷景深完全没有理由信她,就算他信,他们也回不去了。

  见秦兰惨白着脸一言不发不辩解,冷景深冷笑,恶毒的话像是刀子一样的刺进秦兰的心脏,“秦兰,我来上你可不是因为别的,现在我们还没有离婚,你还是我名誉上的老婆,我不能让你这个贱货给我戴绿帽子,等我和你离婚后随便你这个贱货和几个男人做都和我没有关系!”

  秦兰垂着头坐在地上,目光死寂,声音干涩沙哑,“冷景深是不是离婚后你就会放过我和我父母?”

  “你觉得呢?”

  “如果你放过我父母和我,我马上和你离婚,一分钱赡养费也不要!”

  “然后出来卖?”冷景深嗤笑一声,“秦兰,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没有我的许可,是不会有任何人敢帮你的,就算是你去卖也没有人会要你的,懂吗?

  “懂!我懂!”她机械的点着头。“所以冷总,我求你放过我!我已经这样了,你放过我吧!我不会再缠着你,我马上离婚,马上带着我爸妈消失,求你不要为难我们!”

  “为难你们?你知道吗其实一开始我想放过你的,可是看见你昨天那副肆无忌惮的样子,我突然发现这样放过你太便宜你了,古话说父债子还,秦国梁没有儿子,那就你来赎罪吧!从现在开始你得学会取悦我,让我高兴我可以多给你钱,你父母就能有一线希望,当然如果你想看着你父母死,就随便你!”

  扔下这句话冷景深冷笑一声拉开门大步离开了。

  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秦兰捂住脸泪如雨下。

  握住救命的三万块秦兰赶往医院,交了钱护士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目前病人的情况还算稳定,也许过段时间能醒过来,就是后期费用会非常高。”

  这话让秦兰看见了希望,只要父母能够醒过来,她做什么都可以。

  现在她唯一缺的就是钱,她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必须去赚钱,秦兰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她得找一份工作,有固定的工作应该会好过现在一无所有。

  只是稍微休息一下秦兰就开始四处找工作,结果和她想的太不一样,一天下来,她应聘了十几家公司,全无列外都被拒绝了。

  夜幕降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秦兰又冷又饿垂头丧气的回了冷景深的家。

  伸手输入密码,却提示密码错误,冷景深改了别墅的密码。

  没有办法她只好在别墅外面等候,一直等到她觉得自己要被冻僵了,冷景深的车才出现再视线里。

  秦兰哆嗦着迎过去:“冷总!”

  “你来这里干什么?”冷景深斜睨着她,“你不是四处开始找工作吗?去找呀?”

  “对不起?对不起!”秦兰终于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找不到工作了,她机械的道歉,“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冷总给我和我父母一条生路!”

  冷景深看着这样卑微的秦兰,几不可闻的笑了一声:“那就看你表现了,让我满意我会给你钱的。”

  像是听到了什么赦令一样,秦兰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我会好好表现的,冷总您放心!”

  照例是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取悦冷景深,冷景深恶狠狠的把她按倒在沙发上,一边折腾她一边还不忘记羞辱她:“你这样为几个男人做过?是谁调教的你?你的第一次是不是给陆一帆的?”

  秦兰死死的咬住嘴唇,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不哭出声来。

  完事后冷景深毫不留情的抽身而退,秦兰卑微的看着他:“冷总,钱!”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钱,这几天你不要去医院了!”

  “为什么?”

  “小梅怀孕了,胎像不稳在医院保胎呢,为了防止你去刺激到她,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去医院。”

  大概是心痛到麻木了,秦兰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她垂着头:“我爸妈那边……”

  “你父母那边我安排人在照看,放心吧,死不了!你过一个月再去吧,等小梅胎像稳定下来再去!”

  冷景深对叶小梅是真的宠爱,不只是怕秦兰刺激到她不准秦兰去医院,还让秦兰搬出了他们之前的家去了冷景深在城郊的另外一个公寓。

  秦兰像是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冷景深养起来,她不能出门,每天只是等在公寓里等着冷景深临幸,冷景深高兴了会给她看她父母的视频。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叶小梅腹中的孩子已经有三个月,胎像稳定下来了,冷景深这才允许秦兰去医院亲自探视父母。

  秦父秦母还是和从前一样躺在病床上知觉全无,秦兰站在ICU病房内静静的流了一会泪,直到护士来赶她,她才迈着沉重的脚步出了病房。

  转过走廊,迎面又看到了叶小梅。

  叶小梅应该是专门再这里等她的,相比一个多月前见秦兰时候的高高在上,叶小梅显得有些焦躁:“秦兰,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秦兰低头避开叶小梅的目光,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家大小姐了,她现在是丧家之犬,为了父母的医药费,她不能和叶小梅有丝毫的冲突。

  看见她躲闪的目光叶小梅恶狠狠的骂:“贱人!不要脸的骚货,离了男人你就不能活?”

  秦兰脸上火辣辣的,低头垂目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叶小梅却没有因为她的沉默而放过她,“你这个贱货,从前就是出名的骚货四处勾搭男人,现在竟然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德行。你可真是下贱啊,秦家都被景深弄成这副样子了,你爸你妈都要死了,你还回头找他操你,天下男人死绝了吗?”

  叶小梅骂得实在恶毒,秦兰小声反驳:“你以为我愿意找他?是冷景深逼我,是他逼我这样做的!”

  “他逼你的?你到说说看他怎么逼你了?”叶小梅冷笑,“秦兰,难道不是你这个贱人不要脸的去勾搭他?我都听说了,你这个贱人像是J女一样在夜总会取悦他。”

  秦兰的脸疼的一下涨红了,那天晚上去夜总会对于她来说就算莫大的耻辱,她实在忍不住了:“叶小姐,冷景深现在还是我老公,我们在法律上是夫妻,我和他做什么应该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吧?”

  这话听在叶小梅耳朵简直就是挑衅,目光扫到秦兰脖子上斑斑点点的红痕上面,完全可以想象两人的战况有多激烈,叶小梅恨得真想把秦兰撕成碎片。

  “你以为景深碰你是喜欢你啊?那是因为我怀着孕不能和他做,他才找了你这个贱人发泄。反正你这个贱人也不要脸,不操白不操!”

  不堪入耳的话从叶小梅嘴里说出来让人大跌眼镜,周围有路过的人在指指点点,秦兰抬头看向她:“叶小梅,注意影响!”

  “注意影响?你这个贱人这么不要脸还不让人说?”叶小梅一个嘴巴扇在秦兰脸上,“我打死你这个贱人,抓烂你这张狐媚子脸,看你怎么勾搭男人!”

  叶小梅一开始只是想羞辱秦兰的,可是现在强烈的恨意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秦兰长得明眸皓齿的,天生的美人胚子,冷景深不会爱上她了吧?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个恶毒的想法从叶小梅的脑子里冒出来。

  要是毁掉秦兰这张脸,看她还如何勾搭冷景深。

  心里想着她拔下头上的发簪对准秦兰的脸恶狠狠的刺过去。

  秦兰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小梅会这样歹毒,尖锐的簪子划破皮肤,她发出一声惨叫。

  叶小梅的簪子从秦兰的左脸一直划到到右脸,鲜血喷涌而出,看着秦兰满身是血躺在地上惨叫,叶小梅心里痛快不已,她也往地上一躺,开始嚎叫:“我的肚子!我的肚子!”

  冷景深赶到医院两人都被送进了急救室,站在急救室门口,他急得团团转,他能清晰的听到叶小梅一直在惨叫,秦兰却是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冷景深站在急救室门口眉头紧锁,秦兰是最先出来的,她的脸上缠着纱布,满身都是血。

  看见秦兰这副样子冷景深吓一跳,秦兰弄成这样叶小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叶小梅可是怀着孕,秦兰怎么能够这么歹毒对孕妇下手,愤怒让他一把抓住秦兰的手,声音恶狠狠的:“你把小梅怎么了?”

  秦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着,刚刚医生给她做手术时候一直在叹气,说这样一张脸就这样毁容了,真是可惜。

  不认识的人都觉得心疼,可是这个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却视若无睹,因为不爱所以无所谓。

  心里疼得难受,看见冷景深恶狠狠的目光,她惨笑了一下,笑容牵扯了伤口,钻心的疼痛着,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哽咽:“冷总,我没有碰她!是她打我!”

  “胡说,小梅好好的为什么会来打你?一定是你不老实,想挑衅她,我说得对不对?”

  冷景深压根不相信叶小梅会动手,叶小梅那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看见血都会晕,怎么可能会主动动手?一定是这个女人先去挑衅叶小梅的。

  “不是,是叶小姐主动来找我的,她让我离开你!”

  “呵呵,怎么可能?秦兰你这撒谎得本事真是有增无减啊?是你自己想刺激小梅吧?你对她说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说?”冷景深完全不相信,他厌恶的看着秦兰,“秦兰,口舌之快不能改变什么,小梅是我的底线,别的我都可以容忍,但是她,你不能动!”

  他的底线是林小梅!

  已经领教过冷景深的绝情,但是秦兰还是觉得心疼得纠结在一起,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贱,都这样了还会为了他的话心疼。

  “以后见到小梅躲远一些,不要去招惹她!不然我会断了你父母的医药费的!”

  “是!”秦兰机械的答应了一声。

标 签曾经爱恨如碎梦 秦兰冷景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