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苗脆顾沾小说_脆脆的甜宋墨归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802 ℃
苗脆顾沾小说_脆脆的甜宋墨归

脆脆的甜

宋墨归 著

连载中免费

《脆脆的甜》是宋墨归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沾苗脆,主要讲述的是苗脆她哥哥因为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因此将她托付给了好友顾沾让他代为照顾,顾沾想着小姑娘也没什么可麻烦的便答应了,可谁知这照顾着照顾着,就照顾成了女朋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脆脆的甜》是宋墨归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沾苗脆,主要讲述的是苗脆她哥哥因为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因此将她托付给了好友顾沾让他代为照顾,顾沾想着小姑娘也没什么可麻烦的便答应了,可谁知这照顾着照顾着,就照顾成了女朋友.....

免费阅读

  苗肃睇顾沾:“磨蹭什么,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顾沾却不慌不忙,吊儿郎当地转了转手里的T恤,站起身来,朝苗肃走去,直直地盯着他。

  “……”

  苗肃:“做什么?”

  顾沾走到他面前,长臂撑到门上,他比苗肃要高几厘米,身子微倾,正好与他对视,男人擦了一下唇角,坏坏地:“我要告诉你妹,你非礼我。”

  “……”

  “滚。”苗肃一膝盖就顶了过去,抢过他的衣服粗暴地套到他头上。

  “哥哥,快开门,为什么把我关在外面啊?”门外又传来女孩的声音。

  顾沾慢条斯理地穿回T恤,对苗肃眨了半只桃花眼,“小肃肃,你讨厌。”

  苗肃心里着犯恶心,快要吐了。

  等顾沾穿好衣服,他迫不及待地将房门打开。

  门外,苗脆站在那,看了看他们,才走进来。

  “你们俩刚才干什么呢,我在外面说话你们没听见吗。”苗脆控诉。

  顾沾那股顽劣劲还没散,他道:“你哥哥刚才在跟我表白,他说他喜欢我。”

  “……”

  “那你答应了吗?”苗脆很认真地问。

  “……”男人低笑了一声,“当然没。”

  “那好可惜。”苗脆眨了眨眼,露出遗憾的小表情,“我哥都奔三了,还没个女朋友,如果有男朋友,也是可以的。”

  “……”奔三?

  “你哥,也没那么老。”顾沾说。

  他跟苗肃同龄。

  “老,怎么不老,我家隔壁有个哥哥,人比他小两岁,孩子都会走路了。”苗脆有理有据地说。

  “……”

  两个大男人看着她,似乎在心里酝酿着怎么将这个嫌弃他们老的小屁孩暴揍一顿。

  尤其是在刚刚才被她十二个行李箱摧残完的情况下。

  可惜这小姑娘不会看脸色,小嘴又叭叭出一句:“唉,我哥哥好可怜,刚被前女友分手,现在又被你拒绝,终身大事愁得人发慌,再过几年,就要成黄金单身汉了。”

  “……”

  -

  苗肃是明天凌晨三点半的飞机,给苗脆这个小祖宗收拾完后,他没法多待,得先回趟公司,然后要到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下。

  他走的时候,掏出一个套有皮卡丘外壳的手机递给顾沾,对他道:“这个周末再给她,她那只有小灵通。”

  顾沾似觉得好笑:“会不会有点严?”

  他小时候没怎么被管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没收小孩手机的严格家长。

  “她皮得很,不严不行。”苗肃已经换好鞋,走的时候还是不大放心,他回头看了顾沾一眼,说:“她脾气跟别的小孩不一样,该管的你别客气,严厉一点,还有,别对她太好,不然她会上天。”

  “……”

  “你确定她是你亲妹?”顾沾低笑。

  “哥哥。”身后传来女孩的声音。

  小姑娘似乎准备去洗澡,手里抱着一套睡衣,踩着橙色的拖鞋,头上的小啾啾散了下来,头发又稠又密,打齐到肩膀,脸蛋上挂着稚气未脱,有些婴儿肥,眼睛像两颗荔枝,大大的,圆圆的,眨巴一下,萌得不行。

  跟洋娃娃似的。

  “过来。”苗肃道。

  苗脆乖乖走过去,之前她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看着苗肃要走了,要把她扔给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大哥哥,心里头突然有点害怕。

  “我得走了,在这里记得乖一点,这位哥哥他脾气可没我好,不会惯着你。”苗肃rua了一把苗脆的头发。

  “……”

  “头发都弄乱了!”苗脆往后退,瞪他。

  这人乖不过三秒,就露回了原形。

  “不,哥哥脾气很好。”顾沾怕苗肃吓着人家小姑娘,开口道。

  “听见没,顾沾哥哥才不会像你呢,他肯定比你对我好。”苗脆说。

  “那我走了,再见。”苗肃转身出了门,苗脆忙拽住他胳膊,眼睛好像一下子有点红,“哥哥,你要早点回来。”

  苗肃最怕这小孩哭鼻子,心头一软,点头:“知道了。”

  “你快去洗澡,早点睡,不许熬夜。”苗肃没敢再多说什么,扯开苗脆的爪子,从外面将门关上。

  门关上那一刻,屋子里就只剩下苗脆和顾沾。

  苗脆有点不习惯。

  心里的那点害怕也向外扩散。

  直到男人走过来,拍拍她的头顶,声音温和:“明天是周四,你还得起早上课吧?”

  “嗯。”苗脆应。

  “那听你哥哥的话,洗澡,早睡,嗯?”顾沾眼尾带笑,和蔼又关切。

  “哦。”苗脆点头,抱着睡衣往浴室走。

  -

  洗完澡,苗脆用毛巾裹着湿哒哒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瞅见顾沾坐在沙发边看球赛,她喊了声“顾沾哥哥”。

  这声音几乎甜进了顾沾心里,他唇角浅牵,“洗好了?”

  “嗯。”

  “那你早点睡,明天不用哥哥叫你起床吧?”顾沾道。

  “不用,我有闹钟的。”苗脆回。

  “行。”

  苗脆朝房间走。

  她在房间里找了一下,却没找着自己的吹风机,不知道苗肃给她放哪了,便又顶着帕子头走去外面。

  顾沾还在沙发那看球赛,手里多了瓶雪碧,苗脆小跑到他旁边,“哥哥,你有看见我哥把我的吹风机放哪了吗?”

  “吹风机?”男人想了一下,也没想起来,他站起身,“找不着用我的吧。”

  苗脆皱了皱眉,“不行,我要用自己的。”

  顾沾扯唇,拍她脑袋:“怎么,嫌弃哥哥的?”

  他也只是轻轻一拍,没曾想小姑娘头上的帕子没包稳,他刚拍完,帕子垮掉,小姑娘湿哒哒的头发也往下掉。

  男人反应很快,双手抱住女孩脑袋两侧,将她头上的帕子又拢回去,还打了个蝴蝶结。

  苗脆:“……”

  “形状比刚才好看点。”男人不仅没有半点愧疚,还颇有些骄傲地说。

  “……”

  -

  顾沾跟在苗脆后面,去她房里帮她找吹风机。

  “会不会还在箱子里没拿出来?”苗脆说。

  “不会,我记得你哥有拿出来,是不是一个草绿色的?”男人问。

  “对啊。”苗脆点头。

  “我问问你哥。”顾沾掏出手机。

  苗脆站在旁边等,等了没多久,顾沾就问到了,“你哥说放在衣柜最外边第二层。”

  “那里我找过啊,没有啊。”苗脆朝衣柜走。

  她将衣柜打开,瞅了眼第二层,那里只堆了衣裳,她翻了翻衣裳,也没翻出半只吹风机来,“哪有嘛。”

  闻言,顾沾走过去,见这小孩一直在捣鼓“第二层”,嘴角微抽,他视线挪到第二层,那里有个收纳盒,他掀开收纳盒盖子,草绿色的吹风机好生生躺在里面。

  “……”

  似觉得哭笑不得,男人扯唇,拍拍还蹲在那翻“第二层”的傻妞,“诶小孩,人家数层数,都是从上往下,你倒好,从下往上数。”

  “啊?”苗脆站起来,不明白顾沾为什么这么说。

  “吹风机不在这么。”顾沾将吹风机从收纳盒里拿出来。

  “怎么放这么高,我都不好拿。”苗脆抱怨。

  “那腾个位置?”

  “不用,我要放书架上。”苗脆说。

  “行。”顾沾把吹风机塞苗脆小手上,“先把头发吹了吧,等会感冒了我可不好跟你哥哥交代。”

  苗脆:“哦。”

  解决了帮小姑娘找吹风机这事,顾沾准备回客厅继续看球赛,刚走到房门口,还没迈出去,衣摆被人扯住,他回头,苗脆睁着水溜溜的圆眸看他。

  “还有事?”

  苗脆抿了一下唇,有些不好意思,“顾沾哥哥,你能帮我吹一下吗,我不会。”

  “……”

  “吹头发?”男人微愣。

  “嗯嗯。”苗脆点头,“在家里都是我哥哥或者刘阿姨帮我吹的,我没自己吹过。”

  “……”

  小姑娘不像说假话,水眸里还含了些无助,他实在不忍心拒绝,擦了擦眉角,耐着心:“行。”

  “谢谢啦,顾沾哥哥好好哦。”苗脆两瓣眼立马月牙儿弯。

  她把吹风机落到顾沾手上,走到床边坐下。

  男人走过去,将吹风机插头插上,将女孩头上的帕子解开。

  长这么大,顾沾还没帮别人吹过头发,站在那竟有些无从下手,最后只能当做是给自己吹,看了眼那颗圆圆的小脑袋,吹了几下,倒无师自通了。

  看小姑娘还挺享受,眯住眼睛恍惚要睡去,他忍不住开口喊她:“小孩?”

  “……”

  苗脆撑开眼皮,皱眉,“叫我吗?”

  “不是叫你,叫谁?”顾沾揉揉她脑袋。

  “我都十六岁了,才不是小孩,你要么叫我小脆脆呗。”苗脆说。

  “小脆脆?”顾沾笑了下,想起苏丁宇那货,大方答应:“成。”

  “小脆脆,今年读高一?”顾沾问。

  “对呀。”苗脆打了个哈欠。

  “学习怎么样啊?”

  “还行。”

  “想考哪个大学?”顾沾问着大人一般会问小孩子的问题。

  苗脆困着眼皮回答:“浦锦大学吧。”

  顾沾失笑,“这不是哥哥读的学校么。”

  苗脆瞧他一眼,“对啊,我哥哥也是这个学校。”

  顾沾道:“分数线挺高的,能考得上吗?”

  “……”

  苗脆抠了抠脸,似困得不行了,有些烦躁,不想回答顾沾的问题了,她道:“你别跟我说话了行不行,能不能认真点吹?我要困死了。”

  “……”

  男人愣了下,被气笑,“诶,小孩,哥哥帮你吹头发,你这个态度?”

  苗脆摸摸鼻子,理直气壮:“我困了嘛。”

  声音还有些无辜。

  顾沾失笑,耐着性子,“行。”

  不自禁地,男人后面还加了句,“小祖宗。”

  -

  伺候完苗脆的头发后,顾沾看时间也不早了,想起设计图还缺一部分没画完,放弃了看球赛,朝书房走。

  刚打开电脑,收到苗肃发来的信息。

  苗肃:【对了,有个要紧事还没跟你说,记得收好家里的白糖和蜂蜜,千万别放在我妹够得着的地方,只要是甜的东西,这货都不会放过。】

  顾沾:?

  这让他突然想到,今天下午撞见小姑娘把盐加成白糖的事。

  似是为了确定心中的猜想,顾沾:【会直接拿来吃?】

  苗肃:【会。】

  苗肃:【还会偷偷放菜里和饭里。】

  顾沾:……也不知道怎么的,像中了邪一样,苗脆竟然做了一个噩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八个,将顾沾团团围在中间,都插着腰,凶巴巴地问他为什么要把她的面条倒掉。

  顾沾冷笑一声,一拳头挥了过来,打倒两个,又一拳,打倒三个,最后甩来一个飞腿,将剩下的“她”也打倒了……

  苗脆醒来的时候,呼了口气,揪紧被子,感叹:还好只是个梦。

  她摁掉闹钟,捂了捂胸口的位置。

  这个点不早了,苗脆却不大想起,慢吞吞地掀开被子下床,走出房间。

  “小脆脆,早啊。”男人似乎刚起,碎发散落额前,眼皮还有些惺忪,路过她面前时打了个招呼。

  “早。”苗脆瞅他一眼,往厕所走。

  苗脆刚挤了牙膏,顾沾走到厕所门口,靠着门没睡醒似地问她:“早餐想吃什么,哥哥去跟你买。”

  “不用,你给我钱我可以自己买。”苗脆说。

  虽然觉得有些滑稽,但顾沾很尽责地样子道:“不行,你哥哥说了,早中晚餐,都得我负责,每天只能给你十块钱的零花钱。”

  “……”

  “你不用上班吗?”怎么这么闲。

  苗脆惊讶。

  “上啊,”男人轻挑了下眉,“哥哥不也要吃早餐?顺便给你带。”

  “……”苗脆以为苗肃出国了,也没有刘阿姨在,不会再有人盯着她,谁知道眼前这个帅哥哥会是个另一个版本的苗肃。

  一下子,苗脆有些不开心,一不开心,说话就带刺,“顾沾叔叔,你是保姆吗?”

  说完就后悔了,脑海浮现出昨晚的梦。

  “叔叔?”顾沾瞧她。

  “不是,我叫错了!”苗脆小脸比翻书还快:“哥哥,顾沾哥哥,随便啦,我吃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刚说完,苗脆道:“那给我买一碗豆花吧,要甜的,千万不要给我买咸的,不要香菜不要葱,多加一点虾米和熟芝麻,对了,如果可以加芋圆的话,给我加一点芋圆,然后要两包豆浆,都要原味的。”

  顾沾笑了下,“行。”

  苗脆开始认真漱口,没敢看他,男人也没多待,得了她的回答后,转身走了。

  顾沾路过厨房时,停顿,他擦擦眉角,还是抬脚走了进去,目光投到流理台上那罐白糖。

  他拿起来,打开下面的一个柜子,将白糖放进去,想了想,又把白糖拿出来,放到上方的一个吊柜。

  ...

  苗脆比较磨蹭,漱口洗脸的速度都很慢,把这些都做完了,走出来时,餐桌上已经躺好了她点的两份早餐,顾沾没在那,不知道去哪了。

  她坐下吃了几口豆花,才看见人从房间里出来。

  “小孩,你们几点上课,要不要哥哥送你?”

  顾沾还是那身衣服,宽松的蓝色短T,下面一条不及膝盖的五分休闲裤,穿得很随意,却举手投足间透出酷酷的帅,尤其是那双眉眼,永远含着笑,温柔又细腻,但这笑,莫名地,让苗脆想起昨晚梦里男人对她的那声冷笑。

  苗脆吃豆花的动作顿了一下,说道:“不用啊,我可以自己坐地铁去学校。”

  苗肃也同顾沾说过,上学放学这事儿,小朋友可以自食其力,不用他伺候,顾沾便点头,“行。”

  “哥哥,你怎么只买了我的早餐,你的呢?”苗脆吸了口豆浆,问。

  “哥哥不饿。”顾沾低头在那点手机,不知道在跟谁发信息。

  “那你之前怎么说顺便啊?”

  “顺便什么。”顾沾点手机点得认真,散漫地应付她。

  “就是你说自己也要吃早餐,顺便给我带。”

  没想到他随口应付的话小姑娘还记得,顾沾道:“那会儿饿,买的时候就不饿了。”

  “……”

  下一秒,苗脆听见自己的书包在震动,有人打电话给她,她放下豆浆,从书包第二层摸出一个粉色的翻盖手机。

  她刚把盖子翻开,准备接听,电话就挂了,顾沾沉厚发磁的声音道:“这是哥哥的号,有什么事尽管打给我。”

  “……”

  苗脆瞅了眼未接通话的那串陌生号码,“哦”了声,点开它备注。

  刚输入“顾粘”两个字,她挑了下眉,删掉,重新输入,输成:胶水哥哥。

  -

  给完号码,顾沾准备回房间再睡会儿,小姑娘突然喊住他:“哥哥,你还忘了件事!”

  “什么?”男人转头。

  苗脆吃完最后一口豆花,站起来说:“零花钱呀。”

  “哦,哥哥给忘了。”被她这么一提醒,顾沾才想起来,他摸了一下兜,只摸出两块硬币,还是刚才去买早餐的时候,卖豆花的大妈退给他的,他道:“你等会。”

  昨天帮着苗肃战斗小姑娘那十二个行李箱时,苗肃有给过他一盒的零钱。

  苗脆怕他不给,拉开椅子出来跟在他后面。

  她这虎视眈眈的样子,整得顾沾有些想笑,顾沾找到盒子,忙从里面捡出两张五块给她。

  苗脆说了声“谢谢”,拿了钱就要走,顾沾喊住她。

  “干嘛?”苗脆扭脸。

  “说句——”

  男人弹了弹额前的碎发,漫不经心又休闲懒散地:“‘哥哥你真帅’,哥哥就多给你一块钱。”

  “……”

  “才一块啊。”苗脆无语。

  “两块也行。”男人很大方地说。

  “五块呗。”苗脆扬了一下嘴角,露出小酒窝。

  顾沾弯眉,“行。”

  “哥哥,你特别特别特别帅!”苗脆立马说。

  这句话十分好听,甜进人心里,顾沾便从盒子里又拿出一张五块,刚递给苗脆,苗脆竟冲过来,小手一抓,从盒子里抓出一大把零钱,像红了眼的豺狼。

  “……”

  小豺狼抓完钱后就想跑,顾沾伸手,轻松勾住她的后领子,将她提溜回来,“明目张胆抢劫?嗯?”

  苗脆瞪他:“我没啊,真帅是五块钱,特别比真语气重,能值十块钱,我还一口气说了三个特别,不就可以值三十块嘛,瞅瞅,这把钱加起来肯定就三十块。”

  七八张一块的,三四张五块的,加起来倒的确只有这么多。

  顾沾微汗了汗,觉得好笑,不过他没心软,残忍地夺了苗脆爪上那把钱,最多只抽了张五块给她,“行了,哥哥给你这么多够可以了,见好就收,明白?”

  昨晚苗肃同他说过,这小孩今年本该读高二,但因为嗜糖,初一那年患了糖尿病,必须得住院治疗,休学了一年才将病治好,如果不严格控制食糖量,病还会复发。

  “哼。”虽然小机灵没得逞,但最后也多得了十块钱,苗脆哼了那么一下,也没跟顾沾多计较,心满意足地出门上学去了。

  -

  平渊三中。

  下课铃一响,苗脆和冯舒舒勾肩搭背去了小卖部。

  苗脆豪气地对小卖部老板甩出二十块钱,“三包麦丽素,两包吸管糖,六根仔仔棒,七根棒棒糖,一根牛奶冰淇淋!”

  “……”

  冯舒舒扭脸看她:“哟,今天发财了?”

  苗脆挑眉。

  “你哥不是每天只给你十块钱零花钱吗?”虽然冯舒舒不忍承认,但苗脆这个富二代就是这么穷逼,一个富二代,过得还没有她滋润,每天只有可怜的十块钱。

  “不是我哥给的,是我靠自己的美貌和才华自己挣的。”苗脆舔了一口老板打好的冰淇淋,眉毛都飞了起来。

  “来,说说。”冯舒舒只买了两包辣条和一包凤爪,挽住苗脆的手臂朝小卖部外面走。

  苗脆舔着冰淇淋,拎着装满零食的袋子跟她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你要和他住这么久吗?”冯舒舒听了顾沾的事迹,也有些害怕。

  “那可不。”苗脆一想到这个,胃口都差了点。

  她有点后悔,早上不应该跟顾沾抢钱,要是被他记恨上了怎么办。

  这个大哥哥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冯舒舒默默勾走苗脆手里的袋子,突然说:“凶一点不好吗?”

  苗脆:??

  冯舒舒道:“要是不凶,会被你摧残。”

  “……”

  “你确定你是我闺蜜?”苗脆脸上挂着迷惑。

  “我不是。”冯舒舒手一扬,零食袋晃荡,“我是你爸爸。”

  “…………”

  “你什么时候顺的?!”苗脆眼睛瞪圆。

  “诶,你别以为你哥出国了就没人管你,不还有你爸爸么,你爸爸在,别想糟蹋自己的牙齿。”冯舒舒施舍般地,只掏出一包吸管糖丢给苗脆。


标 签脆脆的甜 苗脆 顾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