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欢欢厉均霆小说_爱你是毒情归于烬秦欢欢厉均霆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86 ℃
秦欢欢厉均霆小说_爱你是毒情归于烬秦欢欢厉均霆

爱你是毒情归于烬

秦欢欢厉均霆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秦欢欢和厉均霆的都市言情佳作《爱你是毒情归于烬》是由作家大舅舅所写,小说讲的是厉均霆心中白月光苏婉儿的惨死并不是秦欢欢的错,可秦欢欢为了心爱之人厉均霆甘愿用三年偿还,可最终秦欢欢还是捂不热厉均霆的心,此时苏婉儿却意外回归,而厉均霆竟要取秦欢欢的肝脏赔给苏婉儿........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秦欢欢和厉均霆的都市言情佳作《爱你是毒情归于烬》是由作家大舅舅所写,小说讲的是厉均霆心中白月光苏婉儿的惨死并不是秦欢欢的错,可秦欢欢为了心爱之人厉均霆甘愿用三年偿还,可最终秦欢欢还是捂不热厉均霆的心,此时苏婉儿却意外回归,而厉均霆竟要取秦欢欢的肝脏赔给苏婉儿........

免费阅读

  秦欢欢出院时,是裴闵行来接的她,他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看着就像邻家的大男孩,前几日,她因为厉均霆的事情伤神,没怎么说话,裴闵行也什么都没问,在医院的时候,他们之间几乎没说过话。

  路虎车内。

  “闵行……哥,谢谢你。”

  裴闵行习惯性摸了摸她的头,“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说谢谢的。”是啊,他们之间不必言谢的。裴闵行是父亲秦怀已故战友的儿子。

  从八岁的时候,就寄养在秦家了,对于秦欢欢来说就像是亲哥哥一样的存在,当年,她同厉均霆突然闪婚,裴闵行连婚礼都没参加,就赶去国外做项目了。

  三年了,他又回来了。

  秦欢欢随口问上一句,“怎么想着回来了?”

  裴闵行露出暖心的笑容,“想你就回来了。”

  这句话的深意,秦欢欢不敢问,也不敢想,这时,刚好红灯,车停了下来,长久的沉默下,裴闵行伸手,抚摸着她被绷带包裹的手腕,开了口,“欢欢,厉均霆这个男人不适合你,别耗着了,离婚吧!”

  他刚回来,就得知秦欢欢住院的消息,急匆匆赶过来,不等走入病房,先看到了三人的争吵。

  也难受于,他捧在手心怕摔着的秦欢欢,居然会为了厉均霆这个可恶的男人自杀来着。

  看着秦欢欢想问又不敢问的小眼神,裴闵行解释道:“那天在病房外,我全听到了,欢欢,听我的,离婚吧,不要怕,我娶你!”

  她很感动,感动于裴闵行知道那件事,还愿意娶她来着。

  四年前,她同厉均霆迷迷糊糊滚了床单,翌日醒来的时候,看到厉均霆的手机上,有一条引人遐想的短信:我们手上有你在意的东西,不想自己死的太难看的话,来东城区码头的集装箱。

  那时,她担心厉均霆,想要查个究竟,见厉均霆还在熟睡,便代替他去赴约,结果被几个恶人强/暴来着,昏迷后醒来,清楚是裴闵行来救的她。

  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她瞒着所有人,唯独裴闵行知道。

  等到她从被强/暴的打击中走出来,想要去找厉均霆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

  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是强/暴她的那些人的,也有可能是厉均霆的。

  虽然这个决定有可能是错误的,她还是想要偷偷生下这个孩子,因为她无法扼杀掉属于厉均霆的孩子,哪怕这孩子是他的可能性很低,而且这孩子到底是她肚子里的一块肉。

  在裴闵行的帮助下,秦欢欢瞒着所有人待产,可惜,这孩子到底是没福分,生下来的时候,脐带绕颈,是个死婴。

  坚持了十个月,只剩下期待过后的绝望。

  身体恢复后,她来找厉均霆,想着还有这份爱可以守护,却撞见厉均霆和苏婉儿正在亲热,委屈加上失去孩子的痛,她才会在冲动下,说出那句,“厉均霆,我第一次给你了,我是你的人啊。”

  结果……苏婉儿为此发生交通事故,坠入了悬崖。

  她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第一次的确给了他,也不能解释为什么现在才出现,更不能解释这近一年的时间,自己为何会失踪。

  只能背上害死苏婉儿的罪,被厉均霆折磨了三年。

  裴闵行愿意接受她,她很感动。

  只是,她明明为厉均霆做了那么多,却偏偏成了让他最讨厌的人,她实在不甘心就这样灰头土脸的退场,再说,苏婉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唯利是图,大学同学四年,她太清楚了,而苏婉儿的消失、出现都太过蹊跷了。

  让她如何放心,把这个当做生命一样爱着的男人交出去。

  秦欢欢抱歉又坚定道:“闵行哥,我不离婚,不离!”

  绿灯亮了,裴闵行收回注视的目光,看向前方,认真开车,不发一言了。

  ……

  回到别墅,秦欢欢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厉均……”

  秦欢欢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厉均霆捂住了嘴,人也被他推倒,抬高她的腿,架在了客厅的饭桌上。

  从下午到晚上,厉均霆就没停过。

  用各种羞耻的姿势,将秦欢欢倒腾了一个遍。

  停下时,秦欢欢发觉自己的嗓子都叫哑了。

  ……

  厉均霆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欣赏着刚才拍摄的画面,一声声不堪的叫声和撞击的声音响彻整个别墅。

  “你说,我要把这视频发给你的好哥哥裴闵行或者放到网上,会怎么样?”

  秦欢欢趴在地上,忍着疼看向他,“厉均霆,你无耻!”比她想象的,更加无耻。

  “无耻?”厉均霆冷笑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秦欢欢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秦欢欢,你造谣逼死了苏婉儿,现在她大难不死回来,你又霸占着厉太太的位置不放,我要是无耻,也是跟你学的。”

  秦欢欢每说一句话,嗓子都剧痛无比,可她还要坚持说。

  “你所认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做过,厉均霆,苏婉儿自杀,现在又活着回来,你就不觉得蹊跷嘛?还有,厉均霆,我不是霸占着厉太太的位置不放,我只是想……守住自己的婚姻。”守住这份她念了那么多年的爱情。

  果然是能耐,连无耻都能说得冠冕堂皇,秦欢欢的这张嘴,真够让他讨厌的。

  厉均霆露出一丝坏笑,拉开裤子拉链,举着摄影机,向着秦欢欢走了过去。

  ……

  厉均霆将视频中污秽的画面放给她看,“是想曝光视频,还是离婚?”

  秦欢欢将嘴中的粘稠液体吐了出来,心早已被刺的伤痕累累,想到那个被他做掉的孩子,嘶吼道:“厉均霆,曝光吧,有你陪着我有什么好怕的,回头让苏婉儿看到,也不知道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曝光了又怎样。

  不过让江城的人又多了一些饭后谈论的话题,还是曾经谈论过的。

  比如黑心毒妇为嫁入豪门,逼死朋友之类的。

  有什么好在意的。

  秦欢欢又补了一句,态度坚定:“婚我偏不离!”

  厉均霆将手中的摄影机重重砸在地上,目光森然的看了秦欢欢一眼,随后离去,那眼神,让她的心底不自觉生出一股寒意。

  为了逼迫她离婚,他不达目的不罢休吗?

  ……

  翌日。

  秦欢欢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看到来电显示,是三年不曾联系的母亲赵芯,急忙按下接听键,不等她喊上一声妈,电话那头传来咆哮声。

  “秦欢欢,你这个扫把星,当年让秦家丢尽了面子不够,现在还死皮赖脸地霸占着厉太太的位置,逼着厉均霆对秦氏进行打击,你怎么就这么贱,我赵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了你,离婚协议你赶紧签字吧。”

  赵芯一口气将话说完,便挂了电话。

  从始至终,秦欢欢都没有机会叫上一声妈。

  她拿着手机瘫软在地上,想哭,却发现泪似乎流干了,曾经,厉均霆恨她,只会对付她,现在为了跟苏婉儿结婚,他是连秦氏都不放过嘛。

  为了宝贝的苏婉儿,他可真是什么都能干。

  秦欢欢打的赶往厉均霆在半山湾的私人别墅,按动门铃,不久后,门开了,开门的人不是厉均霆,而是苏婉儿。

  苏婉儿还是当年如花似玉的样子,一袭香奈儿限量版的裙子,勾勒出她曼妙的身体,反观自己,因为生过一个孩子,这三年来又过得凄苦,头发根就跟枯草一样,十足的黄脸婆吧。

  “欢欢来了,进来坐。”苏婉儿女主人的口气,领着秦欢欢进屋,一副很期待她来的样子。

  这是,得知苏婉儿还活着后,秦欢欢第一次见她,有很多话想问,然而现在秦家的事情要紧,“厉均霆在哪,我找他。”

  “我刚想吃满记的甜品,均霆去给我买了。”

  苏婉儿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得体,可是每一句话无疑不是刀刀捅着秦欢欢的心,让她忍不住质问:“苏婉儿,失踪了三年,现在又为什么出现?”

  “为什么?当然是回来看你秦欢欢悲惨的样子,呵,你的第一次给了厉均霆又怎样,用三年来挽回厉均霆又怎样,他爱的永远不会是你。”

  苏婉儿的声音突然加重了几分,语气玩味,“秦欢欢,你一定很好奇吧,好奇为什么,厉均霆会如此爱我?”

  是,每一个人都希望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这样才能心服口服,要么努力,要么死心。

  苏婉儿的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笑道:“因为均霆他认定,四年前,在威尼斯酒店,他被妄图爬上他床的的女人下药后,随手找了个人,他以为同他上/床的那个人……是我!”

  “轰隆……”

  秦欢欢险些没能站稳。

  所以,这一切都是苏婉儿捣的鬼,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爱,又故意假死,让她同厉均霆的误会越来越深。

  她和厉均霆,原本是可以相爱的。

  只要误会解除了,现在也是可以的。

  秦欢欢有些激动,走上前,拉住了苏婉儿的手腕,拽着她往楼下走,“你快把这些真相告诉均霆,他知道一切,就会放过秦氏了。”

  苏婉儿冷笑一声,“秦欢欢,你是不是傻啊,我为什么要告诉厉均霆这些,我只会让他知道,你秦欢欢是个多恶毒的女人,然后等着他给我报仇,把秦家拿下来送给我,哈哈哈,你还不知道吧,刚才,均霆已经把秦氏偷税漏税的资料提交了,你就等着给你父母收尸吧。”

  这个人怎么能如此恶毒,秦欢欢大吼一声,“苏婉儿——”重重抓住了她的肩膀,不小心碰到了一尊楼梯旁的青花瓷。

  碎裂的声音响彻别墅,一个小孩子突然跑了过来,抓住了秦欢欢的手,软软的声音叫道:“你住手!”

  秦欢欢这才意识的到,因为怒火,她有些不理智了起来,也松了手,可她明明松了手,苏婉儿还是摔倒在地,连带着把她也撞倒了,正好磕在了碎掉的青花瓷碎片上,疼的连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等她缓过劲来。

  发现抓住她手的小男孩,人往后一仰,从楼梯摔了下去,就那样从二楼的台阶一直摔到一楼,有血从他的额头流出,这时,别墅的大门开了,厉均霆拿着满记的袋子,站在门口。

  秦欢欢忍着碎片划破肌肤的痛,想要去看一眼孩子,苏婉儿却先一步冲了下去,哭吼道:“安安,怎么样了,安安……”随后赤红着眸看向二楼的秦欢欢,“秦欢欢,你恨我,就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

  “均霆,我不该回来的,不该因为安安想要父亲回来的,我对不起安安啊……这可是我跟你的骨肉啊,要是他有点什么,我也不活了,不活了……”

  苏婉儿哭的声嘶力竭,即便秦欢欢清楚她是演的,也觉得痛心。

  让她更痛心的是,厉均霆和苏婉儿之间居然有一个孩子,还是苏婉儿失踪这几年生下的,怎么可能!


标 签爱你是毒情归于烬 秦欢欢厉均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