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许一一傅霆琛小说_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许一一傅霆琛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1 ℃
许一一傅霆琛小说_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许一一傅霆琛

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

许一一傅霆琛 著

连载中免费

亲手把娇妻推入深渊,许一一傅霆琛大结局,许一一傅霆琛小说全书结局由故事递网提供,主角是傅霆琛的小说,以许一一和傅霆琛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许一一原本是高高在上的许家大小姐,可她却亲手被挚爱傅霆琛推入深渊,多年后再次相遇许一一依旧还是会对傅霆琛心动,看兜兜转转这对冤家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亲手把娇妻推入深渊,许一一傅霆琛大结局,许一一傅霆琛小说全书结局由故事递网提供,主角是傅霆琛的小说,以许一一和傅霆琛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许一一原本是高高在上的许家大小姐,可她却亲手被挚爱傅霆琛推入深渊,多年后再次相遇许一一依旧还是会对傅霆琛心动,看兜兜转转这对冤家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没有人料到,曾经那么骄傲耀眼的许一一,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而那个她曾用尽全力爱着的男人,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只是将叶七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轻描淡写的拂开来,对他淡淡说道:“拉着我看这种沦落风尘的戏码,你无不无聊?”

  说完,抬脚便往会所里走。

  许一一的眼倏地红了,但她没有哭。

  眼泪没有用。

  她早就流干了。

  她平静的看着傅霆琛清隽的背影,大声说道:“傅先生难道没有想法吗?看在熟人的份上,可以给你打折。“

  风声袭来,一记耳光重重落在她脸颊,将她整个人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路边泥泞之中。

  好疼。

  她咬住了唇。

  他头也没有回。

  “许一一,教你一个出来卖的规矩。”

  叶七慢条斯理的掏出一条手帕来,擦了擦自己的手。

  “不要当街拉客,卖不起价,我当老板的也丢人,懂?”

  他将手帕像垃圾一样扔在了她身上,对旁边的梅经理道:“把她带下去换衣服吧,今天的拍卖场子,让她上。”

  说完领着这帮人,拔步追赶上前面那个傲然的身影。

  “是,老板。”

  梅经理弯腰躬身,等这群人都进了会所再也看不见之后,才把许一一从地上拉了起来,用那条手帕给她擦了擦身上的泥泞。

  她碰了碰许一一被打得有些红肿的脸颊,惋惜的“啧”了一声。

  ”学乖一点,不甘心什么呢?你就当自己是这雪,落地了,也是千人踩万人踏,随时就成了一滩泥,还犟个什么劲呢?”

  许一一接过那条手帕,低声道:“谢谢梅经理提点。”

  梅经理点点头,带着她走向会所另一个入口。

  夜色沉沉,一阵风过后,星星点点的雪花儿洒落下来,落在她发上,肩上,转瞬便融化了。

  许一一扬起脸看向那静谧的夜空。

  曾有一个人将她紧拥在怀中,对她说道:“一一,你永远是我心头初雪,微凉似你,轻暖似你,让我沉醉。”

  可如今,她要零落成泥了。

  她笑了笑,摸摸干涸的眼角,一脚迈进灯火辉煌的会所里。

  今晚是“摇曳”的拍卖场之夜。

  叶七本家是古董行出身,他仗着受宠幺子的身份出来开这么个会所,给自己一帮朋友找个放心玩乐的地方,家里也都随他,每个月将拍卖行的物件挪一批放他这儿来亮相。

  这个时间,场子早已炒得火热,竞拍的物件中低档的都已经悉数敲定买主,就等大玩家们入场,竞拍剩下的两三件喊得起价码的物件了。

  拍卖场灯光暗魅,主持人宣布即将揭开珍品面纱后,便走下了台。

  一束聚光灯从上往下突然射落,灯光中,一袭黑纱礼服的年轻女人端着红绸盖住的铜盘,出现在众人眼前。

  极美,极艳。

  黑纱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段,黑发如瀑散落在裸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胸前,唇如火焰般鲜红,而她的眼,漠然而沉静,像沉睡的火山。

  场边一阵骚动。

  “没看错吧,那是许一一?”

  “看着像,多久不见她了,怎么在这儿?”

  “听说她甩了傅少,去追了个小明星,后来又闹了不少绯闻的,这是都没成吧!”

  “许家完啦,看来是彻底完了。”

  ……

  许一一平静得几近木然的听着台下那些窃窃私语,按着流程,将手中红绸一掀而起。

  主持人柔美嗓音适时响起:“和田羊脂白玉玩件一枚,五十万起拍。请各位注意,成功拍下此物,还可享受侍玉美人一晚的服务哦。”

  这哪是卖玉?明晃晃的是卖人。

  台下众人静默了一瞬后,只听一个男人大笑:“叶老七,真有你的!”

  随之哄笑声口哨声纷纷响起,整个场子因为这件拍品的揭晓沸腾了。

  许一一低头看了看盘子。

  原本以为可以承受一切的心态,差点在这一眼崩溃。

  那上面躺着的,蘑菇头,连着一根白玉雕琢的棒身,那形状竟然是一根玉势!

  她的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叶七是故意的!

  她猛然抬头看向拍卖场顶层,那里曾是她最熟悉的位置,如今还是一片熟悉面孔,只不过闪动的表情换上了讥讽和冷漠。

  他呢?

  她迫切的逡巡着,搜索着,在最角落的暗处,终于对上了他的视线。

  他像无情的神祗般面无表情,俯瞰着她屈辱的一刻。

  他真的已经对她毫不在乎?

  许一一的唇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她收回视线,咬着唇,好像赌气一般将盘子往上端了端,背也越发挺直了。

  原本站在那儿就像一副流云美人图,如今面色一冷,好似画中水彩全褪了,留一片水墨的清淡。

  楼上的人们虽然心思各异,此时也都忍不住将视线定在了她身上。

  她曾经挂着他的脖子耍赖问他:”傅先生,要是有一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脸,你会怎么办?“

  那清贵无双的男人只是瞥了她一眼,淡然道:”有我在,你的脸丢不了。“

  那清甜入心的话仿佛还在耳畔啊,两个人就已经到了这步田地。

  他如天上云,她已是地上泥。

  “五十一万。”

  “五十二万。”

  “六十万!”

  ……

  此起彼伏的叫拍声响起,她恍若未闻,只怔怔地看着前方,眼神空洞。

  “一百万。”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木然的抬头去看,他正刚刚要放下才举起的牌子。

  利剑穿心。

  许一一微微退了一步,才稳住了自己。

  “许小姐,看在熟人的份上,打完折一百万,够买你一晚吗?”还是那种冷淡而混不在意的语气,不过消遣而已。

  “许小姐,看在熟人的份上,打完折一百万,够买你一晚吗?”还是那种冷淡而混不在意的语气,不过消遣而已。

  -----------------------------------

  许一一失神的抬起手,又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她以为自己这次会哭的。

  可是没有,皮肤干燥,还带着一些不寻常的烫热。

  傅霆琛并没有看她,悠然地晃着手里的牌子,身边有女人走近跟他说了句什么,他脸上还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她再也不在他眼里。

  那些春风万里的日子,在这个冰冷的冬夜,霎时间远得像上一辈子的梦。

  有什么好委屈的呢?她真的需要钱。

  爸爸中风后的医药费,妈妈的丧葬费,弟弟的手术费。

  她需要一大笔钱。迫在眉睫。

  这下有钱了,她应该高兴,她应该笑。

  于是她真的仰起脸来,微微笑开,雪白的脸庞像暗夜里绽放的昙花。

  这一瞬,众人都被这灯光下美得惊人的脸庞摄住。

  “够的傅先生,谢谢您。”

  傅霆琛勾起嘴角,幽深的眸子盯了她一眼,转眼也笑得风轻云淡:“不用谢,这么廉价,算不上什么。”

  他举牌之后,所有人就没有再继续跟进了。

  主持人略带兴奋的嗓音响彻会所。

  “一百万一次。”

  “一百万两次!”

  “一百万三次……成……”

  “两百万。”

  一个懒洋洋的声调带着笑意蓦然响起,截断了主持人的宣告。

  谁?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视线都集中在一个极妖魅的男人身上。

  丹凤眼中笑意盎然,面容较一般男子要柔和三分,挺直的鼻梁却给他又添了几分英气,唇如玫瑰花瓣一样丰满艳丽,向上勾起一抹邪邪的笑。

  黑发及耳,一边柔顺的垂在脸畔,一边编在耳后,露出耳垂上娇艳欲滴的一枚红宝石耳钉。

  红与黑,如暗夜的魅惑,在这男人身上淋漓尽致的展露。

  这是哪位?

  胆子够肥。

  要知道,如今的傅家,在星城已经算是如日中天了。傅霆琛身为傅家这一代单传,已经开始从他母亲手中接过大部分生意的掌控权。

  从前众人敬畏的是傅女士,可这两年,星城这圈子里的明白人,已经开始避让傅大少的锋芒。

  傅少,比傅女士更难捉摸,手段诡谲。

  上个月傅庭集团某位老董事不满他决策,暗中拉帮结派准备投票对抗他,谁知道会议当天,三大股东反水,傅霆琛持股率陡增,一脚把这个董事踢出了公司。

  那个董事坐在公司楼下怒骂:“咬人的狼崽子!不得好死!”

  傅霆琛在旁边笑着喝咖啡,耐心听他骂了十分钟,然后对他说道:“骂人都没这么没创意,怎么有勇气跟我玩儿的?”

  傅霆琛,惹不起。

  这是所有跟他家有紧密接触的人的共识。

  许家倒了之后,傅家愈发势大。如今就连星城市长,都不过能在傅家门厅喝杯茶罢了。

  这个男人居然当众截傅大少的胡?

  更别提,截的还是许一一……

  “没想到顾少对古玉也感兴趣?”

  傅霆琛倚着栏杆,冷冷淡淡的语调一如既往,寒暄一句,丝毫不见火气。

  原本热闹的场子一时静默,众人都在屏息围观这两个男人的暗流汹涌。

  这位顾少却恍然不觉自己已经惹到星城头号危险人物,更加大剌剌地抬起下巴点了点台中央静立的许一一:

  “错,本少爷是对美人感兴趣。”

  说完,他还将唇角一勾,那一抹邪笑越发肆意道:“对美人玩玉嘛……那就更感兴趣了。”

  场中一阵轻微骚动。

  这简直是挑衅了。

  许一一是傅霆琛的。

  即使后来许一一莫名甩了傅霆琛去追了个小明星,傅霆琛远走北欧,两人关系决裂,这条沉淀了这么些年众人默认的定律,仍然没有那么轻易改变。

  跟傅霆琛抢许一一?

  真的是找死都没摸对门。

  众人屏息,等着傅少雷霆一怒。

  “怎么?堂堂顾念北顾大少爷,难道也是许小姐的裙下之臣?”

  傅霆琛没什么反应,旁边叶七却已经先忍不住了,脸上笑着,话里却带着火气。

  “这个也字用得好,可能我跟傅少品味相近,彼此彼此。”

  “顾少,这里可不是北城。”

  “怎么?你们这场子,客人花钱消费,还带地域歧视的?那不如让美人自己选要陪谁?”

  “你!”

  叶七怒了,起身就要喊人,被傅霆琛按下。

  他仍是不急不遑冷冷清清的语调:

  “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四百万。”

  “哈哈,四百零一万。”

  ……

  这简单粗暴的竞价游戏让男人们又沸腾了,口哨声嘘声一片。

  没有人注意到许一一的样子,她低着头,默默的站在聚光灯下,端着那个令人侧目的拍卖品,指节攥成了青白。

  她身上明明很冷,体内却渐渐开始泛起热潮,有一种莫名的渴望开始升腾。

  这感觉很异样,她原本以为自己生病了,但越来越不对劲。

  突然想起来,上台前,梅经理递给了她一杯热茶。

  当时她感激的喝了。

  多愚蠢,多悲哀,多么难啊……


标 签攻陷娇妻傅少手下留情 许一一傅霆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