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乱臣贼子轶事簿by花生米_殷冉戍夜小说花生米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97 ℃
乱臣贼子轶事簿by花生米_殷冉戍夜小说花生米

殷冉戍夜小说

花生米 著

连载中免费

《乱臣贼子轶事簿》小说主角是殷冉戍夜,作者花生米最新创作的古代年下题材的小说。乱臣贼子轶事簿小说主要讲述了:平都城纨绔之首,四皇子殷冉莫名被指派到边关犒劳军情,却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捡到了个大宝贝戍夜。暖烛良宵配美人,哪知畅快之事还没做,殷冉反而先被戍夜骂了个狗血淋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乱臣贼子轶事簿》小说主角是殷冉戍夜,作者花生米最新创作的古代年下题材的小说。乱臣贼子轶事簿小说主要讲述了:平都城纨绔之首,四皇子殷冉莫名被指派到边关犒劳军情,却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捡到了个大宝贝戍夜。暖烛良宵配美人,哪知畅快之事还没做,殷冉反而先被戍夜骂了个狗血淋头。

免费阅读

  自从戍夜被胡杨指出,他貌似是在跟殷冉撒娇之后,戍夜接下来这几天再也没有跟殷冉发过一次火,不但平时对话毕恭毕敬,就连在殷冉面前神态都低眉顺目的,搞得殷冉一头雾水。

  “小树叶儿,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啊?不跟本王斗嘴,本王都没有乐趣了。”

  殷冉说着,从马上利索的翻身下来,将缰绳递交给胡杨。他今天穿了一身靛青色的轻便骑装,一改往日恨不得在腰上挂而今玉石的做派,并没有佩戴任何配饰,漆黑的长发被一款简约的紫金冠束到脑后,不像是个王公贵子,倒像是个游荡江湖的潇洒侠客。

  “之前是我太莽撞了,多亏殿下心胸宽广,没有和我计较。”戍夜谦逊的帮殷冉把披风摘下来拿到手上,又闻到那股熟悉的柑橘和檀香混在一起的香甜味,让戍夜微微蹙了蹙眉毛。

  “清点军资的那帮老头就很无聊,你也变得这么无聊,哎,本王真盼着赶紧离开这破地方,早点回平都找陆公子去!”殷冉嘟嘟囔囔的走在前面,伸了个懒腰,冲着戍夜撇撇嘴。

  戍夜依旧目视前方语气平静,尽力模仿着胡杨平时的说话风格:“殿下辛苦了,特地亲自核对圣上钦赐的粮草车畜,可见对边关将士的体恤之情。”

  “什么圣上钦赐,骗你们玩的全是,圣上哪里会管这些芝麻大点的小事,”殷冉看已经进了城塔之内,四下又恰好没有守卫,说话便也随意起来,“还不是薅我的羊毛,从我的商铺中——”

  殷冉话还没说完,屋内响起一声口哨,这口哨声音很小,殷冉没有注意到,戍夜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他一把搂住殷冉,严严实实的捂住殷冉的嘴,在他耳边低声说:“事情不对,有危险,我松开你,你继续说话。”

  说完,戍夜缓缓松开殷冉,殷冉何等聪慧,自然也会配合着戍夜继续演戏:“哎呦,我咬着舌头了,疼死我了!我说到哪里了?哦对!薅我的羊毛!你是不是还以为我前两天是真把金柯银锭遣走了?还不是看这里条件实在太差,从九煌城调点物资过来。”

  戍夜趁着殷冉演戏的空档,贴着窗户看了一眼外面,平时这块用来操练兵士的空地竟然一个人也没有,看来外面一定是有埋伏。戍夜指了指窗外面,对殷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殷冉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一边继续说话,一边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竹筒,约莫只有三根指头粗细,一扎长,竹筒后面有一根线垂下来,形成一个精致的机关。

  “小树叶儿,你说这西凉关有什么好的啊,让你这么舍不得,等我这次巡查完毕,带你回平都城见见大世面。”

  殷冉说完这句话,猛地一脚踹开房门,冲着房间里面拔开机关后底,那小竹筒顿时向前喷出一股白烟,刚好正面对上从屋里拿刀冲出来的黑衣蒙面人。

  这白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碰到人身上奇痒无比,进了眼睛里更是剧痛,睁都睁不开。殷冉趁机夺下其中一黑衣人的长刀,机敏的侧身躲过另一人的砍劈,趁这人重心还未调整过来,干脆的一刀捅进他的胸膛。

  戍夜捡起被殷冉杀死的黑衣人的短剑,替殷冉拦下试图从后方突袭他的另一个人,两人背对着背,与四周七八个蒙面黑衣人周旋起来。

  “啧,小美人儿还挺厉害的嘛,看来你不是徒有其表。”殷冉低头堪堪躲过敌人带着冷气的砍杀,还不忘呈口舌之快,边说边飞起一脚,把旁边凑上来的一名蒙面人踹倒在戍夜旁边的柱子上。

  戍夜也没有犹豫,一剑割断了这人的喉咙,动作极为干净利索。

  “你能不能闭嘴?”

  殷冉与戍夜虽然身手皆为上乘,配合也比较默契,但对方也是训练有素,并且还人多势众,纠缠下来两人身上都挂了彩,对面却还有四人围着他们俩。

  “本王今天要是死在这里,算不算是牡丹花下死啊?”殷冉已经身中数刀,左手袖管都被血染湿了,“只可惜那天晚上我也没风流成,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胡杨你人在哪里呢!!!”戍夜崩溃的大喊,“还活着就赶紧动手啊,我真撑不住了!”

  戍夜话音还未落,一支长箭便从旁边的屋里“呼”的一声射出来,正中戍夜面前黑衣人的眉心,另外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又有一人中箭倒下。

  殷冉与戍夜趁着其他两个黑衣人愣神之际,手起刀落,直接结果了那两人性命。这时胡杨拉开旁边那屋的屋门,赶紧将两人拉进来。

  “你刚才吓死我了,起初吹了哨提醒我,后面又不出来帮忙,我还以为你已经被杀了!”戍夜擦了一把脸上被溅上的鲜血,惊魂未定的跟胡杨说。

  “我看你们应付得来,就观察了一下楼外,基本上全是埋伏,如果我们现在出去几乎是必死无疑。”

  “怎么会这样?”戍夜瞪着眼睛看向殷冉,“你不是我们大陈的四殿下吗?怎么会有人敢对你动手!”

  殷冉眉头微蹙,显然也不能理解:“难道真是我二哥,以为我发现了他通敌的证据,要想办法趁乱杀我灭口?可是他怎么会如此急不可耐,不应该啊……”

  胡杨侧脸看了看窗外,对殷冉说:“方才我在马棚,听到将军营那边一片混乱,说是有人行刺将军,谋划兵变,我觉得可能这边也会出事,就一路赶过来看,果然发现随殿下带来的其他侍从下人都不见了踪影,我刚想去通知你们,就看到那伙人在对面布置好埋伏。”

  “看来这次,确实是牵扯进来的势力众多,”殷冉说,“从我一开始被安排来西凉关就不对劲,是有人要我死在这里,说不定…还不只一个人。”

  戍夜又侧头看了看窗外,发现已经又更多的黑衣人包围过来,急急忙忙道:“先别管那些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活着离开这栋楼。”

  “戍夜,你记不记得原来老张头带我们去的,老伙房的位置?”胡杨问戍夜。

  “你是说…练兵场西边那个荒废的伙房?对!那里确实疏于防范,很容易从那里钻到外面,离这里又很近…”戍夜脑袋飞速转动着,估算着他们从这楼上逃到伙房的可能性,“不行,就算那里离这里很近,外面全是人,我们也不可能这样跑出去。”

  殷冉突然张口:“可以,用你那天的那一套,这座城塔许多房间是木质的,很容易引燃,我们可以换上他们的衣服,趁乱跑出去。”

  殷冉说完这话,三个人都沉默了。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值得一试”的信息。

  于是戍夜和胡杨推了些极易引燃的桌椅挡到城楼门口,一把火将其点燃。三个人趁着火势蔓延,扒了刚刚黑衣人身上的行头换上,还往脸上摸了两把黑炭灰。

  殷冉侧贴在墙壁上,看着窗外埋伏的人逐渐乱成一团,一大波人看到火势凶猛,便往城塔门口聚集,开始强行撞门。

  “行了,可以走了。”殷冉说完,带头从窗户往外跳出去,戍夜和胡杨跟在他后面。

  事态果然不出殷冉所料,周围的人忙着拆门搜人,根本无暇顾及同伙中是否有人趁乱混进来,他们三个一路小跑,最后到那个荒废的旧伙房才停下歇脚。

  殷冉此时满头大汗,浸湿了一脸的烟灰,脏的活像个要饭的,完全没了半点“四殿下”该有的风度。戍夜看着他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的嘲讽道:“原来平都城来的四殿下也有今天啊,今日我才真是开眼了。”

  殷冉大概也觉得窘迫,第一次在戍夜面前吃了瘪,故意没有接他的话茬儿:“上午还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果然现在原形毕露。”

  “装做恭敬是因为你位高权重,我违心的做法,现在你我一同落难,你一没有实权,二没有值得我尊重的品行,连那副衣冠堆出来的风度都没了,我自然不会在敬重你。”

  殷冉这个人极其注重外貌,旁人攻击他无德无才他都不在意,但凡有人敢在风度外貌上攻击他,就会有踩了猫尾巴一般的效果。所以戍夜这十几天刻意处处针对殷冉都没打到痛点上,偏偏现在一句无意的抢白,倒是真把殷冉惹火了。

  “呵呵,明明你也不过是个心口不一的小人罢了,还非要装什么直言不讳的正人君子,真是好笑的不行。”

  “嘘,”胡杨听到远处似乎有人马接近,赶紧制止了在一旁斗嘴的戍夜和殷冉。

  三个在地上屁股还没做热,就听到外面又有巡逻要吆喊声音接近:“快!每一个地方都要搜仔细了!见到逆贼原地处决,见到四殿下一定要保护好送回营中!”

  “还保护好,呵呵,”殷冉低声抱怨道,“养白了送回去等死吗?”

  殷冉四下打探这里有没有能躲藏的位置,无奈周围光秃秃的并无雅掩体,于是殷冉想躲到屋内,结果他刚要往屋里跑,就被戍夜拽回来。

  “屋里不行,他们一定会搜索的,藏到井底下!”戍夜压低声音,指着旁边的井对殷冉说,“这个井底下很宽敞,容得下我们三个。”

  “不行!”殷冉脸上瞬间充满了恐惧,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不会水!”

  “没事,我们拉着你,撑一会儿就过去了!”戍夜一把拽起脸色铁青的殷冉,拉着他跑到井边,再想下行却走不动,一回头,发现是殷冉死死攥住井沿就是不松手。

  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胡杨已经先一步跳下井去,殷冉却还做出一副誓死不下去的样子:“不行,我不下去。”

  戍夜怒道:“你还要不要命了!”说完,戍夜硬是把殷冉的手指头一个一个从井沿上掰下来,把他的双臂扣到自己腰上,说了一声“抓好。”然后背着他顺着胡杨放好的井绳迅速滑下去。

  戍夜往井下滑的时候,殷冉一直死死抱住戍夜的腰,他本来就要比戍夜略高一些,又在平都把身形养的线条流畅,不像戍夜常年在边疆挨饿,黑柴瘦的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马驹,身上每一点肉都来之不易。

  殷冉抱着戍夜的手下了死力气,勒的几乎戍夜喘不过来气。

  两人缓缓到浸泡水里的那一刻,殷冉一个激灵,全身止不住的抖起来,他抱戍夜抱得更紧,四肢还无意识的开始抽.动。戍夜生怕他弄出太大动静被上面的人发现,只好一只手拽着井绳,另一只手用力揽着殷冉,让他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

  “坚持一下。”此时性命攸关,戍夜也顾不得他们之前的剑拔弩张,授受不亲的原则,低声贴着殷冉的耳朵安慰他道,“别出声,我拉着你呢,等他们走了,我们马上就上去。”

  这些话也不知道殷冉听进去没有,他身体虽然不再大力的挣扎,但喉咙里却的发出很明显的喘气声,像是溺水的人在拼命挣扎。

  听着上面搜查的官兵近在咫尺,戍夜实在没办法,只好用手捂住了殷冉的口鼻,殷冉显然非常难受,挣扎中鼻腔可能呛了水,但就这样他还是丝毫不敢松开戍夜。

  三个人不知道这样在底下坚持了多久,最后戍夜手都酸了,总算听到井上搜查的声音渐渐远去。

  “人走了。”胡杨肯定道。

  “哎,听到没有,我们可以上去了。”戍夜晃了晃趴在他身上的殷冉,才发现这时殷冉已经不动了,两只胳膊无力的挂在戍夜肩膀上,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溺水呛死了。

标 签殷冉戍夜小说 殷冉 戍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