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鹿允安关岐山小说_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鹿允安关岐山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298 ℃
鹿允安关岐山小说_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鹿允安关岐山

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

鹿允安关岐山 著

连载中免费

鹿允安关岐山小说叫什么名字,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全文免费阅读,作者番茄炒蛋写的这本《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文笔优美,结构安排也非常合理,让人欲罢不能,小说主角是鹿允安关岐山,小说内容节选:貌美多金的鹿允安中了招,为跨国集团总裁关岐山生下了两个孩子,没想到关大总裁食髓知味,不肯放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鹿允安关岐山小说叫什么名字,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全文免费阅读,作者番茄炒蛋写的这本《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文笔优美,结构安排也非常合理,让人欲罢不能,小说主角是鹿允安关岐山,小说内容节选:貌美多金的鹿允安中了招,为跨国集团总裁关岐山生下了两个孩子,没想到关大总裁食髓知味,不肯放手。

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奥尔私家医院。

  “少爷,小少爷现在高烧不退,而且我们在检查的时候查到小少爷……”私人医生手里握着关麟的病例,望着守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冰冷男人,半晌不敢说出下半句话。

  毕竟,从前关麟的身体检查都是在他们医院做的,从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今天突然又从关麟的身体里检查出这种病来了?

  这要是被这位冷面阎王追究起来,岂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检查到他什么?说。”

  关岐山手指修长,刚一伸手去摸关麟的小手,就被那只小手握住了手指。

  虽然关麟还未清醒,但是这下意识的反应关岐山也没有避开,而是用大拇指温和地抚摸着他受伤的手背。

  医生看到关岐山这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温柔小动作,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白血病,而且是先天性的……”

  关岐山仍旧坐在原本的位置上,听到这话的时候头都没回,仍旧继续握着关麟的小手,轻轻抚摸。

  “从前小少爷的检查报告上为什么没有?”

  他的语气听起来仍然平静,但是也仍然冷漠得不带丝毫情感。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明明上个周小少爷来做身体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一个车祸……也不可能撞出个白血病来啊!”

  医生自己也觉得见了鬼了,要是这位关小少爷有先天性的白血病,在他第一次进医院的时候就能够查出来啊!

  这五年小少爷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送来做一次全身健康检查,但是每一次的报告都是健康无异常,还都是自己盯着做的。

  毕竟说什么也不能得罪这位锦州市第一大家族的掌权人啊!

  关岐山背对着医生,丹凤眼微微眯起,看着床上还在昏迷中的小家伙,衣服因为车祸之中破烂,已经被换成了病号服。

  他的眉梢之上都挂着寒霜,眼底还渗透出一丝危险的味道。

  “去查查这孩子的血型和DNA。”

  听到关岐山的话,医生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关少这是怀疑这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不对啊,DNA鉴定之前就做过,没错啊。

  难道……他怀疑这孩子不是关麟?

  这更不可能了啊,对于这位小少爷的模样,医生就是闭着眼睛都认得出来。

  要不是关麟,关少把人带来干什么?

  “怎么,还不去?”

  关岐山语气森冷,让医生不敢多想,连忙去进行检查。

  而他坐在原地,一刻也没有离开。

  灯光之下,关麟呼吸均匀,脸上有轻微的擦伤。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精巧的鼻子和嘴巴,却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小家伙之前惹人喜爱的精致模样,与关岐山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关岐山坐在窗前一直没有挪动半步,照料小家伙的事情有护工,但是他却不肯走开,就连会议都是在病房之内视频会议。

  医生拿着报告单气喘吁吁冲进病房的时候,关岐山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

  “关少,结果出来了,血型跟您一样是B型血,DNA百分之九十九相似度,跟从前的资料没有任何出入!除了……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先天性白血病……”

  因为车祸事件,所以鹿离的幼儿园暂时放假一段时间。但是鹿允安打电话到翻译院请假却被拒绝。

  其实这次奥尔集团的会议同传翻译,对于鹿允安来说也是一次机会。

  毕竟奥尔作为国内的龙头集团,跨国会议邀请的翻译自然都是翻译院的首席,而且鹿允安也能够借此机会,向其他人证明实力,打破她靠脸上位的谣言。

  可是鹿允安低头看着正在喝酸奶的小家伙,这两天小少爷都安静得有些不像话,让她心里头担心得不行。

  “允安,你听我说,孩子你大可以带到现场来我帮你看着。但是这次的活动别说对你,对于咱们翻译院来说都十分重要。听着,你现在作为咱们翻译院首屈一指的翻译,必须来!”

  院长语气坚定,鹿允安却是满脸无奈。

  挂了电话,看着安静玩玩具的鹿离,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家伙便先一步开口:“妈咪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啊,我会乖,不捣乱。”

  要是以前鹿离说这话,鹿允安是一万个不相信。

  就这小子的多动症,她还能不了解?

  但是这会儿鹿离一抬头,一双眼睛澄澈透明,好似有阳光落在湖面一般,澄澈宁静。

  她伸手摸了摸鹿离的小脑袋,担心问道:“可是你的身体可以吗?这次的会议要开三天,妈咪怕你支撑不住。”

  小鹿离看着鹿允安满脸的心疼,小脑袋凑到了她的脸上,亲昵地在她的下巴上蹭了蹭:“妈咪放心,宝贝会乖乖的。”

  看着鹿离白嫩的小脸蛋,鹿允安虽然心里尽是惭愧,但是却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就三天,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第二天赶往会场的路上,高速路上堵成了一片。

  鹿允安的焦躁性子早就不耐烦了,可是鹿离却仍旧安静地坐在位置上,乖巧地抱着鹿允安给他的玩具。

  “啧,这天气这么热,还要在这里堵多久!”

  妆容精致的鹿允安此时满眼都是不耐烦。

  翻译院的车队就在前面,她因为鹿离的原因,排在车队的最后面,也看不到前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越发不耐烦起来。

  “妈咪,吃果冻,不生气。”

  鹿离的小手拽着一个剥好的果冻,递到了鹿允安的面前。

  看着他羽翼般纤长睫毛之下的无辜双眼,鹿允安一下子觉得焦虑感少了许多,唇角也忍不住挂起了一抹笑意。

  “我们家离少爷这两天是怎么了,乖得让妈咪我有点束手无措啊。”

  笑眯眯地接过鹿离递过来的果冻,鹿允安却发现小家伙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一般,低头又开始剥果冻。

  这孩子,怎么总是怪怪的。

  “喂,院长,前面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十二点之前就要赶到会场么?”

  鹿允安终究还是等不及了,拿出电话拨通,院长听起来却没那么焦灼。

  “哎,前面出车祸了。不过没关系,奥尔的那位大BOSS据说孩子生病了,今天早上病情严重了,所以会议时间改到了下午。”

  提到奥尔的大boss,鹿允安便有想起来那双冰冷的眸子。

  关岐山那天抱的就是他儿子吧?

  从知道合作对象是关岐山开始,鹿允安就去调查了他许多资料。

  妻子剩下孩子之后便过世了,那之后他便独自带着孩子,没有再娶。

  “他人看起来跟个冰块儿似的,没想到对孩子这么上心。”

  独自带着孩子啊……

  鹿允安偏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何时已经睡着的鹿离,唇角笑意璀然:“看来这关岐山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接触。”

  “快,关总马上就到了,大家做好准备!”

  到达会场后,鹿允安先把鹿离带到了休息室。

  进入休息室的时候,正好有会场的工作人员从里面出来。

  “这位小姐,请问您是?”

  鹿允安连忙解释了自己的来意,工作人员的对讲机里有人催促,也没仔细听:“哦哦,孩子放在休息室没问题。但是休息室里面的小屋就不要让孩子进去了,关少的儿子生了病,他不放心,把孩子带来暂时安置在里面了。”

  一听关岐山的儿子在里面,鹿允安点头答应的同时,心里又有些好奇。

  关岐山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子?

  不过低头一看乖巧的鹿离,鹿允安一对狐狸眼又笑成了弯月:“大老板的儿子又怎么样,肯定没有咱家小少爷好看,对不?”

  鹿离闻言居然羞涩的红了脸:“妈咪,你别这么说……”

  对于鹿离的反常,鹿允安这两天都已经习惯了,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你乖,在里面前可千万不要乱跑哦。”

  看见鹿离乖巧点头,鹿允安才放心离开。

  然而呆在休息室的小朋友乖巧看电视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咿唔声,就从休息室的小屋子里面传出来。

  虽然害怕,但是又好奇。

  小家伙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小屋门前,恰好看到一名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与身边的护士一样脸上写满了焦灼:“哎呀,不行。得赶快去告诉关少,小少爷现在的情况还是得把他送回医院。”

  “可是关少就是因为担心小少爷所以才把人带来会场的,现在让把人送回去……”

  “关少知道轻重缓急。”

  ……

  两名医护人员匆匆离开,根本没有注意到躲在门边的小包子。

  小包子看人走了,好奇地冲着休息室之中张望。

  小休息室之中,摆放着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连着呼吸机的小孩子,跟小包子的年纪差不多大小。

  虽然还记着鹿允安的话,但是他还是没忍住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而床上的小孩子听到动静,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当两只小包子看到对方的时候,两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奇的感叹:“咦?”

  与此同时,奥尔与另一家跨国企业的会议也正式开始了。

  鹿允安在院长的带领之下走到了关岐山的跟前,跟关岐山打招呼:“关少,这位就是我们翻译院的首席翻译,鹿允安鹿小姐。这一次,也由她担任您的同传翻译。”

  此次翻译院来的人不止鹿允安一个,他人看到只有鹿允安能够跟关岐山面对面说话,无不羡慕嫉妒。

  “切,瞧瞧那狐狸精,笑得多谄媚?”

  “呵呵,不就是一张脸长得好看吗,靠脸吃饭的人咱们可比不起。”

  “是啊,无奈人家一张狐狸精的脸就可以当首席翻译官,了不起哦。”

  ……

  讥讽的声音似乎并没有顾及音量,尽数落入了鹿允安的耳朵里头。

  但是鹿允安却不甚在意,这种话她听得多了,早就没放在心上。

  她的一双眼睛此时倒是被关岐山给牢牢吸引,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魅力。

  不仅仅是因为这张脸,而是一股让她说不出来的熟悉味道。

  好像……她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

  “关先生,好久不见,上次的事情多谢您了。”

  鹿允安嘴角带笑,冲着关岐山伸出了一只手,礼貌问候。

  然而关岐山眸冷声更凉,看她的时候脸上不带丝毫表情:“你是?”

  关岐山这一句话,引来了翻译院同事的嘲笑,就连他身边的助理都替这位翻译赶到尴尬。

  毕竟鹿允安确实长了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但是无奈关少自从夫人去世之后,对女人便没了兴趣。

  周围人替鹿允安尴尬,但是鹿允安自己却处之泰然,收回了落空的手,仍旧笑得美艳动人:“关少贵人自然多忘事,不过不要紧,以后关少会记得我的。”

  “瞧瞧,又想要用脸巴结关少了?”

  “切,没用!谁都知道关少是个痴情种子,夫人去世之后再没有别的女人。”

  “是啊,人关少的夫人可是大家闺秀,哪儿是她这种女人高攀得起的。”

  ……

  又是一阵嘲讽声传入了鹿允安和关岐山的耳朵,关岐山扫了一眼鹿允安的脸,干脆不再看她:“做好你分内的事情,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说完,关岐山便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然而无论身后的人如何嘲讽,鹿允安仍旧好似没听到一般,笑意摧残地看着关岐山的背影。

  关岐山是么?

  为了鹿离,她一定会让他记住她的。

  毕竟关岐山,可以救鹿离的命!

  会议开始,其实关岐山本身便精通多国语言,但是精通得再多,也总有不了解的。

  而这次奥尔合作的工作便是来自阿根廷的一家企业,对方不通中文和英文,只能由他们这边进行翻译。

  虽然鹿允安是首席翻译,但是她手下还有一支翻译团队会跟她一起为这次的会议进行翻译。

  说是她手底下的团队,可今天到场的毕竟是闻名已久的奥尔团队。

  要是能够在这次会议当中表现得出色,必定可以在翻译圈子里得到一定的名气,谁不想证明自己的实力?

  大家都摩拳擦掌,倒是坐在关岐山身边的鹿允安满脸淡然,丝毫不见紧张。

  关岐山始终没有正眼看她一眼,而她也只是低头认真整理资料。

  “如果搞砸了,你跟你的团队以后也不用在翻译院呆了。”

  开始之前,关岐山漠然的声音才再度传进鹿允安的耳朵。

  鹿允安不似之前那般故意跟关岐山套近乎,而是头也不抬的继续整理会议资料:“如果我这次表现得出色,帮关少签下了这笔单子,不知道关少是不是愿意请我吃顿晚饭?”

  这勾搭来得明显,但是鹿允安的语气却一丝谄媚都没有,反而让关岐山偏头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一凛。

  “我说过,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鹿允安抬头,跟关岐山平静对视,笑容带着机械般的礼貌:“您难道以为我想勾搭你?”

  这次,关岐山脸色一滞,扭头再也没看她。

  会议开始,原本鹿允安的手下都等着表现的机会,但是对方代表一开口,却让众人都愣了。

  对方说得虽然是阿根廷语,不算是小语种,但是对方代表的口音却很重!说的并不是官方阿根廷语言。

  这也就相当于,同样是中文,但是对方却没说普通话,说了方言!

  底下的翻译团队面面相觑,阿根廷语他们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这方言……

  但是就在对方话音落下之时,便听到场内响起来了一道慵懒而又平稳的女声翻译:“关先生,这次我们的合作……”

  关岐山自己也通晓阿根廷语,带翻译团队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在听到对方讲方言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皱了皱眉头,而此时却被身边的女声吸引了目光。

  鹿允安不仅准确地将对方的方言给翻译了出来,甚至还以方言将关岐山的话给翻译了过去!

  这一点,在场无人不为之叹服!

  关岐山深深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转眼便挪开了目光,继续开会。

  本以为这场会议能够安然结束,却没想到一名医护人员突然闯进了会场:“关少不好了,小少爷出事了!”

标 签萌宝2加1总裁爹地忙不停 鹿允安关岐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