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晨筱贺北川小说_首席boss超宠妻苏晨筱贺北川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82 ℃
苏晨筱贺北川小说_首席boss超宠妻苏晨筱贺北川

首席boss超宠妻

苏晨筱贺北川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以苏晨筱贺北川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首席boss超宠妻》虽已完结但仍收获不少好评,小说讲的是苏晨筱被丈夫背叛,小三还找上门来,这些苏晨筱都忍了,可当听闻两人联手要害苏晨筱母亲后她忍无可忍,在她身处绝望之际贺北川的出现给她带来光明,看腹黑纯情霸总是如何独宠小娇妻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苏晨筱贺北川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首席boss超宠妻》虽已完结但仍收获不少好评,小说讲的是苏晨筱被丈夫背叛,小三还找上门来,这些苏晨筱都忍了,可当听闻两人联手要害苏晨筱母亲后她忍无可忍,在她身处绝望之际贺北川的出现给她带来光明,看腹黑纯情霸总是如何独宠小娇妻的......

免费阅读

  “这是最后一次了!”贺北川站起来道,合上了笔记本!

  看着即将离去的人苏晨筱连忙问,“你是不是认识我?还是你也是卓越公司的人?”

  贺北川转身望着苏晨筱,“你没必要知道!”

  苏晨筱眼看男人又要走,可她性格太拧,有事没弄清楚就想知道,快步又追了过去,冲着男人背影问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帮我,还有上次你怎么知道我在卓越工作过?”

  贺北川没有回头直接走了出去。

  “老板,怎么不告诉她呢?当年多亏她救了小少爷!”一旁的陆助理问道。

  贺北川淡淡道,“不想她缠上,贺家报恩够多了!”

  “可机会都是给她老公了,她老公却在得势之后抛弃她了,这算是害了她吧?”陆助理忍不住说道,这些事可都是当年他办的。

  当年若不是苏晨筱救了小少爷,只怕贺家会让他不仅丢了工作,整个国家都找不到工作了!

  “她也有机会,是她自己舍弃的!不关贺家的事了!”贺北川说着冷冷看着陈威,“你最近是不是闲的很?管着不该管的事?”

  陆威连忙闭嘴。

  “陈清清最后去找刘德凯了?”贺北川又问。

  “是。”

  贺北川搓着手指,眼中尽是算计。

  “老板,要不要我们现在就拆穿陈清清和那姓刘的诡计!姓刘的指使陈清清对付苏小姐,怕也是因为三年前苏小姐救了小少爷。”陆威道。

  “他害死我哥嫂,让小浩没了父母,我自然不会放过,但才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松!”贺北川眼里的狠厉越来越深。

  泡冷水太久,苏晨筱一出来就感觉到了头疼,可她还得去上班,徐佑林为了逼迫她签字,已经不给她和乐乐生活费了。

  这些,苏晨筱都不在乎了,可她无法忍受徐佑林竟然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如果今天不是她遇到那个男人,后果不堪设想!

  苏晨筱还来不及找徐佑林算账,就接到了老家打来的电话,妈妈心脏病发了。

  挂了电话,苏晨筱气得咬牙,徐佑林真够无耻的,当初徐佑林为了娶她,多少次上门求她妈妈,现在竟然在明知道她妈妈有心脏病的情况,跟她妈妈说离婚的事!

  是想逼死她妈妈?

  将女儿送到了朋友家里之后,苏晨筱知道必须找徐佑林,她身上才俩千块钱,过生活还可以,交医疗费怎么够?

  苏晨筱站在徐佑林的车前,等待着徐佑林下班。

  不到十分钟徐佑林就从电梯里面出来,看着苏晨筱得意的笑了, “苏晨筱我就知道你会来,怎么妥协了吗?”

  “徐佑林……我们夫妻七年,你当真什么都做的出来?”苏晨筱悲伤地看着徐佑林,她不签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知道,徐佑林是不是真的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可现在看来……没了,真的没了……

  徐佑林冷着的脸有了一丝动容,“我打给你十万,给你妈治病吧,但是你,必须签字,乐乐,你也带走。”

  苏晨筱静静望着徐佑林片刻,苦涩一笑。“徐佑林,我记得你曾经说过,等你有钱了,会带我去巴黎旅游,可现在……你有钱了,你的身边已经不是我了!”

  徐佑林脸色瞬间变了。“苏晨筱……你若再不知好歹,这十万我都不会给你!”

  苏晨筱深呼吸一口气,闭嘴,不在言语了,她知道此时的徐佑林什么绝情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徐佑林用手机转了十万块钱给了苏晨筱。

  “外面雨大,你送我去火车站吧?”苏晨筱走到了副驾驶门前看着徐佑林说道。

  “不行,清清在家等我!”说着,徐佑林开车迅速离开了。

  苏晨筱只能冒着大雨走出停车场。

  外面漆黑一片,远处仅有的灯光也因为雨而变得模糊起来,苏晨筱视线越来越模糊。

  “呼……”听到前面有摩托车来了,苏晨筱下意识避开。

  “咚。”

  “唔……”一声敲打的响声过后,苏晨筱感觉膝盖剧烈地疼痛着,紧接着就感觉几辆摩托车围住了她。

  苏晨筱擦了擦眼睛里的水,才看清楚,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钢筋,刚才就是用钢筋打她的腿。

  “……你们做什么?”苏晨筱紧张地看着一群围着她的人,手迅速删除了转账十万块钱的信息,快速卸载支付宝,直觉这些人不会是劫色的。

  “给你一个教训!”其中一个刀疤脸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然后一个手势,几个男人就拿着钢筋向苏晨筱的身体袭击而去。

  无论苏晨筱怎么躲闪,还是被钢筋打到了,那种钢筋打到身上的痛,简直是痛不欲生。

  眼看一根钢筋要落到头上了,而苏晨筱的腿似乎被钢筋打得骨折了一点都动不了,顿时苏晨筱整个人陷入了绝望,她就要死了吗?

  更绝望的是,她的意外伤害保险最大受益人还是徐佑林!

  “碰!”巨响传来,可苏晨筱并没有感觉到痛。睁开眼睛,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即使全身湿透,却依然贵气逼人的男人,他握住了那即将打到她头上的钢筋。

  贺北川拿着钢筋冷冷看着一群混混,毫不留情的就开始攻击起来。

  苏晨筱看得有些呆住了,贺北川的功夫,不仅仅是练家子,恐怕还是国家特工级别的。

  不到十分钟,独自一个人,解决了十个混混。

  他们带着伤骑着摩托车,狼狈离开,而贺北川只是湿了衣服。

  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男人,苏晨筱觉得,真帅,就像战神一样!

  “能走吗?”贺北川望着苏晨筱问。

  贺北川低头看着咬牙不说话的苏晨筱一会儿,最终扔掉手中抢来的钢筋,弯腰抱起了苏晨筱,直往车里走。

  “谢谢你,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坐在车里后,苏晨筱看着贺北川问道。

  贺北川系上安全带淡淡说道,“你没必要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你上次也这么说……”苏晨筱道,审视着贺北川,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有认识过这样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电视剧和小说里,那种顶尖的上流社会的人物,不屑于看她这种小人物一眼,却次次出手相救。

  贺北川系安全带的手一顿,却什么也没有说。

  苏晨筱也没心思再问了,她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更何况还是要命的仇人,那些人真的是徐佑林派来的吗?她能想到她出事最大受益的就是徐佑林。

  可徐佑林真的会对她下这样的狠手吗?

  忽然苏晨筱看到了丢在车前台子上的一张名片,眼尖的她一眼就看清楚了,那是卓越对手公司老总,刘德凯的名片。

  “你不会叫刘德凯吧?”苏晨筱拿着名片看着贺北川问道。

  前面开车的陆威,忍不住差点笑出来了。

  “刘德凯四十岁,你觉得我是?”贺北川挑眉看着苏晨筱道。

  苏晨筱瞬间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好办事多了!”

  说着,苏晨筱从包里面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发了一个邮件给了徐佑林。

  一旁的贺北川看了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你以刘德凯的名义发了一份聘请涵给徐佑林?你也认识刘德凯!?”

  “不认识啊。”苏晨筱道。然后将平板电脑放在了包里面,“但是我认识徐佑林,而且他得罪我了,我知道他现在在卓越公司和一个经理竞选升职。

  徐佑林这人啊,但凡是有退路,就不会那么努力的。我以刘德凯的名义,用三倍年薪给他发邀请函,他不可能一点都不动心,他只要动心了,竞选升职就不会那么努力了。

  说不定以后工作还会傲慢轻心,卓越这样的公司肯定容不得这样管理者。”

  这是苏晨筱唯一能够想得到的回击方式了,不管这次她被打是不是徐佑林背后指使,但是让她妈妈心脏病发了,是她不能容忍的,不是十万就能解决的事儿!

  “混到经理位置的人,肯定是干了个七八年吧,你确定能随便一封邀请函就能动心?”贺北川看着苏晨筱问道。

  “别看他坐个经理位置,每次项目都干的挺吃力的,找了不少卓越公司以外的人帮忙,也不知道他哪个上司昏了头提拔上去的。”苏晨筱道。

  贺北川脸色瞬间黑了,抿嘴没说什么。

  苏晨筱摸着肿了的膝盖看着贺北川的反应,直觉这个男人也许是徐佑林同一个公司的人,要不然怎么那么巧出现在卓越公司门口。

  她如实道来一些事,总会给徐佑林带来一些麻烦吧!

  徐佑林不就是当个经理,年薪几百万就不要她和乐乐了吗?那她倒是要看看,没了那职位,那小三愿意跟他吗?

  “那万一他真的去了刘德凯的公司了?你岂不是帮了他?”贺北川看着苏晨筱道。

  苏晨筱摇头。“不会的……徐佑林肚子里面有多少墨水我是知道的,大学毕业论文都是花了一千块找人写的,我说了只有卓越公司,那没脑子的上司会提拔他,徐佑林这样的人去了刘德凯那里,刘德凯绝对看不上!”

  “咳咳咳……”前面的陆威轻咳了一下。

  苏晨筱这才想起来对一旁的贺北川说道。“能送我去火车站吗?”

  贺北川没有在说过,前面开车的陆威也就明白了,这是默认了,开车直接向火车站行驶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到了火车站,苏晨筱准备下车之前看着贺北川问道,“谢谢!”

  贺北川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更是没有看苏晨筱一眼。

  苏晨筱本来想问一下恩人的名字的,但是一看对方不想搭理她的模样就下车了,拖鞋还肿着的腿,一瘸一拐的向火车站里面走去。

  “老板,要不要下去帮一下她?”陆威扭头看着贺北川道。

  贺北川看着远处那娇小的身影越走越远,回头道,“不用了,开车!”

  “徐佑林和另外一个经理竞选的是,卓越分公司的总经理位置吧?”贺北川忽然问道。

  “是!”陆威道。接着又说,“老板,说不定苏小姐说的对,都不需要竞选,徐佑林看了那封邮件就会败了!”

  “你有没有告诉过她,我的身份?”贺北川沉眸看着陆威道。

  “没有啊……”

  “什么都不知道,她还在我面前揭徐佑林的老底,原以为她是个被欺负的可怜女人。

  现在看来,心机也颇深,以后她的事都给你处理了,查清楚今晚袭击她的人是不是三年前绑架小浩的人。” 贺北川神色严肃地说着。

  苏晨筱来到了老家的医院里面,拖着伤腿,快速向心脏科走去。

  可一切都晚了,苏晨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平时每天跟她通话,视频聊天的妈妈已经盖上了白布了。

  “苏小姐,你妈妈除了心脏病发了,还突发脑溢血,送来抢救半个小时就没呼吸了!”一旁的护士说道。

  “扑通。”苏晨筱弯着膝盖跪在了地上,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手不停颤抖着。

  妈妈不在了。

  这个世界唯一最关心她的人不在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事……她还没让妈妈因为她,享一天的福,却让妈妈因她而死!

  恨!

  若以前她只是对徐佑林心死了,可现在她恨,恨徐佑林!如果不是徐佑林打那个电话,妈妈不会受刺激到心脏病发了,脑溢血了。

  办了妈妈的后事,苏晨筱就带着妈妈的骨灰,坐上火车,回到了南城。

  坐在卓越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苏晨筱发了短信给徐佑林。

  “出来,我跟你办理离婚手续!”

  果然不到十分钟,徐佑林就火急火燎的出来了,苏晨筱看着那着急的徐佑林,冷涩地笑了。

  “小筱,我们走吧……我请了一下午的假!”徐佑林一把拉住了苏晨筱的手,开心地说道。

  苏晨筱看着徐佑林只是笑着,跟着徐佑林走,她会跟徐佑林离婚的!她也会让徐佑林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抱着骨灰盒,苏晨筱坐上了徐佑林的车,和徐佑林来到了民政局。

  离婚手续真的很简单,只要五分钟就够了。

  “我送你回去吧。”拿着离婚证书的徐佑林开心地看着苏晨筱说道。

  “好,我正好,有话跟你说!”苏晨筱低头轻柔地抚摸着骨灰盒,眼里眨着泪花,但很快被决绝所取代。

  徐佑林将苏晨筱送到了租的房子面前,停了车。

  苏晨筱打开车门准备下车,随后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看着徐佑林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快,就同意跟你离婚吗?”

  看着沉默地徐佑林,苏晨筱顿了顿,邪冷一笑,“对不起。”

  随后快速甩下一个文件袋,抱着骨灰盒离开,一路奔跑,苏晨筱泪如雨下,此举唯有对不起乐乐,但她不后悔!

  “啊!!!”

  果不其然,苏晨筱听到了车里,徐佑林崩溃的大叫!

  苏晨筱抱着骨灰盒回到了出租屋,关上门,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着。

  她给徐佑林的是一份婚检机构的检查报告,那是她和徐佑林结婚做的婚检报告。

  当初的报告结果是俩个人的身体都好,生育没有问题。

  而现在,她给徐佑林的是假的,里面写着,男方,徐佑林有问题,终身不育!

  这种报告给徐佑林,无疑说明了乐乐不是他的,甚至陈清清肚子里面的孩子也不是他的!

  徐佑林当然会崩溃!

  苏晨筱不知道这样做,将来乐乐会不会怪她!但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后悔过!只是心痛!

  虽然徐佑林不说,可徐佑林跟他妈妈一样重男轻女,仅仅有了一个还没出世的“儿子”就不要养了六年的亲生女儿,这段时间,连抚养费都不给了,这样的爸爸,不要也罢!

  其实陈清清肚子里面的孩子还真不是他的。

  徐佑林在怎么有钱,也是一个打工的百万富翁而已,而陈清清她的外貌可是明星级别的。

  所以她用徐佑林给的十万块钱调查了陈清清。

  在徐佑林之前,陈清清就是刘德凯的,只不过刘德凯甩了她,另寻新欢了,陈清清选择了徐佑林是什么原因她不管,她只要这种方式让徐佑林明白罢了!

  在以前的世界里,妈妈,女儿,婚姻,丈夫是她的全部。

  可妈妈没了,婚姻没了,丈夫没了,她只有女儿了。只此一招,徐佑林和他妈妈将来就算知道了陈清清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徐佑林的,也不会来要乐乐的抚养权了!

  ——

  “老板,昨晚袭击苏小姐的人查到了,果然是三年前绑架小少爷的人,他们怕是回来报仇的,当年苏小姐害他们没完成任务。”陆威将查到的资料递给了贺北川。

  贺北川接过了陆威的资料说道,“多派人保护她。”

  “是!”

  “那女人现在怎么样了?”贺北川还是忍不住问道。他鄙视那个女人心机太重的同时,却又好奇,她一无所有,蚂蚁能撼动老虎吗?

  “事实证明,出轨的男人残忍,被出轨的女人更是狠!”陆威将又一份资料递给了贺北川。

  贺北川看了资料摇头,“就是同归于尽而已,哪来的狠!”

  事实证明,贺北川说的完全没有错——

  “咚咚咚咚!”徐佑林在外面疯狂地敲门着。

  “苏晨筱,你个贱女人,给我出来,你给我带绿帽这么多年,还让我养别人的女儿,你给我出来……”徐佑林踹着门,嘶歇底的大吼着。

  苏晨筱蹲在床上,抱着被子,整个人瑟瑟发抖着,她预料的后果来了,拿着手机,苏晨筱整个人都在颤抖,不过并不害怕,是痛……

  她和徐佑林彻底完了!

  曾经的相爱相知,到反目成仇,狰狞恶目!

  “碰!”徐佑林又一脚踹在了门上,脆弱的门整个都震动了。

  徐佑林发疯一样地大吼大叫着, “苏晨筱,告诉我,徐乐乐是谁的野种,你他妈给我出来!”

  苏晨筱站起来,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朋友圈,打开了门,冷厉地瞪着门口疯子一样的徐佑林说道。“徐佑林,那婚恋报告我是拍了照的,你在闹,我发朋友圈了,你徐佑林出轨不怕,我苏晨筱又怕什么?”

  “你……”

  苏晨筱是了解徐佑林的,徐佑林要面子要的要死,苏晨筱这么一说,徐佑林破口大骂都咽回去了。

  “苏晨筱,你个贱人,给我等着……别以为我会这么放过你!”徐佑林恶狠狠的指着苏晨筱道。

  苏晨筱冷冷一笑,“徐佑林,我拭目以待,反正我是什么都没有,我不怕你,倒是你,你就等着你还要失去的东西吧……”

  “碰!”说完,苏晨筱甩上了门,瘫软地坐在地上。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完,苏晨筱不知道徐佑林妈妈从哪里打听到了她工作的家政公司,大闹起来了。

  “大家快来看看看啊,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婚内出轨……还让我儿子给她养了几年的孩子……”田玉芳大声吆喝着。

  苏晨筱站在大厅看着大闹的田玉芳,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她没有出轨,却背上了出轨的锅,让乐乐彻底没爸爸了,报仇终究是伤人伤己的。

  可一个不甘心,妈妈一条命,怎么样都难画上句号,就那样算了!

  周围都是异样的眼神,所有同事都抱着看戏的心态,世界是残酷的,即使她工作的只是一个家政公司而已,但是竞争也是很大的,每次都是她去富豪家里做事,每次都能拿高额小费,同事们都巴不得她就因为这个走人吧。

  保安将扑过来准备打她的田玉芳拉走了,经理也把苏晨筱叫到了办公室了。

  “晨筱……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和奖励,你还是走吧。”经理直接说道,将一个信封放在了苏晨筱的面前。

  “经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的私生活跟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不能因此辞掉我啊?”苏晨筱努力地争取着,这是一个上档次的家政公司。

  一个月最少也有八千块,她没什么工作经验,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太不容易,她得靠这个养自己和乐乐。

  经理摇头,轻笑着,“晨筱,你没到我这个位置,你当然不明白,来找家政的都是女主人,第一要求就是丑和本分的,可是你姿色是非常高的,已经破格了,再说你还有这档子事,哪来的本分?!”

  最终,苏晨筱无论怎么说都无济于事,经理坚持让她走人。

  走出了家政公司,苏晨筱满心迷茫慌张,她没有工作了,以后怎么养乐乐?她所在的学校一个月伙食费就是俩千块。

  手机忽然疯狂响起,苏晨筱一看是学校打来的,就赶紧接了。

  “乐乐家长吗?你女儿在学校打架了,您赶紧过来处理一下。”

  苏晨筱挂了电话飞快向路边走过去拦车,可却一辆车都没有!

  “老板,前面好像是苏小姐,要不要停车?”开着劳斯莱斯的陆威看着后座的贺北川问道。


标 签首席boss超宠妻 苏晨筱贺北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