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言悦莫千泽小说_终不似年少初识言悦莫千泽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11 ℃
言悦莫千泽小说_终不似年少初识言悦莫千泽

终不似年少初识

言悦莫千泽 著

连载中免费

言悦莫千泽小说免费阅读,终不似年少初识结局,《终不似年少初识》故事中的主角是言悦莫千泽,作者生日快乐ID善于感悟生活中的情,把握了小说的真谛,我笔写我情。故事递网提供免费阅读:言悦此生最后悔的有两件事,一是爱上莫千泽,二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为了渣男对自己的孩子下手,愚蠢又可悲的她,会是怎样的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言悦莫千泽小说免费阅读,终不似年少初识结局,《终不似年少初识》故事中的主角是言悦莫千泽,作者生日快乐ID善于感悟生活中的情,把握了小说的真谛,我笔写我情。故事递网提供免费阅读:言悦此生最后悔的有两件事,一是爱上莫千泽,二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为了渣男对自己的孩子下手,愚蠢又可悲的她,会是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言悦攥紧了拳头没有说话。

  那晚的事情,是她一生都不愿意回忆的屈辱。

  见她不肯开口,丁恋柔勾了勾手指,“过来。”

  言悦知道自己的身份,听从吩咐站到丁恋柔身边去。

  她刚站定,丁恋柔忽然将手里的烟头对着言悦的胳膊按了下去,火星接触皮肉的焦臭味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啊!”言悦疼得满面煞白,本能地躲闪开,只是烟头已经在胳膊上留下了很深的疤痕。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丁恋柔得意地笑着,“言悦,即便你曾经众星捧月,现在身边所有关心你的人都不在了,只能在我手里由我摆布。”

  她捏住言悦的下巴,“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以后离千泽远一点。还有,这所房子里发生的事情,要是被他知道了一个字,我会让你妈生不如死。”

  言悦捂着伤口点头,她不能对丁恋柔有丝毫忤逆。

  丁恋柔狠狠将她推倒在地,“真是跟你那个妈一个德行。”

  二十年前,言悦的父亲去世,作为生意伙伴兼挚友的丁父把她们母女接到丁家。言悦记得,有一年冬天妈妈被丁阿姨剥光衣服扔进了金鱼池,还破口大骂她是小三,爬了她老公的床。

  直至现在,言悦的妈妈对那件事也闭口不提,没有人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只是从那之后她妈妈就背上了荡妇的骂名。

  一周后莫千泽去探望丁恋柔,刚一进门就看到言悦,他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只是她的胳膊上包着伤药,似乎受伤了。

  丁恋柔发现了他目光触及之处,附耳道:“这几天晚上我都看到言悦跟不同的帅哥出去,回来还会带好多名牌包包,我想那些应该都是追她的人,好羡慕哦。”

  她装作纯良无知的样子,把这莫须有的水性杨花罪名扣在言悦头上。

  莫千泽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心里,有点喘不过气,自顾自走了出去。

  他刚走丁恋柔就变了脸色,“怎么办,他好像还是很在意你呢。”

  “与我无关。”言悦继续做手里的事。

  丁恋柔眼底忽然闪过一抹阴狠之色。

  她忽然将言悦用来打扫的水桶夺过来,把水泼了自己一身,然后倒在地上大喊:“千泽,救救我!言悦要杀了我!”

  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给言悦反应的时间。

  子宫破裂后丁恋柔身体受不得寒,这样做是为了彻底激怒莫千泽,将怒火引向言悦。

  他进来就看到倒在地上满脸是泪的丁恋柔,目光如刀般甩向言悦。

  “如果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不是辩解,也不是掩饰,更像是陈述事实的语气。

  “还想抵赖?”

  言悦轻哂,“果然不信。”

  她越是这样满不在乎,就越让莫千泽厌恶。

  他一把抓住言悦那只受伤的胳膊,“你这样的女人也配跟我谈信与不信?作为我哥的女朋友,他才过世一年就多了那么多入幕之宾。”眼神落到那个烟头烫伤上,“现在在床上的兴趣爱好也越来越广泛,我看丁家保姆不适合你,你该去声色场所试试。”

  从他口中听到这些话,她竟强撑出了浅浅的笑,“入幕之宾?”

  莫千泽睨了她一眼。

  “那你不就是我的第一个入幕之宾吗?我的第一次,你打算给多少钱?”明明面上在笑,心却在渗血。

  “不知廉耻。”莫千泽口中吐出这几个字,然后抱着丁恋柔快步出了院子。

  看着他的背影自嘲一笑,“廉耻,不是已经被你亲手毁了吗?”

  医院。

  丁恋柔醒来时莫千泽就在她身边,她伸手将他抱住,“千泽,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

  他安抚地轻拍着她的背,“傻瓜,别胡思乱想。”声音柔得像羽毛,挠人心尖。

  她鼓起勇气面对着他,“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她满脸红晕,很是羞怯,“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喜欢你,所以我想……”

  丁恋柔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医生说你以后不能再感冒了,要多休息。”莫千泽顾左右而言他。

  她垂眸,“我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你又是莫家独子,配不上你……算了吧,当我没说。”

  莫千泽眉头深锁,她的心意他一直都知道,也知道结婚是两家都愿意看到的事,可他不明白自己在纠结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本来该由我来提不是吗?”莫千泽化解了这份尴尬。

  她脸上的失望瞬间转为愉悦,兴奋地钻到莫千泽怀里,“结果都是我们想看到的,谁提都一样。还有,我们结婚之后想要孩子也不是不可以的,听说国外已经有很成功的子宫移植手术……”

  “嗯。”莫千泽的反应很平淡。

  “如果我能得到一个健康的子宫,我们就会有自己的爱情结晶了。你知道吗,言悦跟我是同一种血型呢……”她意有所指。

  “你想移植她的子宫?”

  丁恋柔眼里积满泪水,用力在他怀里摇头,“不可以,我不能那么恶毒,为了满足自己做母亲的心愿就去毁掉别人。”

  “呵,别人?这是言悦欠你的,就算你要嫁的人不是我,也该找她讨回来。”

  丁恋柔喜出望外,“千泽,我真的可以有机会做母亲了吗?”

  他没有说话,只静静安抚着她。

  丁恋柔的手因为兴奋变得有点不太老实,慢慢蹭到他身下,莫千泽察觉了她的意图,低声提醒,“这是医院。”

  丁恋柔脸色更红,“回去之后让我变成你的女人好不好?”

  莫千泽勾住她的下巴,互相望着的眼眸仿佛深入灵魂,“好。”

  两人确定恋爱关系本来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当晚莫千泽却独自去买醉。

  几瓶酒下去醉得不省人事,他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拨出了那个快捷号码,“我在三十七街,来接我。”

  不多时,她出现在酒吧门口,看着趴在吧台上的男人。

  本来言悦不想理会,可是想到曾经他醉酒误会有人调戏她跟人打群架住了两个月医院,她还是放心不下。

  言悦送他回去之后正要离开,莫千泽却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过来。”

  “还有事吗?”她站在原地没动。

  莫千泽忽然上前一把将她扯入怀中,在她毫无防备时,带着甜腻酒香味的吻深深落下。

  言悦用力推开。

  惊慌之下,“啪”一记狠狠的巴掌甩在莫千泽脸上。

  他的酒意瞬间去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对言悦的满腔怒火。

  不顾她的反抗,他用力将她的衣服撕碎,“你不是喜欢跟男人玩花样吗,我今天就陪你一起玩。”

  言悦使劲拍打他的肩膀,他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嘴唇凑上去给她一个深吻,“刺激吗?喜欢吗?”

  “莫千泽你放开我!”

  他冷笑着看她挣扎,“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可以付你双倍,让你在床上叫得更卖力一点。”

  言悦被甩到床上,莫千泽顺势压了上来,身躯交缠在一起,他的指尖划过她胸口,像是火柴摩擦而过,每一寸皮肤都被引燃。

  屈辱的泪水从眼眶中翻涌而出,“不要,求求你不要……”

  她的求饶更助长了他的征服欲,“陪哪个男人睡不是赚钱?装什么贞洁烈女!”

  “咚咚咚”正当莫千泽蓄势待发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

  “谁?”被打断的他语气不善。

  “千泽,我听说你喝醉了,还好吗?”丁恋柔的声音十分小心翼翼。

  此时的莫千泽已经箭在弦上,言悦的身体每一处都吸引着他,他不顾门外的丁恋柔,毫不客气地撕开她的衣服。

  她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莫千泽,丁恋柔就在门外,他是疯了吗?

  猛地被入侵,言悦疼得浑身紧绷,却只能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千泽。”丁恋柔敲门更急促了。

  “等等。”

  “好的。”敲门声停下,但是对言悦的折磨还没有结束。

  莫千泽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反复在她身上索取。

  许是怕外面的人等得着急,发泄过后,莫千泽穿好衣服之后丢给她一张支票,“该怎么说话,不用我来教吧?”

  跟男人睡觉之后收钱的只有一种女人,莫千泽把她当成了什么?

  言悦心如刀割,却笑着将支票收下,“谢谢莫总。”

  莫劭宣已经因她而死,言悦不想再让莫千泽为她不开心。只要他乐意,被他当做那种人她也甘之如饴。

  两人穿戴好后,莫千泽将门打开,丁恋柔直接扑到他怀里,“你吓坏人家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看到他们如此亲昵的举动,言悦下意识转过脸去。

  “言悦,你怎么也在这里?”丁恋柔这才看到她,不过她衣衫不整,妆也花了,刚才只有她跟莫千泽在房间里,莫非……

  “莫总喝多了,我送他回来。”言悦回道。

  “哦,那真的很感谢你替我照顾我的未婚夫。”丁恋柔笑着道。

  “未婚夫?”言悦看向莫千泽。

  “是啊,我马上就要跟千泽结婚了,言悦你要来当伴娘哦。”她笑得一脸幸福。

  “还是别让不必要的人出现煞风景了。”莫千泽不留情面道。

  言悦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她连虚伪的祝福都说不出来,因为莫千泽心里,她只是那个不必要的煞风景的人,他早就巴不得她去死了。

  可既然如此,他又何苦再来招惹她?

  言悦尴尬退场,离开别墅之后,将那张支票撕了个粉碎。

  她无法否定自己心中还是爱着他,关心他,不然也不会走这一趟。

  可言悦对他的一切不舍,最终都变成了一张羞辱她的支票,还换回来一个他要结婚的消息。

  原来她自以为的青梅竹马,从始至终不过是一厢情愿。

  言悦没有回丁家,一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忽然,两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出现,拦住了她的去路。

  言悦硬着头皮看着盯着两人,“你们是什么人?”

  两人笑得一脸邪气,“小姐,跟我们走一趟,有人要见你。”

  悦试图逃脱,最终还是被那两人控制住,他们带她去的地方,言悦非常熟悉——丁家。

  她不知道丁恋柔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带她回来。

  “你想逃走?”丁恋柔看着她笑得诡异。

  “我妈还在你手里。”所以她不可能走。

  “很好,要是你真的逃走了,不知道我的婚礼要怎么进行才好。”丁恋柔的笑意更深。

  言悦蹙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丁恋柔故作一脸诧异,手指虚掩着嘴唇,“你跟千泽在一起一整晚他还没告诉你?”

  言悦摇头。

  丁恋柔一副达成所愿的样子,“明天我请他到家里,他会亲口告诉你的。”

  隔天莫千泽到丁家,他看言悦的眼神似乎已经没有往常那么厌恶,而是多了几分……纠结。

  言悦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莫千泽的眼中看到这种情绪。

  直到在餐桌上,丁恋柔故作亲昵地拉着她一起坐下吃饭,莫千泽才开口:“小柔想要一个孩子。”

  言悦知道丁恋柔没有生育能力,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是因为……

  “你们想让我生孩子?”

  丁恋柔摇头,“不是的。”

  莫千泽没有拖泥带水,他看着言悦道:“国外有一家很好的子宫移植医院,你跟小柔血型相同,应该不会反对吧?”

  轰隆!

  言悦感觉一阵目眩。

  “不反对?”她几乎是咬着牙齿反问出这句话。

  子宫移植,就意味着她要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她曾以为让丁恋柔失去生育能力是上天对她的惩罚,没想到她竟然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言悦站起来,眼睛死死盯着两人,声音急剧颤抖,“你们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曾经以为莫千泽只是不爱她,恨不得她去死,现在看来,他是想让她生不如死。

  “就凭小柔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你该偿还了。”莫千泽字字如刀,要人性命。

  言悦忽然疯了似的大笑,“莫千泽你究竟长了一双怎样是非不分的眼睛?你到底知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谁害死了劭宣大哥?”

  丁恋柔脸色一白,忙上前往言悦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贱人,还想伤害千泽!”

  言悦被这一巴掌直接打倒在地,嘴角渗出鲜血,可脸上的疼不及她心疼。

  丁恋柔这是把她往绝路上逼,既不想让她活,那言悦也不会让她好过。

  “怕了吗?”言悦站起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她嘴角一抹狠绝的笑意,“你为什么不敢告诉莫千泽,当初是你找人强迫我,被劭宣大哥看见,为了救我被你的人活生生捅死?为什么不敢告诉他你怕事情败露,为洗脱嫌疑让手下开车撞你才造成子宫破裂?”

  “你说什么?”莫千泽看言悦的眼神变了又变。

标 签终不似年少初识 言悦莫千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