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佩佩齐斯扬小说_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苏佩佩齐斯扬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2938 ℃
苏佩佩齐斯扬小说_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苏佩佩齐斯扬

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

苏佩佩齐斯扬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苏佩佩和齐斯扬的总裁甜宠佳作《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作者是晴时不见荷,小说讲的苏佩佩在参加闺蜜婚礼时发现新郎竟是自己默默喜欢多年的男神,而在新婚之夜苏佩佩竟阴差阳错和齐斯扬荒唐一夜,那酒醒后的苏佩佩齐斯扬将如何收场?腹黑纯情的齐斯扬又是如何套路到小娇妻苏佩佩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苏佩佩和齐斯扬的总裁甜宠佳作《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作者是晴时不见荷,小说讲的苏佩佩在参加闺蜜婚礼时发现新郎竟是自己默默喜欢多年的男神,而在新婚之夜苏佩佩竟阴差阳错和齐斯扬荒唐一夜,那酒醒后的苏佩佩齐斯扬将如何收场?腹黑纯情的齐斯扬又是如何套路到小娇妻苏佩佩的.....

免费阅读

  齐斯扬心情极好,似乎很是乐意回答这个问题,伸手在餐盘的第二层一掏,扬手在苏佩佩的眼前晃了晃。

  一把钥匙挂在齐斯扬的指尖,随着动作四处荡着,俨然就是她家的家门钥匙!

  苏佩佩目瞪口呆,转身冲向自己的钱包,掏出一把一模一样的钥匙,手指已经开始发颤。

  要命了……他什么时候配了她家的钥匙?!

  下一秒苏佩佩立刻将钥匙塞了回去,抓起衣服就往浴室里跑迅速换好了衣服之后,熟练地将几件衣服塞进行李箱,带了现金和零食,收拾完毕之后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齐斯扬低头看了她手里的行李一眼。

  苏佩佩撑起一个笑容,摆了摆手:“您是大爷,您住,我走……”

  她拔腿往门外走着,扔下一脸笑容的齐斯扬,快步走向小区门口,边走边嚎叫着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莫娆,江湖救急啊!”

  半小时后。

  “什么事急成这样?”莫娆睡眼惺忪地开了门,看着面前这个狼狈的身影,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人是苏佩佩。

  苏佩佩摆了摆手,头发还没干,在风中湿哒哒地晃着。

  “别说了……电脑借我用一下。”

  莫娆张了张嘴,被她嘶哑的声音给吓到立刻让开了道,“在里面。”

  苏佩佩拎着行李进了门,坐到电脑前打开文档开始打字。

  莫娆关上门走了过来,好奇地探了探头,“辞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还是我认识的苏佩佩吗?”

  苏佩佩的手指在电脑上飞快地打着,短短几行字就结束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最后一句打完,找出人事部的邮箱点击了发送,盖上电脑之后才重新将头转了回来,拉开了行李箱。

  “我一言难尽啊……总之被一个绝对惹不起也逃不掉的人给缠上了,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苏佩佩无力地拔出一袋零食,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所以要麻烦你几天了。”

  莫娆目瞪口呆地走了过去,看了看她的行李箱,“苏佩佩同学,出来避难还带了半箱的零食?!”

  “没办法,生命之源……”苏佩佩眨了眨眼睛。

  莫娆抽了抽嘴角,默默帮她收拾了一下,开口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房间,你放心住。不过你到底是惹上什么人了?”她一顿,八卦的眼神突然闪烁起来,低声试探道:“……男人?”

  “是男人,但是……”

  “苏佩佩你可以啊!这种时候还不知道把握机会!是不是疯了!”莫娆拿起枕头就朝着苏佩佩身上打去:“你打算单身一辈子啊!每次有追你的你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尝试接受一下能死啊?你给我出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真的不能接受,真的我发誓!”苏佩佩立刻伸出三根手指,嘴里叼着薯片,表情虔诚。

  莫娆扔了枕头,斜了她一眼,又凑了过来,“长得怎么样?是同事吗?”

  同事?要真是同事就好了……

  苏佩佩拉长了脸,摇了摇头,不敢说出实情。反正说出来了,莫娆也不会相信。

  “不是同事?”莫娆犹豫了一下,“那是上司?这可要注意了,现在的经理不是有家室就是玩玩而已,你小心点没错。”

  苏佩佩勉强笑了笑,手指一颤。

  她也希望是经理啊……报警能解决的事,用得着躲吗?

  “行了我先睡了,被你这么一闹,明天估计要迟到了。不过还好,听说最近齐总都不在公司里,公司员工都可以松懈一段时间,就是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妖精怕是要寂寞一段时间咯……”莫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苏佩佩笑容僵硬了。

  对,她差点忘了,莫娆是在齐氏上班的。

  “你们公司的齐总为什么不在齐氏待着?”苏佩佩问了一句。

  莫娆诧异地转头看了她一眼。平时苏佩佩对这些八卦可都是不听不看不感兴趣啊,今天居然多问了一句?

  “不知道,听说是去子公司审查,但是真是假也不得而知了。我们这些小人物哪能掌握他的行踪……我去睡了啊。”莫娆摆手,进了房间。

  苏佩佩耸了耸肩,也洗了手,往床上一滚,瞪着天花板的灯看了半晌,耳边响起莫娆的话。

  是啊,她这种小人物……怎么偏偏就被齐斯扬给杠上了呢?!

  苏佩佩咬牙锤床,长叹一声之后盖上了被子,试图将那张可恶的脸从自己的脑海中驱赶出去。她本以为今晚会失眠,但神经疲惫地折腾了一天,沾床便打起了瞌睡,很快就昏昏沉沉起来……

  另一边。

  “齐总,苏小姐递交了辞呈,就在刚刚。”秘书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齐斯扬勾了勾唇,早料到会有现在这一出。

  “嗯,查一下她的行踪,发给我。”

  “是。”秘书挂了电话。

  齐斯扬点开秘书发过来的邮件,看着屏幕上那行请求离开公司的字,一笑。

  手机响了,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目前苏小姐在朋友的家里短住,朋友叫莫娆,是齐氏集团的员工。”

  齐斯扬眼里的笑意更深,想到苏佩佩见到他之后张牙舞爪的模样,随手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

  同一时间的池家别墅。

  池父池母和池沫三人一同坐在沙发上,池欢低着头,精致的脸庞上带着泪痕,池母将池欢揽在怀里低声安慰,池父的脸色阴沉,一脸怒意的瞪着池欢,恨不能将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给吃掉。

  能不生气吗?好不容易攀上齐斯扬这个金龟婿,好不容两人就要结婚,从此夏沫就是宝地房地产集团公司的总裁夫人,他们夏家从今以后也是风光无限,可结果好端端的婚礼上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

  “哭哭哭,你还好意思哭,我们池家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那齐斯扬本来就不喜欢你,估计就想着退婚,结果你还让他抓住把柄,这下好了,让齐斯扬如愿以偿,你也别再想做什么宝地房地产集团公司的总裁夫人了!”池父气急败坏的朝池欢大吼。

  池欢低着头,做着精致美甲的指甲狠狠掐着掌心,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池母心疼的将池欢抱在怀里,察觉到池欢身体微微发颤,不满的瞪着池父道:“吼什么吼,这可是我含辛茹苦生下来宠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你再敢吼一声试试。再说了,欢欢又不是故意的,还不都怪那个齐斯扬,总是对咱们欢欢冷冰冰的,咱们欢欢心情不好才去了酒吧,结果不小心着了人的道,我可告诉你,这婚一定不能退,咱们欢欢有多喜欢齐斯扬你是知道的。”

  池欢闻言,立即抬头点了点头,生怕迟了,池父就不答应。

  池父黑着脸不耐烦的说:“你们以为我想退婚啊,是齐家那边坚持要退婚,本来齐斯扬的母亲还挺喜欢欢的,所以才磨的齐斯扬勉强答应,但这件事情后,齐斯扬坚持要退婚,齐斯扬的母亲也没法拒绝。”

  池母着急的道:“那怎么办呀,总之你要想想办法,一定要让换换加入齐家。”

  池父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厌烦的道:“我倒是想,但齐家连我面都不肯见。”

  眼看着池父的身影消失在别墅客厅,池母正想安慰池欢,就见池欢恶狠狠地站起来将手中的催泪棒扔出去,气冲冲的吼道:“妈,你看你给我出的什么烂主意,还说让我哭,我爸心疼我了就会去齐家说,结果呢,根本没用!”

  池母被吼了也没生气,拉着池欢的手讨好的道:“你别着急,妈一定会说服你爸的。”

  池欢斜睨了池母一眼,嗤笑了一声:“靠你还不如靠我呢!”说罢,池欢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算给平日里玩得好那些打电话询问齐斯扬现在在哪里,打算亲自去找人。

  结果对方听了立刻取笑她:“哎哟,我的大小姐,你还没听说呐,人家齐斯扬现在可正在追另外一个女人呢!”

  池欢一听,立刻瞪大眼睛尖声道:“你说什么?”

  “这可是我听一个在华南公司的小姐妹说的,说齐总还特意将人调到自己身边当秘书,叫什么苏佩…哦,对了好像是你那个好朋友,苏佩佩。”说完,那狐朋狗友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直接挂断手机。

  池欢睚眦欲裂,举起手将手机狠狠砸在地上,苏佩佩这个贱人,她拿她好朋友,她竟然暗地里自己的未婚夫,说不定婚礼上的那个视频,就是苏佩佩放的,就是为了阻止她和齐斯扬结婚。

  想到这类,池欢画着精致妆容的脸都扭曲了,池母吓了一跳,正想询问怎么回事的时候,池欢直接拿起放置在客厅里当做装饰品的花瓶狠狠砸在了地上。

  池母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忙站起来挡在池欢面前阻止:“这些花瓶字画可是你爸爸专程花了高价淘来的古董,你这是要让你爸爸知道了,还不得给气死。”

  池欢已经怒火中烧,哪里听得进去池母的话,伸出手用力将池母推开,接着将大厅里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个遍。

  等心头上的怒火终于下去了一些候,池欢背着包开车离开别墅杀向苏佩佩租的房子那里,结果敲好好久的门,都没人来开门。

  池欢强忍着怒火,打电话给苏佩佩,竭力让声音平静下来:“佩佩,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莫娆家里。”苏佩佩的声音里透着心虚。

  池欢是知道她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的,但从来没去过,询问了具体地址后,池欢勾起唇角,眼中划过一丝阴狠。

  挂断电话,苏佩佩坐在床上很久都没反应过来,心里惴惴不安的想池欢来找自己是不是发现了自己和齐斯扬的事情,还是别的,要是因为齐斯扬,她该怎么给池欢解释呢!

  苏佩佩也不知道自己坐在床上胡思乱想了有多久,一直到听到敲门声这才回过神,一边跳下床急匆匆往客厅走去开门,一边心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猜想是不是池欢来了。

  门一打开,苏佩佩脸上的笑容还没展开,一个巴掌直接扇了过来,猝不及防间,苏佩佩根本躲无可躲,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巴掌,脸瞬间肿了起来。

  “苏佩佩,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的未婚夫!”接着,池欢尖锐刺耳的叫骂声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

  苏佩佩脸一白,捂着肿起来的脸颊,愧疚的道:“对不起……”

  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池欢火冒三丈,上前一步狠狠抓住苏佩佩的头发,硬生生将苏佩佩人拉扯到自己面前,抬起手又给了苏佩佩一巴掌:“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这个贱人,枉我将你当做好朋友,没想到你竟然在背地里斯扬,我真他妈的是眼睛瞎了,没看清你这个下贱不要脸的真实面目。”

  苏佩佩本来能躲过池欢这次的巴掌,但她知道是自己对不起池欢,池欢将她当做好朋友,她却在池欢婚礼上和好朋友的未婚夫做了那种事情,即便当初那样的事情是齐斯扬强迫自己的,可到底是她对不起池欢,她应该承受她的这两巴掌,也应该承受池欢的怒骂和怒气,这一切都是她欠她的。

  “对不起。”苏佩佩眼含泪水,脸上带着深深地羞愧。

  但苏佩佩的不反抗反而更加激发了池欢心里的怒气,她气的脸都扭曲了,尖锐的声音将周围其他邻居引了出来,那些人站在门口探出脑袋围观着池欢打苏佩佩,眼中带着八卦色彩。

  池欢冷笑了一声,一把将苏佩佩推到地上,抬起脚恶狠狠的踢打苏佩佩的身体,歇斯底里的辱骂:“我今天就要让大家都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整天对着我装出闺蜜的样子,结果背地里,还故意误会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做小三的下场!”

  池欢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踢打苏佩佩,苏佩佩抱着身体疼得蜷缩在地上,但她全然没有要站起来反抗,只是咬牙承受,但听到池欢说她是带着目的和她做朋友后,还是忍不住低声辩解:“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没有因为齐斯扬菜和你做朋友,你相信我……”


标 签引狼入室萌妻太好骗 苏佩佩齐斯扬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