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嫣肖栩小说_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堪好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68 ℃
沈嫣肖栩小说_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堪好

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

堪好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是堪好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肖栩沈嫣,主要讲述的是名霆集团的继承人肖栩,自幼便清冷矜贵,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众多名媛心悦于他却不敢接近,没人知道,他心上有个小姑娘,更是在很多年之前便将小姑娘纳入了他的羽翼之下, 守护着她平安成长....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是堪好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肖栩沈嫣,主要讲述的是名霆集团的继承人肖栩,自幼便清冷矜贵,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众多名媛心悦于他却不敢接近,没人知道,他心上有个小姑娘,更是在很多年之前便将小姑娘纳入了他的羽翼之下, 守护着她平安成长....

免费阅读

  高二新学期开学,肖栩又收到了沈嫣的信。她告诉了他暑假里打工遇到的许多趣事。又告诉他,九月她的好朋友肖芸芸生日,邀请她参加生日派对。她为生日礼物愁了好几天,因为肖芸芸是个家境非常好的女孩子,沈嫣能负担得起的用钱买到的东西大概她都不稀罕。但沈嫣还是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她决定亲手戳几个羊毛毡给她。

  “我的手工非常好。我戳的羊毛毡特别可爱。”她在信里说。字里行间带着一点点小骄傲。令肖栩看信的时候,不自觉地嘴角翘了起来。

  他想起了那天他特意开车绕道去看她。她弯着腰,一张瓷白无暇的面孔就在他眼前,被太阳晒得鼻尖有微细的汗珠。她不是由文字组成的,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就在那里。

  肖栩给肖芸芸打了电话:“生日要什么礼物?还是直接红包?”

  肖芸芸再次受宠若惊:“肖栩哥哥你……没事吧?”太平易近人了啊。

  肖栩无语片刻。放下手机操作了一下,再放回耳边:“收红包。”

  肖芸芸收到了二十万的转账,附言是“生日快乐”。

  “哇,谢谢哥哥。”肖芸芸开心了。

  肖栩问:“生日派对哪天?时间和地址发给我。”

  “咦?”肖芸芸惊奇,“肖栩哥哥你也要来吗?”

  “……”肖栩沉默片刻,问,“二十万买不到你派对的入场券吗?”

  肖芸芸第一次知道肖栩也能这么幽默,扑哧笑了:“我把时间地点发你手机上。”

  肖芸芸的生日派对在一个娱乐会所里举办,来的大多都是同龄人,稍微几个年纪大几岁的,都是她的堂、表哥哥姐姐们。其余大多是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的都有,然后就是那些相识人家的孩子。

  这些人大多家境良好,衣着时尚。

  肖栩来之前其实有过担心。他太了解这个年龄上看别人的眼光,他担心沈嫣穿得不够体面或者不够时尚,会引来同龄人的嘲笑。总有些人就是那么的浅薄,会以穿着取人。

  肖芸芸今天打扮得特别靓丽,见到他来,她十分惊喜:“真的来了?”

  肖栩:“……”

  肖栩拍了拍她的头顶:“招呼你的朋友去,不用管我。”

  自家人总比朋友更亲近,肖芸芸便答应了,指给他说:“肖旭、肖升、肖婧他们都在那边呢。”

  肖栩颔首:“好,你忙去。”

  但肖芸芸去招呼别人去后,肖栩并没有立刻往肖家的兄弟姐妹们那里凑。他从侍者手里拿了一杯无酒精的饮料啜了一口,视线在派对厅中扫过。闪烁昏暗的灯光下,他找到了沈嫣。

  沈嫣坐在一角,和自己的几个女同学坐在一起说话。令肖栩意外的是,她今天穿的十分得体。她身上的一字肩小礼服裙一看就是C家的风格,且看着做工,不是假货。

  肖栩凝视了一会儿,就明白了——那件裙子,并不是全新的。

  其实此时沈嫣也在庆幸自己听了胡院长的话,穿了这条裙子。她从来都没穿过这样的礼服,虽然是小礼服吧,仍然是只在电视里见过的样子,现实中她不曾见过有人穿。今天是院长妈妈坚持逼着她穿的。露出的肩膀令她这一路都不太适应,觉得路上的人都在看她。谁知到了派对上,却发现大家都穿着这样的衣服。她竟然毫不起眼。

  沈嫣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正如肖栩所料到的,这件衣服并不是新的。福利院有很多衣服,却极少有新衣服。只有那些上了高中能找些零工打的大孩子才有钱会给自己买一两件新衣服。其他的孩子穿的,都是社会上捐赠来的旧衣服。

  这些旧衣服里,有时候也会有大牌子。这件C家的裙子,的确是正品,是胡院长压箱底的宝贝。因为是一件礼服,能穿的场合是极少的。在沈嫣之前,这些年也只有两三次演出的时候才让人穿过。听说沈嫣要参加这样的派对,胡院长阻止了她穿T恤牛仔,硬压着她换上了这一件。到底还是上了年纪的人有人生经验。

  沈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肖栩也松了一口气。

  他放松下来,有了心情细细地打量她。那条裙子其实是十多年前的款了,但经典就是经典,即便是放在现在依然充满美感。一字露肩的款式,优美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少女的婀娜姣好被简洁的线条勾勒得清清楚楚。

  肖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许久都没有移开。

  但肖栩并不打算过去。肖栩从来都没有过要靠近沈嫣的想法。他清楚地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将来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他也不想不负责任地轻易去撩拨一个天真单纯的女孩。

  他的世界太繁华,太容易让人迷失,何况只是她那样一个简单的少女。他不想对沈嫣打开这个潘多拉的魔盒。她与他其实本来也就只是陌生人,她甚至错以为他是萧神棍那个胖大叔。

  这样的误会挺好,肖栩又看了沈嫣一眼,转身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那里。

  这个派对让在福利院长大的沈嫣开了眼界。在学校里大家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实际上肖芸芸的生活与她完全不一样。但比起富裕的生活,沈嫣其实更羡慕的是肖芸芸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堂的、表的加起来一大堆。她羡慕肖芸芸生在这样的大家庭里,有这样多的亲人。

  女同学们咬耳朵:“芸芸那个堂哥可真帅啊。”

  有人没看见,问:“哪个?”

  别人说:“就来得晚的那个,个子特别高的那个。”

  沈嫣也看过去,却没有看到那个人。

  在沈嫣专注于学习的时候,她的女同学们已经在关注男孩子了,班里也有小情侣。但沈嫣没关注过这些。她深知自己和她们不同,她们高中毕业,或出国,或在国内读书,都有父母在她们背后支撑。但她没有,她离脱离福利院完全自立,只有两年的时间了。时间对她来说非常紧迫,她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想别的干别的,她必须好好学习,尽量考更好的大学,为自己谋一个出路。

  派对总体来说还是很开心的。有年轻的男孩子过来搭讪,女同学们渐渐不再聚在一起,纷纷散开了。

  沈嫣拒绝了三个搭讪的男孩子后,被一个男孩反复纠缠。她没办法,假装去洗手间,躲开了。她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儿,但派对还没有结束,她也不好提前离开。从洗手间出来,她想找个角落安静待着。目光搜索着,看到了派对厅还有一扇门,似乎外面是露台?同时,她也看到那个纠缠她的男孩子正在四处张望。沈嫣直觉他是在找她。

  沈嫣溜着墙边过去,不引人注意地悄悄推开露台的门,倒退出去,再悄悄合上了门。谁知道一转身,阔大的露台上原来已经有了人。

  月光下,那个男孩子个子高高的,背倚着大理石的栏杆在抽烟。

  沈嫣第一眼的印象是他长长的腿。第二印象是他好看的眉眼。第三印象是他眉间的清冷疏离。

  肖栩靠在露台栏杆上抽烟,听见门响,他撩起眼皮,看着那个纤细的女孩倒退到露台上,肩膀薄薄,手臂细细,后颈的皮肤在月光里泛着牛奶般的光泽。转过身来,正是那张他今日特意来此相见的面孔。

  女孩子看到露台上有人,似是怔了一下。

  “啊,对不起。”她有些无措,“我不知道这里有人了……”

  “没关系。”俊美的青年手指夹着烟,淡淡地说,“露台也不是我一个人的。”

  沈嫣犹豫了一秒,对比了一下回到大厅被那个讨厌的男生追着问电话号码和留在这里打扰这个明显是想一个人独处的青年,两害相权取其轻,她还是决定待在露台上。

  她对他礼貌性地笑了笑,走到了栏杆的另一边,尽量地远离他,给他留出独处的空间。她把手肘搁在石栏上,眺望外面的夜景。

  肖栩后腰靠着石栏,也把手肘架在石栏上。他身体后仰着,后脑伸出了栏杆,仰着脸,一边看着星空,一边抽着烟。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灭,其实看不到太多,因为城市里的霓虹太多,何况今天的月光也很亮。

  肖栩转头去看另一边的女孩子,远处的霓虹灯不断变幻颜色,映得她的面孔也不断变换色彩。皮肤细腻的质感在变幻的灯光中格外强烈。

  沈嫣忽然听见旁边的青年开口问:“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这露台上除了他和她,再没第三个人了。这个好看的男孩子只能是在跟她说话。沈嫣转头看他,男孩子的眸子和夜色一样深邃,比派对厅里她看见的那些男孩都成熟得多了。

  “里面人太多了。”沈嫣向来不会说谎,微微赧然,说,“有个人一直追着我要电话号码。”

  这么漂亮的女孩被男孩追着跑,再正常不过了。肖栩说不上来心底为何生出一股不快。他淡淡地“哦”了一声,说:“别理就行了。”

  这男孩说完,又默默地抽烟不再说话,也不再看她了。但话题已经开启,沈嫣总觉得不说点什么不太合适。她说:“我是芸芸的同班同学。哥哥你是……?”

  “我是她堂哥。”那青年说。

  恰有一阵微风从他这边往她那边吹去,带过去一阵烟。沈嫣咳了两声。

  肖栩便在石栏上掐灭了烟。

  沈嫣止住咳,看了眼那烟头,问:“哥哥是大学生吗?”

  “是。”清冷的青年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终于再不会有人管你抽烟喝酒了。”

  沈嫣笑了:“我昨天还被叫去帮着老师去楼后面抓抽烟的男生呢。”

  肖栩说:“2号楼后面最隐蔽,那里抽烟的人最多。”

  沈嫣惊讶:“你怎么知道?”她昨天就是去2号楼抓的人。

  肖栩说:“我们家好几个兄弟姐妹都是陵心毕业的。”

  沈嫣恍然大悟,开心地说:“原来是学长。”

  肖栩淡淡笑笑。肖栩并不想多说什么,只想静静地看看她。他可以说是看着这个女孩子长大,此时此刻却还是第一次与她面对面地说话。

  今天来得很对。月色真好,月下的人也好,心情也正好。

  沈嫣不知道这个男孩子为什么一直凝视她。他的目光与刚才几个热情向她搭讪的男孩子并不一样。沈嫣没有感到不安,因为这男孩的眸光很平静,于是她也很平静。

  她又冲他笑了笑。这一次自然了许多,不是纯礼貌的客套的笑。然后转回头去继续看夜景。从这个位置看繁华的商业区也很美。她能看到这样的夜景的机会并不多,今天晚上是个挺美好的夜晚,不是吗?

  正想着,露台的门被推开,刚才一直找她的男孩竟追到了这里,笑道:“让我好找,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们开始喝酒了,走,我带你喝酒去。”

  这就是沈嫣要躲开的原因。这个人自来熟且热情过度。而且喝酒?怎么会有人能这么面不改色地对一个高中女生说“我带你喝酒去”呢?沈嫣内心中生出反感。

  她有些尴尬地看了旁边肖芸芸的堂哥一眼。这个哥哥给人感觉虽然清冷,但是很正派。被人这样招呼,她心底不免生出担心,怕他觉得她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

  果不其然,那个青年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目光冷冷地向那个人投过去。

  “喝什么酒?”肖栩说着,直接走过去搂住或者说勒住了那个人脖子,“我跟你喝。”

  一边说着,一边就拉开了门,强带着他回到了派对大厅。

  “哎哎哎,肖栩哥你干嘛呀。”那人扯开他的胳膊抱怨,“没看出来我追那女生呢吗?”

  这人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肖栩也认识。他问:“你女朋友呢?”

  那人装傻:“哪一个?”

  这是个三个月就换一个女朋友的主儿,肖栩也不想跟他废话:“别带坏高中生。”

  那人嬉皮笑脸:“就喜欢高中生,到了大学,都不纯了,一个比一个精。”

  肖栩胳膊一用力,按着他的肩膀往里带,那人竟挣脱不了,咋舌:“肖栩哥你可真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小时候分明是个病秧子,现在可好,完全不一样了。

  肖栩说:“我妈花那么多钱拜那么多大师,钱不能白花。”

  肖太太的迷信圈子里人都知道。那人哈哈大笑,笑完同情地说:“阿姨也是为了你啊。”

  肖栩说:“我知道。”如果不是他小时候身体差成那样,他妈也不会变得这么迷信。据他爸说,他妈从前明明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对肖太太的许多行为,肖栩也只能容忍。

  把那个人打发走,肖栩拦住了一个侍者:“给露台的人送点无酒精饮料和小食。”

  侍者应了,很快端了托盘过去。

  沈嫣没想到侍者这么体贴,这下好了,她就在露台上喝饮料吃小食打发时间。她本来是想着好好给肖芸芸庆生的,她没想到肖芸芸的生日派对会有这么多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来管她们这几个同学。更没想到几个同学能在派对上结识男孩子,一个个都重色轻友地跑了,把她落了单。

  她自己吃吃喝喝地,吹着凉爽的小夜风,看着夜景,也挺自得其乐。

  肖栩回到大厅找了个沙发坐下。这里有很多人认识他,他一出现,就自然而然地被这些人簇拥着成为了中心。只是他应付着眼前的这些人,视线却时不时地瞟向通往大露台的门,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待会,她怎么回去?这里离阳光福利院,可不算近。

  鉴于参加者以高中生居多,虽然是在周末,派对也没办到太晚。沈嫣在露台喝完饮料吃完小食回到大厅又待了一会儿,派对终于开始散场了。大家三三两两地告别。

  沈嫣就没找到她那几个同学,寿星肖芸芸倒是好找,她过去跟她再见。

  肖栩在一段距离之外看着,果然肖芸芸这个大小姐根本不会替别人去想“怎么回去”这种事。她当然知道沈嫣不像别的人那样有车接送,但在肖芸芸心里这根本不是个事,叫个车不就行了?何况今天她要招待的人太多了,要操心的事也太多,根本顾不上沈嫣。

  沈嫣当然没打算叫车,时间还早呢,地铁还开着呢。虽然地铁站离这个娱乐会所有点远,但夜风很凉爽,走过去就行了。

  沈嫣才沿着人行便道走了一小段,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后面追了上来,停在了她前面一点的位置。沈嫣没在意,继续往前走。那车子的司机却开门下了车,走上便道拦住了她,问:“是沈小姐吗?”

  沈嫣愣住。

  中年司机说:“我是肖家的司机,我送您回七胜路。”

  阳光福利院就是在七胜路。沈嫣微微感到惊讶,推辞说:“不,不用,我坐地铁就可以了。”

  司机笑着说:“您别客气。这是我老板交代的任务,我必须得把您安全地送回去。您看您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也不太好是不是。要去地铁,得穿过前面的酒吧街,那里比较乱,您还是跟我走吧。”

  酒吧街这种地方,是沈嫣根本不会涉足的区域。就连今天这种会所,要不是肖芸芸过生日,沈嫣也根本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司机大叔说酒吧街乱,沈嫣被说服了,乖乖跟他上了车:“那麻烦您了。”

  她心里想,芸芸可真是体贴,要招待那么多人,百忙中还想起来派车送她。不由觉得心里暖暖的。

  司机大叔一路开得安稳,把她平平安安地送回了福利院。沈嫣还跟他认真道谢:“谢谢叔叔。”

  司机笑呵呵点头,目送着她走进福利院。他掏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已经送到了。对,我看着她进去的。我现在还在门口呢。”

  “知道了。”电话那头,肖栩开着他那辆灰色超跑,“辛苦了,陈叔。”

  十月底肖栩收到了沈嫣的信。她在信里又说起了肖芸芸的生日派对,“她有好多兄弟姐妹,有些是爸爸这边的,有些是妈妈这边的,特别令人羡慕”。

  她不羡慕那些精美的首饰、衣裙,也不羡慕一掷千金的包场和大家开的豪车,她羡慕的竟然是肖芸芸有很多亲人。肖栩的目光在娟秀的字体上凝了很久。

  但沈嫣笔锋一转,又说起了小长假她去打临时工的事。她抱怨说那些用人的公司太苛刻,他们只肯用大学生,不肯用高中生。她这次冒充大学生失败了,被当场揭穿,不过那个大叔没有骂她,只是笑呵呵地拒绝了她,临走还非让她拿走一瓶可乐。像哄小孩似的,搞得她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哭笑不得。

  还有就是,到了高二,班里出现了好几对情侣,还有男生也在追她。

  “叔叔,您放心,我是不会早恋的。我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情,我得专心学习。我已经定好了目标,我想考江大。”

  肖栩捏着信纸,心中生出了奇异的感受。

  因为他现在就正在江大读大二。而之前,他是在陵心读高中。沈嫣读过了他读的高中,以后还要读他读过的大学吗?

  肖栩的唇边不知不觉地露出了笑意,他给沈嫣写了回信:

  “加油。

  ——肖叔叔”

  时间飞快过去,到了高三,沈嫣的信忽然就少了,只在寒假给他写了一封,告诉他她现在进入了紧张的备考阶段。

  “叔叔,我暂时不给你写信了。下次再给你写信,就是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

  自那之后,果真再没有信了。

  这很好,说明她是一个脑筋清醒,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的女孩子。

  比起沈嫣的单调高中生活,肖栩的生活要忙碌并丰富多彩得多。他大二的时候就通过竞选,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因为肖太太信大师的话,不许他这两年出国去,导致他没能念成他真正想去的大学,他一直憋着一口气。这两年他除了一步步深入家族企业的事务,在学校里他也以比别人更快的速度修着学分。他是计划在大三就修满学分,提前毕业的。

  一眨眼高考就结束了。在沈嫣的信到来之前,肖栩这个学生会长就已经从校招办的老师那里知道了今年的录取名单里,有陵心毕业的沈嫣这个学生。

  老师还问:“你认识的人?”

  素来清冷的学生会长看着今年的新生名单,眼中露出了笑意,说:“我看着长大的小孩。”

  在这个时代,信件已经成了最慢的东西。但肖栩终于还是收到了沈嫣报喜的信。

  “叔叔,我现在特别快乐,我有两个好消息想和你分享。

  第一个,是我考上了江大,我达成了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第二个,是今天,就在今天,胡妈妈把我叫去,给了我一个房产证和一个存折。我才知道,原来我是有房子和存款的。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岁,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些事。原来当时,妇联的叔叔阿姨办好了所有的继承手续,并把这些财产交给了我的监护人也就是胡妈妈的手里。

  虽然房子只是一个老破小,但是我真的太快乐了!我并不是一无所有,我有一个房子,以后我还会有自己的家。

  这些年胡妈妈把那个房子委托中介租了出去。每一笔租金都在存折上,还有我的爸爸妈妈留给我的存款,以及当时的保险赔款。胡妈妈说,她坚持认为在我十八岁之前,这存折上的钱一分也不该被动。所以她替我保存到今天才给我。

  也许在您的眼里并不是很多钱,但是我现在的快乐无法描述。就在昨天,我还在考虑到了大学要怎么去打工赚钱,毕业后要怎么去租房子呢。这份幸福好像从天而降,仔细一想,这是我的爸爸妈妈留给我的啊。我有过家,有过亲人,他们把这些留给了我,一定就像您当初对我说的那样,他们在看着我,希望我过得幸福快乐。

  叔叔,我现在真是太快乐,太幸福了!

  叔叔,我马上就要离开福利院了。以后我的大学也不需要再依靠您的资助了。

  叔叔,我好好地想过了,以后,我不该再继续给您写信了。”


标 签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 沈嫣 肖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