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裴镜谢遇小说_放纵不挂高树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445 ℃
裴镜谢遇小说_放纵不挂高树

放纵

不挂高树 著

连载中免费

《放纵》是不挂高树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谢遇裴镜,主要讲述的是吵完架以后,裴镜躲着不肯见人,好友劝谢遇赶紧哄好她,谢遇坐在操场台阶上,薄唇紧抿,眉眼冷峻:“走丢了就该自己学着找回来。”后来有人见着那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校霸委屈巴巴地蹲在裴镜面前哄道:“我错了,看我一眼好不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放纵》是不挂高树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谢遇裴镜,主要讲述的是吵完架以后,裴镜躲着不肯见人,好友劝谢遇赶紧哄好她,谢遇坐在操场台阶上,薄唇紧抿,眉眼冷峻:“走丢了就该自己学着找回来。”后来有人见着那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校霸委屈巴巴地蹲在裴镜面前哄道:“我错了,看我一眼好不好?”

免费阅读

  按照惯例,这个点儿裴随至已经出发去公司了。可裴镜在保安室手机都快玩没电了,也不见有人出来。

  她出去看了好几次,伏在桌上有气无力地问保安:“我爸爸早上出去了吗?”

  保安放下茶杯,去调了眼监控,摇头:“没有。”

  裴镜不信邪地凑过去,看着显示屏上的人影:“是不是看漏了啊,你再倒回去仔细瞧瞧。”

  保安闻言笑了:“裴总那车,整个A市就一辆,打眼得很,我怎么可能会看差。”

  “那没道理啊。”裴镜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按照平常他早该出来了,难道是病了?”

  就走了一晚,没必要想她想到这种程度吧?

  “也可能是躲着你。”保安随口说道,“毕竟昨天还嘱咐不能放你进去,没准儿现在已经从北门走了。”

  “什么?!”裴镜猛得坐直了,“我在这住了十七年,怎么不知道还有一个北门?!”

  “你当然不知道了。”保安略带嫌弃地看着她,“你出来进去都是司机接送,一次都没下过车,你哥哥人家每天都自己骑车去上学呢。”

  说到裴望,裴镜脑内灵光一闪,连忙问他:“那我哥呢,我哥今天出去了没?”

  保安摇头:“也没见到。”

  裴镜目光灼灼地盯着小区大门,磨牙:“那就好!”

  老的躲着她,就不信小的也有那么强的警惕性。

  果然,没过半小时,就被裴镜蹲到了人。

  裴望踩着滑板,背着一个单肩包,看起来是要去补习班。

  他和裴镜的游手好闲不同,一整个暑期,要辗转在多个辅导班之间,并且对此乐此不疲。

  看到他出来,裴镜连忙从保安室里跑了出去:“裴望!”

  “我靠!”裴望左右看了一圈,见是他妹妹来了,连忙踩着滑板往绿化带后面躲。

  “你给我站那!我都看见你了!”

  两人之间隔着一条绿化带,遥遥相望。裴镜看着他,心里无限委屈:“你们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把我丢出去了?!”

  两人之间虽然经常吵架,可这到底是她哥哥,一见到家里人,心里那点酸涩顿时被无限放大。

  裴镜眼圈泛红:“而且都不跟我说一声,居然直接就把我扔了,我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很害怕啊。”

  看见妹妹哭了,裴望手足无措,连忙从背包里拿出包手帕纸扔过去:“你,你先别哭了。”

  “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啊。”他略带心虚地说,“我以为爸爸妈妈只会给你换学校的,谁知道是让你出去独立一年,我知道的时候也很震惊啊。”

  他只是提个意见而已,顺便觊觎一下那张卡。谁知道一觉醒来,妹妹居然给搞没了。

  裴镜抽出张纸擦擦脸,边哽咽着问:“那现在呢?他们怎么说?”

  裴望有些心疼地看向妹妹,眼神怜惜:“爸爸妈妈说了,你不改掉乱花钱和不好好学习的毛病,是坚决不可以回来的,他们也不会去探望,我感觉他们这次是认真的。”

  裴镜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不行?”

  裴望点头:“这一片的保安都打过招呼了,没有谁敢让你进去。”

  看来这次爸爸妈妈是铁了心啊,裴镜瘪着嘴,感觉自己又要哭了。

  她怎么没感觉出来自己成绩差,又大手大脚呢?难道是对自己有亲妈滤镜?

  突然,她想到什么,“唰”地看向裴望:“那我副卡呢?”

  只要把卡带出来,不回家也可以啊。到时候还没有人管着她,比住在家里自在多了。

  裴望闻言,怜爱地看了眼自己的背包:“它被照顾的很好,现在很幸福。”

  裴镜眼神一凛,质问他:“在你那里对不对?”

  裴望一扫方才的怜惜,春风得意地看向妹妹:“你别说,这东西真挺好用,怪不得你左一个包又一件首饰的买。”

  刷起来确实很爽。

  裴镜理直气壮地向他伸出手:“还我!”

  裴望连忙把包护在身后:“凭什么?又不是你的。”

  “它都跟了我好几年了。”裴镜气鼓鼓地看着他。

  裴望搂着小背包嗤之以鼻:“猪八戒还跟了嫦娥几百年呢,俩人不也没成。”

  见他态度坚决,裴镜眼睛一转,改变策略:“不还我也行,那你要给我转一百万出来。”

  爸爸妈妈说她花钱多,那一年只用一百万,应该可以了吧?

  裴镜不甚确定的想,这样总不能再说她奢侈了吧?

  裴望闻言像听了什么天方夜谭,眉头紧锁:“这种问题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啊?!”

  一百万!居然被她说得像一百块一样轻松。

  “我现在觉得爸爸妈妈的决定太正确了。”

  他踩着滑板,瞬间漂了出去,把裴镜远远甩在身后,临走前大声喊了一句:“赶快好好学习吧,等成绩上来,爸妈就让你回家了——”

  他的速度太快,等到裴镜反应过来,人都快飙出二里地了。

  裴镜蔫蔫地回了保安室,失魂落魄的蹲在角落里。她来的时候的车费,还是向谢遇借的,现在身无分文,连公交都坐不起。

  保安走到她身边,透过余光,可以看到他锃亮的皮鞋尖。

  裴镜虚弱地摆摆手:“不用安慰我,我自己调节一会儿就好。”

  “那你挪个墙角调节。”保安指指她身后,“挡着它光合作用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盆绿植娇俏俏地立在那,每一片叶子仿佛都在冲着她耀武扬威。

  裴镜直直盯着它,突然嘴巴一抿,眼眶泛红,豆大的泪珠在眼眶打转,瞬间感觉自己实在太可怜了。

  **********

  谢遇从球场回来,衬衫湿透,汗珠顺着发梢砸进锁骨。袖子被他卷到肩膀,露出劲白有力的小臂。

  刚打开门,就看到裴镜双臂抱膝窝在沙发里,双目无神。

  他随手把冰水放在桌子上,边问她:“你什么时候搬行李?”

  裴镜疲倦地闭上眼,哀莫大于心死:“再说吧…………”

  谢遇挑眉,在沙发上坐下:“谈的不顺利?”

  裴镜沉默地把头埋在抱枕里,结果显而易见。

  谢遇看着她这副样子,心中了然,弯腰从茶几下拿出自己的计算器。

  裴镜听见动静连忙起身,压下他打开计算器的手:“我都这样了啊大哥,你就不能缓我两天?”

  谢遇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着裴镜:“所以你现在是在勾 引我吗?嗯?”

  裴镜迎着他的视线,距离近到可以看见他黑曜石般的瞳孔,水润黑亮。

  她艰难地咽咽嗓子,怯怯地看着他:“勾 引你的话,能免房租吗………………?”

  “你觉得呢?”

  谢遇一把推开她,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要有这好事儿,还轮的到你。”

  “啊啊啊啊啊那我该怎么办啊?!”

  裴镜崩溃地一头扎进沙发:“我身上就八百块,八百块啊!要怎么才能过完这一个月啊!!”

  谢遇靠在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那我管不着,先把欠我的钱还上。”

  裴镜猛地抬头,可怜兮兮地看向他:“哥~”

  谢遇不为所动,换到体育频道:“分月付款还是以后都不用客厅和卫生间,自己选一个。”

  “啊——”

  裴镜哀嚎一声,生无可恋地跌了回去。

  一整个下午,裴镜都在清点自己的剩余资产,晚饭都没想起来吃。

  每月要给谢遇200块房租,50块车费和早上2毛的儿童霜,分期11个月,每个月就要还他204.56。

  这样的话,裴镜掰着手指头算了一遍,她每月还剩595.44的生活费。就算掰成两半,也不够一个月的开销啊!

  谢遇拎着外卖进来,就看到裴镜丧眉搭眼地坐在地毯上,像根蔫了的小黄瓜。

  他把外卖放在桌上,随口问了句:“来点儿?”

  裴镜摇头,鼓着脸颊拨弄那张薄薄的银行卡:“我不吃这些东西,不是米其林餐厅的,吃了会肚子疼。”

  “嗤。”

  谢遇短促地笑了声,大马金刀地在桌边坐下:“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穷得这样,还摆款呢?”

  “哎,你不懂。”裴镜长叹口气,起身向浴室走去,准备洗洗睡了,好过面对这糟糕的一天。

  谢遇盯着屏幕里的球赛,边曲起指节在桌面扣了两声:“这个月房租交了再用卫生间。”

  裴镜:……………………

  她转过身,认真地看着谢遇:“你说实话,你以前是不是姓葛?”

  “我姓诸葛也不耽误你交房租。”他说着随手递了串鱼豆腐过去,“喏,赠品。”

  裴镜:………………

  她看着那串烤得金黄的鱼豆腐,伸手拿过来:“我谢谢你啊。”

  谢遇指指旁边一个小书架,对她说:“上头有纸笔,写个分期借据。”

  “你不是吧大哥?”裴镜忍无可忍地在桌边坐下,“每个月就二百块钱,也值当写借据?”

  “是204.56。”谢遇纠正她。

  裴镜嘟嘴:“那我写了,你就把零头给我抹了怎么样?”

  她眼睛转了一圈,觉得这样十分划算,一锤定音:“就这样定了,我写借据,你给我抹零头,以后每月就是180块钱。”

  谢遇闻言转过头,手中的可乐磕在桌面上。他狭长的双眸定定看着裴镜,语气冷静又阴沉,一字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头抹了。”

  裴镜:“…………………………”

  妈.的一点都不可爱!!!再过一天,就是A市各大高中开学的日子了。裴镜窝在房间里暗暗消沉了许久,后来经过裴望提醒,才终于想起自己被转学了这件事。

  她连忙跳下沙发,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转学证明——

  青玉高中。

  裴镜眨眨眼,看向身旁刚洗完澡的谢遇:“这不是你学校吗?”

  昨天她去小书架那里找东西,不小心翻到他的暑假作业,封皮上写的就是青玉高中。

  一局游戏结束,谢遇把手机放下,拿过一旁的冰啤单手拉开,否认道:“不是,我一中的。”

  “少骗人了。”裴镜指指小书架的方向,说,“我都在那看到你暑假作业了。”

  “所以呢?”谢遇抿了口酒,看向她,“要抄吗?”

  裴镜嗤之以鼻,不屑地说:“你作业本比我钱包还干净呢,一看就是个学渣。”

  谢遇笑着挑起嘴角,舌尖顶着脸颊,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眼睛够毒的啊,看人真准。”

  “那是。”裴镜不由得扬起了小尾巴,洋洋自得,“我从小就跟着我爸爸去公司,那里就是个社会,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像你这种未出社会的学生————”

  她挑着眉头看向谢遇,上下打量两眼:“不用张嘴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哦呦,好牛哦~”

  谢遇懒散地夸了句,他翘着腿,笔直修长的小腿晃在半空,露出一截精致的脚踝。

  张开双臂,微微歪头看向裴镜,笑得纯情又邪恶:“那你猜猜看,我现在在想什么?”

  随着手臂张开的动作,宽松的衣领被扯开了,露出一块瓷白的肌肤。

  裴镜的视线,不由得被他那把冷白晃眼的锁骨吸引。她忍不住咽咽嗓子,视线不由自主地粘在上面,磕磕巴巴:“就,就…………”

  “嗤。”

  谢遇戏谑地看着她,短促地笑了一声。

  裴镜恍然惊醒,连忙移开视线,慌乱盯着茶几上的圆点,眼观鼻,鼻观心。

  “每天胡思乱想那么多,我看我才是需要担心的那个。”

  他把手中的毛巾盖到裴镜头上,踱步到书架前,把自己的作业收起来。

  裴镜本来红着两颊,把自己缩成一团软包子,尽量弱化存在感。但听了谢遇的话,她心中一跳,连忙直起腰身,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两句。

  “那也不能全怪我啊。”她脸颊红红的,像个被抓包的登徒浪子,嘴硬地解释,“有好看的东西,谁都想多看两眼啊,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你还不好好穿衣服,还整天瞎晃悠………………”

  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登徒子本人都觉得自己无理取闹,红着耳朵尖一头扎进沙发缝,不做声了。

  谢遇看着沙发上团起的一团,促狭地勾起嘴角,施施然进了卧室。

  等到周围彻底没了声音,裴镜才悄悄抬起头,半眯着眼睛左右看了一圈。确认客厅里空无一人后,她猛地从沙发上弹起,冲进自己卧室。

  噫呜呜噫,裴镜一下扑进被子里。

  她就不该被美色迷了眼!

  青玉高中离他们小区不远,坐公交只要二十分钟路程。现在剩的那点儿钱,不足以支撑她坐出租上下学,只能选择坐公交。

  为了以防万一,晚上裴镜就查好了公交路线,准备好硬币。

  早上等她收拾好从房间出来,就看到谢遇已经坐在餐桌上,面前摆着白粥和小菜。

  居然还是两人份!

  看到早餐,裴镜眼睛一亮,昨晚的尴尬瞬间被抛到脑后。

  她眉开眼笑地在另一边坐下,拿起一片面包:“谢谢啊。”

  “早餐五块,跑腿费一块。”谢遇摊开手掌,冲她勾勾手指,“现金还是支付宝?”

  裴镜气结,把面包拍到他掌心里:“自个留着吃吧你!”

  谢遇从善如流地接过来,逗猫儿一样看着她:“真不要?”

  裴镜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冷冷地说:“我今天就是饿死,也不吃你一口饭。”

  十分有骨气。

  “哦~”谢遇点头,把面包放到一旁的碟子里,慢条斯理地喝了口粥,“今天开业第一天,本来想跑腿免费的,啧。”

  嗯???

  裴镜眼波流转,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悄悄把手放下,坐直了身子:“那,吃,吃点儿也行。”

  两人临出门前,裴镜在玄关镜子前束头发,边问一旁的谢遇:“忘了问你,你平时都怎么去上学啊?”

  要是坐出租,没准儿还能蹭个顺风车。

  她略带猥琐的想,能省一点是一点。

  谢遇流利地戴上一顶黑色棒球帽,帽檐压低。从裴镜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线条分明的下颌。

  他把包甩到肩上,打开房门,言简意赅:“骑车。”

  骑车!!!

  裴镜连忙把头发束好,弯腰换鞋:“等我一下,你一个人不安全,我和你一起去。”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谢遇就已经不见人影了,楼道里空空如也。

  裴镜:“…………………………”

  行吧,腿脚挺好。

  早班的18路,乘车的几乎都是学生。青玉高中和市一中同在一条线路,途中还要经过几所小学。每当到了上下学的时间,这班车就异常抢手。

  裴镜以前没有坐过公交,经验不足,在人群外蹭了许久掌握不到上车要领,车都开过去两班了,人还没有挤上去。

  她气喘吁吁地在长凳上坐下,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七点半了,下一班要是还挤不上去,可能就要迟到了。

  虽然爸妈说她成绩不好,但裴镜觉得自己的学习态度还是很端正的,至少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迟到过。

  她左右看了一圈,准备再上不去,干脆拦个出租得了,好过开学第一天就开天窗。

  结果视线在转到某处时,猛然顿住。

  马路对面,一个男生跨坐在摩托车上,正在打电话。左耳殷红的耳钻,在阳光下折出细碎的红光,直直射进裴镜眼眸。

  裴镜微微眯起眼睛。

  谢遇挂了电话,刚关上手机,就感觉后座一沉,裴镜那张笑嘻嘻的脸随即出现在身后。

  见人转过身来,她笑眯眯地伸出手,摇了摇,热情地打招呼:“你好啊。”

  谢遇抿着嘴角,声音冷淡:“下去。”


标 签放纵 裴镜 谢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