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傅云实何榆小说_傅知何萝北二饼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617 ℃
傅云实何榆小说_傅知何萝北二饼

傅知何

萝北二饼 著

连载中免费

《傅知何》是萝北二饼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傅云实何榆,主要讲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何榆心里还是有着傅云实的,奈何年少时期的告白被拒,让她迄今还留有阴影,后来二人重逢,何榆也绝口不提当年之事,可是傅云实却开口了:“咱俩已经错过这么多年了,还要一直错过么?”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傅知何》是萝北二饼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傅云实何榆,主要讲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何榆心里还是有着傅云实的,奈何年少时期的告白被拒,让她迄今还留有阴影,后来二人重逢,何榆也绝口不提当年之事,可是傅云实却开口了:“咱俩已经错过这么多年了,还要一直错过么?”

免费阅读

  “挺懂的啊,小朋友,”何榆楞了一下,瞬间笑开,“有没有好牌子给姐姐推荐推荐?”

  电话那边又没声儿了,只有水笔在纸张上摩擦发出的声音。

  她这个弟弟,消化愤怒最有效的方式是做题。

  基本每次把何渠琛真的惹炸毛,何榆才收起没正形儿的样子,不再逗他。

  用学生卡刷了宿舍楼,推开门的动作间,她半垂着眼,有些丧气:“琛琛,你还记得傅云实吗?”

  “高考神话。”他当然记得,在整个南华甚至是B市的中学里,何渠琛唯一服的就是傅云实。

  傅云实甚至是他的目标,以至于何渠琛后来当选学生会主席、主持大大小小的活动、成为模联主席……这些成长轨迹,都是追着傅云实一步一步地做的。

  察觉到何榆的情绪不对劲,何渠琛也微皱起眉,笔尖一顿:“怎么了,姐?”

  “你说他要不要鞋垫儿呢?”

  何渠琛:“……”

  想着傅云实头号迷弟吃瘪的样子,何榆拿着已经被无情挂断的手机,心情顿时舒畅。

  “又欺负你弟了?”见她是嘚嘚瑟瑟地拉开宿舍门,正在桌边看电脑的室友扔了颗话梅给她,抖抖眉毛。

  剥开包装直接扔进嘴里,何榆耸肩:“我弟跟我说,让我买点姨妈巾垫军训鞋里。”

  “你就知足吧,有个贴心弟弟,”另一个室友酸溜溜地咂咂嘴,“我男朋友他拉不下脸来超市买,但是从网上买,快递箱子上也印着品牌的名字。”

  她无奈地摊手:“我索性就帮他和他们一整个宿舍的人买了,用个黑色的塑料袋蒙上。还挑了月黑风高没路灯的地方交易。”

  何榆的眼睛突然亮起,她把嘴里的核吐掉,用肩膀轻怼了一下室友的后背,眼底露出点点狡黠:“你这个月花呗还完了吗?”

  问句一出,刚刚还在吐槽的花呗女孩们顿时闭麦。

  “只要没给我发账单,我就一分没花,”被花呗支配的可怜女大学生立刻堵上耳朵,“我之前兼职的那家奶茶店听说我半个月上不了班,把我辞了。”

  A大是大一结束之后,在六月底军训。所有人要被拉去军训基地,实行军事化的管理。

  见她上钩,何榆锲而不舍地用肩膀捣鼓捣鼓室友,两只眼睛放着光:“我这里有个卑微女大学生再就业的好办法,想不想听?”

  何榆的大伯曾经辞去体制内的工作,四十岁离开舒适圈,创业到现在小有成就。

  从小他就告诉何榆,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机。

  何榆很崇拜这个不管做什么都能做出成绩的大伯,始终践行着他的教诲。

  初三升高一的那个暑假,她偷偷建立了南华中学秘密论坛,通过邀请码的制度,在南华掀起了不小的波浪。后来迫于压力,不得不接受学校监管。

  但当年论坛里总结的《南华魔法禁.书》条目,即使到今天依旧被南华人津津乐道。

  而如今,何老板重出江湖,一不做二不休,当晚就申请了新的微信账号。

  一晚过去,A大论坛里一幢高楼帖子拔地而起——

  【你还在为买军训用姨妈巾鞋垫而害羞吗?

  你还在为选择哪款而感到头痛吗?

  你还在害怕网购的纸箱上超大的LOGO吗?

  我们来帮你解决。

  现提供A大主校区购买及送货到宿舍楼门口服务,我们承诺用深色或印花塑料袋送至你的手上,免去你的尴尬。详情请扫二维码咨询。】

  本着市场调研的原则,何榆第二天刚一下课,就直奔离教学楼最近的超市。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上就要去军训,整排姨妈巾货架上有些品牌都已经空了。

  在心底感叹着一巾多用的需求量,何榆顺手从货架上拿了几包扔进小推车,没在那个区域停留。转过这一排货架,转身投入汽水的怀抱。

  自从学校超市引进了零糖汽水,她每次进超市就仿佛进了天堂。

  应该是刚补完货,何榆看着口味齐全的包装瓶,低头纠结着。

  新出的口味在网上似乎风评不错。

  可是尝试新事物,会不会一不小心踩雷?

  纠结半天,她才弯下腰,坚定地从底端的货架上拿起最新一瓶。

  超市的货架不高,只有四层。

  何榆穿着带了些鞋跟的夏日凉鞋,再直起身来,平视的视线越过货架,自然地落在了对面的男生身上。

  他正垂着眼,在比对着什么。尽管货架挡住了他的手,但何榆刚从那排货架转过来,自然是知道傅云实在买什么。

  静止片刻后,傅云实的右肩一动,把右手上的商品放回原位。

  傅云实也是第一次买这种东西,为了不尴尬,特意穿过大半个学校来这家无人超市买。虽然是没有售货员的店,但也不保证他不会遇到同龄女孩子。

  还好刚刚这一个过道都没有人,他抓紧了这时间过来。

  表面上毫无波澜,甚至比对商品的手法还有些熟练,傅云实的心里则慌得一批。

  强装镇定地转身把左手里的东西扔进小推车,他刚松了口气,却瞬间愣住。

  他转身时余光瞥见了个什么东西?

  机械地扭头,那货架上长出的脑袋,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等了半天见他终于发现自己,何榆嫌不够刺激似的,还故意踮脚,眼睛越过自己那一面货架,目光从上往下扫过他的那一面货架。

  “网面的吸汗,但是棉质的更舒适。”友好的同学爱在那一刻爆发,何榆体贴地为姨妈巾新人提供建议。

  她将下巴向斜前方抬抬:“那边还有茶树香气除菌型。”

  傅云实刚刚还没有表情的脸上,嘴角慢慢地出现弧度。他盯着她,礼貌地点头,平静得看不出一丝慌张:“谢谢。我只是帮室友买,他提前告诉了我型号。”

  不等何榆接下来的回应,他转身推着车,信步离开货架。

  也不管一包够不够两周的鞋垫量。

  哎呀,怎么就害羞了呢?

  何榆拿着最新味道的汽水,望着傅云实淡定的背影,刚神清气爽地吐出一口气,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啧,这最新的微信好友申请的头像,看上去还挺眼熟的。

  这么快就要帮室友网上团购姨妈巾鞋垫了?“傅云实,我们去楼下小吃街买点夜宵,你要顺道带点什么吗?”

  刚把耳机摘下,室友询问的声音便传入傅云实的耳朵。

  他将电脑合上:“不用了,我一会儿去洗漱,就休息了。”

  军训在期末之后,临近军训也就意味着期末考试的逼近。

  好在学生会和社团那边的活动都停了,他才有空可以把论文和复习提上日程。

  “那我们走了?”宿舍里其他三人都已经换好鞋,其中一个正拿着驱蚊水来回地喷。

  傅云实虽然坐在靠里的位置,还是被呛了一下:“嗯。”

  他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很合群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在学生会里所谓的左右逢源也好,处事圆滑也罢。这些言论即便传入他的耳朵,也都是淡笑而过。

  他没有什么朋友,和人交流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傅云实在南华中学的几年,打破了不少传统,其中一条是他从高一被投为学生会主席,超越了学长学姐,一直连任到高三毕业。

  临近毕业,接替他的同样是个小了几级的小屁孩。

  小屁孩问到他管理的经验,傅云实站在升旗仪式的台上,站在高处低头看着已经不剩几个人的操场:“当你实力足够强大,你做很多事情就会容易很多。有些人做事时喜欢看人际关系,那你就强到成为他考虑事情的例外。”

  那个小屁孩就是何渠琛,何榆的表弟。

  他对何家姐弟有一种天然的好感,也不知道是弟弟带给姐姐的滤镜,还是姐姐给弟弟带上的滤镜。

  两个人都是足够努力上进的人,最重要的是,都有把他当做目标和对手的,可可爱爱的自信。

  同桌期间,傅云实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和何榆斗嘴。

  每周最大的快乐,则是看何榆悄悄拿自己的周测卷和他的周测卷比对,然后撅撅嘴,忍着要气哭的臭脾气,憋着气一个晚上的晚自习刷完小半本五三。

  漫长的理科班两年,何榆没有赢过一次,但是她一直到高考都从来没有放弃。

  站起身活动着自己久坐后僵硬的腰,傅云实收起回忆,伸手将写字台上的手机拿起。趿拉着拖鞋走到卫生间,将牙膏挤好。

  刷牙的时候是他为数不多的,玩手机的时间。

  傍晚吃饭时扫码加上的微信,已经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服务很专业,没等他询问,就已经将价目表发了过来。就算他一直没回,也没有催命似的连环消息轰炸。

  商品价格合理,只是另收一些跑腿费,但也不贵。可以直接套好袋子,送到宿舍楼下存放外卖的台子上。

  无接触配送,免除尴尬。

  为了贴合不同人的脚感和脚大小,甚至还推出了好几种不同的套餐。

  开这个店的人怕不是个商业天才。

  傅云实认真地看了购买须知,选了适合自己的套餐,就直接将定金和自己的宿舍楼地址发给了对方。

  为了面子,没有写自己的真名。

  将手机屏幕暗灭,傅云实刚要吐掉嘴巴里的泡沫,手里的手机就再度亮起。

  【爱心闪闪闪送:尊敬的客户,您好,骑手已经安排满单,这边建议亲亲您自取哦】

  【爱心闪闪闪送:傅云实,女生6号公寓,风里雨里,爱的鞋垫乖巧等你/欢欣雀跃】

  ——你住哪儿?

  ——6号公寓,有点远。

  ——那我给你开一辆共享单车吧?

  造孽啊,真是造孽。

  前两天那个手背涂着药膏、眼睛瞪大的女生,和今天下午超市里货架上看好戏的脑袋,以及屏幕上这个大红花的妈妈级头像,缓缓地在傅云实脑袋内融为一体。

  无意识地吞掉小半口牙膏,辛辣的感觉瞬间涌到鼻尖和眼眶,傅云实赶忙弯腰漱口。

  打开水龙头扭至最右,修长的双手不停地捧起冰凉的水,一遍一遍地冲洗着自己的脸。

  脑子里何榆阴魂不散的狡黠笑脸没洗掉,倒是把他的困意悉数都冲跑。

  见微信那边没有了动静,何榆躺在床上,做空中蹬单车的动作又加快了些。

  要不是脸上还敷着面膜,她能放声大笑。

  两年前,从不偷订外卖的傅主席是正义的化身,抓拎她这样的小鸡仔一拎一个准。

  如今付了定金的傅云实,终于不能再独自美丽。

  “前天有个人晚上没锁共享单车,一晚上欠款一千万?这骑车有点废房子啊,一晚上就抵B市一套房了?”

  “这么夸张的吗?我看看……”

  “你去微博热搜,有新闻都报了。”

  临近睡前,屋内的几个人都已经躺在床上玩手机。不约而同地刷到微博,也就讨论开。

  刚刚还美滋滋的何榆已经竖起耳朵,她一个鲤鱼打挺,面膜也顺势掉在了睡衣胸口上。

  掀开床帘一角,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一千万?”

  “B市傅先生用车后忘记上锁,一夜之后竟发现自己的账户欠款一千二百万。对此,单车平台回应系程序内部错误,将对系统进行维护修正。然而傅先生表示,几天以来账户欠款问题并未解决,并且平时不能用单车,对他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困扰……”何榆对床的女生转过头来,拿着手机把新闻读了一遍。

  B市傅先生?

  日子符合,姓氏性别符合,城市也对得上。

  何榆一个激灵滚下床,赶紧换了衣服就冲出宿舍门。

  洗漱完,傅云实习惯性地手机登陆邮箱,检查刚刚交出去的论文是否已经投递成功。

  正准备睡下,屏幕上方弹出的聊天窗口让他眼皮猛地一跳。

  【何榆:下来。】

  下来?

  何榆最近是不是又上课时偷看霸道总裁小说了?

  这次何榆用的是自己的微信号,见傅云实给自己打了个简洁的问号,立刻便发了条语音过去:“我在你宿舍楼下,你下来。”

  以为是何榆无聊的恶作剧,傅云实根本就没当一回事。但还是掂着手机,走到窗边向下不经意地望了一眼。

  他们宿舍门口的梧桐树下,一个白色的身影很是显眼。

  这个时间临近熄灯锁门,不少在外面喝酒撸串的男生回宿舍,三三两两的,放声地笑着。

  喉结微动,傅云实又睨了一眼抱着个黑袋子一动不动的何榆。转身从衣架上顺走一顶棒球帽,抄起钥匙快步走出宿舍。

  他真是欠她的。

  “傅云实。”何榆天生招蚊子,见到门口出现那个颀长的身影,几乎是要跳起来地疯狂招手。

  顺带轰一轰蚊子。

  她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中裤,到肩膀的中长发因为炎热而用皮筋绑住,在脑后变成一个小揪揪。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傅云实只觉得,她看过来的眼睛里有星星。

  不自然地将手插进口袋,他冷着脸走近:“这么晚了一个人来男生宿舍,是嫌自己平时活得太安全了吗?”

  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训斥,让何榆简直梦回高中。

  傅主席PTSD又要发作,她赶紧把手上的一袋子姨妈巾怼到他胸口:“给你送货来的。”

  “不是说明天我去拿么?”他的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上,看得何榆背后直发毛。

  “我就是当面问清楚,之前一晚上的共享单车费用是多少?”她见他接过袋子,才不好意思地摸着脖颈问道。

  他思索了一下,答得干脆:“二十。”

  末了,傅云实挑眉,意味深长地拉长语调:“为了二十来赎罪?”

  “二十?”何榆摸着脖颈的手僵住,不确定地又确认一遍,音调也跟着提高,“二十?”

  “嗯,”傅云实点头,“二十八。”

  “我以为你……”

  话还没说完,几步之遥的宿舍楼门口传来几声口哨。

  何榆抬头望过去,看到勾肩搭背的几个男生正冲着他们的方向大声说笑。

  还没等看清人脸,她的脑袋上一紧,视线上方就被挡住了大半。

  棒球帽的头围偏大,几乎是整个扣在了何榆的头上。

  她只感觉自己脑顶的那只大手轻轻地离开,声音中带了些愠怒:“还看?”


标 签傅知何 傅云实 何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