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容梨宋洵声小说_肆意沦陷碗泱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43 ℃
容梨宋洵声小说_肆意沦陷碗泱

肆意沦陷

碗泱 著

连载中免费

《肆意沦陷》是碗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宋洵声容梨,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女星容梨参加高级晚宴,有人爆料她身上穿的是私人飞机送来的高定晚礼服,对此容梨表示:衣服老公送的,老公是律师。众人嗤之以鼻:“一个律师能多有钱?”后来容梨在家直播,大家看着一个男人入了镜,几经调查后发现,容梨的老公居然是传闻中不近女色的律界精英,身价千亿的宋氏继承人宋洵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肆意沦陷》是碗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宋洵声容梨,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女星容梨参加高级晚宴,有人爆料她身上穿的是私人飞机送来的高定晚礼服,对此容梨表示:衣服老公送的,老公是律师。众人嗤之以鼻:“一个律师能多有钱?”后来容梨在家直播,大家看着一个男人入了镜,几经调查后发现,容梨的老公居然是传闻中不近女色的律界精英,身价千亿的宋氏继承人宋洵声....

免费阅读

  容梨一向干脆利落,没作纠缠就走了。

  透过监控,宋洵声看到女人踩着细高跟,头也不回地出了律所。他苦笑,有多少次他在心底苦苦求过她回头,只要她回头看他一看,他就能放下所有的骄傲,一如既往地疼爱她,将她视为心间宝。

  可她没有,一刻也没有流连,哪怕是如此糟糕的现在。

  宋洵声站起身,将西装外套挂在臂弯处,收拾好桌面,正准备出门。

  实习律师覃穗端着杯咖啡进来了。天竞作为江城最有名的律所,实习机会都很难得。当初覃穗能进来也是过三关斩六将,这小姑娘刚毕业,长相甜美,很会说话讨人欢心,是律所当之无愧的开心果。

  她喜欢宋洵声也是大家看破不说破的秘密。

  覃穗早上总是为宋洵声端来一杯咖啡,偶尔下雨了会帮他带把伞,中午会帮他带份便当,都是些细小的关怀,她没表白,宋洵声也就装着看不见,年纪小的姑娘脸皮薄。

  “宋律师,喝杯咖啡吧。”

  宋洵声淡淡瞥了一眼咖啡,皱眉道:“你以后不要给我送咖啡了。”

  覃穗愣了一下,她原以为长此以往肯定能打动宋洵声,只要自己肯坚持。宋洵声单身很久了,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女人的温柔攻势。何况,她自认长得还不错。

  覃穗说:“为什么?”

  宋洵声礼貌而克制地轻笑:“别这样了,我不会动心的。”

  他如此直白,覃穗脸色微微一变。来律所这段时间,她私下里打探过很多宋洵声以前的事,听另外几个跟宋洵声熟悉的律师说,宋洵声谈过一次,那场恋情只持续了一个多月。但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很重要。

  覃穗便不以为意,一个多月的恋爱能怎么难忘?

  很快,覃穗镇定下来:“宋律师,您何必这么笃定,您当初还不是对前女友动心了?”

  宋洵声是青年才俊,人品也端正,她不想这么快放弃。

  “她不一样。”想起那个人,宋洵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很快便淡了,“我对她动心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有些人,有些爱,有些时机,过去就是过去了,强求不来的。

  “宋律师,我也可以的。”覃穗温柔地笑了笑,年轻稚嫩的脸上都是斗志,这样的勇敢只有这样年轻的小姑娘才会有,宋洵声也在容梨的脸上看到过。

  在西川大学,他们也不是真正的师生关系,容梨只是很喜欢蹲守在他的课堂,捧着小巧精致的脸颊作乖巧迷妹状。

  在他眼里,容梨就只是个凭空而降骄矜任性的女明星,尽管她刻意追求,可宋洵声都不怎么爱搭理她。

  然而他一向平静的生活,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孩打乱了。

  有一次讲完课,他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容梨立刻就站起来了,她戴着大大的口罩,散着长发,显得格外有气势。她坐最后一排,没人注意到她。

  她像是豁出去一样,径直问了句:“我想问问,怎么才能追到您?”

  当时整间教室都响起一阵唏嘘,宋洵声面色铁青,想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赶出去,到底没舍得,他兀自稳下心绪,才说道:“这位同学,你先坐下,我们法律课只回答法律相关的问题。”

  现在想想,他没赶她出去,完全是怕惊动其他同学,暴露了她的身份。他脾气算不得好,容不得别人一而再挑衅,而她给她留够面子,实则也是在给她可乘之机。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容梨长发散乱,满目失望,她说:“宋洵声,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也不会再来骚扰你。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

  他浑身冷汗,挣扎着醒来,手伸向虚空,清晰地听见自己嘴里说着不要。

  再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那时,他想早早结婚,把她留在身边。

  那时,他在心底许诺只会爱一个女孩。

  想起这些,宋洵声脸上温柔了几分,他拿笔敲了敲桌子:“覃穗,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边,因为,”他的眼神望向窗外,下颌弧度凌厉瘦削,“我马上要有女朋友了。”

  覃穗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宋律师,你前女友回来了?”

  *

  容梨回到家里,把手机随意丢到一边,心里堵着一股气。

  宋洵声居然说不认识容梨这号人?他难不成恨她恨到这个程度了吗?其实她思前想后,拿到《吻情》女二,说到底还是宋洵声的功劳。

  他解约周书辞,我因为周书辞惹怒了容梨,他在为她报仇。不管怎样,源头都是她容梨。她去律所找他,是想问清情况,然后道个谢。虽然是谈过恋爱的关系,但容梨已经完全放下了,不怕面对他。

  吃了闭门羹,容梨算是彻底明白了,是她多想了,人家才懒得理她。其实这样更好,没有乱七八糟的纠缠,她也乐得清闲。

  一周之后有场商业主持,容梨答应毕姐要去。她称了称体重,九十二斤,还是有点胖了,果然是这段时间太过放纵,穿礼服肯定不够美,这一周容梨都没出门,在家疯狂运动减肥。

  等到主持那一天,她果然瘦了五斤,容梨很满意。

  这是青临的总裁主办的绿色软件投资高端对话平台,来得都是软件行业的大佬,各个有头有脸,西装革履,谈笑风生。

  总共有四个主持人,两男两女,其实这种交流活动娱乐性不强,主持倒是其次,主要是要几个有名的主持人撑场子,传出去也有面子。

  主持稿很短,前两天就发到了容梨那里。不用脱稿主持,只要熟悉就好。容梨在这方面比较专业,记忆力很好,几乎都背下来了。

  然而来到这里,主管看到她皱皱眉,立刻说:“容小姐,这里暂时只需要两个主持人了。”

  “那?”

  其实容梨也不是很想参加这个活动,她只是纳闷,毕竟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周,这种没有契约精神的甲方很难不让人恼火。

  “我们临时安排了一个明星互动环节,到时候会有一些互动环节,想请您为我们撑场面,容小姐,您可以答应我们吗?”主管三十来岁,倒是很朴实,补充说,“薪资不变。”

  容梨没什么意见,听起来倒是简单多了。互动环节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去了,拿到同样的薪资,岂不是还赚了。

  答应之后,她便被人带着来到后台化妆间,礼服是甲方提前准备好的,是一条露肩的艳红的短款裙,束腰上勾勒着暗色花纹,样子倒是蛮好看,只是看着就奇奇怪怪的。

  等容梨化好妆,换好裙子,她才明白究竟是哪里看着奇怪。

  这条裙子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短了。容梨走过很多次红毯,也参加过无数次活动,该露的都露过了。但也没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好像轻轻一弯腰就会露出臀 部,她里面有安全裤,才放心不会走光。

  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在这靡靡灯光的映照下,镜中的女人美得就像妖精,她的双腿笔直修长又洁白,大红唇抿起来,有种别样的风情。

  两个主持人已经出去了,她在后台等着出场,这时又来了个女星,林嘉菱。其实林嘉菱也算不上明星,现在是个网红。很久之前她拍过两个电影,反应平平,再后来她就在微博上放飞自我,PO过自己的床照,她跟不同的男人交往,拍一些暴露的图片博人眼球。

  林嘉菱身上穿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裙子。

  容梨愣了一下。

  她跟林嘉菱完全走的不是一个路线,她虽然美艳,但她在私生活方面非常保守,一直没有男女关系方面的绯闻。等一会她跟林嘉菱一起出现,穿如此暴露的裙子,如果传出去了,那些新闻又会怎么写她?

  想到这里,她打算跟毕姐打个电话。

  林嘉菱悠悠开了口:“容梨,你这是什么眼神?瞧不上我?”

  容梨摁灭手机,淡淡笑了:“哪有什么瞧不起,说到底我们都是凭姿色吃饭。”她红唇弯了弯,“本来我来这里是当主持人,刚突然给我换成嘉宾,又看见你,这不是意外么。”

  林嘉菱摇摇头,她穿的礼服不太合身,显得她身材丰腴,很有女人味,她了然地哦了一声:“我懂了。”

  “什么?”

  “明星脑子可真笨,”林嘉菱说,“你被骗了不知道么?我来这里是正大光明出卖色相,而你纯属是傻,当他们告诉你不需要你当主持人时你就该明白了,这么大的活动,安排好的程序怎么会临时变卦。”她啧啧两声,最后总结道,“你还是太单纯了。”

  容梨突然有点想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单纯。最近一年来她快被网暴疯了,大家都说她有心机,耍阴招,拿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所谓黑料乱写一通。

  她正要说点什么,突然吸了吸鼻子。

  林嘉菱说:“你赶紧回去吧,免得明天又上头条。”她唇色绯红,点了支烟,“回去记得喝感冒药,大明星身子可是金贵得很。”

  容梨用手肘捂住口鼻,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礼服虽然短,但化妆间内确实通了暖气。这种情况下她竟然都能感冒,容梨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身体。

  “可是这里?”

  “我帮你顶着。”林嘉菱吐着烟圈,“你快走吧。”

  容梨用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林嘉菱,想不到她竟然如此有义气。

  “谢了。”容梨头也有些不舒服,还是回去为好。正打算进去换下衣服,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化妆间的门就被人无情地踢开了,她如何也没意料到变故来得如此之快。

  宴会厅内的音乐声、人流涌动的嘈杂声,在容梨耳边萦绕徘徊,在这一刻仿佛失了真。宴会厅内一片热闹,宋洵声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但宋承义身体不舒服不能来,让宋洵声替他参加。老爷子一年到头都在忙碌,最近都累病了。

  让他搞搞投资还可以,真参加这种商业活动还真没兴趣。只是宋家家大业大,投资涉及方方面面,前些日子老爷子还开了高端连锁酒店,还做了房地产生意。

  在资本横亘的今天,宋家无疑是江城屹立不倒的大树。宋承义为保险起见,还将业务都拓展到了海外。宋承义只有他一个儿子,以后他免不了要打理这些,真是想想就头疼。

  他热爱法律事业,也做出了一番成就。可惜宋承义年岁已高,他恐怕以后也没办法继续这样自由下去。

  青临总裁走过来亲自迎接:“宋律师,好久不见啊。”

  宋洵声微微颌首:“是啊。”

  青临做软件发家,在软件开发方面在全国也做到领先。宋氏一直想与青临合作,毕竟如果要涉足这个行业,还是得找到行业领头羊。

  宋承义专门交待宋洵声要多与青临总裁交流,毕竟宋洵声眼光独到,先由他判断一下有没有合作的必要。

  故此当青临总裁专门介绍项目,并表达合作意向的时候,宋洵声多听了几句。

  舞台后台处爆发了一阵骚乱。

  他目光无意掠过,先是看到一个穿着破旧工装,行为癫狂的男子飞快走向舞台后面。如果他记得不错,那里是工作人员化妆间。

  紧接着,很多人都齐齐向后台走去。

  宋洵声淡淡微笑,继续谈笑风生。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女人拉着男伴,边说边往化妆间走:“好像有个小明星被一个变 态男缠住了。”

  男人问:“谁?”

  “叫容什么好像……”

  宋洵声端着酒杯与总裁碰杯,脸上的笑容倏地凝滞了。他皱皱眉,立刻就放下了酒杯。

  “宋,你在听吗?”没等他反应过来,宋洵声已经跑得无影无踪,昔日冷漠矜持的男人变得慌乱异常。

  穿越重重人流,宋洵声慢慢往里挤,只微微看清一个轮廓。容梨穿着一件很短的礼服裙,红唇嫣然,白皙如雪的好身材若隐若现,旁边是个风评很不好的明星,听人说经常在微博卖弄风情。

  宋洵声的下颌线越绷越紧,瞳孔骤然一缩。这女人真是该死,居然敢穿这样的衣服招摇过市!

  而当他彻底挤进化妆间才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在他身边快速掠过穿着工装的男子,此刻半跪在容梨身边,浓黑的眉毛偏执,眼睛里仿佛燃着一把火:“容梨,我爱你!!我愿意拿生命来爱你!!”

  男子靠容梨越来越近,几乎与她咫尺相闻,容梨皱着眉很抗拒,然而男子却像沉重的钟似的,钝钝的,怎么都推不开。

  “容梨,从你出道我就喜欢你了,你所有的照片我都有!!!”男人眸色很深,眼睛惺红,“现在你人气不如以前,你跟了我吧!我爱你八年了。我们一定可以幸福的,容梨我真的好爱你,这个世上大概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容梨的反抗,男人表情越发不善,浓黑的眉毛仿佛两条毛毛虫,在他脸上难捱地蠕动着。

  男人索性抱住了容梨纤细的腰肢,那双手像极了铁钳子,容梨死活扭不开。容梨嗓子眼一痒,打了个喷嚏。她下意识一放松,那男人抓得更近了。容梨也不敢轻而易举惹怒男人,因为那男人兜里有把刀,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却无人敢上前解救。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她这种过气的小明星,大抵也只是那些人眼中的玩物。

  林嘉菱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走过来想试图拉走那个男人。可那男人仿佛着了魔一般,将林嘉菱狠狠推到一边,林嘉菱摔了一跤,男人冷声骂道:“臭□□。”

  男人的手往上攀,眼神里带着爱而不得的痴迷。容梨狠狠锤他的脸,也无动于衷,她忍不住想哭,太阳穴突突直跳。远远地,她看到安保人员快步走过来了,她的希望越来越近了……再忍一下,再忍几秒钟。

  容梨眼睛里溢出泪水,她轻轻闭上眼。

  没想到的是,让她难堪的事情没有发生,她听到男人吃痛一声闷哼,随后就被踢倒在了地上。男人整个身子扭在一起,此刻就是等着挨打。

  与此同时,她身上覆上一层薄凉,一件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肩头,就如同盖住了她的难堪。

  宋洵声不愧学过散打和跆拳道,出招迅速,快、准、狠,泄愤似的,打得那男人皮开肉绽,不住求饶,而宋洵声却没有住手,将男人钳制身侧,双手轮流抡拳,疯狂砸得男人眼冒金星。

  容梨仿佛吓傻了,愣愣看着宋洵声打那个变 态男。

  安保人员此时全部到场,宋洵声这架势,等会必定非死即残,闹出人命可就是大事了,几个大男人赶紧合伙把宋洵声拉起来,报了警。

  宋洵声站起来,一双眼冷得像淬了冰,他抬手擦擦自己嘴角的血迹,拉起容梨走出化妆间,进而走出大厅。他给张力打过电话,张力马上就会赶到,替他处理这里的事情。

  宋洵声扯着她的手下了电梯,直奔停车场。进到那辆黑色卡宴,宋洵声立刻就打开空调,响应速度很快,容梨都没感到冷。

  宋洵声一言不发,整个人清冷得有些骇人。

  容梨冷静了一下才说:“宋律师,你先出去一下可以吗?”她抬抬手,示意他看她手里的袋子,那是她的衣物,他们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林嘉菱就从试衣间收拾好她的衣服装进袋子交给她,“我换衣服。”

  她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我们如果这样交谈,怕是不雅吧。”

  宋洵声面色铁青,不悦明显,他掰正容梨的身体,强迫她与他直视,容梨眼神清透,刚才的慌乱与狼狈早已消失不见。而他瞳仁漆黑,眼底暗流涌动。

  他捏住她的下巴,毫不留情面:“如果你在意名声,又怎会穿这样的裙子。”宋洵声眼神逡巡,打量她一圈。冷着一张脸,她穿这条裙子,在场很多男人都看到了,他非常不爽。

  宋洵声冷笑一声,关掉车门,动作幅度很大,将车内空间留给容梨。

  换衣服的时候,容梨还在想,看宋洵声的举动,他对她也并不是全无感情,甚至可以说是深爱过。

  宋洵声在外面抽完了整整一支烟,容梨才穿好打底裤,上身又套上毛衣和厚呢子外套,那条裙子她没脱,在停车场怕被偷拍。外套很长,扣好扣子,跟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换好衣服,容梨长发有些散乱,她整理好头发又补上口红,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精致。弄完这些,才敲敲玻璃,让宋洵声进来。

  幸好宋洵声在,不然她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事情,心底感谢这个前男友,所以先是解释清楚为什么会穿得如此暴露,实则是她被人欺骗了,变 态男来骚扰根本就是一个意外。


标 签肆意沦陷 容梨 宋洵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