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安齐付霆旭小说_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苏安齐付霆旭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145 ℃
苏安齐付霆旭小说_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苏安齐付霆旭

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

苏安齐付霆旭 著

连载中免费

苏安齐付霆旭大结局,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最新章节,《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的作者楚乔惜墨如金,文笔篇幅虽不长,内容却是相当出色洗链,主角是苏安齐付霆旭,对这类题材的小说很感兴趣的快来阅读吧:苏安齐被付霆旭亲手送进监狱,她生命中所有的苦难,都是这个男人给的,而在后半生,苏安齐要付霆旭用一辈子偿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苏安齐付霆旭大结局,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最新章节,《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的作者楚乔惜墨如金,文笔篇幅虽不长,内容却是相当出色洗链,主角是苏安齐付霆旭,对这类题材的小说很感兴趣的快来阅读吧:苏安齐被付霆旭亲手送进监狱,她生命中所有的苦难,都是这个男人给的,而在后半生,苏安齐要付霆旭用一辈子偿还。

免费阅读

  付霆旭摔门而去,空荡荡的浴室,只剩下她一个人。

  打开花洒,冰冷的水顺头浇下,苏安齐的脑袋里,一遍一遍重复着着付霆旭的那句话:苏安齐,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只配孤独终老,永远得不到爱。

  高烧未退,冷水浇在身上,她冻得发抖,可心却远比这水更加寒凉,疼得几乎无力跳动。

  小腹一阵阵绞痛,她差点疼晕在浴室,死撑着冲洗干净,管佣人要了套衣服换上。

  苏安齐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付霆旭就坐在客厅,双腿交叠,身姿修长,那张轮廓分明,五官深邃的面庞,比起五年前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毒。

  苏安齐从见到付霆旭第一天起,就中了这毒,至今难以清除,而那时她才十二岁,是他定了娃娃亲的小妻子,只可惜……

  心,又是一阵抽搐。

  听见脚步声,付霆旭抬头,眼神冰冷,只有无尽的嘲讽,“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那个男人?”

  苏安齐掩去难堪,纤细的手指扶着楼梯而下,笑得动人,“是啊,不找男人,我靠什么生活?付总又没有要我的意思,我只好走人喽。”

  怕等一会去医院被云起看出破绽,她下楼前还特意化了个妆。

  此刻,落在付霆旭的眼中,只觉格外刺眼。

  “看来,你是还没做够!”挺拔的身躯朝她走来。

  苏安齐的心脏剧烈跳动,本能的想逃,却硬生生往前上了一步。

  “付总威力不减当年,人家都快受不了了,只是吃完不买单,似乎不太好吧。”葱白的手指极具挑逗地划过他的胸口。

  付霆旭的脸色阴冷得吓人,只要一想到,她在监狱里也是这样去勾搭别的男人,就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折磨。

  “苏安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

  “比起五年前,主动爬上你的床,我现在应该是值钱了才对,如果付总不想买单的话,这两次就当免费送你了,以后要是有需要,我可是要按时收费的。”苏安齐说完,推开身前的男人,抬脚便走。

  她看起来那么轻松,内心却狼狈得像淋了一场大雨。

  “从明天起,每晚十点准时过来。”

  在她走到门口时,付霆旭突然开口。

  苏安齐身形一顿,一股异样的感觉蔓延至全身,她转头,依旧巧笑嫣然,“付总这是要我当小三?”

  付霆旭的脸色黑到极致,掌心握拳,刷刷地签了张支票,拍在桌子上,“做满一个月,拿钱给我滚。”

  苏安齐没有去看支票的额度,付霆旭给的绝对不会少。

  离开别墅,眼泪抑制不住地流,她应该开心才对,云起终于有救了,可为什么要哭?心不是应该早就死了么?

  “跟上苏安齐,我要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

  助理徐峰拿着急需处理的文件进来,被付霆旭一扫在地,五年来,他的情绪还从未如此失控过,心口像压着块千斤重的巨石,压得他透不过气。

  苏安齐,才从里面出来几天而已,就有新的男人了?真够可以的!

  担心云起有事,苏安齐片刻不敢耽搁,出门打了辆车,直奔医院,匆匆忙忙跑进大厅,差点撞人身上。

  “安齐?你这是去哪了?头怎么还受伤了?”

  面前的男人高高瘦瘦,十分清秀,透着一股子书生气,是苏安齐高中时的学长,也是云起现在的主治医生,苏承。

  苏安齐被扶了一下才站稳,面色焦急。

  “工作时不小心撞了一下,云起怎么样了?”

  “你别急,云起没事,就是刚才打电话联系不上你,有点闹脾气。”苏承说。

  苏安齐松了口气,无意间扫了眼大厅的反光玻璃,她看见门口柱子后躲着一个人影,心顿时慌了起来,两脚似灌了铅似乎,沉得拔不起来。

  “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苏承说着抬手用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果然很烫。

  “你发烧了?”他满脸担心。

  苏安齐两眼发直,盯着反光镜中的人,几秒后才回过神,笑得有些虚弱,“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可能是突然变天有些着凉了。”

  冰冷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两个人的动作有些过分亲密。

  苏承愣了一下,虽然很意外,但心里却透着欢喜。

  “抱我上楼吧,我没有力气了。”苏安齐突然像只受了伤的小猫挂在他的脖子上。

  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让苏承开心的根本没有多想,便将苏安齐给抱了起来。

  从高中到现在,他喜欢了她整整十年,还是第一次有如此亲密的举动。

  门口的人快速将这一幕抓拍下来,因为角度问题,两人俨然一对正在热恋期的小情侣。

  当徐峰将这些照片带回放到付霆旭面前时,他眼中似掀起了一场可怕至极的海啸,却平静的没有任何举动,直直地看着照片,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将照片上的人挫骨扬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峰如坐针毡。

  他跟了付霆旭这么多年,又怎么会看不出他此刻有多生气。

  “付总,照片上的男人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叫苏承。”

  听到这个名字,付霆旭眉心一皱,“不是叫云起么?”

  看着那男人在抱起苏安齐时,眼底毫不隐藏的温柔和宠溺,他有种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

  “没有,是叫苏承。”徐峰十分肯定。

  付霆旭抬头看了他一眼,徐峰办事向来稳妥,绝对不会有错。

  为什么他要心软放这个女人出来?

  苏安齐,你到底还有多少个男人!

  不断收紧的拳头,青筋凸起,一拳下去,手机屏幕尽碎。

  徐峰吓得不敢再多言半句,缩头站在一旁。

  “去查,苏安齐身边是不是有个叫云起的男人。”

  第二天晚上,苏安齐如约而至。

  从出租车上下来,她看了眼时间,距离十点还有八分钟。

  她放缓脚步,前面便是别墅高耸的大门,也是她曾经最渴望生活的地方,而如今……

  酸涩的痛感由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好似有什么掐住了咽喉,连呼吸都是痛的。

  “汪!汪!”

  几条猎犬突然从暗处跳出来,呈攻击姿势,朝她露出锋利森寒的犬牙。

  这种猎犬是付霆旭最喜欢的。

  苏安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猎犬后一辆黑色的超跑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车灯亮起的一瞬,猎犬朝她狂吠。

  付霆旭,你又想干什么……

  一阵阵寒意钻进毛孔里。

  苏安齐想跑,可手脚有些不听使唤。

  马达轰鸣,跑车逐渐加速朝她驶来,猎犬也同步逼近,好似下一秒便能将她撕个粉碎。

  “付霆旭,停下来,听见没有,停下来!”

  苏安齐眼眶通红,对着接通的电话狂吼。

  电话那端,男人冷血无情,“给你三个数的时间,3,2,1,跑!”

  远近光灯交替闪烁,如同信号。

  眼见猎犬扑来,苏安齐拔腿便跑。

  笔直的马路好似通向黑暗的深渊,她分辨不出方向,只知道要一直跑,不能停,停下来,就会被身后的恶犬撕碎。

  可是她真的好累,跑不动了。

  急速奔跑了半个小时后,苏安齐早已体力透支,全身湿透,两条腿软得随时能跪地上,喉咙里一阵阵血腥味往上反。

  而付霆旭似乎很享受这个游戏,驱使猎犬始终紧追其后,保持一定距离,又给“猎物”制造出一种马上要吃掉她的恐慌感。

  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甚至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苏安齐就像一只被戏耍的老鼠,苦苦挣扎,终究不敌,两腿一软,重重摔倒在地。

  眼见六条猎犬龇着犬牙朝她扑来,苏安齐绝望地闭上双眼,大脑一片空白。

  “嗷呜……”

  刺耳的急刹车过后,是猎犬痛苦的哀嚎。

  “垂死挣扎的感觉好么?”

  一道人影逼近,随即,苏安齐的下巴被狠狠钳住。

  “付霆旭,你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顷刻间,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化作眼中的泪水。

  苏安齐情绪失控的朝他吼,却没注意到那些企图伤害她的猎犬早已被撞伤在地。

  “那也好过你一个杀人犯!”付霆旭恶狠狠将她提起来。

  第一次,苏安齐没有辩解,反而看着他笑。

  “付先生,我来是卖身的,不是卖命的,如果你一定要玩这种游戏,恕不奉陪。”

  说完,她强撑着肿胀的脚踝要走,被付霆旭一把按在车门上。

  “把衣服脱掉。”

  苏安齐瞪圆了眼睛,又羞又恼,“这里是马路!”

  “不是卖身么?我说在哪就在哪,脱!”

  衣服被粗鲁地扯开,冷风灌入,她的身体却越发滚烫,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比起在更衣室和浴室里做,此刻苏安齐的羞耻感简直难以形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又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苏安齐,你也疯了么?

  午夜将至,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可是过往的车辆还是叫她极度不适。

  “求你,不要在这,我们回别墅好不好?”

  苏安齐一遍遍求饶,付霆旭却充耳不闻,一遍遍狠狠刺入。

  每一轮攻击,都恨不得将她刺穿。

  苏安齐咬紧牙关,还是抑制不住发出欢愉又痛苦的叫声。

  “啊……”

  “叫得真浪,怎么,那么多男人都满足不了你?”

  炙热的舌沿着她圆润的耳廓游动。

  苏安齐一阵阵颤栗,全身的汗毛如遭电击,竖了起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惹恼付霆旭,索性咬着唇不回答。

  沉默对于付霆旭来说,无异于默认。

  脑海中再度闪过她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中的画面。

  付霆旭抓着苏安齐的头发,更加疯狂的进入。

  “回答我,是那些男人满足不了你,还是你太空虚?”

  头皮被拽的生疼,却不及心疼。

  在付霆旭眼中,她永远如此不堪,五年前的杀人犯,如今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女人。

  为什么?

  她拼命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所爱之人,可他看见的全是丑陋与肮脏,回应她的是无休止的责难和羞辱。

  不知不觉,苏安齐泪流满面。

  她甚至不知道苏承是怎么出现的,只知道回过神时,两个男人已经缠斗在一起。

  苏承自然不是付霆旭的对手,没几下便被打的鼻青脸肿,按倒在地。

  “人渣。”苏承朝付霆旭吐了一口血。

  苏安齐身上裹着不知谁的西装,扶着车门努力想站起来,又摇摇欲坠,滑倒在地。

  脚踝肿得和馒头似的,钻心的疼。

  “够了,不要再打了!”

  此刻,她终于知道今晚付霆旭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条路是苏承每天上下班的必行之路,而他今晚刚好有夜班。

  付霆旭,你真够狠的……

  指甲扣在粗糙的地面上,渗出丝丝鲜血,疼痛浑然不觉。

  嫁给付霆旭是她毕生的梦想,而如今只觉越发的可笑。

  “你胡说八道,安齐不是那种人,你胡说!”

  不知付霆旭对苏承说了什么,他突然狂吼。

  付霆旭两手插兜,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地上狼狈的两个人,神情冷然,“我有没有胡说,你去问她。”

  “安齐,我们走。”苏承抓着她的胳膊要扶她起来,被苏安齐一把推开。

  “苏承,你走,这是我和他的事。”

  “安齐……”

  “你走,听见没有,走!”苏安齐发了疯一样朝他吼,抓起身上的衣服砸他。

  苏承怎么都不肯走。

  两个人像在演一场苦情戏,付霆旭冷冷地走上前,把苏安齐抱起,扔进车里。

  苏承追着绝尘而去的跑车好久,最后摔倒在马路上。

  苏安齐像没了魂魄的玩偶,靠在座椅上,呆呆地看着后视镜。

  “心疼了?”付霆旭的眼中酝着可怕的怒火。

  苏安齐不答。

  车子一路疾驰,冷风像刀子刮着她的脸。

  最后,付霆旭将车停在海边的山崖上。

  寒气钻进骨子里,她才注意到付霆旭身上的西服外套什么时候不见了。

  暗淡许久的眸子微微亮了亮,很快又如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标 签风雨是你余生也是你 苏安齐付霆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