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_厄运战神陈东阳林诗曼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565 ℃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_厄运战神陈东阳林诗曼

厄运战神

陈东阳林诗曼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是战神的小说歪嘴战神小说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完整版,厄运战神全文免费阅读,小编今日带来的《厄运战神》最新编写,这种老到的语言功夫是众多作者无法望其项背的。男女主角是陈东阳林诗曼,全文在线试读:十年前,陈东阳的家人被杀,不得已放下未婚妻林诗曼离开,十年后,陈东阳是北疆战神,人道他年少有为前途无量,却看他一心一意只为博得林诗曼一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陈东阳林诗曼小说完整版,厄运战神全文免费阅读,小编今日带来的《厄运战神》最新编写,这种老到的语言功夫是众多作者无法望其项背的。男女主角是陈东阳林诗曼,全文在线试读:十年前,陈东阳的家人被杀,不得已放下未婚妻林诗曼离开,十年后,陈东阳是北疆战神,人道他年少有为前途无量,却看他一心一意只为博得林诗曼一笑。

免费阅读

  林诗曼心急的看着陈东阳,刚张嘴想说什么,这一刻好像感觉到了陈东阳那份弥补的心情,又忍耐下来。

  陈东阳来到厨房,见洗碗槽里的碗筷在那,脸色平静的放水,然后倒点洗洁精,开始仔细的洗刷。

  让北疆五省闻风丧胆的铁血战神,这一刻变成了最普通的居家男人。

  “以后让他干的活,你不许帮,养这么大,胳膊肘往外拐的有点太厉害了吧。”林母看着林诗曼说了一句。

  林诗曼眉头紧皱,那张美丽的脸庞已经气的变了颜色:“妈,哪有你这样做长辈的!”

  陈东阳干完活,断了果盘放在林母面前茶几上,林母又指挥着他去把地拖了。

  林诗曼生气的看着自己母亲,偏偏陈东阳还愿意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诗曼,别这么对咱妈,干点活又没关系。”陈东阳笑着安抚了一句,就去拿拖把准备拖地。

  这次林诗曼气恼的看了母亲一眼,还是忍不住过去帮忙了,找来抹布开始擦拭家具橱柜。

  碍眼的去干活,林父林母开始闲聊,无意间说到公司货款要不回来。

  “京师的辉煌集团?我记得是沈明辉的公司吧?

  好像听说过这名字。”

  陈东阳感觉这公司名字挺熟悉,稍微一想就想起来了。

  “哦,对了,他给我留了联系方式,我试试帮林家把这笔款要回来。”

  辉煌公司在京师背景很深,旗下的军工业务一直想进入北疆。

  老总沈明辉几次亲自北上想求见陈东阳,那时候他忙着战事也顾不上,最后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

  北疆百万军都在陈东阳手中,为百万军队提供军工品,这其中的利润可是天文数字,由不得沈明辉不动心。

  “给你留联系方式?陈东阳,我之前说过让你成熟点,你就开始跟我胡扯。

  沈明辉是大夏富豪榜上的人物,明华市豪门家主都没资格见他一面。

  哪怕我们林家跟他们做生意,也是跟辉煌集团下属一个很小的子公司。

  就你?沈明辉还给你联系方式?!以后说话过过脑子,别找人嗤笑。”

  陈东阳的口气那么大,让林父也开始生气了,随后也不理会陈东阳,转身去卧室休息去了。

  陈东阳记下了这件事情,打电话给老虎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一个小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站在了门前。

  “你好,我是辉煌集团明华分公司的,之前关于欠了你们货款的事情。

  我今天接到上边安排,特意过来找你们谈一下,请问林先生在家吗?”

  这个中年男人见到给他开门的林强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林强强打量眼前这个人,那种卑躬屈膝的样子哪有点辉煌公司的样子。

  辉煌公司实力雄厚背景深,就连里边的普通员工各个傲气十足,眼前这人一看就不像。

  “在家。”

  林强强笑着点头,把这人当成了陈东阳叫来的托儿,为了面子来骗林家的人。

  但想着配合他演下去,让陈东阳更加难看,于是带他去见了林父。

  半个小时过去,林父一脸笑颜地送走了中年男人,随后看着还在做着家务的陈东阳。

  有些半信半疑的说了一句:“东阳,刚刚跟你说完辉煌公司欠款,林家周转困难的事情。

  还没一个小时呢辉煌分公司的总经理亲自来林家了。

  听着那意思准备立刻给结算呢,还说着以后要多跟林家合作什么的。”

  听到这话,一直在一旁陪着陈东阳的林诗曼赶紧说着:“爸,我就说东阳不会骗你们的。”

  “那个说不准,天底下凑巧的事情多了去,正好赶上了就算他功劳了?

  说不定辉煌公司就准备给结款了呢,就他那样的,能认识在辉煌公司看大门的就算他有能耐。”

  林母撇撇嘴,看着拖地的陈东阳就像看一个大骗子。

  “就是,妈分析的对,就是这么回事。”旁边的林强强还帮腔。

  “你们少说两句,辉煌公司结款这还不是好事吗,好事我就多说句也不行吗?”

  林父语气严肃的说了一句。

  气氛肃静了一些也没人吭声了。

  林父看着低头干活的陈东阳,想着这个愣头青当年脾气跟炮仗一样,一点就着。

  整天就知道喝酒打架,本事没有,脾气大的很。

  可现在陈东阳脸色平静,要不就是偶尔的笑容也是自信从容,给林父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林父的想法也就是一闪而过。

  等到陈东阳干完活,林父说了一句:“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我有些事正好也说两句。”

  一句话把所有人目光集中了过去,对于林父他们还是很尊重的,这就是林家的规矩。

  接下来林父的一句话让他们吃惊起来:“明华市要变天了,你们做事要谨小慎微。

  咱们林家算是富裕之家,跟那些豪门相比差远了,所以一定要谨言慎行,别给咱们林家招惹麻烦。”

  变天?

  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就太多了,每一层含义都包含着太多的内容。

  “出什么事了?看你这么严肃。”林母好奇问着。

  “今天刚听到的消息,短短两天之内。钱家人被杀了,还有李家家主的独子。

  还有孙家,家主孙博明和那两个儿子也都死了。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有人封锁消息,一看这些事就不简单。

  短短时间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能让各家压制消息,肯定是能力大到没边的人做的。

  很多东西都不敢想,所以你们一定要谨小慎微。”

  林诗曼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古怪的看了陈东阳一眼。

  林父的话让林母和林强强目瞪口呆。

  李家是豪门前十的存在,家主只有一个宝贝儿子,还被杀了。

  钱家实力跟豪门可是旗鼓相当,竟然被杀了一家?!

  孙家的底蕴更恐怖,绝对是豪门前三名的存在,哪怕是这样,家主和膝下两个儿子也都被杀了?!

  这个消息让林家寂静了许久。

  “爸,怎么可能是真的?就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牵扯到这么的豪门世家?

  要是真的那就太恐怖了吧!”林强强吓得有些紧张兮兮。

  “要光是杀人还不可怕,听说那人当着孙家家主的面,一个电话就让豪门孙家倒了。

  酒店和商圈产业,还有金融和地产这些,被一个电话给全部剥夺了。”林父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来。

  他自己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就算内敛的他都有些害怕,呼吸变得微微混乱。

  至于林母和林强强,早就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许久之后镇定了一些,林强强消化着这些惊天消息,又看了看陈东阳。

  心里想着要是林家能跟那个大人物攀上关系该有多好,最好能看上他姐姐,这样就更圆满了。

  至于林母,震惊的眼神闪烁,狠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无能女婿,又气愤的把实现转移到了别处。

  “这些事情记在心里小心做事就可以,眼下要是辉煌公司那两亿款项过来,就能解一下燃眉之急。

  咱们那边的项目现在等着审批手续,拖一天就往里边耗着大笔的钱,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实在不行,还要想办法应急,真要是因为这个项目拖累,咱们林家破产不是闹着玩的。

  哎,当初还是贪心了,揽下来这么大的地产项目,现在有些捉襟见肘了。”说到这里,林父叹息一声。

  至于林母,也是见缝插针,斜着眼看着陈东阳说了一句:“对了,都有正事做,要不让陈东阳去跟着强强打下手去上班吧。

  不能总是在家混吃混喝的,做个保姆。”

  林诗曼张嘴想说话,陈东阳已经提前开口:“妈,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就是今天结婚的朋友,我明天就去他公司上班。”

  听到这么说,林母冷哼了一声,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晚上临近休息,陈东阳又一次被林母和小舅子林强强警告分房睡。

  最终陈东阳还是点头同意了。

  林诗曼心疼的看着陈东阳,心里充满委屈,想了想陈东阳的做法,还是忍耐了下来。

  好在临睡前说晚安的时候,林诗曼怯生生的看看四周。

  然后那张魅力的脸庞凑近在陈东阳身边,在他脸颊上红唇轻轻一点。

  陈东阳有些意外,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至于林诗曼,则是心慌意乱的向自己房间而去,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二天,林诗曼开车带着陈东阳去了上班的地方。

  陈东阳说上班的地方跟林诗曼距离很近。

  陈东阳带着微笑,看着这个美丽善良像一个天使的女人走进写字楼,他才转身。

  陈东阳来到了一辆国产越野车旁,老虎快走两步,恭敬的为陈东阳打开车门。

  陈东阳在上门女婿结婚之夜,受尽羞辱假装醉酒逃避。

  当晚就直接去了北疆入伍,十年时间已经成为北疆之主。

  陈东阳靠着战功被大夏封为元帅,坐镇北疆守国门。

  要不是这十年征战,北疆之地内外交困,陈东阳到处平乱无暇顾及,早在两年前就回家了。

  两年前父亲陈青山突然死亡,陈东阳派人调查的结果却让他愤怒,竟然是整个陈家搞的鬼。

  大局为重的他等到北疆安定,他也成了大夏的北地之王。

  局势稍微稳固,陈东阳迫不及待回来,准备为父报仇。

  陈东阳想到这里,眼神愈发的冰冷,感受到陈东阳的杀意,为他开车的老虎感觉遍体生寒。

  天海大厦高三十多层,档次很高!

  这是陈家的产业。

  今天,陈家年会也在这里举行,所以大厦今天不对外开放。

  车子停在路边。

  陈东阳下车看着面前这栋奢华的大厦,那双眼睛微微眯着,愈发的冰冷。

  曾经陈家只是富裕之家,是他的父亲陈青山呕心沥血把陈家发展起来,最终成为明华市豪门之一。

  陈青山的家族股份比家族任何人都多,这些亲戚目光短浅嫉贤妒能。

  在陈家成为豪门之后,把陈青山害死,瓜分了属于他的股份家产。

  陈东阳年轻时好勇斗狠惹是生非,被他父亲打了无数次,可要论从心里疼他护他的,就是他父亲陈青山。

  现在陈东阳晋升大夏元帅,成了一方王侯!

  手握百万铁血之师,气吞万里如虎。

  二十五岁封侯拜相,陈东阳多希望父亲能活着,看看他儿子这番成就。

  就因为这群目光短浅,只会为了蝇头小利窝里斗的狗东西,陈东阳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拳头不由的握紧,又缓慢的松开,陈东阳身形稳如山岳迈步向前。

  上了台阶来到酒店门口被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给拦下来了。

  “今天陈氏集团年会,酒店不对外开放,有邀请函吗?”保安面向凶恶,身为陈家的爪牙平时可没干好事。

  见到陈东阳摇头,又看了看他那身寒酸的老旧军服,不耐烦的吼了一句:“给老子滚一边去。”

  陈东阳狼狈离开十年,底下人换了那么多,哪有人认识他。

  “这个穷酸来这里想蹭吃蹭喝的吧?”

  “就这个穷比,想来蹭饭好歹也有身像样的衣服,穿成这样就来,真是有意思。”

  “就是,看到乞丐就恶心。”

  奢华大气的酒店大门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停下来的宝马奔驰法拉利这些车下来的几个人,正准备进入酒店。

  看到陈东阳寒酸的打扮,不由的鄙夷撇嘴,充满不屑。

  “草泥马的,让你滚一边去你没听到!?”

  保安见陈东阳还站在原地,不由的愤怒起来,就像一个底层乞丐在挑衅他。

  保安一脚向陈东阳踹了过去,动作迅捷有力,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富家子弟正看热闹,突然之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滚圆像是见到了鬼。

  在陈东阳的身后侧,老虎出手后发先至,手掌按住那个保安的脸,手臂用力,把这恶保安的头撞在了酒店门外的立柱上。

  砰的一声闷响,立柱上的坑洞周围遍布裂痕,如同蜘蛛网向四周延伸。

  “陈帅也是这种蝼蚁能侮辱的!”

  老虎收回手,掏出手帕擦拭着手上沾上的些许鲜血。

标 签厄运战神 陈东阳林诗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