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借以风月入我怀方小嘉廖南正小说_借以风月入我怀君不见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89 ℃
借以风月入我怀方小嘉廖南正小说_借以风月入我怀君不见

借以风月入我怀

君不见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方小嘉和廖南正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借以风月入我怀》是由作家君不见所写,小说讲的是方小嘉有个感情稳定的男友,每天两点一线的在城市里生活,她曾奋不顾身爱过相恋的男友,可最终被伤的遍体鳞伤,如今褪去青涩莽撞的方小嘉只想过平淡生活,可她的命运再次因廖南正改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方小嘉和廖南正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借以风月入我怀》是由作家君不见所写,小说讲的是方小嘉有个感情稳定的男友,每天两点一线的在城市里生活,她曾奋不顾身爱过相恋的男友,可最终被伤的遍体鳞伤,如今褪去青涩莽撞的方小嘉只想过平淡生活,可她的命运再次因廖南正改变......

免费阅读

  下了电梯,方小嘉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来。

  大厅里空无一人。

  她放下了心,迈出电梯,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口,发现竟下起了毛毛细雨。

  这是一场突然而至的春雨,方小嘉没带雨伞,不过所幸雨并不大,一丝丝雨滴下的绵密,倒也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了些。

  她正欲拔腿就走,却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尽管她万般不愿意承认,但那力道她还是太熟悉了。

  紧紧地,坚定地。

  “把你电话给我。”那人面无表情重复道。

  你丫是一复读机么,还是坏掉的那种?方小嘉忍不住暗骂道,嘴上也不留情面,面无表情道,“滚。”

  “……方小嘉。”他紧握住她的手腕,握的她都有些疼了。

  “松手!”她恼怒不已,不禁叫道,“廖南正!”

  不知为什么,他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忽然失了力气,慢慢松开了她。

  他这样一副奇怪的神情是干什么?怎么好像弄得是她对不起他一样了?!有没有搞错,方小嘉有点无语。

  “你走吧。”他低声说道,伸手递出一把雨伞。

  方小嘉鼻孔朝天,推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冲进雨里。

  廖南正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时喉咙有些干涩,目送着她远走。

  直到她小小的身影消失不见。

  他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她的变化很大。

  原来的自然卷短发留长了,乱糟糟的扎在脑后,刘海散乱,好像胖了一些,身材不像原来那样瘦的硌人……个子好像也高了一些,原来她的个子只到他的下颌,每每他都用自己略带胡茬的下巴蹭她,蹭到她直嚷,然后亲自拿刮胡刀一点点帮他剃掉,她的技术很差,往往剃出血丝,但她却好像比他还疼,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弄得他反而还得哄她一点都不疼。

  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双眼睛还是如往昔一般神采飞扬,看她对自己的态度,想来她早已忘掉了自己,和那个人在一起了吧,他默默有些梗然,胸口闷闷的,好似塞住了棉花一般。

  他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竟然到现在还嫉妒那个人。

  尽管发生了那样的事,尽管自己曾被她伤的伤痕累累,自己却还是忘不了她。

  如何忘得了?时隔五年,再次见到她,自己还是一如初次见她一般沉不住气,只要遇到她,他所有的理智都好像离家出走,让他变得不沉稳,变得患得患失,变得失了方寸……

  他忽然转身走向地下车库,启动车子,拨通电话。

  “给我查一个人,我要最快的速度。”廖南正眼中闪过一丝锐利。

  方小嘉,既然命运要我们相遇,那我就一定要将这场游戏玩下去!

  纵然记忆可以淡忘甚至忘记,但存在的痕迹永远不会消失。

  方小嘉离开后并没有打车,而是沿着人行道在细雨中步行,顺道在路边的早餐摊买了一个煎饼果子,一杯豆浆,在经过一个宠物摊前,还顺道又买了一只兔子,和一只仓鼠。

  她大包小包的回到家,先是把兔子和仓鼠安顿好,喂了食,添了水,便一个四仰八叉躺倒在床上,准备继续研习回笼大法。

  可她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脑袋里不知道为什么乱乱的,总是有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萦绕。

  廖南正的声音。

  她烦躁的用枕头捂住耳朵,蒙上被子。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只是觉得好热,身上不停地出汗。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她不停的做梦。

  她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在一片蓝天下吃草,那片草地特别大,兔子特别多。

  她好像刚被放出笼子一般,初尝自由,她高兴的耳朵一抖一抖的。

  那片草地真大啊,而且鲜嫩肥美,她吃呀吃呀,忽然发现,在前方不远处有一棵长的十分独特的草。或者其实那根本不是草,只是她孤陋寡闻,不曾见过这样好看的植物。

  那棵植物通体晶莹,整体呈墨绿色,好像一棵水头颇好的软玉,昂首挺胸的独自屹立在那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有一些兔子们也发现了这棵特别的植物,只是一时都不敢下嘴,只是围在周围窃窃私语着。

  “哇……”方小嘉整个兔都被吸引住了,她对这棵植物一见钟情,要是能把他占为己有多好啊,她心里偷偷的想。

  “吱吱,方小兔,你的口水都掉下来啦!”突然一只白绒绒的兔子凑过来嚷道。

  啊?方小嘉忙擦擦口水,不好意思的冲那只发出老鼠叫的白兔笑笑,指着那棵植物,“我好想吃他。”

  “吱吱,去呀。”那只白兔怂恿着。

  诶?我哪里敢呢,我这么一只平凡的小兔子,皮毛生来自然卷,一点都不柔顺油亮,脑袋也不灵光,他怎么肯让我吃呢,再说了,就算他让我吃了,我也会觉得自己不配吃他的……方小嘉垂下头,有些自卑。

  “吱吱,你这么可爱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觉得他肯定愿意让你吃他的,“那只白兔眨眨眼睛,替她着急,“你快抓紧时间,你看看周围着一群女色兔们,小心一会被她们吃光啦!”

  “那,那我试试……”方小嘉有些迟疑的向那棵‘鹤立鸡群草’靠近,“嗨,你好!”

  谁知他却只是高傲瞟了她一眼,根本没正眼瞧她。

  方小嘉一时被激怒了,哼!什么嘛!就算她是个小透明也不至于被他这样无视!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知难而退吗?!我偏要好好对待你,然后在你感动之时亲口吃掉你!

  方小嘉于是天天来给这棵高傲的草浇水施肥,守卫着别的居心叵测的兔子们,可他却不为所动。

  过了不知多久,方小嘉准备放弃这棵铁石心肠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把所有时间都用到这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谁知在她将要离开之际,那棵铁石心肠却突然叫住她,对她微笑,笑的摇曳生花,魅惑众生,“你想吃我?”

  诶?!方小嘉闻言欣喜的看着铁石心肠,难道他终于被我感动了?

  那棵高傲的草向她眨眨眼睛,好像在发出无声的邀请。

  方小嘉欣喜的摆动着耳朵,绕着他左跳右跳,正准备大快朵颐。

  忽然!那棵铁石心肠瞬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小嘉一时之间愣住了,她试探的叫了几声,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她不由的怒火中烧!

  原来根本就是她一直在自作多情,而他一直冷眼看着她在那里傻乎乎的付出,就在他即将要走时还要耍她!

  她简直出离愤怒了!直接就想破口大骂,可她竟然说不了话了,只能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

  她又不是老鼠!方小嘉气的快七窍生烟了!

  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小嘉,方小嘉……”一个男声在她耳旁轻轻唤道,声音温柔,带着一丝焦虑。

  是谁?是谁在喊她……方小嘉迷迷糊糊的,那棵铁石心肠回来了吗?不,一定不是,就算回来他的声音也不会这么温柔……

  “小嘉,醒醒,我带你去医院……你发烧了。”

  原来是宋昱。

  方小嘉慢慢睁开眼睛,脑袋还有点晕晕的,只觉得身上没劲,后背的衣服几乎被汗湿透了,凉意渗骨。

  “冷……”她轻声呢喃道,不由自主的把被子又裹紧了些。

  “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宋昱有些无奈,轻蹙眉头,揉揉方小嘉睡的有些凌乱的头发。

  明明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今天怎么就烧的这么厉害。

  他一天都打不通她的电话,下午实在放心不下,便翘了班,直接到了方小嘉的公寓,一进卧室就看到方小嘉躺在床上,蹙着眉头,面容难受,他一摸额头,果然滚烫。

  “你怎么来了,”方小嘉轻声问道,又有些别扭,“……不想去医院。”

  “别闹,快起来,”宋昱少有的板起面孔,都烧成这样了,怎么能由她胡闹,又放缓声音,轻轻扯扯她的被子,“乖,我帮你穿衣服。”

  “不去……”她蔫蔫的放弃挣扎,“我自己穿吧。”

  宋昱的手指有察觉不到的一丝僵硬,随即语气温柔的嘱咐道,“好,那我在外面等你,外面冷,多穿点。”

  “嗯……”方小嘉应声,动作缓慢的起床穿衣服,走到镜子前,被自己这副尊荣吓了一跳,面容憔悴,眼睛浮肿,嘴唇干裂,想来应该是早上淋雨之后,没换身上的湿衣服便睡了过去,着凉了。

  方小嘉简直觉得自己不忍直视,急忙抓起一副墨镜带上,嗯,这才稍微好了点。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感谢墨镜的发明,它让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变成了美女。

  感谢苍天,没让造物主把她变成那百分之一。

  宋昱一个人在安静的客厅里坐着,眼睛低垂,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方小嘉从卧室出来,声音有些嘶哑。

  宋昱闻声抬起头来,看到方小嘉那一身打扮,忍不住叹气,又觉得好笑。

  “方小嘉,你是准备去参加时装周吗?”说着把她那副墨镜就摘下来,外面天色将黑,戴着墨镜还怎么走路。

  “喂喂!快还给我!”方小嘉忙伸手去抢,不带墨镜她这副尊荣可怎么见人啊!尤其是在宋昱面前,本来就不是多漂亮,这下更丑了,他怎么接受的了……

  “放心,再丑的你我也见过。”他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促狭的朝她笑笑。

  方小嘉放弃挣扎,算了算了,反正去医院的都是病号,肯定也都美不到哪里去,自己这样说不定还算好的了。

  一路上,方小嘉都蔫蔫的倚在窗边,没了她平常的叽叽喳喳,车厢里安静地有些诡异。

  两人很快就到了医院。

  因为白天的一场雨,让B市的夜晚冷了下来,外面又开始刮起了风,虽不如冬天的刺骨,也带着渗人的寒意。

  刚下车,一阵凉风掠过,方小嘉就冷的缩起了脖子,宋昱忙给她围上围巾,将她包个严严实实,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宋昱牵起她的手,两人走进医院,他的手很暖,让浑身有些发寒的方小嘉觉得舒服了不少。

  宋昱将她安置到点滴室,嘱咐道让她不要乱跑,便跑前跑后的去给她刷卡取药。

  方小嘉蔫蔫的坐在点滴室里,在经历了护士姐姐数次的“无影扎针手”摧残后,终于挂上了吊瓶,冰凉的液体缓缓流进她的身体,让燥热消退了些。

  宋昱已经回来了,手中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条薄薄的毛毯,给她轻轻盖上后,便静静的牵起着她的手坐在身边陪着她。

  “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我这边好了再来接我?”方小嘉诺诺开腔道,自己这几瓶水不知还要挂到猴年马月,可宋昱明天还要上班,她有些过意不去。

  “不用,我就在这,”宋昱朝她笑笑,他的笑容温柔而和煦,让她觉得心里安定了不少。他又想起方小嘉应该没吃晚饭,便问道,“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吃不下……”她低垂着头,她现在只想睡觉,不想吃饭,尽管已经饥肠辘辘。

  宋昱轻轻揉了揉方小嘉凌乱的头发,给她把毛毯掖好,说道,“你在这里睡一会,我出去买点吃的。”

  方小嘉还想拒绝,宋昱却朝她眨眨眼,摸摸肚子狡黠道,“我饿。”

  方小嘉忍不住笑出来,便朝他挥了挥手。

  宋昱走后,方小嘉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看着点滴室里悬挂的唯一一台28寸不完全清晰牌大彩电,里面正播着大婶们最爱看的肥皂剧,无外乎就是你爱我不爱我为什么要爱她我哪里不好你再这样我就去死的老套剧情。

  她看着看着就有些困意袭来,可能是药物作用,她的头歪慢慢到一边……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走进来,径直朝着方小嘉这边走来,然后在她身边站定,缓缓坐了下来……

  嗯?宋昱回来了么……方小嘉有些迷迷糊糊的想,也懒得睁开眼睛,头就朝着身边的人的肩膀上靠去,嗯……比靠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舒服多了……她不自觉的嘴角勾起。

  身边那人一时身体微微僵硬,直直的盯着倚靠在肩膀上嘴角含着笑,一脸惬意的某人,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烦躁。

  随即,用手微微用力的将方小嘉的头从肩膀上拨走,方小嘉正睡得香甜,突然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双眼迷蒙,略带疑惑的盯着他。

  居然是廖南正!!!

  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难道自己刚才一直倚着他睡得昏天黑地,肯定还睡得一脸痴汉样!方小嘉瞬间清醒了,不知他有何居心,身子慢慢靠后,神经处于紧绷状态。

  廖南正斜睨她一眼,只见她双手置于胸前,一脸警惕的盯着他。

  呵,怎么就这么怕我?他无声的暗笑,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盖的薄毛毯,突然眼神锐利了起来。


标 签借以风月入我怀 方小嘉廖南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