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景仲言乔蕊小说_景少的心尖甜妻景仲言乔蕊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58 ℃
景仲言乔蕊小说_景少的心尖甜妻景仲言乔蕊

景少的心尖甜妻

景仲言乔蕊 著

连载中免费

景仲言乔蕊小说叫什么名字,景少的心尖甜妻全文免费,故事递网小说《景少的心尖甜妻》近段时间火爆全网,作者绿丸子在平直朴实的叙述中饱含着对角色景仲言乔蕊赋予的感情,读来令人感动。内容概述:从景仲言的秘书,到景家的少奶奶,乔蕊一直扮演着逆来顺受的角色,景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直到收获满满的幸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景仲言乔蕊小说叫什么名字,景少的心尖甜妻全文免费,故事递网小说《景少的心尖甜妻》近段时间火爆全网,作者绿丸子在平直朴实的叙述中饱含着对角色景仲言乔蕊赋予的感情,读来令人感动。内容概述:从景仲言的秘书,到景家的少奶奶,乔蕊一直扮演着逆来顺受的角色,景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直到收获满满的幸福。

免费阅读

  景仲言手指放在唇上,眸色反复的又看了乔蕊一会儿,才问:“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绝对不能开车!”

  乔蕊说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可以用痛心疾首来形容,酒后驾驶,就算不考虑自身危险,但这也是犯法的啊。

  景仲言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微抽,喉咙里,低低的嗤笑声,抑制不住的蔓延出来。

  乔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唇严肃的抿紧:“景总,我是认真的。”

  原本还因为酒意,有些头晕的男人,揉了揉眉心,沉默了半晌,点头:“好,你开车。”

  乔蕊眼前一亮,高兴的下了车,走到驾驶座外,看着他。

  景仲言从善如流的下了车,进了副驾驶座,关上车门。

  两人换了位置,乔蕊规矩的系好安全带,转头,发现景仲言正靠着车窗,闲闲的看着她,腰上,却没有系安全带。

  她提醒:“景总,安全带。”

  男人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去系,却因为他姿势慵懒,怎么也系不好。

  乔蕊看不下去了,索性探过身去,抓到安全带扣,替他系上。

  景仲言自然的摊开双手,由她操作。

  车厢里没有开车灯,光线昏暗得有些朦胧,景仲言双手微张,乔蕊头埋在他胸前,这个姿势,怎么看都像是两人在拥抱。

  景仲言眼神淡漠,黑眸,却越过车窗玻璃,看向停车场不远处,那一闪而过的白色闪光,眼底露出一丝轻蔑。

  现在的狗仔队,真是越来越敬业了,从早上跟到晚上,不累吗?

  系好安全带,乔蕊开好车头灯,再三回忆了一下开车的几项基础要点,一一检查好了,才谨慎的发动引擎。

  她虽然的确是有驾照的,可上次摸车子已经是一年前了,所谓久疏战阵,不仔细一点,万一出车祸怎么办。

  车子缓慢的行驶,乔蕊的驾车水平的确不敢恭维,最高车速三百的世界名车,她硬是开出了七十的速度,连计程车都能抄她。

  可乔蕊一点不着急,开车嘛,就是要稳,没什么比人命更重要了。

  二十分钟的车程距离,乔蕊足足开了快五十分钟才到。

  快到一点了,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熄了火,乔蕊看着眼前的高级公寓,眨眨眼:“景总,这里?”

  叫了一声,没等到身边人的回答,她转过头,才发现景仲言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乔蕊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按理说,都到家了,她应该把他叫醒,可是这人喝了那么多酒,之前还在电梯里摔到头了,现在肯定很累,就这么叫醒他,又有点不好意思。

  就在她筹措不决时,车里突然响起嗡嗡的手机震动声。

  乔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机,又看向景仲言的外套口袋,声音,应该是从里面传来的。

  “景总?”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景仲言依旧紧闭双目,似乎睡得很熟。

  沉睡中的男人比起平日的冷硬,多了一丝意外的清和。

  乔蕊看着看着,不自觉看入神了,景仲言,景氏员工心目中,如天皇一般的人物,他沉静内敛,刚硬出色,性情稳重,迷倒一片花季少女,甚至已婚少妇,可这些迷恋景仲言的女人中,却永远见不到乔蕊的身影。

  乔蕊自觉她是个理智的人,理智就理智在,她不会被人的外貌所迷惑,景仲言的确很出色,作为他的下属,她从没见过比景仲言更简单直白的上司,只要工作认真完成,他几乎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可就因为他这么干净利落,她才不可能妄动念头,行事越是干脆的人,证明他心性越是冷硬,这种人,绝不是适合做另一半。

  不过现在,他睡着了,露出的神色,竟然奇异的有些温和,乔蕊想,要是他这个摸样被公司那群女同事看见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迷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要不要,偷拍一下?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立刻被乔蕊否定了,开玩笑,要是她真的照了,明天就等着吃炒鱿鱼吧。

  “在想什么?”突兀的男音,骤然在沉静的车厢内响起,乔蕊瞪大眼睛,就看到景仲言缓缓睁开双目,虚眯着眼缝,懒洋洋的看着她,头依旧靠在车窗玻璃上,看起来慵懒得犹如一只眷眠的大猫。

  “景总,你醒了。”乔蕊急忙收敛住脸上的情绪,指指他的外套口袋:“你的电话一直在响。”

  “嗯,你替我接。”男人直接下命

  乔蕊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你是我秘书。”

  乔蕊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是秘书,也没帮上司接听私人手机的份吧。

  不过看景仲言一副一根手指头也懒得动的摸样,她只好认命的伸手,从他口袋里,掏出那只还响个不停的手机。

  按了接听键,又按了免提,那边很快传来一道急促的男音:“景仲言你跑哪儿去了,说好的今晚几个兄弟聚着,不醉不归,你一个人跑了算什么意思,我跟你说,给你十分钟,立刻回来,要是再不出现,我们可直奔你家去了你信不信!”

  对方说完,乔蕊就看向景仲言,却见景仲言抿着唇,又闭上眼睛,一副打算重新入睡的摸样。

  乔蕊无措的眨眨眼:“景总,这个……怎么回?”

  听到女人的声音,电话那头本还气急败坏的男人,突然住了嘴,沉默了几秒,不确定的问:“你……你是谁,怎么拿着景仲言的手机?景仲言呢?”

  乔蕊愣了一下,知道对方在问自己,见景仲言没反对,只好对着手机解释:“那个,景总今晚不太舒服,应该不会去喝酒了。”

  “他不舒服?”电话那头的男音突然变了个音调:“他不舒服,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景总的……”

  “挂了。”乔蕊话音未落,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耐烦的横手拿过手机,对着那头咕哝一句,轻飘飘的挂断,再将手机丢进口袋里。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快捷,乔蕊还没反应过来,车厢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咳了一声,她婉转的道:“景总既然到家了,我也该走了。车就停在这儿行吗?”

  景仲言没说话,脑袋斜倚的看她一会儿,突然问:“会做醒酒汤吗?”

  乔蕊:“……”可以问问,会做又怎么样,不会做又怎么样吗?

  十分钟后,乔蕊站在十楼某间高级公寓的厨房里,看着手边的围裙,抬起眼,又看向客厅里,那正大而化之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脸上表情一片复杂。

  当完司机还要当厨娘,大半夜的,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

  乔蕊捂着脸为自己点了根蜡,平复一下心情,才从橱柜里找出没有开袋的绿豆,红豆,黑豆,打算做一碗杂豆醒酒汤。

  醒酒汤没什么讲究,基本上蔬菜水果都可以做。

  乔蕊做完时,已经快两点了,她把汤汁端出来,却见沙发上没人了。

  把碗放下,她眼睛不自觉转向二楼,上面隐约有水声传来。

  知道景仲言大概在洗澡,乔蕊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咬着签字笔笔帽,在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再把纸撕下来,压在醒酒汤下面。

  留好字条,她又看了楼上一眼,背着包,离开了。

  景仲言擦着头发从楼下下来时,客厅里寂静无声,他好看的眉宇蹙了蹙,才看到茶几上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醒酒汤,自然,也看到了下面压着的纸条。

  纸条上的字体很娟秀,上面仅有一行字--“景总,醒酒汤趁热喝,晚安,明天见。”

  挑了挑眉,男人丢开毛巾,坐到沙发上,端起汤,闻了一下,挺清香的,又喝了一口,味道不错,豆子煮的很烂,他连喝了几口,胃里的确舒服了一点。

  喝完汤,他又想起什么,起身,披上外套,下楼到了停车场。

  打开车门,他在前座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份黄色的文件袋。明天临时决定要去出差,但项目的u盘留在了公司,合同又留在了车上,他喝酒喝到一半,只能先行离开,先去办公室拿了u盘,又去停车场取文件。

  不过没想到,会被那女人以为他要酒驾。

  在她看来,他是个这么没有法律观念的人吗?

  不过,看在她醒酒汤味道不错的份上,他就不追究了。

  --

  第二天,乔蕊一到公司,就明显感觉办公室氛围不对。

  几个小助理凑在一起咬着耳朵,看到她走近,又自动闭了嘴,然后上下打量她一圈儿,最后一哄而散。

  乔蕊莫名其妙,她迷迷糊糊的回办公室把昨晚熬夜做好的文件搬出来,却发现向韵的办公室门关着的,她问向韵的助理:“向秘书呢?”

  助理正埋着头在看一份彩色杂志,听到乔蕊的声音,吓了一跳,杂志胡乱往文件里一塞,抬头忙道:“哦,向姐啊,向姐跟着景总出差了,临时决定的,李姐也一起去的。”

  “景总出差了?”乔蕊歪头,看了眼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助理呵呵一笑:“怎么,景总走,乔秘书你不知道?”

  她怎么会知道?景总的日常行程又不是她负责,她是文档秘书,做的都是文件往来事务。

  看她不说话,助理以为她生气了,赶紧弥补:“可能是时间太赶了,景总也没来得及通知乔秘书你。”

  为什么要通知她?

  乔蕊狐疑的盯着助理,助理被她瞅得发毛,挠挠头,赶紧拉出键盘,装模作样的开始做事。

  向韵突然出差,这些文件也不知道给谁,乔蕊只好又搬回去,门一关上,透过玻璃窗,她就看到外面的人又聚成一团,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间或的还往她这边指指点点。

  今天办公室肯定有什么不对。

  一早上,乔蕊都在秘书室里收发邮件,还有做一些合同审核的工作,到了中午,有人敲她的门。

  “进来。”她头都没抬的吩咐。

  外头两个实习秘书凑近来,笑眯眯的说:“小蕊姐,吃饭时间到了。”

  “哦。”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乔蕊随口道:“你们去吃吧,中午我值班行了。”

  总经办中午要留一个值班的人,避免有什么重要事情,下面的人找不到负责人。

  “小蕊姐,今天中午轮到李婷值班,她带了饭盒了。”

  “哦,那……”乔蕊抬头看了两人一眼,不太明白两人不是来找她代值班,那找她干什么?

  其中一个实习秘书道:“小蕊姐,咱们来公司快半个月了,还没跟你一起吃过饭呢。”

  “一起吃饭?”乔蕊有些惊讶,总经办几个大秘书,就数她乔蕊权利最小,甚至连配设助理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实习秘书,还有小助理,平时都各有圈子,奉承的也都是那几个掌握实权的大秘书,比如向韵,李丽等。

  这些人,怎么今天突然对她示好了?

  是的,这是示好,乔蕊混办公室几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不明不白的跟着一两人下了餐厅,景氏的员工餐厅东西不错,乔蕊要去打饭,两人却殷勤的把她按在椅子上,说让她占位子,她们去排队就行了。

  这两人到底怎么了?这过度的热情,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啊。

  不过乔蕊很快发现,不止这两个实习秘书热情,今天餐厅的其他人也都很热情,包括一些平时不打交道的部门同事,也上来凑热闹,好多人跟她打招呼,还有一些甚至请她喝饮料。

  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发生了,乔蕊非常确定!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呢?

  吃了午饭没多久,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乔蕊脸色就有点不好,刚接起,对面立刻传来老妈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一会儿骂她昨晚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手机打不通,家里座机也打不通,一会儿又骂她把杨先生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给气走了,她都没脸见介绍人了什么的。

  乔蕊认命的挨了半个小时的骂,也不顶嘴,就默默的听着,听着吃饭,听着上电梯,听着回办公室。

  等到电话那头老妈似乎说累了,才恶狠狠的问:“你哑巴了,问你话呢。”

  “啊?什么?”刚才左耳进右耳出,她完全没走心。

  “你到底听我说的没有,我问你是不是谈恋爱,新闻上播的那个人是不是你?照片有点模糊,我认不出来,但你表姐说那就是你,你自己说,是不是!”

  “新闻?照片?什么东西?”乔蕊不明所以。

  乔妈妈听了松了口气:“那就说不是你?”

  “什么是我,不是我?”

  “好了,没事儿了,不是你就行了。”乔妈妈又说起另一件事:“我这儿你赵阿姨又给送了一个小伙子照片过来,挺不错的,我先观察观察,要是没问题了,过几天安排你们见个面,我跟你说乔蕊,你可不能像上次那样闹事了,给我好好相这个亲,相不好就别叫我妈了。”

  乔蕊叹了口气,随口应下,挂了电话,她心里有些狐疑,妈说的新闻和照片到底是什么?

  抬起头,她又看向外面大办公室,心里有了点捉摸。

  她起身,走出去,外面本叽叽喳喳的同事,一下子静若寒蝉,一个个都沉默的看着她,接着,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埋头规矩的做事。

  “赵央,你进来一下。”赵央是一个资历比较老的助理,乔蕊没私人助理,一般什么事儿,都吩咐外面的公用助理,其中和赵央合作最久,两人关系也比起普通同事,多少要亲近一点。

  赵央笑眯眯的站起来,跟着进了办公室。

  “说吧,怎么回事?”关了办公室门,乔蕊就问。

  赵央腆着脸,立刻趴上来:“姐啊,你还问我什么事儿,我都快吓死了好吗,知道你这么牛,我早就申请当你私人助理了,现在多少算是皇亲国戚,说不定往后还能升职呢。”

  “你说什么呢?”

  “哟,还打算瞒着?怎么,玩低调?地下情?”

  “赵央,你给我说人话。”

  赵央看她不像装的,摸摸下巴,掏出手机,按了个网页,给她看:“自个儿看。”

  乔蕊浏览了一圈儿,脸顿时白了。

  居然是她和景仲言的绯闻!

  “这个……这个……”

  赵央唯恐天下不乱,指着乔蕊给景仲言扣安全带的那张照片,夸张的说:“角度不错,光线差了点,不过清晰度还是可以的,我一认就认出这是你了。”

  “你不会信了吧?”乔蕊指着图片下面子虚乌有的一堆文字,脸色相当不好:“这一看就是编的啊。”

  “我看像真的。”赵央收回手机,揣进兜里:“我相信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被蒙蔽了!”乔蕊真生气了:“这么说,外面那些人今天一早上态度全变了,都是因为这个?”

  “那可不,现在整个公司的都上赶着巴结你,以前都以为向韵跟在景总身边进前进出,她的机会比较大,没想到你爆了个冷门,现在外面人都后悔哭了,说没早点看透景总的品味,没拍对马屁,还说往后要把心思都放你身上,升职加薪就靠你了。”

  “我天。”抚着额,乔蕊彻底绝望了。

  一整个下午,乔蕊的办公室被敲响几十次,不是送零食,就是送饮料,还有个送电影票的,送完还说:“小蕊姐,这是后天下午的场次,我问过了,景总最迟后天早上就会回来,刚好能赶得上。”

  乔蕊:“……”

  连着两天,乔蕊过得特别不自在,这些人送的东西,她一样没动,就等着第三天景总回来,让这些流言自然不攻自破了,到时候,这些人一定后悔拍错了马屁,她会很客气的把这些小礼物全部还给他们,她从不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

  第三天早上,雨哗哗的下个不停,夏天就是这样,暴风雨永远说来就来。

  在路口下了公交车,乔蕊撑着伞,脚步平稳的往公司方向走。

  突然,她身边一辆黑色的名车驰过,溅起一地水花,全打在她裙子上。

  乔蕊人都僵了,低头看着浅色裙子上的黑泥点,表情瞬间黑透。

  再抬头,想去看那辆肇事车辆,却发现那辆黑色轿车,正缓缓的倒退回来,再一看车牌,乔蕊到嘴的抱怨,全咽回去了。

  黑色捷豹退到乔蕊身边,驾驶座车窗滑下,里面露出一张俊逸若狂的男子脸庞:“抱歉,没看到人。”

  对方都道了歉,况且就算他不道歉,乔蕊也真不能把这人怎么样,她干涩的咧开唇,摆摆手:“景总,真巧啊,我没事儿的,今天下雨,我本就该穿浅色的衣服。”

标 签景少的心尖甜妻 景仲言乔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