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雪高靖爵小说_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白雪高靖爵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137 ℃
白雪高靖爵小说_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白雪高靖爵

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

白雪高靖爵 著

连载中免费

傲娇爹地排队大结局,傲娇爹地请排队高靖爵,傲娇爹地请排队全文免费阅读,白雪高靖爵大结局在哪看?以白雪和高靖爵为主角的总裁言情文《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白雪深爱着高靖爵三年,可白雪最后等来的却是高靖爵抽她的血去救别的女人孩子,悲痛欲绝的白雪决绝离开,当真相大白那刻,高靖爵才明白自己当初做的事有多混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傲娇爹地排队大结局,傲娇爹地请排队高靖爵,傲娇爹地请排队全文免费阅读,白雪高靖爵大结局在哪看?以白雪和高靖爵为主角的总裁言情文《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白雪深爱着高靖爵三年,可白雪最后等来的却是高靖爵抽她的血去救别的女人孩子,悲痛欲绝的白雪决绝离开,当真相大白那刻,高靖爵才明白自己当初做的事有多混账.....

免费阅读

  “高靖爵……”白雪激动的打断他的话,直视进他阴狠的眼神里,明明害怕,但却强自镇定“你是天下最大的傻瓜,你真的以为她是你心里的那个她吗?她的真面目,你看到过吗?”

  “闭嘴!”

  “你才闭嘴!”白雪抬手狠狠的推了高靖爵一下“你的口味重到连这样的女人都吃得下,她给我提鞋都不配!”

  米噫眼底闪过无数的嫉恨,曾经的白雪有多风光,有多耀眼,她知道,那是她羡慕不来的,属于白雪的过去。

  轻轻抽泣传入高靖爵的耳膜,高靖爵突然间伸手勒住了白雪的脖子。

  白雪身子娇小,加上虚弱,根本没有力气,苍白的小脸蛋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她掐着高靖爵的手,指甲刺进他的手背,高靖爵却根本感觉不到痛,愤怒的推着往窗户边上退,直到她的后腰抵在窗户上。

  “白雪。”

  高靖爵怒吼了起来,手上用力。

  “你要杀噫噫,我是不是该为她报仇,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让你死无全尸?”

  “那太谢谢了,高靖爵,有种的,就动手!”

  白雪呼吸殆尽,窒息重重袭上她的大脑,像是要昏撅了过去,嘲讽的眼神望着高靖爵,死了,就一了百了,这种痛苦的日子,她不愿意再过了。

  可是孩子!

  不,

  她不能死,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平平安安的养大,哪怕是最低层的平凡生活,也好。

  孩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一滴泪绝望滑下,高靖爵浓长的睫毛微闪,垂眸看着手背上那滚烫的地方,那是……她的泪?

  “靖爵……靖爵,你放开雪儿,她身体那么不好,死里逃生活过来的,你快放开她。”

  米噫卷在被子里,语调嗡嗡的哽咽得很,委屈万分却又不想伤害白雪,高靖爵冷眼看着狠辣的白雪,又转头看了一眼柔弱的米噫。

  这两个女人,差别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白雪看着米噫,眼里嘲讽无数,她要是去当演员,一定是影后!

  “为什么要丢掉我的东西?”

  奶奶过世,父母失踪,留下哥哥和她相依为命,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哥哥是个“瞎子”,他爱的,也是米噫。

  她为高靖爵失去一切,失去自我,爱得卑微,到头来,却连自己的戒指都保不住。

  “我……我没有丢掉你的东西,雪儿,你相信我。”

  米噫慌忙整理好自己的长发,无意间露出自己受伤肿起来的脸蛋,坐起来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精致的礼盒,颤抖着手打开盒子,然后递到了白雪的面前,一只一模一样的戒指出现在白雪的面前。

  米噫仰头看着白雪,因为白雪的身体挡住了高靖爵,米噫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唇型无声说出几个字。

  “这个是假的,扔掉的那个才是真的。”

  “啪……”

  白雪情绪像是要炸烈,抬手要甩出去的巴掌,却被赶过来的高靖爵一手拦住,反被高靖爵甩了一巴掌。

  “白雪,你够了!!”

  “拿着你的东西,滚回病房。”

  高靖爵字字句句都是无情,米噫眼里分分秒秒都是算计,白雪周身凉透,看着这对狗男女,仰头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声里的悲怆像一颗颗子弹,刺进高靖爵的心脏,让那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蹙起了剑眉。

  他从未看到过这样的白雪,以前……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白雪清澈的眼睛里,装的是对他满满的爱,还有她的期待。

  可是……这一秒里,他在白雪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巨浪一般的恨意和绝望。

  高靖爵的心底似乎有一瞬的紧缩,但很快又被不耐愤怒掩盖。

  白雪笑得很疯狂,眼里的泪也很疯狂,她看着对面那一对很般配的男女,指着她们。

  “狗男女,祝你们一生都没有幸福,祝你们恶有恶报!”

  “你……”

  高靖爵气得俊脸阴沉,跨出一步,却被米噫柔嫩的小手捏住,她身形虚弱,贴近高靖爵,柔声糯语。

  “算了,靖爵,我能理解雪儿的心情,她是爱你的,只是在不对的时间里,爱了不对的人,让她走吧,看到她那样,我很心疼,我是真心要和她和睦相处的。”

  高靖爵伸手将米噫揽进怀里,耳边响起的还是她刚才的那几个字,狗男女,她骂他们是狗男女!

  他高靖爵是狗男,那她白雪又是什么狗东西!!!

  “雪儿,你离不离婚都没有关系,真的,我和你一起爱靖爵,我觉得心满意足。”

  米噫声音轻柔,说得情深意重,委屈求全,高靖爵蹙眉,握紧米噫的手,看向她时,眼里多了一丝白雪曾经好奢望的温柔。

  这一幕落进白雪的眼睛里,心瞬间麻木!

  “高靖爵,你不爱我,却和我虚情假意,和我结婚,你算个什么男人,不过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渣而已。”

  “够了。”高靖爵爆怒,白雪的每一句话都能轻易挑起他的爆怒因子“怎么和你结的婚,你自己心里清楚!”

  白雪往后退了二步,长指紧紧的攥着,是啊……他说得好有底气啊,好有道理啊。

  当初,

  高家老宅逼他和自己结婚生孩子,他就把米噫带回来,让米噫生孩子。

  白氏逼他娶自己,他就灭了整个白氏,让白氏破产,让白家家破人亡!

  他就是那样骄傲的人,谁也不可以触他的逆鳞,为了大局,他忍辱负重,短短三年,成为了宁城商业王国里的王!

  所以,

  他有什么错?

  一切都是他白雪的错,不应该爱上他,不应该为了他飞蛾扑火,更不应该招惹他最爱的女人。

  绝望像条长河,一路坚持着游啊游,可到最后,还是无法到岸!

  三个月前她就提出来要离婚,可奇怪的是,高靖爵却连她的面都不见。

  直到一个多月前,高靖爵给她发短信,约她去酒店见面,她心里有那么一秒钟是雀跃的,昏暗的总统套房里,她喝了一杯酒,于是就有了肚子里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滚。”

  高靖爵最不喜欢看白雪那绝望又哀伤的眼神,这样的白雪让他心情浮燥,怒吼间,白雪毅然转身,伸手拉开病房的门,踏出去时,她并没有回头,只留下一句。

  “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

  砰……

  门重重关上的一瞬间,白雪突然间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就算是梦,也该醒过来了。

  够了。

  真的过够了!

  从此以后,他、米噫、自己这种三角的关系就彻底的崩裂,她和他们成为了仇人!!

  高级VIP的病房楼十分的幽静,环境也特别的好,顺着医院的玻璃长廊,白雪跌跌撞撞,走到尽头,那儿有一个露天的阳台,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白雪将自己小小的身体倦在吊篮里,抱紧了自己,泪水却还是抑制不住的落下。

  三年来,将自己陷进这片沼泽里,现在痛苦得她喘不过气来!

  一株玉兰树后,修长温雅的雪白身影,缓缓朝她走了过来,他手里端着一杯牛奶和一小碟水果,轻轻放到她的面前,然后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在赫斯文俊美的脸上染着细密的温柔,好看的手伸出去,握住了白雪微凉的手。

  白雪有些木然的看着他,在赫轻轻的抚去她脸上的泪珠,眼底的痛意还是抑制不住上涌,曾经的白雪是多么耀眼的星子,就连邻国的王子,也曾为她的美貌倾倒!

  “吃点东西吧。”

  在赫端起牛奶,白雪缓缓接住,其实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不吃孩子就会长不好,就会没有营养。

  这半个月里,在赫在治疗她的同时,也为她准备了许多营养品,她都在逼着自己吃下,一口气喝下牛奶,却被呛得直咳嗽,在赫急忙拍着她的背,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着她唇边的牛奶。

  “干嘛要这么急!”

  白雪听着他不紧不慢的话,抬头看着他,在赫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白雪,你错过了我一年又一年,我等了你一年又一年……三年……三年吧,三年之后,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我会离开你,远远的,消失到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他轻轻的拍了拍白雪的脑袋,他的生命只剩下三年了,或者是二年、一年,他在竭尽全力的延长自己的寿命,但就算他是医生,他也解决不了!

  “对不起。”

  白雪环着在赫精瘦的腰身,哽咽轻语,心疼痛得像是有一只手在撕扯。

  她知道自己对不起在赫,她错过了在赫。

  “你别哭,我心痛!”

  在赫一遍一遍温柔的轻抚着她的长发,俊美的脸庞渐渐染着一些苍白,仰头看着天空,阳光缓缓的从云层里跃了出来,笼罩在他们的身上,有一些暖意。

  “雪儿,你说……三年前的那场晚宴,你没有迷路碰到高靖爵,你会不会爱上我?”

  他精心准备的晚宴,为她准备的,结果却成为了别人的嫁衣!

  白雪闭上眼睛,不敢回答,也许会,也许不会。

  反正,她很后悔。

  现在,

  她甚至弄不清楚,三年前的那场相遇,究竟是偶尔,还是高靖爵的阴谋!

  “再吃点水果好不好?”

  在赫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白雪的对面,将水果送到她的唇边,白雪轻轻张嘴,慢慢的吃着,她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甚至想对在赫笑一笑。

  在赫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不想笑就算了,比哭还难看。”

  白雪反而被他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虽然还是有些难看,有些苍白,但是紧崩着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些。

  花园里,他与她面对面的坐着,他喂她吃东西,她浅笑着……阳光正好,一切正好。

  唯一可惜的,他们不是情侣!

  身后十米远的蔷薇花门处,高靖爵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门框,双眼喷火的看着这一幕。

  拳头紧握,大步朝着白雪的方向走来。

  后背像有芒刺扎过来,白雪敏感,急忙转头,在对上高靖爵的眼神同时,冰冷嘲讽的声音也从头顶响起。

  “怪不得想要离婚,原来在外面偷男人了?”

  这个女人从二年多前开始,就再也没有对自己笑过!

  其实高靖爵一直都知道,白雪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狐狸释放了身体里的妩媚,根本没有几个人受得了。

  白雪垂眸,扇形的长睫轻颤,隐藏掉眼底的伤意,她没有理会高靖爵,只是默默的吃着水果。

  高靖爵怒极,走过去抬手掀掉了在赫手中的果盘,在赫倏地站了起来,蹙眉看着高靖爵。

  “高总裁,你再这样下去,白雪会死。”

  “她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上次抽她三袋血,休克之后,不也一样救回来了?她会有那么容易死?她不是一直留着自己的命要报仇的吗?

  在赫脸色越来越苍白,高靖爵居高临下,看着白雪倦成一团的模样,暖暖的阳光下,她的脸蛋看起来,有一丝人色。

  “怎么?觉得很感动?眼光已经低下到这种地步了?处处不如我的男人,你也要?”

  “我不过是学你啊,高总裁,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已经带着小三登堂入室。”

  “米噫不是小三,白雪,你才是!”

  白雪握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仰头怒视高靖爵,她才是小三……原来高靖爵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因为她是你心爱的女人,所以你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和她在一起鬼混,带着她出入各种场所,把我当死人,然后弄大肚子?”

  “那你呢?”高靖爵指着在赫“你不也一样?”

  “是啊。”白雪情绪又激动了起来,在赫眼里担忧闪过,她现在的情绪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身体,再这么下去,他怕白雪崩溃或者是抑郁“在赫爱我,我不和爱我的人在一起,难道要和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在一起?”

  高靖爵额前青筋暴裂,拳头咔咔响起,怒意在他的周围狂热的翻涌,他踏上前一步,逼近白雪。

  “白雪,我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哪怕是我丢弃的垃圾,你也没有资格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有的字眼,是可以化为针,刺进心脏里,伤口虽小,但却很痛。

  白雪眼晴发红,他把自己当垃圾呢,呵呵,丢弃的垃圾,这个形容,怎么这么贴切呢。

  可她不想认输,倔强昂头。

  “不过是一场商业联姻,而且你赢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而我,也不想再陪你玩这场游戏了。”

  退出这场游戏,让他们尽情秀着恩爱,成全他们,他应该高兴才对,应该马上放手,拿离婚协议书出来才对,可是白雪却发现高靖爵似乎越来越愤怒,越来越不可理喻,他捏起白手的手腕,拖着她贴近自己的胸膛,狠狠在她耳边说话。

  “抱歉,这场游戏,我说了算!”

  白雪吃惊的看着高靖爵的怒容,胳膊抵在他的胸膛上,愤怒大喊。

  “高靖爵,我真后悔没有撞死米噫,没有把你从车里甩出去,让你们一起去死。”

  高大的男人气场陡的增加百倍,花园里一丝风都没有,天空翻滚着朵朵乌云,阳光隐去,不见踪影!

  “这才是你的真心话?白雪,米噫一次一次的想要帮你,照顾你,你却一次一次的暗算她,甚至要她的命,我刚才真该推你下去!”

  “那来啊!”白雪身形笔直,语气里都是挑衅“来杀了我,我怕过死吗?”

  “高靖爵,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米噫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对得起全世界,唯独对不起我。”

  高靖爵的心骤然生疼,他抓起白雪的胳膊,拖着她转身就走,在赫一步跨了过去,拦在他们的面前。

  “我会报警的,高总裁。”

  “如果你觉得宁城有人管得了我,你尽管试试,沈医生。”

  高靖爵嚣张狂妄的话让在赫脸色再次惨白,他说得没有错,宁城,他高靖爵就是王,是天神,要动他,太不容易!

  白雪趁高靖爵不注意,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高靖爵吃痛,松开白雪,白雪箭步冲向在赫,在赫伸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标 签放开妈咪爹地请离开 白雪高靖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