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步步生金张小驴小说_步步生金张小驴

xiaoshiyi 3周前 (12-25) 笔趣阁 10541 ℃
步步生金张小驴小说_步步生金张小驴

步步生金

张小驴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张小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步步生金全文免费阅读,经典小说《步步生金》描写了张小驴身上发生的故事,故事中角色那副煞有介事、俨然成真的神气劲儿,令人忍俊不禁。作者讲述了:这年头,没钱万事难,在张小驴的生活中,有两个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是他做生意,二是他娶老婆,从老婆本都没有到人人都对他客气,这其中的路程,遥远又陌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张小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步步生金全文免费阅读,经典小说《步步生金》描写了张小驴身上发生的故事,故事中角色那副煞有介事、俨然成真的神气劲儿,令人忍俊不禁。作者讲述了:这年头,没钱万事难,在张小驴的生活中,有两个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是他做生意,二是他娶老婆,从老婆本都没有到人人都对他客气,这其中的路程,遥远又陌生。

免费阅读

  好在陈晓棠是个明白人,在知道了是因为沈乐被打的事,更是心虚,在张小驴发作之前,连拉带扯的把她妈拉回了家里。

  张小驴没闲着,从家里拿了砍刀就要出门,但是被小妹给拦住了。

  “哥,哥,你这是干啥去,别让咱爸妈操心了行吗,他们身体不好,你要是杀了人,咱家就更没法过了”。张小米以为她哥哥这是要去杀人了。

  “你放心,我没这么傻,娶不上媳妇就杀人啊,想啥呢,我去山上看看,地里还晾着地瓜没收回来呢,我去看着点,放心吧”。张小驴说道。

  张小驴有件事有利可图,当他抱着一捆木桩到了山顶自己家地头时,看到了更多人在自己家地里玩手机,还不时的交流着什么,看到张小驴过来,不时的和他打招呼,大家都是一个寨子里的人,虽然张小驴家是独门独户,但是没人敢惹他。

  “驴哥,这是干啥呢,要不要帮忙?”

  “不用,你们玩你们的,怎么样,这里玩游戏还行吧?”

  “太行了,可惜就是站着累了点,也冷,玩不了多大会就得下去,还就是这里信号好,寨子里是白搭,根本打不开游戏,这都他.妈的什么年头了,除了这个山头上,这一带还是2G信号,也不知道乡里这群饭桶是干什么吃的,我坐车回来,一路上那叫一个揪心啊,眼瞅着手机上的信号从4G变成了3G,到了寨子里彻底成了2G了,除了打电话,其他都不能干,发个微信也是碰运气,简直是难熬啊”。

  张小驴点点头,手底下的活没停着,沿着自己家田地的边缘,一根根木桩砸了下去。

  下山时天都黑了,陈晓棠没想到张小驴会主动联系她。

  “姐夫,找我有事?”陈晓棠来到了张小驴说的地方,看到张小驴坐在黑影里抽烟,怯怯的问道。

  “你男朋友呢?走了?”

  “你说沈乐啊,走了,回小河洼了”。陈晓棠紧张的说道。

  “你找他有啥事,姐夫,求你了,别再闹了,他虽然浑了点,但不是坏人,对我挺好的……”

  “对你挺好的?陈晓棠,你脑子是咋长的,我发现你们姐俩真是极品,脑子进屎了?你姐就是太没主意,什么都听你.妈的,你就是太有主意,什么事都敢干,你知道沈乐和我说的什么吗?”张小驴问道。

  “知,知道一点”。陈晓棠一下子觉得自己真是无地自容,开始是被张小驴发现了自己和沈乐干的丑事,现在倒好,自己这是在做丑事上一去不复返了。

  “你知道?”

  “不,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啥”。陈晓棠矢口否认道。

  张小驴懒得和她说这些屁事,说道:“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向他道歉,不该打他,虽然他说的事情混账了点,但是打人不对,嗯,另外,问问他,你们那个帐篷是从哪买的?”

  “帐篷?你说的那种简易帐篷?在县城买的,也不贵,你要买?”陈晓棠问道。

  张小驴点点头,又问道:“县城什么地方?”

  一大早,夜色还笼罩着陈家寨,张小驴骑着摩托车到了寨子门口,陈晓棠早已在那里等着了。

  张小驴不想浪费时间,陈晓棠也确实想帮他,所以主动要求可以去跟着张小驴去县城买帐篷。

  “你抱着么紧干嘛,勒的我都喘不上气来了”。张小驴边开车边说道。

  “你开的太快了,我怕掉下去”。反正已经离寨子很远了,陈晓棠也放松了心情,大声在张小驴耳边说道。

  不知道陈晓棠是不是在报复,反正是这一路上抱的张小驴死死的,生怕他跑了似的。

  “姐夫,你买这东西干嘛?”陈晓棠俏皮的问道。

  “是,我准备和你直播?”张小驴一句话就把多嘴的陈晓棠封死了。

  张小驴没敢多买,只买了十顶帐篷,先试试水,买的太多了到时候砸自己手里就麻烦了。

  “老板,给我电话吧,要是不够用,你能给送货吗?”张小驴问道。

  “哪里的?”

  “陈家寨”。

  “要的多了可以,起步十顶以上,少了不送货”。

  “那行,再联系”。

  买完了东西,路过一家李宁专卖店时,张小驴停下车,陈晓棠也跟着下来了。

  “你想买什么东西?”陈晓棠问道。

  张小驴不吱声,挑了一双李宁女士小白鞋,妹妹张小米念叨好久了,但是自己一直没时间进城,望山乡是没有李宁专卖店的。

  “也给我买一双呗,我这鞋也旧了”。陈晓棠问道。

  张小驴看看她的脚,说道:“自己去拿,贵了我不付钱,别想借机讹我”。

  陈晓棠白他一眼,鞋也没买,径直出了专卖店。

  捆绑结实,张小驴带着陈晓棠回了陈家寨,到了离寨子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时,陈晓棠要求下车,但是张小驴不准,直接开着摩托车在寨子里招摇过市,因为马上就要到春节了,在外打工的都回来了,寨子里闲人也就多了起来,没事就在街上转悠。

  看到这一幕,很快,一个传言传遍了寨子,陈家大丫头不嫁给张小驴,张小驴这家伙就是驴性,又把陈家二丫头勾搭上了,而且传到了后来就是张小驴带着陈家二丫头去县城开房了,早晨才回来的,寨子里的人都看到了。

  张小驴没理会这些,将帐篷背到了山顶自己家地里,然后,将刚刚在县城买的几百米绳子,把昨晚砸下的木桩一根根连接起来,这样就把自己家在山头的田地圈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在他家田地里玩手机的小青年们都懵圈了,不知道张小驴这是要干啥。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张小驴看着这些人,说道:“兄弟们,你们一年到头在外打工也不容易,难得有时间聚聚,我呢,就把我家这地贡献出来,你们可以在这里尽情的上网,打游戏,直播,干啥都行,那是你们的自由,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你们想在这吃饭,我都可以帮你们做,但是有一条,在我家田地里,租我的帐篷,我都帮你们买来了,每天五十块钱,每人只能租一顶帐篷,不贵吧,包月一千,你们要是嫌贵,对面山头离这里也不远,也就离咱们寨子三公里吧,可以跑那里去上网玩,怎么样,价格公道吧?”

  “我说张小驴,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这钱你也好意思赚?”他刚刚说完,就有人跳出来找茬道。

  张小驴笑了笑,将昨晚砸木桩的砍刀捡起来在手上拍了拍,说道:“没错,我就是想钱想疯了,老子他.妈的差两万没娶成老婆,你他.妈差这五十块吗?嗯?”

  有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些人平时玩手机习惯了,上厕所可以不拿厕纸,但是绝对不能不拿手机,所以,要是回到了寨子里不能用手机上网,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哥,这样好吗?”张小米有些紧张的看着哥哥张小驴,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不想在这里玩就走人,我们又没做什么”。张小驴说道。

  “不是,我说的是这泡面十块钱一碗,要不要就进价算了”。张小米一边在旁边的吊炉上烧着水,一边小声问张小驴道。

  “不行,我们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在春节捞一把,能赚的钱都要赚到手,一分钱都不能放过”。张小驴说到这里就想起来了陈晓霞。

  要是把她娶回来,自己也许还想不到这个赚钱的点子呢,这都是没钱逼的。

  张小米不知道她哥在想什么,笑笑说道:“那我们干脆再把价格提高一倍,二十块,那不是赚的更多?”

  张小驴闻言摇摇头,说道:“那不行,十块钱只是赚一倍多点,要是二十的话,就有点多了,你想,他们在这玩一天才五十块,要是一碗面就二十,他们就会想,还不如回去吃,两碗面就可以多玩一天了,永远不要把人当傻子”。

  “哦,我知道了”。

  “嗯,卖面赚的钱都给你,好吧,回学校好好买点吃的”。张小驴说道。

  “真的,太好了”。张小米高兴的说道。

  这时候,有人从帐篷里出来喊道:“老板,来碗面,加一根火腿肠,哈哈哈……”

  在这里玩的这些人现在都叫张小驴老板,但是背地里都骂他是奸商,可也就只敢背地里嘀咕嘀咕,就连第一天和张小驴叫板的那家伙,第二天还不是乖乖的来交了一千块钱包了一个月的帐篷。

  “哎,来了”。张小米答应道。

  “那是二蛋,这小子在这里吃了好几天了,待会给他送一杯咖啡,记住了,消费十碗面送一杯咖啡”。张小驴说着,拿出来一个纸杯子,将一包速溶咖啡倒进去。

  “二蛋,你的面,送你一杯咖啡”。

  “谢谢哥,来,进来坐会吧”。二蛋接过来咖啡放在一个小板凳上。

  这小板凳也是张小驴提供的,为此家里人吃饭都得站着了,能坐的,能放东西的微型家伙事都被他搬到这里来了。

  “来来,老铁们,看看我这个哥,这就是我昨天和你们说的那个奸商,把自己家地圈起来让我们上网的哥,简直是天才创意吧……”二蛋也是搞直播的,张小驴还是比较喜欢他的,可是其他人不喜欢他,因为这家伙一天到晚就是弹吉他唱歌,搞的一到夜里好像是闹鬼似的。

  虽然收到了很多投诉,可是张小驴也不能把他赶出去,再说了这家伙还是包月的,自己就更没理由赶他走了。

  其实都是一个寨子里的,都是熟人,所谓投诉也是闹着玩的,张小驴比较欣赏他是因为人家是凭本事吃饭,玩音乐的,也算是个文化人吧。

  “嘿嘿,别听他瞎扯,我是为他们服务的,你忙吧,不耽误你了”。张小驴说道。

  “不忙,驴哥,聊一会吧,一年没见你了,还挺想你的,嫂子的事我听说了,很不像话,虽然我也姓陈,但是这次我绝对不会向着他们说话,打算以后怎么办?”二蛋问道。

  “没想好,再说吧,过了年再说”。张小驴说道。

  张小驴没说实话,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计划,以前以为只要是守着家里人,照顾好父母就算是尽孝了,但是经历了娶亲不成这事之后,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是再孝顺,手里没钱拿什么孝顺父母,因为娶亲不成这事,父亲又病倒了,他知道,父亲是窝囊病的。

  虽然张小驴在山上干的风生水起,可也招来了非议。

  这不,就在张小驴和二蛋在山顶上聊天时,张小驴家里来人了,是村长陈来喜,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因为张小驴利用村里的土地出租赚钱,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张小驴拿出来一些,别自己独吞了。

  张小驴是被父亲托邻居打电话叫回来的,山上留下了张小米烧水卖面。

  “老张,这事村里人意见很大,所以,你还是和小驴说一下,拿出点来,以平息众怒,要不然的话,我怕大家会有不好的做法,都是一个寨子里的,还是团结重要嘛”。陈来喜说道。

  “是是是,是这话”。

  “嗯,小驴来了你和他说说这事,我回去等信了”。陈来喜说完了事就走了,对于张家,他唯一比较忌惮的就是张小驴,他也是在等到张小驴上山了之后才来张家的,他根本不敢和张小驴面对面的谈。

  张小驴回来之后一听有些火大,老张看看他说道:“算了,散了吧,你拿了不少钱了,也该收手了,现在有人眼红了,你还想捞到什么时候?”

  “爹,你放心吧,我去找他说说这事,山上的事还没完,我要是现在这个时候撤了,那之前交钱的那些人还不得找我来退钱,那我这几天都白忙活了,不能退,爹,这事你不要管了,他要是再来找你,你让他找我来”。张小驴说道。

  老张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主意太正,自己是管不了的,就像是几年前自己病了不能下地,他自己就自作主张辍学了,自己知道后让他跪下,扫地的扫把打散了三根都没能把他打回到学校里去,犟得很。

  天黑下来,张小驴打发妹妹小米下山之后,卖完了最后一波泡面,熄灭了火也下山了,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陈来喜家里,要是不把他的嘴堵上,村里人,尤其是陈家人一定是说三道四,他们的儿子孙子赚了一年的钱,不给家里交回来多少,反倒是去给他张小驴送钱,他很担心这些人在一起嘀咕,然后自己再激起众怒。

  张小驴不会一味的蛮干,相反,他是有脑子的人,对农村人的劣根性熟悉的很,他们一方面没有门路,不知道怎么去赚钱,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对那些先自己一步富起来的人羡慕嫉妒恨,而且很善于聚在一起嚼舌头根子,说不定就有人会挑个头把自己这事给搅黄了。

  而且他们很信奉法不责众这个词,以为一哄而上就会没事,时刻都处在一种蠢蠢欲动的状态,可是他们也惧怕官员,哪怕是村里的干部。

  这就是张小驴所考虑的事情,一定要堵住陈来喜的嘴。

标 签步步生金 张小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