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陆舒连晋南小说章节_当时明月在陆舒连晋南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41 ℃
陆舒连晋南小说章节_当时明月在陆舒连晋南

当时明月在

陆舒连晋南 著

连载中免费

陆舒连晋南大结局,当时明月在免费阅读,故事递网提供主角是陆舒连晋南的小说《当时明月在》,作者其实不悔不止写了故事发展的起源,最后还写出了自己的联想,故事梗概:陆舒暖不了连晋南,可她却没想到,因为她的失败,会连累孩子和她一起受苦,绝望之际,她吼出一句,连晋南你一定会后悔,他日来,一语成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陆舒连晋南大结局,当时明月在免费阅读,故事递网提供主角是陆舒连晋南的小说《当时明月在》,作者其实不悔不止写了故事发展的起源,最后还写出了自己的联想,故事梗概:陆舒暖不了连晋南,可她却没想到,因为她的失败,会连累孩子和她一起受苦,绝望之际,她吼出一句,连晋南你一定会后悔,他日来,一语成谶…

免费阅读

  陆舒浑身湿透,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连晋南扯了出去。

  上了车,她还没系好安全带,车子就跟离线的箭似的冲了出去。

  陆舒哆嗦着缩在座位上,随意拿了件连晋南的外套裹住自己。

  连晋南目不转睛的飙车,平视着前方,其他的一切他都不放在眼里。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这种疯?难道是因为陆舒有了别的男人了吗?

  她有了别的男人,不再死缠着自己,他应该很高兴的不是吗?

  可是…

  罢了,一定是他习惯了她的仰望和追逐,一时间不适应罢了,是的,彻底离掉了时间长了就好了,一定是这样。

  很快就到了民政局,下车的时候,陆舒裹着宽大的外套,身子哆嗦,嘴唇发乌,如同死过一次了一般。

  填完表格,最后签字的时候,她的手顿了顿,头也不敢抬,声音很轻的问:“连晋南,你真的不后悔吗?”

  连晋南哼了哼,快速将签好字的表格推到她这边:“我最大的后悔,便是三年前娶了你。”

  很快,滚烫的离婚证拿在手上,连晋南连多看她一秒都不屑于,迈着长腿夺门而出。

  陆舒捏着离婚证跟在后头,身子虚晃,瑟瑟发抖,难耐的感觉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知道,被冷水短暂压下去的药效,到底还是上来了。

  “连晋南!”陆舒张了张嘴,最后一次祈求的开口:“我身体很不舒服,夫妻一场,就当我求你,送我去医院好吗?”

  连晋南脚步微微顿了顿,却并没有停下来,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再心软了,这个女人惯会演戏,当年一套背后一套,还诡计多端,他绝对不能心软。

  黑色的迈巴赫毫不留情的滑入滚滚车流中,陆舒沉默咬唇,这才勉强的把眼泪憋回去。

  她用力的掐着自己,想支撑着走到路边打车,正午的太阳太过毒辣,晒得人心慌慌的,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一处陌生的房间里,陆舒挣扎着动了动身子,刚要起身,房间的门开了,宋青阳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看到陆舒醒来,他嘴角露出了柔和的笑意:“你醒了啊?来,把牛奶喝了!”

  纠缠这么久,陆舒浑身乏力,也没过多客气,而是沉默的接过了杯子。

  她握着玻璃杯,低垂着眼睑,抿唇说:“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当然把你让给他的时候,我真没想过会这样。”宋青阳轻叹一口气,拉了张椅子在陆舒床头坐了下来:“既然都离婚了,有什么打算呢?不如跟我去美国,换个国度重新开始,如何?”

  陆舒抬眼,眼睛蓦地明亮了起来。

  出国,似乎是个很好的建议,以她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再待在国内,免得睹物思人更加伤感。

  确定要出国后,陆舒立刻就买了机票,离婚的时候连晋南给了她一千万,不算少,她去哪里都能活得不错。

  她在宋青阳这里住了两天,身体彻底好转后,她决定回别墅一趟,既然决定要走,就要抹掉所有自己存在的痕迹,小巧方便的带走,带不走的扔了。

  却没想,回去别墅,才刚收好一只行李箱,别墅的大门却猛然被推开,陆柔穿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了进来。

  再见这张令人厌恶的脸,陆舒却十分淡然,不如当初的那般生气。

  她淡定的拉好行李箱的拉链,拖起来就走。

  陆柔堵在门口,犀利的眸子滑过她苍白瘦削的脸,最后落在了她手中的箱子上,冷冷道:“是晋南让我来的,他让我来检查检查,你有没有带走贵重物品。”

  她永远都知道怎么戳伤陆舒的软肋,她话音刚落,陆舒强装的镇定马上就溃散起来,她赌气似的打开行李箱,吼道:“检查吧,他的东西,我一点都不稀罕!”

  陆柔微微垂下眼睑,目光掠过箱子里的东西,箱子里除了一些衣服果然没什么东西,不过…

  “这是什么?”陆柔蹲下去,捡起那张反扣着的相框,却见这是一张合照。

  “还给我。”陆舒脸色煞地惨白,这张合照,是她和连晋南唯一的合照,是她从结婚证证件照上抠下来放大的。

  事情发生到现在,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爱了,不值得爱了,可她爱过连晋南六年,整个青春期都和他绑在一起,要说立刻忘记,还真做不到。

  “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不要脸,嘴上说着不带走一草一木,实际上恨不得将男人一起带走呢!”陆柔张着红唇,勾勒了一抹浅浅的笑容,淡淡道:“只可惜啊,你觊觎的是我的男人,我看不惯,所以…”

  她说着,右手高高扬起,“还给我”,陆舒急忙要夺回相框,可是来不及了,相框重重的摔到地上,尖利的玻璃划破了照片上连晋南的脸。

  “不要脸的贱人!”陆柔眼疾手快的捡起照片撕得粉碎,啐道。

  陆舒眼睁睁的看着她毁掉自己最后珍爱的东西,忍不住酸涩了眼眶,喃喃道:“为什么?我的一切你都拿走了,为什么?”

  “讨厌一个人,连呼吸都是错的。”陆柔咬牙,对上她痛苦的脸,陆柔面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放松:“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吗?”

  不知道,陆舒仓皇的抬眼,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明明也是陆家女儿啊!

  “你不是我妈亲生的,你妈啊,就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不要脸的破坏了爸妈的家庭。”陆柔得意非凡,她给她妈妈报仇了,说不出的快意。

  陆舒眼睛骤然瞪得老大,双目泛红,睚呲欲裂:“你胡说,你在胡说!”

  “都到这个份上了,我有必要骗你吗?”陆柔勾了勾嘴角,淡笑的说:“还有,我实话告诉你吧,那天的男人也是晋南安排的,你总拖拉着不肯离婚,晋南着急了,便想出这么个计谋逼你赶紧离婚,还让你没脸,彻底的放弃你儿子的抚养权和探视权。”

  一波接一波的巨浪冲击着她,陆舒脑子里嗡的一声,炸了:“不可能的,都是你的诡计,是你在骗我。”

  “我说了,我没必要骗你。”陆柔摊手,说不出的讽刺之意:“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随你,晚上我和晋南还有约,我先走了!”

  别墅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陆舒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泪滂沱而下,她已经够糟糕了,她真的不能再承受更多的打击了啊!

标 签当时明月在 陆舒连晋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