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应仰卫惟小说_晚智相非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045 ℃
应仰卫惟小说_晚智相非

晚智

相非 著

连载中免费

《晚智》是相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应仰卫惟,主要讲述的是要说起这京都的应少爷应仰,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人狠厉不好招惹是他的代名词,可后来,听说他为了个姑娘转了性子,这姑娘在京都城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便是那卫家千金大小姐卫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晚智》是相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应仰卫惟,主要讲述的是要说起这京都的应少爷应仰,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人狠厉不好招惹是他的代名词,可后来,听说他为了个姑娘转了性子,这姑娘在京都城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便是那卫家千金大小姐卫惟....

免费阅读

  转眼又到周五下午第二节课下课。第三节课是自习,由各科课代表布置作业。

  周末作业多,各科课代表忙前忙后,卫惟作为学委更是全权负责,带着老师的交代各个办公室跑来跑去。

  她忙得焦头烂额,抱着一堆卷子回到教室时,教室里正沸反盈天。

  后几排的男生和刚放出来的野马一样疯狂,卫诚拿着手机在和人打电话,不少学校名人聚在他们那几排,四班后半个教室就是个犯罪分子聚集地。

  周豫鸣出去了,卫惟站讲台上喊了几声没人理她。有几个抬头看了看她,还是该干嘛干嘛。

  卫惟看一眼下方,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教棍往讲桌上使劲一敲。“砰!”金属碰撞发出剧烈的响声。

  一瞬间安静。底下的人看台上美人如斯,有人闭嘴了,也有声音渐渐再起。

  “卫诚,你再打电话就出去!”

  卫惟实在是生气,这些人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全场再次安静,都在看卫诚什么动作,这哥也是名人中的大佬,曾经一个挑三个,把人打到起不来,他就写了篇检讨而已。

  卫诚正和程羡打电话,听见卫惟让他出去,出去就出去,刚站起来,弄明白是再打电话就出去。卫惟盯着他,卫惟生气了。

  那群人看见卫诚站起来,正为讲台上的人捏一把汗,卫诚不动了,放下手机,慢慢坐下。

  聚在他周围的人站在那儿,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个个的,慢慢蹲下。

  卫惟扔了教棍。气还没消,瞪一眼最后一排的人。

  “请副班长上来维持秩序。”

  卫惟现在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这个应仰简直不干好事,骚乱暴动全是他带头的,还天天连累她。

  卫惟又想起她让人泼了一身水的事,都是因为应仰这个祸害!

  应仰听见动静抬头,看见讲台上的人气得胸膛剧烈起伏。

  至于吗?应仰想,能让几个人气成这样。

  有蹲下的人抬起头来看热闹,不明所以的人不知道他们班副班长是哪个,正想问问,感觉后面有人拿腿碰他。回头一看,应大佬站他后面,示意他让开。

  那人差点想一头栽地上滚开。

  他们班这个女的,敢骂卫诚,还能支使动应仰,不敢惹不敢惹。

  应仰走上来的时候,卫惟正转头对照着纸条往黑板上布置作业。

  应仰站在台下看她,黑裤,校服白衬衣,衬衣扎在裤子里,掐出一把细腰,腿也够长。她一手拿着一张纸,一手拿粉笔,抬胳膊在黑板上写字。胳膊伸展,腰带束住衬衣,挽着的衣袖又往下滑一节,露出雪白的胳膊,衬衣绷紧了,勾勒出一侧的背部线条。

  粉笔很快在黑板上留下痕迹,那笔迹游云惊龙。

  动作不停,背部线条随胳膊动作时隐时现。

  应仰突然觉得他站的不是地方,迈步跨上讲台,扶住讲台两侧,把身后的人挡了个严严实实。

  卫惟写了一会才写完。这天还很有点热,学校不开空调和风扇,只打开窗户通风,她头上都隐隐有了薄汗。写完往后靠一点,贴上一个宽阔有力的后背,肌肤隔着衣服烫她一下,卫惟赶紧前移。

  卫惟没和男的靠过这么近,她已经意识不到是她把人家叫上来维持纪律的了。

  讲台太窄,她转身一定会碰到他。卫惟侧头,想伸手推推应仰,让他让让,但是看不见他到底在哪,卫惟一手推他腰上。

  不少人正抬头记作业,看见副班长应仰腰上出现一只手。

  有人以为眼花了,还特地摘下眼镜揉了揉眼。

  腰上的感觉清清楚楚,应仰低头看那只手,心的火还没酝酿好,那手刷一下拿走了。

  卫惟侧开身子退后,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给他道歉,“对不起。”

  被连累泼一身水已经不是事了,卫惟心里默默拿出记仇的小本本,这账平了。因为她感觉应仰可能想吃了她这个非礼他的流 氓

  应仰冷冷扫她一眼,瞬间气压骤降,转身走下讲台,过道上蹲着的人纷纷给他让道。

  卫惟顶着全班人的各种目光发完试卷,第一次觉得她的一世英名毁了。

  快放学时卫惟收拾书包,卫诚的手机又响。

  卫诚说两句就挂了电话,好笑地看着卫惟,“这次你怎么不管了?”

  卫惟不理他。

  “你刚才不是挺厉害吗。还摸人家腰。”声音不大也不小,不止两个人能听见。

  最左边的俞菁没忍住,最右边的蒋弘也笑出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卫惟伸手推推俞菁,让她别笑。

  俞菁憋住,小声问她,“手感怎么样?”

  卫惟的脸一下子发烫,看了看自己那只手,“挺好的。”

  俞菁哈哈大笑。

  终于熬到放学,学生们欢呼一声,群跃而出。

  卫惟刚站起来,一直等着她的林艺拉着她就跑。卫惟不知道什么情况,回头看见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的周豫鸣。

  “停下,停下。”卫惟书包还没背上,林艺颠得她心肝疼。

  “你跑什么?”被拉着狂奔到校门口,卫惟拽住她。她刚才出了这么大的丑,她都没跑,林艺跑什么。

  周五放学,校门口的人比平常晚上还要多,北校是最大的校区,门口早就等了一群其他几个校区的人。

  林艺没说话,眼看着周豫鸣走过来,拉着卫惟又要走。

  两个男生挡住路,拦住林艺,“同学,周豫鸣找你。”

  说话间,周豫鸣大步走上前,拉过林艺就走,还不忘给卫惟说一句,“找她有事。”

  林艺被周豫鸣拉着走,一步三回头让卫惟救救她。周豫鸣走了几步停下来严肃看她,林艺瞬间老实。

  卫惟:“......”

  又是没眼看的一次。

  行吧,她不跑是因为应仰没下课就走了。

  卫惟背好书包,看见程羡向她招手。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卫诚和你一起走。”

  “你们不出去?”

  “他爸给他打电话了,让他跟你回家。”程羡又说,“我和卫诚打电话,你怎么那么大火气,我在电话里都吓一跳。”

  “我又不知道他和你打电话。”卫惟想起刚才的事就不自在,感觉还是得赶紧离开这个人多的地方。“卫诚呢?”

  “他有点事,一会过来。”程羡刚说完,又给她指指,“来了。”

  卫惟看过去,瞬间理解刚才的林艺,卫诚和应仰等人走在一起,朝这个方向走过来。

  蒋林森远远看见程羡身边的卫惟。“诚哥,你那个同桌....”

  “嗯?”

  话还没说完,卫诚看他,蒋林森后面的话拐了个弯,“长得挺漂亮。”

  “嗯。”

  应仰抬眼看见那个人,感觉腰上还有那只手的感觉。一只很漂亮的手,雪白,细长。实打实地按在他腰上。

  应仰闷咳一声,觉得不自在。他不是没被人碰过,在外面玩,投怀送抱的多了去了,这种一声不吭伸过来的,倒还是第一次。

  看着人一点一点走近,卫惟和程羡说,“我去买东西,让卫诚去便利店找我。”

  卫诚在便利店门口看卫惟在里面转来转去,转来转去,终于等到人出来,手里只有一包酸奶。

  卫惟把酸奶扔给他,话也不说。

  “哟,”卫诚接住酸奶笑她,“你刚才跑什么?”

  这里只有卫诚,她有些暴躁,只一个劲地解释,“我没想摸他,我就想推他一下告诉他让让,我不知道他腰在那。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占他便宜!”

  卫诚没觉得这事有多大,摸了一下人又不是被人摸一下,他就不信他原来没被女的抱过亲过。又转念一想,卫惟没碰过别人,“摸就摸了,他不在乎。摸完你就忘了。”

  “哥哥.....”

  “嗯?”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卫惟咬了咬嘴唇,话锋一转吐出来一句,“他为什么不在乎?”

  “嗯?”卫诚感觉这话泛着酸味,他实在忍不住想骂她,“你摸了人家你过意不去,我说人家不在乎,你又不愿意。你脑子进水了?”

  可能确实进水了,卫惟自己想,让上回那个女的泼的。其实她让人泼了也没多生气,因为她觉得泼应仰身上还不如泼她身上,毕竟泼她身上那女的就没有理由接触应仰了。

  卫惟知道这个念头好像有点可笑。但是,确实很正常。

  “我告诉你,他那种人.....”

  “哥,”卫惟打断卫诚,“你别说他,他人挺好的,哪有你们说的这样。”

  “.........”

  卫诚这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难搞,他就知道她没这么快死心。

  卫惟是个死心眼,她认定的事得她自己觉得完才算完,要不然谁说都没用,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卫惟小时候养过一条狗,她觉得那条狗能活几十年,陪她一辈子,结果那狗从小就体弱,卫惟养它之前它还经常被人欺负,几个月就不行了。卫惟抱着狗哭,死活不信狗已经死了,谁劝都没用,她把自己关屋里几天才想明白,最后又把狗亲手埋了,堆了个坟,这事才算完。

  所以,卫惟现在觉得应仰好,他给卫惟说应仰能杀人卫惟都不会信他。可关键是,应仰他真不是个好人啊!

  卫诚打眼看她,是,他卫诚确实也不是个好人,没资格评判人家,但是应仰是绝对不行。

  一个圈子里,以前都听说过名,现在又互相认识。虽说是酒肉朋友,但也不好太过于贬低。可他卫诚再浑,再不管别人,他也不能看着卫惟一头扎进去。

  应仰此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卫诚想了想,说,“那个小孩,是井殷的弟弟。就像有人欺负你,程羡知道也会为你出头。他不是每个人都管,他也不是什么行侠仗义的大侠。你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因为他和你说几句话,对你笑笑,你就觉得他好。”

  “开学第一天他被通报,是因为他帮我挡太阳。”

  “他也没怎么样。”

  卫诚:“......”

  卫惟间接性天真脑残。

  卫诚扶额,应仰没怎么样不是因为他好心,那是因为他习惯了,他经常被通报。

  “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他长得也好看啊。”

  卫诚无语,行,人家脸就长那样,他也实在没什么办法。蒋弘长得更好看,说不定再过几天卫惟就看上蒋弘了。

  ——

  晚上吃饭,卫惟还是心不在焉,连卫诚夹走了最后一大块羊排她都没发现。趁着其他人没注意,卫诚从桌子底下踢她一脚,卫惟反射性抬头,卫诚筷子一挑把那块羊排扔她碗里,“别戳你的碗了,碗底都快让你戳穿了。”

  卫惟看着那块飞来的羊排感激涕零,卫诚毫不在意地冲她笑笑,当着一大家人的面出演“兄友妹恭”。只有旁边人看出来,两个人在暗怼较劲

  卫惟低头啃羊排,卫骁一筷子敲卫诚手上,“拿开手,挡着我夹菜了。”

  “哥你怎么这么狠!”卫诚和卫骁吃完饭双双出门,他龇牙咧嘴地甩甩手叫惨。

  “你刚才在家里怎么不装呢,出了门了装给谁看。”卫骁按开车锁,霎时车灯照的庭院如白昼,“送你吗?”

  “你去哪?”

  “七号馆。”

  卫诚拉开车门钻进去,“七号馆往南拐两条街。”

  卫骁坐进驾驶室,发动车子给卫诚说,“卫惟怎么了?”

  卫骁自己说,“她自己怎么着,她心里清楚着呢。她又吃不了亏,你管她也管不住,她也不服管。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卫诚没说话,卫骁又说,“她看人还是挺准的,要是真谈恋爱了,你也拉不住她。”

  卫诚听着卫骁说话,卫骁是对的。这种事没有人可以为卫惟做主。

  打架,残暴,可怕。这种思想感情在卫惟心里根本不存在。上面有精明强干的哥哥,他是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而卫惟,她永远是最讨长辈喜欢的学生样。让人时时忘记,卫惟身上流着和他们一样不安分的血。他们见过的,卫惟也都听说过。

  卫诚并不担心这些,他担心的,是卫惟初出茅庐。

  卫惟不正常的太过度了,她变着法的让他给她说关于应仰的事,她没事就去最后一排找机会和人说话,她甚至有时会看着应仰傻笑,她的心思甚至是毫不掩饰,她不懂情爱,但是别人看得清清楚楚。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往卫惟面前凑,卫惟也没多看几眼。现在她主动去凑别人,还凑得毫无章法手段。

  ——

  夜已经深了,卫惟还没睡着,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卫诚又出门去了哪里?他会不会遇见应仰?等他回来,他能不能再和她说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有些人的相遇注定无法融于平常,有些感觉也并不是转瞬即逝。甚至在某一天某一瞬间,愈发强烈。毕竟人的心境时时不同。

  卫惟也不清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清楚这感觉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到底能持续多长时间。

  反正她就是想看见应仰,想知道应仰的事,想和他说说话,她看见他冷淡的样子就有点难过,她也想着离他远一点,但是她撑不了多久。

  也许是第一次看见他打架,也许是真的在学校遇到他,也许是他帮她挡太阳被通报,也许是听卫诚讲故事的时候,也许是看他拒绝别人,也许就是看他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睡觉,也许就是发作业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他畅快的笑.......

  她有点清楚,她的心总为他砰砰快跳。


标 签晚智 应仰 卫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