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小说_君落羽云弑天君落羽云弑天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2 ℃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小说_君落羽云弑天君落羽云弑天

君落羽云弑天

君落羽云弑天 著

连载中免费

君落羽云弑天小说在哪看,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最新章节,《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读后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文中的男女主君落羽云弑天性格也很独特迷人,这里提供作者一世风流的小说阅读:君落羽身负异能,却被传闻成绝世丑女,一朝出现人前,惊才绝艳。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君落羽云弑天小说在哪看,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最新章节,《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读后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文中的男女主君落羽云弑天性格也很独特迷人,这里提供作者一世风流的小说阅读:君落羽身负异能,却被传闻成绝世丑女,一朝出现人前,惊才绝艳。

免费阅读

  但是,这并不表示就要放过想害她和她家人的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千里追杀,也必除之。

  对于她的敌人,落羽下手从不留情。

  身形一晃还没追出,落羽双眉突然一皱,身形一下停住,缓缓转身面向身后的黑夜。

  手中无箭的弓一旋,拉开,瞄准暗夜。

  “呵呵,我们可不是敌人。”

  就在落羽虚弓瞄准身后黑夜的同时,一声难掩惊讶的声音大笑着传来,紧接着从黑暗中走出几个人。

  五个人,具是一身的尘土气息。

  看起来是昼夜兼程赶过来的,很匆忙。

  “二哥?”

  “二哥……”

  这为首的一中年男子一露面,君沉和君云就诧异的齐齐开口叫道。

  那看上去没有君沉彪悍,带着点儒雅的紫衍国公府君录伯爵,笑着应了声后。

  转头看着站在屋顶,手中的弓依旧对着他们的落羽,笑道:“收起来,收起来,我说了,我们可不是敌人。”

  落羽听言扫了几人一眼,缓缓收起了弓。

  “落羽,来,这是你二伯伯。”

  君云此时高兴了,看着落羽的双眼虽然充满了惊讶,但是却明亮的几乎犹如明日。

  此时强制压抑着狂喜,硬是装作一脸沉稳的朝落羽道。

  落羽见她爹那强制压抑兴奋的脸,肃杀的表情缓缓收敛,脸上升腾起一丝微笑,飞身下了屋顶。

  站在君云的身前淡淡的叫了一句:“二伯。”

  那君录见此上上下下打量了落羽一眼后笑着道:“早知道,我们就不用这么昼夜兼程的赶过来保护你了。

  谁料到我们紫衍国公府最无用的落羽,今日如此之强。

  我们有眼无珠了。”

  说罢,摸着下颚上的胡须,高兴的笑了起来。

  他身后跟着几个年龄相仿,据说是长老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虽然那武功莫名其妙,但是强就对了。

  落羽见此,嘴角微勾,不喜也不怒。

  强者生存,自古不变。

  有能力就位极人臣,没能力就遭人排挤,这早就是生存之道。

  没什么好计较,也没什么好发怒的。

  几个陌生的亲戚而已。

  此一插科打诨,惊骇的利同城主等人此时算是反应过来了。

  不由一个个重新精神抖擞,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

  那恭维话说的是上天入地,几乎把落羽比作天神降世,那股献媚的态度,让落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羽儿……”

  非烟抱着落羽的腰,激动的脸都红了。

  “下去给娘亲解释。”落羽朝非烟一笑,眨眨眼。

  非烟立刻点头,抱着落羽不在追问。

  满大厅的人都很高兴,唯独落羽云淡风轻,君录是个眼力过人的,当下笑看着落羽道:“以前是叔伯等没眼光,忽视了你。

  二伯代大家给你赔个礼。

  不过逆境出人才,这也算是一种历练。

  不要与国公府生气,那里毕竟是你和你爹娘的家吗。

  那有子女跟自己的家生气的。”

  落羽听这二伯一说,不由暗自竖了个大拇指。

  好一席话,说的真是面面俱到,情理占完,抢先道歉,比父亲的刚直不阿,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不允,到显得小气。

  不过,她是落羽,不是其他人。

  “我很小气。”扬眉对着一脸笑意的君录,落羽微笑。

  却堵的君录下一句不知道说什么。

  气氛正有一点尴尬。

  那曾经执掌帝国卫队的君云,此时却突然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耿直磊落,但是并不代表他笨。

  这事情怎么看怎么不是冲着这小小的城主来的。

  君录闻言笑看着君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为兄要先恭喜五弟和弟媳了。

  国王已经下旨,宣落羽进帝都。

  准备为落羽和三王子殿下培养感情,以便一年后三王子殿下成年,可以直接婚嫁立妃。”

  此话一落,君云的眼一下就亮了。

  而非烟也瞪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

  虽然她平日与落羽不停的提这事情,但是她真没想到国王陛下居然真不嫌弃他们家落羽,这……

  而听着此话的利同城主等人。

  在恭维了落羽的武功之后,此时被这消息越发震撼了。

  三王妃,天,眼前的丑女落羽,将会是三王妃了。

  天啦,今天太打击人了。

  这咸鱼翻生,咸鱼翻生了。

  不由一个个拼了命的开始在恭维和巴结落羽,君云,非烟一家。

  幸好平日里没怎么得罪他们,否则今日只好去买块豆腐撞死。

  一时间,大厅中热闹成一团。

  “羽儿,娘亲给你说的没错吧,你还不信娘亲,你看……”

  “说完了?”

  在这几乎要掀了屋顶的恭维声中,落羽满面堆笑的以目光巡视身边的所有人。

  眼光并不锐利。

  但是被落羽的目光锁定的人,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嘿嘿的闭上了嘴,一连声的道:“说完了,说完了。”

  落羽见此点头,视线对上微笑的君录:“都说完了,那我说句。

  三王子,那个比女人还漂亮的人。”

  落羽此话一出,君录一下就笑了开来:“三王子确实长的不错,不过怎能跟女人相提并论。”

  落羽点点头:“不相提并论就不相提并论,没关系,替我向国王陛下道句谢,难得他还记得这婚约。

  不过,王妃,我没兴趣,更没兴趣嫁那三王子。

  这天下女人多的是,随便他选,只要别把我牵扯进来就行。”

  说罢,落羽伸手拉着被她的话惊讶住了的她娘和她爹,再度朝同样被惊讶住的君录道:“我这个人脾气挺不好的。

  我没兴趣介入家族斗争。

  也没兴趣后宫称雄。

  既然我们是被丢弃的弃子,那么请继续丢弃。

  我不祈求你的收回,同样,你也不要妨碍我的发展。”

  一音落下,落羽朝那开始皱眉的君录淡淡的道:“这地方你们喜欢,就让给你们住,后会有期。”

  说罢,抓住她爹娘的手一紧,运起轻功就朝府外掠去。

  声音虽温润,但是那气势却不容置疑,没有转圜的余地。

  眼看落羽和君云非烟三人就要消失在门外,君录及其身后的几个长老,齐齐的跃起欲追。

  “有事好商量,我们……”

  “砰。”就在几人跃起冲出大门的一瞬间。

  门外突然一股强大的斗气蜂拥而至,犹如渔网拦截在门外。

  君录等人身形不由一滞,等到联手破开那斗气网的时候。

  夜色下的街头,已经人影无踪。

  别说落羽三人,就是暗夜中的人,他们都没有看见。

  站在门前,君录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看来,我们似乎错过了很多事情。”

  夜色飞扬,今夜风起云涌。

  第二日,天还没亮。

  一道消息就朝着四面八方,以放射性的状态蔓延。

  丑女落羽拒绝与当今帝国三王子的婚约,嫌弃三皇子长的比女人漂亮,换句话说就是长的像女人,悔婚携带爹娘离家出走,以坚定其决心。

  这一则消息,以惊天的速度朝着帝国飞射而去。

  相比之下,落羽会武已经完全被这消息给完全淹没了下去。

  三王子,知道是谁不?

  当今国王的第三个儿子,王后的亲生子。

  据说那是长的一个风流倜傥,绝世无双。

  而且小小年纪一身斗气已然冲破绿级,登入七色中高段位的青色,乃举世不出的天才。

  今天,却被悔婚了。

  被一个丑女给悔婚了。

  有什么消息比得上这一条震惊。

  消息过处,立刻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且越来越添油加醋的传播了开去。

  1号的

  而这个时候在暗楼中的落羽却心情极好,捧着杯香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

  而她的对面坐着皱着眉头的君云和非烟。

  “你师父教的?我怎么不知道?”君云看着落羽。

  师父,落羽什么时候有师傅教导她啊?不过是为了避免有些问题不好解释,因此凭空冒了一个师傅出来。

  “师傅不喜欢见人。”落羽微笑。

  君云听言与非烟对视一眼。

  这忘川大陆这么大,有神秘的高人不愿意露脸那是相当的正常。

  没想这样的好运气叫他们落羽撞上,真好,真好。

  当下,君云也不再追问落羽这一身武功,这一身明显与忘川大陆不同的武功。

  高人,总有高人的想法和绝技。

  不会斗气无所谓,能打赢就好。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尊敬你师父。”

  君云说到这顿了顿,微微叹息了一声,看着笑眯眯的落羽道:“至于你和三王子的婚约,你就……”

  话没说完,不过对上落羽那明显铁了心的表情,君云就说不下去了。

  半响再度叹息一声道:“那随便你了,你喜欢就好,不过就是三王子小时候欺负你了的,至于这么记着嘛……”

  听着父亲的嘀咕,落羽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好干脆的点头道:“对,我记仇。”

  谁稀罕那王妃啊。

  君云和非烟见此对视一眼,齐齐无奈的笑了。

  “那你弟弟落黎呢?你……”

  “父亲你放心,既然跟君府脱离了关系,自然不会让弟弟落入敌人手上,我的朋友早就派人去外婆家接弟弟了。”

  落羽指着君飞。

  君云见此看了眼落羽又看看君飞,君飞身上的杀气和神秘,别人看不出来,他还会看不出来。

  不是等闲人啊。

  看来,他们也许遗漏了很多东西。

  他们的女儿在不知不觉中,开始顶天立地。

  见爹娘没有异议,落羽捧着茶道:

  “爹娘,你们以后就在这里放心生活,安全问题绝对有保障。

  我这几日要出门一次,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去找点东西。”

  毒,纠缠了她十几年的毒,还有那下毒的人。

  这是她心中的隐患。

  但是,更大的隐患是。

  她的爹身上也有这种毒,只是很少,很少,少到不曾察觉,却慢慢的吞食机体。

  而她也是偶然发现的。

  这么多年她查了很多资料,却还是没查到这是什么毒。

  用一种非羽王国都不知道的绝顶剧毒,对付他们一家,怎么看怎么不可能是为了除去他们。

  因为,那是慢性毒。

  他爹娘,到底得罪过什么人?

  落羽很想问,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她有内力可以逼毒,但是她爹不会。

  那现下她功夫大成,这为她爹解毒的行程就要提上日程了。

  利同小镇北边有一巫山,她去查看过草药生长很多,只是那时候武功未成,上不去那崖顶。

  而现在,则不同了。

  非羽王国没有此毒的记载,但是并不表示她解不了。

  古武,除了武学同样也研究药石之道。

  听落羽这么说,君云点点头和非烟叮嘱了几句,就没说什么了。

  他们这个女儿从来独立,行事周全,他们到真不担心。

  至于紫衍国公府,水太深了。

  这么多年虽然被排挤在外,但是也过了不少在紫衍国公府过不了的舒心日子。

  远比那只有竞争和名利的地方舒服。

  脱离就脱离了吧。

  因此下,君云和非烟在暗楼的势力内住下了。

  陪伴了爹娘两日的落羽,第三日上则朝着巫山进发而去。

  云白风清,春上满园。

  落羽进了巫山,不关心其他事。

  却不知以她为中心点燃的风暴,正席卷而入帝都。

  各色飞鹰飞过,消息漫天飞舞。

  帝都,古朴而随意的石头建筑,

  辉煌大气,优雅闲静,张狂凛冽,如此张狂的气息汇集在一起,反而形成一种内敛的气势。

  椭圆的,倒三角的屋顶,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彩,店铺林立,热闹非常。

  韵刹酒楼,帝都最好的酒楼之一。

  “喂,你听没听说,紫衍国公府那丑女废物拒绝了三王子的婚约,举家搬迁了。”

  “谁不知道,这天下都传遍了。”

  “一个丑不拉几的女人居然拒绝和三王子殿下的婚约,她怎么想的?飞上枝头变凤凰都不做。”

  “你知道什么,我听说那丑女说三王子长的太娘们了,不喜欢,所以拒婚了,哈哈。”

  “真的?真的……”

  “可不是……”

  酒楼里高朋满座,那谈资全部围绕着飞鹰传信过来的惊天消息。

  相比外楼的肆意大笑,酒楼里最尊贵的一间包房内,此时那坐在房内的一人,脸色已经铁青,拳头几乎握的咔嚓作响。

标 签君落羽云弑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