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月宁安陆藏锋小说_离凰月宁安陆藏锋孤凰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9 ℃
月宁安陆藏锋小说_离凰月宁安陆藏锋孤凰

离凰月宁安

陆藏锋孤凰 著

连载中免费

离凰陆藏锋月宁安小说完整版在哪看?月宁安陆藏锋最后在一起了吗?是由阿彩原创所写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离凰》又名《孤凰》,小说主人公是陆藏锋月宁安。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月宁安陆藏锋小说主要讲述了:月安宁没想到天之娇女的自己一生傲气,却被自己的夫君陆藏锋嗤之以鼻。本以为嫁给陆藏锋,是幸福的事情。可这场婚姻带给月安宁的只有屈辱,既然如此那就放过彼此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离凰陆藏锋月宁安小说完整版在哪看?月宁安陆藏锋最后在一起了吗?是由阿彩原创所写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离凰》又名《孤凰》,小说主人公是陆藏锋月宁安。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月宁安陆藏锋小说主要讲述了:月安宁没想到天之娇女的自己一生傲气,却被自己的夫君陆藏锋嗤之以鼻。本以为嫁给陆藏锋,是幸福的事情。可这场婚姻带给月安宁的只有屈辱,既然如此那就放过彼此吧。

免费阅读

  还有别的要求吗?

  当然有!

  这世间有谁会嫌好处多?

  可是,月宁安知道赵启安不耐烦了,她要是再提,赵启安或许会满足她,但事后肯定会记她一笔。

  月宁安见好就收,起身道:“多谢赵大人,这两件事能实现,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赵启安之所以说,她敢要,他就给得起,就是吃定了她不敢要太多。

  月宁安说完,又朝赵启安福了福身,不疾不徐地道:“还请赵大人记得十年之约,十年后,我为赵大人拿下青州范家,赵大人许我月家人自由。”

  报复苏家兄妹是她的心愿,让月家人自由是她父亲的心愿,如若有机会实现,她为什么要放过?

  “小心思一个接一个,你这么多心眼,陆藏锋知道吗?”赵启安看着月宁安,眼中满是探究。

  他想知道,到底是他面前这个寸步不让、锱铢必较、心思缜密的月宁安是真实的,还是在陆藏锋面前,像个小女人一样会受伤、会哭泣的月宁安是真实的?

  或许,这都不是真实的月宁安。

  “我与陆大将军已经没有关系,他知不知道并不重要。”条件达成,月宁安半点好脸色也不给赵启安,朝他一福身,“赵大人,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给赵启安说不的机会,月宁安转身就走。

  门外,侍卫挡了月宁安一下,月宁安抬脚就踹了过去,“让开。”

  “让她走。”同一时刻,赵启安也开口了。

  “哼。”月宁安冷哼一声,大步离去。

  侍卫不敢反抗,生生受了月宁安一脚,痛得倒抽了口气。

  赵启安却是笑了出来,“这小爆脾气,三年前还知道在本座面前装一装,现在连装都不装了。”

  想到三年前,那个在他面前故作天真,说自己什么也不会,不会做生意,不会后悔,不会害怕的月宁安,赵启安忍不住笑了出来。

  时光,真叫人怀念。

  “小姐......”月宁安的侍女秋水,看到月宁安走下来,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小姐,你可下来了,奴婢快担心死了。”

  “我没事,我们回去。”月宁安无意在外多言,拉着秋水就走。

  秋水握住月宁安的手,感受到手间的湿润,惊呼了一声,“小姐......”

  “走!”月宁安摇了摇头,握紧秋水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这位不是......拦下陆将军的月姑娘吗?怎么在这里?”有人看到月宁安,惊讶的叫了一声。

  这时,一群打扮艳丽的女子步入店内,听到男人的话,为首的女子骂了一句:“看什么看?眼睛长哪呢?看谁都是月姑娘吗?”

  “嘿嘿,我看错了,看错了......盈盈姑娘别生气。”男人本是不满,抬眼看到骂他的人是杏花楼的头牌盈盈姑娘,顿时一点脾气也没有,也忘了刚刚看到月宁安的事。

  “谁有那个闲功夫跟你生气,小二,有雅间没?”盈盈扬声问了一句,小二说了一声没有,盈盈二话不说,扭头就走,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多话的男人。

  她来这破茶楼,是来给她们家小姐解围的,现在她们家小姐都走了,她留下来做什么?

  不过,名妓盈盈的到来,却为小小的茶楼增添了不少亮色,在茶楼喝茶的男人,都忙着谈论盈盈的风采,根本没有人关心月宁安的事。

  “小聪明还真多。”赵启安坐在茶楼,看得明明白白,不由得失笑。

  月宁安走后,赵启安也没有多呆,在二楼目送月宁安的马车离去,就带着侍卫进宫了。

  当然,他不能走正门进宫,他这种见不得光的人,没资格出现在阳光下,只能像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一样,从见不得人的暗道、背着所有人,悄悄进宫。

  赵启安直接出现在皇上的暖阁,他到时,皇上与陆藏锋还未到,暖阁里空无一人。

  赵启安挑了最角落、阳光照不到的位置坐下,静静地等皇上与陆藏锋到来。

  一刻钟后,门外响起了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

  赵启安知道,皇上和陆藏锋回来了,两人进来前,赵启安就已从角落走出来,皇上与陆藏锋一进来,赵启安就走上前,朝皇上行了一礼,“见过皇上。”

  皇上身上还穿着朝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没有帝王的霸气,更多的是随和与亲近。

  皇上听到赵启安的话,脸上的笑容一收,看着他,一脸无奈的道:“启安,朕说过很多回了,你我兄弟,不必多礼!”

  “不行!藏锋说了,礼不可废,我还等着藏锋给我行礼呢。”赵启安笑着起身,右手背在身后,等着陆藏锋给他行礼。

  “见过赵王。”陆藏锋身上还穿着军装,冷硬而强势,站在皇上身后,却比皇上更有存在感,他面无表情的上前,给赵启安行了一个军礼,不等赵启安说话,便又退了回去。

  赵启安磨了磨牙,“你就不能,好好的给我行个礼?”

  陆藏锋没有说话。

  “好了,别闹了,都坐下!”皇上一脸无奈的劝说。

  “谢陛下!”陆藏锋抱拳行礼,在皇上左下首坐下,赵启安则在陆藏锋对面坐下,并没有再回他的角落。

  “藏锋,白天的事,让你受委屈了。”皇上言语温和的主动道歉,陆藏锋也不好再逼问,只道:“陛下,休书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没有写休书,月宁安手中却有休书了?

  谁替他休的妻?

  原因呢?

  “这事......启安今天早辰给朕禀报过了,是启安安排的。”皇上歉意地看向赵启安,面上赔着小心。

  “陛下,休妻与否,是臣的家事!”皇上插手他的家事,是不是太过了?

  “你的家事,也是国事。”赵启安瞪了皇上一眼,似在责怪皇上把他给卖了。

  皇上尴尬一笑,抬头望天。

  “我休不休妻,与国事何干?”皇上给他暗旨,暗示他给月宁安写休书,他没有理会,想着等回城后再做打算,却不想......

  他一进城,就已经休妻了!

  陆藏锋知道,依皇上和稀泥、爱逃避的性子,绝不会回答他的话,能给他答案的只有赵启安。

  “你的妻子是月宁安,就与国事有关。”赵启安似笑非笑地看着陆藏锋,没有任何犹豫,便将这三年隐瞒陆藏锋的事,都说了出来,“藏锋,这三年,你能心无旁骛的在外征战,不是皇兄的功劳,也不是我的功劳,而是月宁安的功劳。”

  “什么意思?”陆藏锋凝眉。

  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或者,皇上与赵启安,瞒了他什么?

  “你这三年在外征战的粮草、兵器的补给,全是月宁安为你筹集的。朝廷没有出一分银子,她养了你的大军三年,同时也是她,为你摆平了朝廷上所有的反对者。”赵启安漫不经心的说道。

  反正事情已成定局,现在告诉陆藏锋也没有关系。

  “月宁安,一个女人?”陆藏锋冷讽了一声。

  “藏锋,你别小看月宁安。她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月家人,那个号称被财神摸过顶的月家后人。”赵启安一直都知道,陆藏锋看不起女人。

  以前看不起,现在也看不起。

  但好笑的是,这三年在背后为陆藏锋出力的,就是一个女人。

  “看样子,她本事不小。” 这话是赵启安嘴里说出来的,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陆藏锋是绝不会信的。

  “有人戏谑的说,如果说月家人是被财神摸了顶,那么月宁安就是被财神抱在怀里长大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月宁安的能力了吗?”赵启安一脸笑意,毫不吝啬对月宁安的赞美。

  反正,月宁安再好,也与陆藏锋无关。

  从今天起,月宁安不再是陆藏锋背后的女人,而是他赵启安背后的女人。

  陆藏锋心中已了然,但还是装傻的问了一句,“她的能力强弱与否,与你算计我休她,有何关系?”

  月宁安太能干了,能干到让皇上忌惮了。

  他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皇上绝不会允许,他还有一个能力强到,可以养活数十万大军的妻子。

  皇上迫切的要他一进城就休了月宁安,不仅仅是要他休弃月宁安,还要月宁安恨他,与他成仇,只有这样皇上才能安心。

  然而,他进城之前,根本不知月宁安这三年做了什么,也不知月宁安的能力。他没有按皇上的意思办,皇上等不及,就自己动手,造成既定的事实,让月宁安恨他。

  这一招,很妙。

  如果月宁安真如赵启安所说的那般聪明,那么......

  在城门口的那一幕,就应该是她有意为之,而不仅仅是为了赌气。

  真是,聪明的女人!

  难怪,皇上容不下她在他身边。

  “没办法,她太能干了,有更重要的事要办。”赵启安自然不会跟陆藏锋说,逼他休妻,算计他与月宁安撕破脸,是防备他。

  赵启安说出另一个理由,“青州范家的事,你知道的,月宁安是月家人,我需要她去跟范家人争。”

  “我知道了。”陆藏锋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再问下去,他们君臣之间,连现在的情谊都保不住。

  他得胜归来,皇上在高兴之余,也防备他。

  月宁安是皇上对他的警告。

  陆藏锋的声音很冷,几乎没有情绪起伏,熟知他的皇上,知道陆藏锋这是生气了。

  皇上轻叹了口气,解释了一句,“藏锋,这件事,朕事先并不知情。启安跟朕说,你有了心上人,不喜月宁安,有了休妻的打算,朕才会让你休妻。”

  皇上说话时,暗暗瞪了赵启安一眼。

  赵启安这事办的太不地道了,陆藏锋指不定会以为,他这个皇上防备他了。

  虽然,这也是事实,但事情不能做得这么直白,太伤他和陆藏锋之间的君臣之情,当然也伤了兄弟情。

  “臣早晚都要休妻,早与晚并不重要。”月宁安应该庆幸,她姓月,于皇家还有用,不然......

  就凭她敛财的本事,和他陆藏锋妻子的身份,就足够她死一百次。

  还是那句话,皇上不会允许,他身边有一个这么能干的女人。

  赵启安抚掌一笑,乐道:“皇兄,你看吧......我就说了藏锋不会生气,我们兄弟间,根本不计较这些。”

  “你闭嘴!”皇上瞪了赵启安一眼。

  “行行行,我不说行了吧。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要有什么不满,都怪我好了。”赵启安半点不怕,吊儿郎当的道。

  陆藏锋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冰冷异常。

  赵启安半点不放在心上,挑衅一笑。

  事已至此,陆藏锋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可更改。

  这个闷亏,陆藏锋吃定了。一进城就休妻,还有,月宁安被人赶出陆府的黑锅,陆藏锋也背定了。

  赵启安心情极好的开口道:“对了,皇兄......我今天去跟月宁安谈了。她已经应下了七月去青州跟范家人争,不过除了放月家人自由外,她还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皇上正不知如何面对陆藏锋,听到赵启安的话,立刻扭头看着赵启安。

  三年不见,藏锋周身的气势更吓人了。

  先前在朝堂上,满朝文武都被他压得不敢吭声,硬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指责他面圣不跪有错。

  当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错。

  面圣不跪,是陆藏锋用功劳换来的,也是他应允的,他虽然有那么一点不高兴,可他绝不会打自己的脸。

  赵启安道:“月宁安要我向你请旨,给苏含烟和陆飞羽赐婚,另外是下旨让苏予方的私生子认祖归宗。”

  “苏予方有私生子?”皇上惊得眼珠子险些瞪了出来。

  苏含烟和陆飞羽是谁,皇上当然知晓,他不在意这两人的婚事,他在意的是苏予方的事。

  苏予方可是他看中的妹婿,先前还暗示过苏相,要把公主下嫁给苏予方,苏相也应下了,现在告诉他,苏予方在外面有私生子?

  “哈哈!”赵启安乐的一笑,“我就知道皇兄你会惊一跳。皇兄,你不知道,我听到月宁安说这事的时候,也惊了一跳。你说月宁安从哪里挖出这事的?我的人都没有查到,她居然知道了,而且还按着两年不说,可真是厉害了!”

  赵启安瞬间来了精神,一脸兴奋地道:“皇兄,我跟你说,你别看月宁安只是一个姑娘家,这姑娘可真了不得,不生不息的就把苏家给坑得爬不起来。这也就是我,要换别人去跟她谈,指不定得亏死。”

  赵启安说完,还不忘讽刺陆藏锋一下,“我说藏锋呀,你在这里生气,指不定月宁安这会正高兴呢。你看,她被你休了却拿到这么多好处,这么好的事,哪里去找?”

  他现在一点也不在意,让陆藏锋知道月宁安有多优秀,反正......


标 签离凰月宁安 陆藏锋 月宁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