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阮以寻苏从流小说_想恋你呀慕思在远道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485 ℃
阮以寻苏从流小说_想恋你呀慕思在远道

想恋你呀

慕思在远道 著

连载中免费

《想恋你呀》是慕思在远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苏从流阮以寻,主要讲述的是在江城高中的学生眼里,物理老师苏从流长得那叫一个帅气,可惜性子太过龟毛,平日里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给学生打59分,相较之下,新来的历史老师阮以寻漂亮、温柔,很快变成了众学生心目中的女神,直到某日,有人看见苏从流将阮女神堵在教室角落问道:“你什么时候答应和我一起吃饭,我就什么时候放你走。”众人:“...阮老师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大魔头给咬走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想恋你呀》是慕思在远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苏从流阮以寻,主要讲述的是在江城高中的学生眼里,物理老师苏从流长得那叫一个帅气,可惜性子太过龟毛,平日里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给学生打59分,相较之下,新来的历史老师阮以寻漂亮、温柔,很快变成了众学生心目中的女神,直到某日,有人看见苏从流将阮女神堵在教室角落问道:“你什么时候答应和我一起吃饭,我就什么时候放你走。”众人:“...阮老师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大魔头给咬走啊...”

免费阅读

  “好。”

  阮以寻和苏从流往食堂方向走,正是下课的时间,操场上面全是人,沿路的学生纷纷投来好奇和惊讶的目光。

  有五班的同学主动上前问好:“阮老师,苏老师。”

  他们同时点头。

  “阮老师,苏老师。”

  笑着点头。

  “阮老师,苏老师。”

  继续笑。

  “阮老师,苏老师。”

  “......”

  有完没完了?

  到达学校食堂后,上课铃声响了,学生都开始往外面走,有同学走一步回头看两眼,慢吞吞地,铃声落下了都还未出去,苏从流冷眼扫过去,立马慌张而逃。

  阮以寻见此不免弯唇,有意打趣:“苏老师还真是在学生中有威望。”

  “你也是。”

  “我才来一个星期,能有什么威望。”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带着丝丝笑意:“他们怕你放唢呐。”

  “......”

  阮以寻不止用放唢呐吓唬他们,是真的在上周五的下午放了一首百鸟朝凤,吓得昏昏欲睡的同学都从睡梦中惊醒。

  现在看来,已经传遍学校了。

  苏从流朝窗口的方向走,“想吃什么?”

  下午时间饭菜,炒面,炒粉,馄饨都有,学校食堂味道挺不错的。

  阮以寻见苏从流将教师卡递过去,准备请客的架势,干脆道:“和你一样,谢谢。”

  “不客气。”

  苏从流在等菜的时候,阮以寻跑到旁边的自动机,扫码买了两瓶酸奶。

  他端着两碗盒饭,找位置坐下来。

  “酸奶。”阮以寻把酸奶和吸管放到他手边,笑着问了声:“喝吗?”

  苏从流不喜欢喝酸奶,更不喜欢吃饭时喝东西,但毫不犹豫的颔首,接过了。

  阮以寻拿起筷子,正想直接开吃时,瞥见对面的男人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抽出一张递过来。

  他很认真的擦拭一次性筷子,又慢条斯理地将饭盒沿边擦一遍,而后才拿起筷子准备吃饭,抬头的瞬间,撞入阮以寻的双眸当中。

  短暂的对视两秒,阮以寻也学着他的动作,擦干净筷子和饭盒,把纸巾捏成一团,丢在旁边。

  “苏老师想谈五班的什么?”

  “五班月考和期中考试的成绩,文科普遍比理科好,我询问过意愿,有一半的学生想选择文科。”

  阮以寻看过三个班级的成绩,“我记得五班期中历史的平均分是58.2分。”

  期中历史试卷并不难,平均分都没有及格。

  “是的,五班的历史平均分全年级最低。”

  难怪副校长特意在会议上点名,这种情况确实需要重视。

  高一八班整体成绩最差,很多同学有意向往艺术生方向发展,盛睿高中以往的美术生都是文美,从未有过理美,所以入职前阮以寻一直想的是怎么提高八班的成绩,倒是忽略掉另外两个班级了。

  阮以寻未吃完饭,感觉肚子饱了,放下筷子道:“我会想办法的,苏老师放心。”

  他扫了眼她的饭盒,忽然问:“我选的菜不好吃?”

  “啊?”阮以寻愣了一下,摆手,“不是不是,我下午吃了水果的,现在没有很饿。”

  “嗯。”

  在食堂吃完饭,苏从流需要到五班查课,阮以寻直接下班回家,把三个班级的成绩翻出来,重新总结和规划,熬到凌晨才睡觉。

  接下来的三天,阮以寻给各班分组,指定小组长,检查笔记情况,课上累了就和学生讲历史人物的八卦。

  但仍然有学生不听话,上课趴在桌上睡觉,她叫醒又偷偷地睡,完全没有学习的心思。

  课堂快结束时,最后一排的男生对站在旁边的阮以寻说:“阮老师,我以后是要学理科的,你能不能别管我。”

  她知道这位男生,班上倒数第一名,叫丁翰逸。

  阮以寻摇头,“不能。”

  丁翰逸露出厌恶的表情,别开视线,“高考又不考,逼着我背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她笑盈盈地问:“难道理科你学了?语数外你背了?”

  丁翰逸哑口无言。

  “其他学科我不多言,但学历史不仅仅是为了考试。”

  “那为什么?”丁翰逸不屑一顾,阴阳怪气地道:“您不会也要说替前人铭记,以史为鉴这种话吧。”

  估计这句话是之前的历史老师对他们讲的。

  “是啊。”阮以寻很赞同,而后道:“我们是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学历史对今后的生活和工作都有帮忙。”

  丁翰逸撇撇嘴,不愿意再与她多说,有种要和阮以寻干到底的架势,又重新趴回桌子上面,用衣服蒙住脑袋。

  阮以寻好心好意的劝了,不听,又公然作对,她当即不悦的抿起唇角,正准备说“站起来”时,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站起来。”

  同学们纷纷望过来,阮以寻侧过脑袋看见身后的苏从流,神色严肃,有种不容人拒绝的威严,又重复一遍:“站起来。”

  丁翰逸还是有点畏惧苏从流的,不情不愿的拿开衣服起身。

  “站后面去。”

  丁翰逸挪开椅子,靠在墙边。

  全班特别安静,全都不敢出声。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了。

  紧接着校园里响起广播体操的声音。

  “外面排队。”苏从流又看向丁翰逸,“你也去,上来接着站。”

  阮以寻朝他微微颔首,抱着课本往外面走,穿过在排队的学生群,下楼梯,打算趁大家都在做操,去小卖部买小蛋糕,给自己消消气。

  小卖部的小蛋糕是阮以寻无意间买到的,吃一口后超级喜欢,每天都要来买。

  她拿着蛋糕和酸奶结账,有只手挡在前面,“我来。”

  阮以寻侧目看见苏从流在扫码付账,十块钱不到的东西也懒得掰扯,笑着道:“谢谢,下次请你。”

  “好。”

  他付完账,两个人往外面走,学生们正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各班班主任都在最后面站着,只有五班那边没有人。

  阮以寻刚奇怪苏从流不用在后面守着,就看见他边往五班的方向走,边开口问:“丁翰逸是一直不交作业吗?”

  “是啊,说今后会学理科,不想在政史地上面浪费时间。”

  “你是怎么认为的?”

  很多学生入校时便有明确的目标,有些副科老师心里清楚,高一时不重视,管理松散,甚至认为高考不会涉及,干脆直接放弃。

  阮以寻说:“不管其他老师怎么想,我不会放弃他们的。”

  苏从流偏头看着她,“替丁翰逸谢谢阮老师了。”

  “应该的,谈不上谢谢。”阮以寻把手中的酸奶举高,晃了晃,“再说,我都收苏老师的贿赂啦。”

  “很喜欢?”

  “嗯?酸奶吗,是啊,很喜欢。”

  他应了声,淡淡地说:“希望以后能经常贿赂阮老师。”

  阮以寻刚想说不用破费,听见他又道了一句,声音掠过耳畔,格外动听:“经常让你喜欢。”

  她准备插吸管的手停住了,神色有些不自然。

  苏从流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模样,可能后半句话只是表面的意思而已?

  他停住脚步,阮以寻也跟着停下来,看着面前五班同学做广播体操,忽然惊醒般眨眨眼睛。

  自己在这里干什么?

  “苏老师我先......”

  “其他学生表现的怎么样?”

  “啊,哦,女生都挺不错的,男生中抄作业的比较多,苏老师可以抓一下。”

  他饶有兴趣地问:“怎么抓?”

  “早上早点到教室,还有厕所,食堂,楼梯间。”

  她一口气说了三个地方,偏过脑袋撞入苏从流的双眸中,略微浮着笑,“阮老师挺有经验的。”

  阮以寻顿时有点尴尬,她没有当过班主任,都是自己学生时期抄数学作业的地方。

  所以说,生活其实是个轮回,以前想办法躲过班主任的查勤,现在想办法抓自己抄作业的学生。

  “苏老师,我先上去了。”

  阮以寻说完这话就准备转身上楼,被喊住了:“不留下来看看?”

  广播体操有什么好看的。

  她侧目过去,正想扯理由说自己作业还未批改完,需要趁着课间时间赶紧改作业,转而对上他漆黑干净的眼睛。

  他的眼睛特别漂亮,哪怕戴着眼镜都遮不住,干净清亮,像是能望进人的心底。

  双腿忽然迈不动了,阮以寻问:“苏老师近视严重吗?”

  “两百多度。”

  “那还好。”

  苏从流今天换了一副新眼镜,他抬手推推,听见身边站着的人又道:“金丝框的那副比较好看。”

  比较有斯文败类假清高的感觉。

  他点头:“知道了。”

  阮以寻接下来都没有课了,相比语数外和班主任来说,她这位历史老师工作不是很忙,批改完五班和八班的作业后,盖上新买的小被单,趴在桌上睡着了。

  苏从流想去找戴静妙询问五班的地理情况,刚准备起身时,想到自己的眼镜,把新买的取下来,拿出抽屉里的金丝框眼镜,重新戴上。

  齐琰听到他要去文科老师的办公室,二话不说跟着过来。

  “你去干什么?”

  “找美人老师聊会儿天。”

  他下意识的蹙眉,“聊什么?”

  齐琰也没有想好具体聊什么,“问那么多,走了走了。”

  推门进入斜对面的办公室,里面特别安静,阮以寻盖着小被单,脑袋侧在右边,双目紧闭。

  在睡梦中,阮以寻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在说“睡了啊”,“你别讲话”,她动了动身子,把脑袋埋进双臂中,小被单从身上滑到椅子上。

  睡意沉沉,实在懒得睁眼弄被单。

  许久后,就在她快要再次入睡时,感觉到有人把小被单重新盖到自己身上,动作格外轻柔。


标 签想恋你呀 阮以寻 苏从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